湖南登顶、B站入局,五大卫视跨年晚会你pick哪家?

但只要稍微关注了昨晚跨年晚会的观众,都会有一个明显的局部感知——卫视跨年晚会之争,越来越激烈了。
2020-01-02 08:03 · 微信公众号:娱乐独角兽  牛角尖   
   

        昨晚的跨年晚会,你pick了谁?

是水中热舞+湿身诱惑的王一博,还是同台合唱《我们都是追梦人》的肖战、张艺兴,是惊艳全场的李宇春live,还是将外景搬至千里之外的北京卫视,又或者是被《追我吧》事件严重拖累的浙江卫视?.......或许你同时在追,也或许一家未看。

但只要稍微关注了昨晚跨年晚会的观众,都会有一个明显的局部感知——卫视跨年晚会之争,越来越激烈了。首先体现在的就是置办晚会的数量上,相比起以往,今年的跨年晚会多了两家——B站和央视,且在置办时间上,纷纷选择了“跨年夜”当晚,这与以往部分卫视选择“错开”跨年略有所不同。

其次就是体现在时间战线上,更早之前(9月),江苏卫视就在自家招商会上官宣了跨年晚会首个嘉宾“李宇春”;随后前来参赛的其他平台也纷纷率先官宣了自家的王牌艺人,比如东方卫视锁定胡歌、江苏卫视再添蔡徐坤等。

进入12月,湖南卫视则以“对不起,除了顶流我们一无所有”,以及“四大三小双爆爆”的宣传口号炸开跨年晚会前瞻;东方卫视则通过“猜小人”的策略,将战事进一步升级;“做什么都不对”的浙江卫视,也常常因为沉默无声被网友骂上热搜.......这场旷日持久战,才算是真正意义上打响。

相比起前面的“预热”,流量之争永远是一个卫视的最后归属。果不其然,今年的湖南卫视以“流量之势”重新夺冠,东方、江苏紧随其后,浙江卫视排在了最后。

一场以“流量”为首的卫视跨年晚会,就此落下帷幕。

格局之变:湖南、东方“王者之争”,

江苏以“质”取胜

每年的卫视格局之战,基本都是本场晚会的最大看点。今年也不例外。

回顾前几年卫视跨年晚会之争,湖南卫视虽长期霸占头部位置,但在近两年也逐渐凸显出危机。最明显的当属2018年,在江苏卫视的“实力夹击”下,湖南卫视以“分毫之差”丢失霸主地位,位列当晚跨年晚会第二。

而再往前观看,2016、2017年,浙江卫视率先抢夺跨年晚会关注,选在跨年日的前一晚,提前置办晚会,这也让其跨年晚会收视率,不断飙升。再加上,当时的《跑男》、《王牌对王牌》等一众综N代表现优异,期待浙江卫视跨年晚会的大有人在。

只是在今年,随着“高以翔”事件的发生,浙江卫视基本等同于默默退出这场赛场,不仅在跨年晚会之际无过多“剧透”,连昨晚的现场嘉宾席位以“赠票”的方式送选观众,都未能坐满。“看点”也就自然落在了湖南、东方和江苏三家卫视之争上。

湖南卫视是今年跨年晚会的最大赢家,不仅官宣时就喊出霸气口号,邀请来的嘉宾艺人,也基本兑现了网传的“四大三小双爆爆”之位。

在节目质量上,湖南卫视依旧贯彻往年的歌手真唱、演员假唱的方针,这也造成其开播不久后的#杨幂腾格尔王晨艺《野狼disco》#上热搜。假唱阵容中,还有杨紫的“高空荡秋千”,刘涛、秦海璐的《现在不跳舞要干嘛》,以及两人的“金银角造型”。

谢娜的主持功底,也是湖南卫视今年跨年晚会,备受争议的话题之一。其安静风、妈妈式主持路线,被网友调侃为“像在主持幼儿园”节目,可有关“谢娜才是真正的顶流”还是得到了大批网友的认同。

东方与江苏,是今年彼此不分伯仲的跨年晚会“二把手”。若说真正将两家拉开距离的,当属“肖战”的出现,有消息显示,东方卫视昨晚跨年晚会前半段一直落后于江苏卫视,直到“肖战”的现身,东方卫视收视率一路飙升,最终反超江苏卫视。

不过,在晚会质量上,谁家也抵不过以“业务水平”选拔嘉宾选手的江苏卫视,其也是昨晚嘉宾节目中被吐槽的最少的平台之一。而有关李宇春的《哇》、张靓颖的“九首歌曲”连环,以及张杰的新版《逆战》,皆得到不同圈层的受众表扬。

至于其他几家平台跨年晚会,也在不同程度上有所创新,比如北京卫视依旧主打“地方文化”,央视的主持人“天团”,以及B站的“做最懂年轻人的晚会”,都有着些许惊喜。

不难发现,每年跨年晚会各家卫视都会耗费巨资,一方面这与其寸土必争的卫视收视有着必然关联;另一方面,也离不开平台背后的广告大战。

广告之战:拼多多成最大赢家,

可卫视跨年依旧是一门赔钱的买卖

从去年开始,卫视跨年晚会招商便频频现身电商、短视频门户,一来这与瞬息万变的市场发展有关;二来,也凸显出平台背后的金主力量。今年几家卫视的跨年招商晚会中,依旧是以“电商和短视频”为主,比如湖南卫视的独家冠名商是拼多多、东方卫视的独家赞助商为快手,江苏卫视的独家赞助商是抖音等。

这背后也流露出卫视跨年晚会的品牌变迁,从最早湖南卫视以诺基亚、OPPO、加多宝为每年跨年晚会赞助商开始,每年的卫视跨年晚会赞助的格局基本就定在了同品牌的竞品上,比如OPPO的老竞争对手VIVO,加多宝的饮料同行等等。

直到拼多多入局,京东、快手、抖音,也逐渐成为跨年晚会中的老客户。比如2018-2019年的跨年晚会上,拼多多一家就赞助了三家平台晚会,不仅是湖南卫视的独家赞助商,还是东方、江苏的特约赞助商,这也让拼多多在电商届逐渐崭露头角。

品牌主与平台方跨年晚会合作,向来是晚会的必看元素之一。但置办了这么多年,卫视跨年晚会看似稳赚不赔的背后,却处处惊现窟窿。此前有媒体报道,卫视每年的一场晚会制作成本大概在7000万左右,这还是按照前几年明星艺人的价格出场费用进行估算。到了今年,即便是在限薪令、税收调控的当下,头部艺人的出场费用至少也会达到百万元一场。

按照湖南卫视今年请艺人的标准,一线与顶级流量的艺人居多,其整场晚会置办下来的成本至少达到亿元级别,而按照其今年给出的一系列广告价位进行推算,湖南卫视的广告赞助金额应该是在1-1.5亿元之内,基本只能与制作经费达到平衡。

而这,显然已经是卫视跨年晚会目前能够争取来的最好成绩。此前,已经有大量报道显示出卫视跨年晚会的招商就是一门“亏本”的买卖。到了今年,则直接衍变成卫视今年前8个月的电视广告投放费用,最大降幅已经达到23%,这进一步显示出卫视当前的步履维艰。

可即便如此,卫视为何还是坚持“挥金如土”的操办跨年晚会?一来,这与广告总局响应的“重视传统文化节目”息息相关;二来,也是为了向观众、业内人士展示其一年的硕果累累和资源优势,好为下一年的广告招商,打响开头。

今年的卫视跨年晚会,已告一段落。谁是你心目中的最佳“表演人选”,谁又是展现实力、资源最强的平台?每个人心中评选定论虽不尽相同,但数据证明,湖南、浙江如今已然有着“天壤之别”。

【本文为合作媒体授权投资界转载,文章版权归原作者及原出处所有。文章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投资界立场,转载请联系原作者及原出处获得授权。有任何疑问都请联系(editor@zero2ipo.com.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