钟鼎资本十年:一个VC创业者的十年独白

2010年,钟鼎资本正式诞生,这支自视为“街头篮球队”的基金团队,自此开启了不断进化之路。
2020-01-14 08:52 · 投资界     
   

不久前,钟鼎资本刚刚度过十周年生日。在十周年庆典上,创始合伙人严力首次向业界披露了机构的经营理念;合伙人朱迎春分享了钟鼎的独特打法——供应链+的核心投资策略。此外,钟鼎还罕见地发布了十周年纪录片,分享了团队的十年成长故事。纪录片讲述了一个VC/PE圈“街头篮球队”的故事。

2010年,钟鼎资本正式诞生,这支自视为“街头篮球队”的基金团队,自此开启了不断进化之路。但没想到的是,他们刚出发就遇到了全民PE的热潮。钟鼎资本创始合伙人、CEO严力目睹了当时VC/PE行业的种种乱象,“你没有任何价值创造,你只能拉关系找机会。

随后,钟鼎做出一个投资战略的生死抉择——聚焦物流,花了十年时间,构建了一张最全的物流供应链产业及其外延赛道的投资图谱。从猎手到农夫的聚焦策略,钟鼎资本称得上一个本土化基金发展道路的一个典范。

回首十年起伏历程,严力十分感慨:“钟鼎的成立的初心为闻钟而聚、铸鼎为诺,意为成立一个朋友汇聚的平台,不做孤独的登山者,大家一起进化一起赢。正是这份初心,当年所有的创始团队才一直走到了现在”。

图:钟鼎资本创始合伙人、CEO严力

一家VC的十年创业史

见证中国创投行业十年浮沉

十年前,钟鼎资本诞生,主要创始团队都是多年的好友,除了严力和梅志明外,还有汤涛尹军平、朱迎春。

刚成立时,钟鼎也走的是机会型投资的路线,但后来发生了一件令钟鼎团队难以释怀的事。钟鼎资本合伙人汤涛回忆,“当时我们去青海看那个做酸奶的公司,因为喝酒认识企业家,然后完了以后也是喝很多。”

钟鼎资本合伙人朱迎春记得,“二楼的平台上喝酒,平台有个木的栏杆,汤涛往后一靠,那个木的栏杆不结实,然后人就摔下去了。”

那天晚上是挺难受的,打电话给严力,哭得很难受。”汤涛印象深刻。经过这一事件后,团队所有成员都陷入了沉思,“我们应该如何构建、建立一个持续有生命力、同时受人尊重的投资机构?”

在成立的8个月后,钟鼎团队经过激烈讨论后,决定改为“种地”模式,努力开辟自己的一块根据地——聚焦物流。如今严力回头看,这个就是钟鼎投资战略的一个生死抉择。

从此,钟鼎团队在物流领域学习、进化,攻下第一战场,投出了德邦快递、货拉拉、G7、满帮、跨越速运、丰巢等明星项目。

“聚焦”的选择,让钟鼎走上了一条与众不同的道路。同时,钟鼎也意识到,要保持适当的宽度,因此,开始向供应链上下游拓展。钟鼎资本合伙人梅志明打了一个比方,“积累行业的知识还有资源,会不断地变成你的行业壁垒的,就像一个老中医一样,一抓过来一闻就知道这东西有没有问题,或者好不好。

严力也从聚焦物流中受到启发,“如何找一个适当宽度,内在还有相互关联,未来还很活跃的地方玩,这是非常重要的问题。我们就构建了从商流,到物流,到信息流一整套互相关联的,B和C关联的一套系统”。

后来,全民PE泡沫破裂,市场进入了残酷的洗牌期。这支“街头篮球队”的内部机制又暴露出问题,团队面临内忧外患的困境。

“严力是厨师,其他都是切菜工。到后面就发现所有的压力都在严力身上,而其他人也没有自主创造性。”钟鼎资本合伙人尹军平回忆。钟鼎的团队发现,每一场“比赛”都是严力在打主攻,他是这支“篮球队”唯一的主攻手。

当时,严力开始担忧起来,“如果那样的话,我一定会抱怨他们,他们也一定会抱怨我,而且这偏离了钟鼎的初衷”。2012年,钟鼎做出了一个痛苦的选择——让还没有成熟的团队走向市场,严力在背后支持,逼迫团队在市场竞争中花了三年的时间去磨炼自己。

从此,严力退到后面,一边做防守,一边做助攻,还负责做教练,协调团队作战,帮助大家成长。“ 这是钟鼎在发展历程中最为重大的选择,压力是团队进化的动力之源。”严力说。

截止2019年底,钟鼎资本累计管理规模130亿,从第一期单期规模2.5亿,到第五期基金本外币单期规模75亿,十年增长了30倍;共投资了130余家企业,15个独角兽,投出了以晨光文具、德邦快递、云集、货拉拉、G7、满帮、跨越速运、爱库存、丰巢、谊品生鲜等为代表的众多明星项目。

首次曝光钟鼎打法:“供应链+”投资心得

创业十年,钟鼎的打法一直为同行所好奇。在十周年庆典上,钟鼎资本合伙人朱迎春进行了《重新看待供应链》的主题演讲,首次分享了钟鼎资本在供应链领域的投资心得。以下为演讲全文

各位钟鼎的新老朋友,大家好!非常感谢各位能够在岁末年初百忙之中来参加我们钟鼎资本十周年的庆典。过去几年里,我在钟鼎主要负责供应链方面的研究和投资。在最近两年的投资实践过程中,我们慢慢观测到前端的供应链创新正在发生一些新的变化,而这种变化我们判断很可能成为一种新的趋势。

图:钟鼎资本合伙人朱迎春

今天想和大家讨论的话题叫“重新看待供应链”。为什么要重新看待供应链?我们把时间回拨到2014年,钟鼎正式对外发布“供应链+”投资战略。当时我们认为伴随着供应链权力由供应商、制造商逐步转移到消费者手中,中国的社会的供应链体系正在发生一次大的变革。而这种供应链的变革和产业相结合,会构成一系列商业模式创新,于是相应诞生会一波新的投资机会。

于是,从2014年开始,我们开始了在供应链+领域的深入投资布局。伴随着投资布局的深入,尤其在最近两年,我们看到前端供应链创新正在发生新的变化。什么样的变化呢?我们内部把它定义为“新技术正在催生新协作”。我们整个社会正在由IT时代的流程化、线性化的协作模式全面迈入网络时代的协同化、网络化的协作模式。这种新的协作模式跟供应链又有什么关系呢?其实有很强的关联,因为供应链思想的内核其实就是“协作”。

无论作为制造业供应链典范的丰田汽车,还是零售链供应链典范的7-11,他们在供应链方面的创新本质上都是构建了一套新的供应链协作模式。丰田汽车的供应链创新,非常重要的是改变了它和供应商的关系,将原来传统低信任度、低协作的普通买卖关系,发展成高信任度、高协作的关系经济,也就是上下一体化的协作关系。7-11则是依托于信息系统,在门店、物流商、供应商、制造商之间建立了一套新的供应链协作模式。

但是传统的供应链本质上仍然是“线性协作思想”。供应链的信息在每一个供应链节点被一级一级的线性传递,这种线性传递势必导致传递过程中的信息损失,甚至信息扭曲,这就是为什么传统的线性供应链一直存在备受困扰的问题叫“牛鞭效应”,需求侧微小的变化都会在供应链的层级,被一级一级的放大,最终导致整个供应链上的库存冗余和效率低下,极端情况甚至会导致整条供应链的崩溃。

到了今天,伴随着互联网、物联网、人工智能、大数据技术的发展,我们整个社会的供应链的协作模式,逐步由原来的“线性协作模式”全面迈入“网络协作模式”。供应链每一个节点的信息、行为和数据都将以数字化的方式投射到同一个平面上,而供应链的所有的节点,都有机会可能在这同一个平面上去共享信息,去协同运作。而数据和算法将成为新的“无形的手”去指导整个供应链体系去进行效率优化。于是,传统线性供应链存在的问题,将自然而然地迎刃而解。

我们完全有理由相信,中国每一个垂直产业都将有机会在数字孪生基础上,重新构建一套新的供应协同网络。或者说供应链正在发展成为供应网。

在这里,正好借这个机会分享我在前端看到的几个项目。我们看到一家工业品分销企业,在下游通过SaaS系统跟客户采购需求进行链接,通过把智能小仓库铺设到工厂线边,直接跟工人的领用需求进行链接,通过工业物联网和企业的设备进行链接,上游通过供应商管理系统和供应商的生产和库存进行链接,周边再进一步链接物流商、设备维修服务商,甚至部分的MRO工业品的长尾商品供应商。实际上它是在数字化基础之上围绕企业客户的工业MRO采购的一站式需求,构建了一张全新的供应链协同网络。

还有一家企业,原来最初的业务是比较传统的电子元器件分销业务。但是伴随着企业的发展,企业把平台自己和上游供应商之间进行链接,同时进一步连接周边PCB打样和贴片服务,并在此基础上自主开发了EDA电子设计软件,和电子研发工程师直接进行链接,围绕电子研发工程师的研发需求,为他们提供从设计工具,到元器件采购、PCB打样和贴片服务的一站式协同供应解决方案,这个时候工程师的研发效率可以大幅度得到提升。

还有一家企业,目前虽然不大,但是非常有意思。这家企业扎根于非常传统的建筑钢材流通行业,起步的业务非常不起眼,只是给钢贸商做ERP SaaS,但是伴随着公司在钢贸一批商ERP、二批商ERP,以及建筑企业的采购平台的大面积部署,以及在这个基础上进一步链接物流、链接仓库、链接结算、链接资金,化学反应开始发生,我们看到它慢慢成为这条垂直产业链一个新的协同交易平台,某种程度上可以称之为垂直产业链上新的操作系统。在这个新的操作系统之上,上游的钢厂可以实时看到库存到底在流通环节的哪一级,它所生产的钢材实时正在以什么样的价格在交易,并且可以依据这些数据来重新指导和规划生产。同时金融主体可以借助这个操作系统看到这个产业链条上所有经营主体最为完整颗粒度的经营数据,从而可以把钱投放给经营效率最高的主体。于是这个垂直产业的资产负债表和ROE自然而然将得到大幅度优化。

如此等等,不仅仅在To B的流通领域,同样在To C的流通领域,而且不仅是在商品流通领域,在服务业领域类似的变化都正在发生。我们完全有理由相信中国每一个垂直的产业都有可能在数字化基础上诞生一个垂直领域的阿里巴巴或者京东。

其实人类的协作模式是一直在进化,农业时代最初是点状协作,那个时候协作单元是以家庭为单位。发展到工业时代,人类进入线性协作时代,包括以福特汽车为代表的内部生产流水线线性协作,以及丰田代表的上下游一体化线性协作,发展到今天人类开始将全面进入网络协作时代。而每一次人类协作模式的重大变迁,都会带来生产效率的大幅度地提升。

我们相信,技术驱动的新协作,很有可能是下一个十年中国的最大的革命性的机会。而现在市场上大家纷纷讨论的产业互联网,其核心方法我们认为就是让技术进入到产业里面去改变协作方式,从而提升产业效率。钟鼎在过去十年,一直专注于供应链+的投资,一直关注供应链协作模式变化对产业效率的提升,接下来十年我们将会沿着这个方向继续坚定地前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