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站跨年总导演复盘晚会:“我与B站曾有两大争论点”

根据B站官方的数据,12月31日当晚同时在线人数峰值达到8200万。如今,打开B站官网数据仍然停留在5837万观看人数。
2020-01-05 07:51 · 微信公众号:剁椒娱投  蓝莲花 王滚滚   
   

“B站晚会给我的感觉,是80、90这一辈儿人真正获得话语权之后应该有的样子,开放,兼容,审美,会玩儿,没有框架。他们是文化开放的获利者,有宝贵的窗口去接触全世界的文化,从欧美电影到日本动画,睁眼看到了全世界,所以有教父,有「いつも何度でも」。他们同时又是传统文化的传承者,所以有古风歌,有上海美术制片厂,有传统乐器的轮番登台,有了古典和现代,national和international的碰撞。不高傲,不自封,传承中不断在接纳和创造的生命力,才是文化啊。”

这是一位微博名为“秋至十三蕉”的账号几天前发布的关于B站这次跨年晚会的评价。

晚会已经过去4天了,但是网上的热度却依旧上涨。

根据B站官方的数据,12月31日当晚同时在线人数峰值达到8200万。如今,打开B站官网重温,数据仍然停留在5837万观看人数。越来越多的弹幕赶来,大部分都是“后悔没有看直播”“看了团团的推荐才来的”“补课补课,补课的人真多”“小破站还要不要做春晚的晚会?”……

这场跨年晚会是与新华网联合主办的,得到了央视等主流媒体单位的支持。央视名嘴朱广权,既是B站的UP主,也是B站跨年晚会的主持人。人民日报和共青团也对B站这次晚会做了肯定评价:这场晚会很懂年轻人!

B站这波操作,从小破站一下子又进入了主流视野,让许多所谓地大平台都羡慕不已。高科技外加气势恢宏的舞美设计,让网友不禁直呼,B站办完这场晚会之后(应)要(该)破(很)产(贵)吧……

从技术上看,这场晚会的成功之处在于融合了几大元素:比如代表未来科技与传统艺术的洛天依与方锦龙;比如代表西方艺术的交响乐与代表中国古典音乐的国风音乐;比如代表B站二次元的UP主与代表中国军乐的军乐团,还有代表流行音乐的周笔畅、吴亦凡,与代表嘻哈音乐的GAI……

更难的地方在于舞美,如何将所有元素统一在交响乐这个大外壳下。总导演是如何跟B站博弈的?又是如何克服困难实现如此呈现的?

与B站的两次大Battle

2019年十一假期之间,宫鹏的团队接到了一个邀请:竞标B站的跨年晚会。

宫鹏带着一个方案去了,但是第一次被拒绝了,B站对他的方案并不是很满意。“我想既然去了,不能浪费时间。所以在等车的时候,我又想了一个方案,又约了他们,后来这个方案通过了。”

宫鹏在后面一个方案中提出了“看得见的交响乐”主题,同时还提了两个节目的模板。B站接接到方案后,两天内就做出决定,要跟宫鹏的团队合作。但谨慎起见,宫鹏提出,再给他10天的时间,让他把第一版方案做出来,再带着方案去进行下一步的讨论。

“B站还是很开明的,很尊重我的意见。主要他们第一次举办,也没什么压力。”宫鹏回忆道。但即便如此,这次的晚会方案的确立也经历了漫长的博弈。

当时,宫鹏和团队向B站提出了好几个节目模版,比如奔跑大乱斗、相声小品秀、相声音乐秀等。

“我们跟B站要了一些数据,B站给我们拉了一个特别大的表格,在他们平台上比较火的所有的艺人、所有的曲目、所有类型。同时我们导演组自己拿出一个表演曲目。”

经过对比,宫鹏发现,B站的受众和导演组预测的兴趣点很多都符合,比如日漫、国风等。因此,除了方锦龙、《权力游戏》和《哈利波特》的节目,第一版节目单里日漫和国风也占据了大片江山

但B站在此时意见出现了分歧。他们告诉宫鹏,希望最终的节目,能够去掉明显的B站符号。“明确有一些新的东西,以及一些多次元的碰撞,不再是为B站,为二次元、国风的人做东西,他们希望破圈。”

B站希望,宫鹏能够像当年的《中国有嘻哈》一样,把B站的晚会覆盖到不同的人群当中。

但宫鹏认为,这场晚会还是需要保留B站的调性,比如日漫元素,以及UP主。“我希望是在B站圈层内引发热议,然后连带外围的大家去喜欢这个节目,当时《中国有嘻哈》也不是给外部人看的,而是给嘻哈圈子里的人看的。”

而在宫鹏看来,up主标志着B站的自由属性,跟其他晚会不同,up主必须出现在舞台上。

“B站是晚会,晚会有晚会的逻辑跟呈现方式。但是跟《中国有嘻哈》的共同点是,它们都是小众文化穿透圈层。”宫鹏说。“如果非要对比的话,它们都只是遵循这个社区、这个人群的审美习惯与娱乐习惯,然后再将这些习惯打开。一种是用舞台的方式呈现,一种是用真人秀的方式呈现。”

如何打开B站小众文化的外延

观众目前看到的“日落·月升·星繁”这三个版本,能够突破B站的小圈子,而受到大众欢迎,是导演组一遍一遍调整节目单完成的。

最晚的节目是在录像前三五天才定下来的,这才有了军歌的出现,才有了周笔畅的节目,才有方锦龙与赵兆乐队斗琴的场景。

“一开始知道要有斗琴的场面,但具体怎么落地,怎么包装,都不知道,包括吴亦凡的《大碗宽面》也是,都是在一直调整,希望能达到破圈的效果。这首歌很火,谁都能唱,在哪里都能唱,但是如何在B站的舞台上唱的不一样,需要调整。”宫鹏说。

《大碗宽面》这个节目是最后一个确定的,并不是艺人档期难敲,而是宫鹏在跟舞美之间争论。为了出圈,导演组想要塑造一种周星驰无厘头喜剧的效果,就像《唐伯虎点秋香》的场景类似,但舞美给到的设计更接近于昆曲的古典造型,最后只能相互各退一步,有了现在的呈现效果。

在B站第一版的晚会策划中,并没有军歌的节目,但导演组想要一个主旋律的节目,因为今年是建国70周年,所有晚会都会有爱国节目。恰好B站提供的大数据名单中《钢铁洪流进行曲》的数据很好,观众看完视频后,在弹幕都写“此生不悔入华夏”。

导演组决定用退伍军人乐团来演奏,选择的是军星爱乐合唱团。一开始,《钢铁洪流》和《中国军魂》都只用了一半的长度,因为晚会音乐总监赵兆认为如果采用两支完整的曲子加在一起,时间太长。

但导演组还是决定用完整的两首曲子。“当时的Demo出来,有4分钟。给人的感觉是,有么?有,爽么?不爽。它不够直击人心,应该是扎到心底,而不是挠痒痒。”宫鹏说。

后来,B站人气最高的演员之一,张光北演唱了《种花组曲》,弹幕上观众纷纷刷“此生不悔入华夏,来世还做种花家。”读者们可以自行去B站感受下这首歌的气魄。

如果祖国遭受到侵犯

热血男儿当自强

喝干这碗家乡的酒

壮士一去不复返

滔滔黄河滚滚长江

给我生命给我力量

就让献血染红最美的花

洒在我的胸膛上

还有一个案例,能感受到B站这场晚会在出圈上的思考——张蔷。她出生于1967年,是80后初的Disco偶像,但是很多90后都不太认识她。

当时邀请张蔷的时候,所有团队中只有两个人支持,一个是B站的市场部负责人杨亮,还有一个就是宫鹏。其他人都不怎么知道张蔷是谁,所以一致反对这个节目。

但导演组要的就是这样的效果:当弹幕出来的时候,大家都在问,这是谁?然后通过弹幕发酵,“这首歌好熟,但是想不起来谁唱的”。

为了说服团队中其他人,宫鹏特意在会上放了张蔷的几首曲子,《月光下的小姑娘》《月光DISCO》《恼人秋风》,团队的人依然表示不理解。

此时,赵兆也给宫鹏打电话,确定要用张蔷的歌,会不会比较有年代感了?宫鹏的回答是,重新编曲,编得洋气一点。

第一版Demo出来之后,晚会舞蹈总监郭震又提出了一个概念,加入抖肩舞。两段抖肩舞好像将30年前的流行跟30年后的流行融合在了一起。弹幕上有人说,我也抖起来了。就连摄像的人员也抖起来了,导播在耳麦里喊:“摄像,别抖了!”

如何把跨年元素融合到一场交响乐中

B站跨年晚会过程中,一直处于高潮的状态,好像感受不到任何气口。

“魔兽出来的时候,我都哭了,陪伴我10年的游戏啊,为了部落!”有人在自媒体评论下留言。然后魔兽仅仅只是这场晚会的开始,日落板块的《权力游戏》《Jump up high》,到繁星板块的方锦龙,理查德·克莱德曼,吴亦凡,每一个演员的登台,都能引发台下的尖叫和弹幕的刷屏。

尤其是乐器大师方锦龙那一段,大概11分钟,让年轻人,以及国内国外的人都看到了中西方艺术的碰撞。“一把琵琶弹出了千军万马之感,给方大爷献上膝盖”

‍‍‍‍‍‍‍‍‍‍‍‍‍这样的交响乐形式晚会,是导演组一开始就确定的概念。不过,对于用交响乐来包装一个晚会,此前并没有晚会尝试过,导演组也不知道哪里有坑。

宫鹏开玩笑说,当时想用交响乐晚会的概念说服平台,让大家眼前一亮,但到做后期的时候,他就疯掉了,几乎10天都没怎么睡觉。

“很庆幸没有做直播,而是做了录播,这样后期还是有保障的。一开始没有预测到剪辑会这么难,第一个节目《魔兽》8分钟的视频,足足剪了8个小时。”

这中间最大的难点在于,交响乐跟现场舞台表演是两个不同的维度。一个用听,一个用看。现场观众可以忽略两个感官的不同,但是用镜头和画面去感受交响乐和表演的时候是非常难的。

一共是23个机位,后期要一个镜头一个镜头的去剪,首先要先把故事剪辑清楚,还要把舞台的画面对上。但是,后期剪辑师并不懂音乐,甚至看不懂五线谱。

“他们不知道乐师在敲什么鼓,大鼓,手鼓还是叮叮鼓?也不知道这时候是啥乐器在响,该给谁画面,指挥的手势也看不懂,大休止符,小休止符还是什么手势……。”

在整个晚会现场演奏中,几乎处处都是大型交响乐场面,比如《权力游戏》主题曲,比如方锦龙与赵兆团队的斗琴,还有军歌的环节。难怪有人在弹幕里说:小破站贡献了一场顶级的交响乐会!

接了B站的晚会之后,为了剪辑宫鹏甚至特意买了两场国家大剧院音乐演出票,也到处请教能懂音乐的专业人士讲解。

宫鹏得到的建议是,后期剪辑之后,千万不要把交响乐变成配乐(它原本是主角),否则你之前的构思就全部都废掉了。

但由于后期遇到种种困难,剪辑出来之后的第一个版本,交响乐果然成了背景音乐。当时,B站看完第一个版本的反馈意见也是:交响乐哪里去了?

收到反馈后,导演组重新剪辑第二个版本,这才让大家看到了方锦龙斗琴的那段的酣畅淋漓。

事实上,B站的晚会并不是宫鹏团队第一次做大型晚会,此前爱奇艺尖叫之夜,甚至北京卫视第一年的跨年晚会都是他们团队做的,但是此次跟B站合作,宫鹏还是感受到了很大的不一样。

“B站是第一年做,没什么压力,也很开明,尊重导演组的想法。以前做其他晚会的时候,要照顾到方方面面的权益,做到利益平衡,包括艺人,赞助商等,但B站这场晚会不用平衡和考虑这些,我90%的精力都用在怎么做好这台晚会上。”

提及以后还是否用交响乐这种难度比较高的形式去包装晚会,宫鹏说,如果大家都比较喜欢的话,还是会考虑。

一场晚会,B站让经典变流行,让小众变大众,让平民变精英,让主流变亲民。B站副董事长兼COO李旎说:“B站的社区和内容生态是兼收并蓄、充满养分的。年轻人喜欢和感兴趣的内容,都能在B站找到;很多不同的文化、圈层,都可以在B站得到生长,不管是ACG、国风、VLOG,还是明星。晚会是一个佐证,也是一个起点。2020年我们会有更多积极的动作,让更多的内容和用户融入B站。”

【本文为合作媒体授权投资界转载,文章版权归原作者及原出处所有。文章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投资界立场,转载请联系原作者及原出处获得授权。有任何疑问都请联系(editor@zero2ipo.com.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