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府引导基金“大松绑”:青岛返投比例降到1.1倍,珠海最低1倍

这是2018年山东省政府出台《山东省新旧动能转换基金管理办法》以来,市级政府引导基金政策最大的一次调整,力度空前。
2020-01-16 11:27 · 投资界  任倩 刘全   
   

2020年伊始,VC/PE圈开始热闹起来了。

投资界(ID:pedaily2012)消息,近日,青岛市财政局对外公示了《青岛市新旧动能转换引导基金管理办法》修订稿,进一步完善基金管理制度。其中,政府出资比例调至50%、返投比例由2倍降低为1.1倍,首年投资市内收益全部让渡等新举措备受VC/PE关注。

值得一提的是,这是2018年山东省政府出台《山东省新旧动能转换基金管理办法》以来,市级政府引导基金政策最大的一次调整,力度空前。

对此,天津一家有政府股东背景的VC机构合伙人在研究修订稿后对投资界(ID:pedaily2012)表示,“这次政策的放宽如果没有各大部委的协调是很难出台的,看得出来,青岛有关部门的开放性很高。包括返投比降低为1.1倍也是一次创新的举措,可以在全国起到示范作用。

事实上,自从喊出“学深圳、赶深圳”口号后,青岛正渐渐成为VC/PE机构最青睐的落地城市之一。2019年,随着多地政府引导基金收紧,不少本土创投机构都纷纷开始将目光放到了青岛。一家成立十余年的深圳创投机构,去年合伙人和IR就频频到青岛出差“找钱”。

2020年VC/PE圈第一枪:

政府出资比例50%,返投比例仅为1.1倍

1月10日,青岛市财政局发布了拟对《青岛市新旧动能转换引导基金管理办法》(青政办字〔2018〕10号)进行修订的公告,将基金设立流程、职责分工、政府出资比例、让利等新条款做了详细说明。

投资界(ID:pedaily2012)查阅修订稿原文,梳理出以下要点:

一、简化基金设立流程

原条款规定,在公司组建期间,暂由青岛市市级创业投资引导基金管理中心作为受托管理机构,负责对外履行引导基金名义出资人职责。新规指出,公司组建完成后,相应取消基金工作小组和理事会,基金设立环节不再设立政府审批流程,由公司按照市场化方式设立和运作基金。

二、加大引导基金出资比例

其中,引导基金出资比例由市、区(市)两级合计20%提高至25%;为支持突破平度莱西攻势,在平度、莱西设立基金,市、区(市)两级可按照2:1比例共同出资。值得注意的是,新规将省、市、区(市)共同出资比例由40%提高至50%。

三、放宽基金注册地限制:

新规指出,母(子)基金企业应在青岛市注册,但母基金参股设立的子基金,注册地不受地域限制。母基金原则上应在10亿元以上(含10亿元),其中,主投初创期、早中期的母基金规模原则上在5亿元以上(含5亿元)。

四、降低返投比例

针对业内十分关注的返投比例问题,此前规定母(子)基金投资于青岛市内企业的资金原则上不少于引导基金出资额的2倍,新规中将返投比降至1.1倍,同时放宽母(子)基金投资青岛市企业认定标准。

五、加大让利幅度

一是基金在工商注册一年内投资的市内项目,引导基金让渡全部收益,其中不少于50%用于奖励基金管理机构;

二是基金工商注册两年内,投资进度超过认缴规模50%的,最高奖励100万元,投资进度超过认缴规模70%的,最高奖励200万元;

三是明确对投资我市产业发展战略具有重大产业支撑作用的项目和我市初创期、早中期科技型创新性企业的让利幅度,即对投资我市市级以上重点项目的基金,清算退出时整体年化收益率超出清算年度一年期银行贷款基准利率(单利)的,引导基金对其投资我市市级以上重点项目的相应额度超额收益的60%让渡基金管理人和其他社会出资方,对主投我市初创期、早中期科技型创新性企业的基金,上述收益让渡比例可提高至70%。

此次新规在VC/PE圈引发不小的轰动。“对我们来说,政府出资比例调至50%,以及返投比例由2倍降低为1.1倍最为吸引人”。深圳一家本土创投机构IR坦言,在目前的募资环境下,政府引导基金提高出资比例的同时降低返投比例,十分难得。

从2倍到最低1倍,

各地引导基金悄悄降低返投比例

一直以来,返投比例令资金充沛的政府引导基金有些“烫手”——VC/PE不敢轻易拿钱,部分地区动辄2倍的返投比例令一些VC/PE机构,其中不乏头部的人民币基金,对政府引导基金敬而远之。

对此,深圳市引导基金投资公司总经理、深创投副总裁蒋玉才曾表示,政府引导基金政策目标一定要和当地的产业发展、股权投资、机构发展的水平相适应,不能脱离实际片面地想一些比较高的目标。特别是在偏远地区,除了注册地等要求之外,政府引导基金的出资规模可以适当提高,返投比例不妨合理降低,并形成有效的奖励机制,吸引优质GP前来。

“深圳在以前,我们按照市场的规律,经市政府同意,将返投的比例定在出资额的两倍,由于深圳的投资项目源充足,大家基本上都认可了。”

但不可否认,大家多多少少还是有些压力,“好多机构在各种场合,在市政府举行的各种座谈会上提出要求,反馈说两倍太高了”。蒋玉才对外透露,经过向市政府反映,深圳在2018年修订的引导基金管理办法里面,把返投比例的最低标准从两倍降到了1.5倍。

如今,青岛的优惠力度更大——返投比例由2倍降低为1.1倍。而去年8月,珠海市横琴新区政府投资基金面向社会公开招募子基金管理机构,返投比例更低,子基金投资于一体化区域的资金原则上不低于子基金中政府投资基金出资额的1倍。

政府引导基金要松绑返投比例?从深圳到珠海,再到青岛,返投比例下降似乎已是大势所趋。

GP募资最大活水:

引导基金难以言表的尴尬境况

回顾过去5年,中国政府引导基金的发展经历了一番波澜壮阔。

2014-2016年,大批量政府资金涌入LP市场,无论从数量还是规模上都呈井喷增长。清科研究中心数据显示,2014年新设立政府引导基金118支,2015年和2016年分别为439支和566支;2014年引导基金目标规模0.31万亿,2015年2016年分别为1.62万亿和3.79 万亿。

然而2018年,国内政府引导基金仅设立151支,同比下降41.5%,几乎腰斩。并且截至2018年底,政府引导基金设立1636支,目标规模达到9.93万亿。

截止2019年,政府引导基金在整个创业投资和私募股权投资领域认缴总规模已超过10万亿,其中引导基金和政府产业基金占到7万亿。政府引导基金每年投下去的子基金数量也已超过了1000个。

作为目前中国最庞大的资金“活水”,政府引导基金的一举一动都刺激着GP的神经。

过去一年,投资界曾在采访多家GP后发现,虽然每年有大量政府引导基金成立,但实际投资出去的资金规模仅占小部分,有相当一部分资金“趴在账上”从未投出。并且,政府引导基金出资的劣后性、注册地、返投比例等限制性规定,都成为募资“拦路虎”。

一方面,引导基金从申请到设立有间隔期,当时谈好的LP,在设立时可能由于各种外在原因不能实缴出资。另一方面,从2017年开始,基金业协会在基金管理人登记、基金备案、重大事项披露与变更等方面都做了极为严苛的要求,致使引导基金虽然已经审批设立了,但管理公司登记和基金备案工作持续很长时间,这也变相造成子基金不能按计划进度投资。

除此之外,在基金的出资顺位中,引导基金的出资是劣后的。政府引导基金通过杠杆作用撬动社会资本,一般在与社会资本合作的子基金层面,政府出资比例不超过30%,剩下的70%仍然需要靠子基金GP向社会募资。

当然,税收和返投比例问题,也令GP们颇为头疼。深圳一家人民币基金合伙人曾直言,政府的税收政策一直是民营企业和机构最关心的问题,现在来看,资本进入市场的力度因为税收问题已经全面萎缩。并且,优惠政策与实际落地的差距比较大。

如今,青岛打响2020第一枪——推出提高政府出资比例、降低返投比例等一揽子新政策,引导基金的尴尬境地或许可以慢慢得到改善。

【本文为投资界原创,网页转载须在文首注明来源投资界(微信公众号ID:PEdaily2012)及作者名字。微信转载须在文章评论区联系授权。如不遵守,投资界将向其追究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