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台硬核二次元的春晚是如何炼成的?

穿插着的动画镜头几乎都是来自A站2019年采买的番剧——配合着BGM让用户高燃并感动同时,本身也是A站展示出一份成绩单。
2020-02-13 08:51 · 微信公众号:娱乐资本论  少年于谦   
   

“我的A站账号呢?不行我得找回来!我还能再爱十年!”

1月23日除夕前夜,随着A站春晚前期预热发酵以及后续口碑传播,大量老ACer(即A站用户)在观看A站春晚后,激动的在微博、豆瓣等社交平台发出了呐喊,他们念叨着要找回自己的A站账号,只为在春晚弹幕上打下一句“AC在,爱一直在”。

桃子便是其中的一员,作为一名互联网公司的UI维护,除夕前夜她还在加班,休息间隙,她习惯性打开了A站春晚,尽管早已不再像大学期间那样日常上线、投稿,但在年尾的这一天在这里和一帮老友线上重聚,已经成为了桃子的新年仪式。

作为国内最早在春节节点将二次元集结起的“聚流地”,从2010年起,A站春晚便固定成为给了站内UP主和受众的玩梗日和二次元团圆时刻。每年的春晚节目都围绕着站内关于游戏、动漫、音乐等领域的创作延伸,是全站用户的线上狂欢夜。

然而随着A站内部的倒塌与重组,这个一年一度的节日也险些中断。19年的A站春晚适逢快手接手A站不久,改革与调整尚在进行,那一年的春晚,更像是咬牙也要坚持的“十年之约”,也让所有关注A站的用户内心燃起了希望之火。

而今年,在崭新十年开启的节点,A站春晚用更高调的姿态出现在大众面前。预热前邀请了各路明星大咖发声祝福,直播时洒下众多奖品福袋回馈用户,更加多元的内容,更精美的包装之下,用户们熟悉的情怀和感动也暗藏在每一个节目里。

从开场动画AC娘3D转2D画风的“降维”大战年兽、再到2019新番混剪、宅舞人气小姐姐合体、国风音乐“寻”梦归、手工耿制作“收红包”马甲……今年A站春晚的每个节目在刺探二次元原生用户的精神世界的同时,也吸引他们在弹幕区敲下了“阿伟死了”、“达成蕉易”、“AC娘人美活全”等种种留言。

看着这些老用户们熟悉的梗,桃子心酸又激动的感慨:“那个熟悉的A站,终于回来了。”

最认真的一届A站春晚

“今年压力特别大”,负责A站春晚的JY告诉娱乐资本论(ID:yulezibenlun),这其中缘由一方面是时间紧凑,“往届春晚我们都会预留半年多的时间来准备,而今年直到9月份才确定由我们部门执行”;另一方面,隔壁站跨年晚会的声名鹊起,也无形中带给A站团队带来一丝焦虑。

甚至在9月之前,如何做本届春晚,在A站内部还是一个问题。

A站负责人文旻记得在内部讨论的时候,不乏一些反对意见,很多员工认为对于目前A站而言更重要的点在于用户增长,而春晚这个项目对于用户增长只有短线价值,但却需要投入很多精力、金钱和时间。

“大概是在19年的9月下旬的时候,大家商量的结果,就是我们要做2020年的春晚,而且是必须要做。因为这是ACer们每年最期待的节目,也是A站社区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

如果说19年的春晚是在A站经历过动荡不安、内部调整后咬牙坚持出的产物,那么到了今年,如何在时间紧张的情况下筹备出让用户和团队满意的春晚?并且A站新老用户都在稳步回流的同时,如何和平衡两个用户群体的口味?

这都是摆在A站团队面前的难题。

时间只有三个月,为了方便控制晚会品质并照顾不同ACer喜好,A站团队放弃了往年自主征稿再筛选的方式,转为定向邀请不同领域创作者提供内容。

虽然晚会整体还是以UGC+PGC为主,OGC辅助的形式构成,但不同点在于节目除了往常ACer喜闻乐见的鬼畜、宅舞、游戏、番剧外,也多了一些关于美食、生活、手工等偏向记录的内容。

这些转变原因在于,今年筹备A站春晚的团队由内容团队转为了市场团队。A站引入很多新鲜的内容和创作者后,市场部的“猴子”一直也在跟进和引介,所以会更深切的了解新老用户喜欢什么样的内容。

“今年我们团队和视角都会很不一样,所以今年A站的春晚不管是内容编排还是播出形式、福利互动、以及参与我们内容制作构成的up主阵容,都是尽可能去覆盖到。”JY解释。

在最近A站近期简单复盘中,文旻也从一些数据上看到变化。“比如市场团队可能对用户和“猴山”更敏感,所以介入后整个策划案的一个完整程度,包括晚会整体包装的质感,以及在不同社群中的传播的广度和深度,其实跟之前都是有质的一个飞跃。”

老绅是A站游戏区活跃多年的一名人气up主,当A站“猴子”找到他希望能够提供春晚节目时,他欣喜和惶恐并存。欣喜在于,作为一名老ACer和up主能够登台A站春晚是一件莫大的荣誉;同时让他惶恐的点在于,在时间有限的情况下又能否做出让用户和自己满意的节目?

“游戏区的up主其实不好出节目,因为如果你做盘点,有的人可能不乐意看,然后你单独拿某游戏出来,又感觉好像是在做广告。”老绅透露。

经过和A站工作人员的反复推敲,老绅最终确立游戏只是载体,最终要表现的还是用户玩游戏时的心理。所以在他的节目《一个兽人的烦恼》中,游戏吐槽只是表面,反馈玩家/用户在面对这款游戏时的想法状态,才是本意。

类似老绅这样参与到A站春晚的up主还有很多,虽然他们节目形式各有不同,但共同点在于都从节目内容引申到了ACer群体的真实日常。

比如@手工耿在制作“收红包马甲”时,贴切的化解了当下年轻人面对压岁钱和红包时拿与不拿的尴尬;@长安一条柴通过拍摄全家一起做年夜饭的过程,引发了ACer对家和团聚的向往……这些都无疑都让A站用户娱乐的同时加深了对自我群体的认同,引起共鸣。

在众多up主参与的PUGC内容外,A站自身的OGC内容也是本届春晚的一大亮点。

比如在“AC娘大战年兽”的开场动画中,可以明显的看出这是一个“经费燃烧”级别的“带”制作。除了动作画面流畅不输于动画大片、3D到2D的次元突破极尽华丽外,节目组在短短三分钟的时长内,也埋下巨多ACer用户能会心一笑的“梗”和彩蛋。

比如办公桌上的各种A站周边手办、ACer调侃猴子“电风扇审稿”(审稿慢)、“夏格艾迪剑”(下个ID见)、快手的小快小六海报……惊喜密度足以让ACer们一帧一帧反复观看。

这一部“经费在燃烧”的片头动画,在制作时也面临着重重困难。由于整体筹备时间较短,A站开始与动画制作公司沟通时仅剩不到3个月的时间,而实际动工制作不足两个月的时间。

“这是极其有挑战的,由于我们对制作水准和时间都比较严苛,当时联络的九成动画公司都婉拒了。而最终我们还是坚持找到了合适的制作公司,按时圆满完成了制作,也获得用户的好评。”

A站此前的slogan一直是“认真你就输了”,这一话术原本是描述A站敢于“自嘲”的态度,但也在A站动荡的几年中被人诟病在商业和运营上不够积极。

但在本届A站春晚片头,AC娘驱赶年兽战至精疲力尽时传来一句,“再不认真,你就输了”。话里,这是激励AC娘,话外,也是A站的自勉。

是晚会,也是答卷

对ACer来说,A站春晚是一台节目纷呈的晚会;对A内部来说,这也是他们一整年来的答卷。

比如在A站春晚节目列表里第二个即为新番混剪,穿插着的动画镜头几乎都是来自A站2019年采买的番剧——配合着BGM让用户高燃并感动同时,本身也是A站展示出一份成绩单。

2018年底A站购买的《佐贺偶像是传奇》这一部新番,总播放量就超过了3800万,并在社交平台引起了热议。而在2019年A站购买的《瑞克和莫蒂》系列目前总播放量已超过3亿,使得这部IP番剧引起全网极高的关注。同时《满月之战GRANBELM》、《旗扬!兽道》、《别对映像研出手》等高口碑番剧先后登陆A站,在二次元群体引爆。把用户带回A站的同时,也给A站带来了“买番鬼才”的称号。

用于串场的节目主持方面,A站选择了出道不久的虚拟偶像AC娘客串。文旻表示,虽然AC娘出道的时间并不是特别长,但她的形象IP已经在A站用户群体中有了很深的烙印,用她来转场、埋梗,用户之间有很强的一个情感连接。

这一点并非口说无凭,在12周年庆典上A站推出了1:8 AC娘限量手办,最高拍卖价单个达到27500元,同步还推出AC娘Q版表情包盲盒,摩点众筹金额75万,也从侧面印证了A站IP的价值空间。

更显而易见是A站春晚在内容品类上更加多元化,在这背后得益于A站过去一年的种种举措正在吸引越来越多的up主加入进来。

在19年夏天,A站推出了5.7亿的“超级UP主扶持计划”,其中一个机制就是,用户对up主的打赏扫除运营成本以后,100%还给up主。“没有中间商赚差价。”此外,A站对优质内容也会进行奖励,up主在“熋榜”连续上榜最高半年可得30万元。还有定期释放活动的激励——“爆蕉计划”,即每周投稿2个以上,可触发2-5翻倍金香蕉数量。

在用真金白银反馈内容创作者的情况下,确实有更多UP主入驻A站。2019年10月,A站累计UP主数量相较于2019年5月的累计UP主数量增长45%,累计稿件数量增长32%,播放次数增长88%,播放时长增长43%。

在A站创作者和创作维度更加丰富且多元的同时,A站定位也逐渐明晰。在2019年12月5日的ACG光合创作者大会上,AcFun推出品牌TVC《人生主次元》,试图通过“舞蹈”、“手工”、“历史”等不同垂类UP主化身的“硬核玩家”,用“热爱”、“死磕”去表明A站现在的态度——做一个硬核二次元社区。

事实上在A站公布“硬核二次元”的定位后,文旻被问到最多的问题便是,“硬核二次元”是否意味着A站终究会变得小众?A站多元化的拓展又是否与“硬核二次元”的定位冲突?

对此,文旻的解释“二次元”是整个A站的一个基本盘,是毫无疑问应该去做一件事情。而聚焦硬核二次元,其实不代表其他维度的内容就放弃,而是在聚焦的同时关注到硬核二次元用户衍生出的硬核的兴趣爱好。

而这些不同垂类的内容加在一起,本身已经不算一个小众的范畴。

快手+A站的这一年

在A站春晚如火如荼的进行中时,快手作为今年央视春晚的独家合作伙伴也在自身产品中给“亲闺女”开辟了渠道导流,这无疑也带给A站巨大的流量支持。

这对于A站春晚的挑战非常大,面对从快手涌入的流量,A站如何留下这部分新增用户;在内容把控上,又如何融合老ACer和老铁们的喜好?

其实从本届春晚中也不难看出,在番剧、鬼畜、宅舞、游戏之外,不乏有@长安一条柴,

@胖胖的山头等记录真实且接地气的内容,其中也包括像@手工耿这类最早在快手走红的Up主。

事实上,如果有关注A站的话不难发现,“二次元”和“真实记录”两种文化属性正在这个社区内连接交融。越来越多的短视频在A站发酵,许多快手上的内容也经过ACer二次加工、解构,成为了二次元中流行的“梗”文化。

文旻认为,快手和A站之间是互补的,这种互补不仅存在于内容,快手在给A站带来用户和流量的同时,A站也将站内的Up主和内容开放到快手,加深其在“泛二次元”版图中的布局。

文旻在内部不仅负责A站,同时也负责快手二次元垂类业务。这意味着,A站和快手二次元,实际上是一个团队——A站依托快手体系的中台化运作方式,产研部分主要由快手集团承担,A站团队专注于内容生产和运营。

A站已开放了快手账号在平台的直接登录通道。在未来内容运营上,A站和快手主站会根据适配度进行双向输出。A站UP主核心圈层可能仍然集中于A站,但可以在快手实现破圈。例如A站舞蹈区UP主未南在A站拥有30多万硬核粉丝,但在快手上粉丝已经突破百万。

这一点从数据中也有体现,截止到去年年末,快手在二次元品类中已有1000万条内容,累计播放208亿次。而在2019年下半年,快手二次元垂类消费人群增长 57.5%,其中有2000位优质内容创作者(消费占比),日均互动增长40%;“二次元”已经成为快手10万+作者增速第二快的垂类。

内容上的交融只是表面,内容之下,快手和A站之间也在产生更多的连接点。

比如本届A站春晚首次采用了直播形式,并且在直播过程中引入了福袋抽奖的互动方式,而这背后一整套技术供给也得益于快手的支持。

事实上,在被收购之后,快手在技术层面一直持续的在给A站赋能。这点反馈到用户层面也可以感知,此前A站一直被用户吐槽负优化,而被快手接手之后,A站再也没有“炸过”(宕机),并且A站的网页和App端正在从可用变得好用。

另一个用户更为显性的感知在于,快手介入之后,A站明显变得有钱了,不仅在番剧的投入上稳步增长,另外在创作者的分成上,也让up主感到“满满诚意”。

而最初这一对“老铁”+“萌妹”并不被外界看好,这其中也包括不少ACer,甚至彼时有A站用户直言“等有钱了,一定要给AC娘赎身。”

up主别鸳就是其一,他曾经不理解这对组合,也担心A站被资本左右后重蹈覆辙。作为一名老ACer,他经历了A站的崛起,也见证了边锋、奥飞时代的A站因为管理不善的落寞。

但这些偏见在过去一年的时间逐渐消散,“A站买了很多番剧,砸了不少钱,我一个A站1K多粉丝的UP,最起码分红也有小100块。这在隔壁站几乎是不可能的。”

在他看来,除了资金以外,运营层面A站也变得更加积极,“过去投稿经常有审核特别慢,而现在投稿之后马上就有猴子联系我,员工态度也非常友好。“

对于被快手收购之后A站,别鸳直言,“有七分满意”,另外他也常常思考,如果自己是A站的工作人员,该如何把三分不足的短板补齐。

“A站的每一个用户都是她的精神股东,都会思考如何让AcFun越来越好。”

这或许也是A站独特又硬核的另一个体现。


【本文为合作媒体授权投资界转载,文章版权归原作者及原出处所有。文章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投资界立场,转载请联系原作者及原出处获得授权。有任何疑问都请联系(editor@zero2ipo.com.cn)】

本文涉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