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年前集体血亏,如今一夜爆火!最不被看好的行业,就要翻盘了?

但其实下半场是一个供应链的生意,除了流量之外,你的供应链能力要特别强,不然就会限制你的增长。
2020-02-18 14:55 · 微信公众号:金错刀  张一弛   
   

倒闭的生鲜电商平台呆萝卜怎么也没想到,只要再撑一个月,或许就能改写自己的命运。

疫情阴影下,意外改变了生鲜电商2020年的开局。

线上卖菜——这个曾经被骂惨是伪痛点的事儿,突然成为了一二线城市人们的刚需。

没人再纠结到底哪家平台更便宜,为了抢菜下载五六个APP绝不是开玩笑。

没人再因为没有“半小时送达”就投诉,因为在付款时没有看到“已约满”三个字,就是最大的幸运。

在家办公的日子里,不打卡的美梦被你一家家生鲜平台的抢菜闹钟打碎,早上五点要抢菜,半夜12点还要抢菜......

数字比故事更硬核,它告诉你什么叫从集体暴雷到集体爆发式增长:

除夕至初四,每日优鲜的实收交易额较去年同期增长321%;除夕当天,叮咚买菜的订单量同比激增超300%;

过去一周,盒马鲜生在广州、深圳、成都等地的订货量达到平时的5-10倍;

生鲜电商的上市龙头,就连永辉超市也股价大涨超24%,总市值逼近900亿元。

这个最不被看好的行业,这次真的就要翻盘了?

1

半年前,

集体赴死

其实,疫情之下因为急增的需求突然带火行业挺多,比如在线教育、远程办公、云蹦迪...

但恐怕谁都比不上生鲜电商这个行业如此强反差

因为,如果用一个词形容生鲜电商的2019年,那就是尸横遍野。

2019年5月,盒马鲜生关闭了自己的第一家门店,小象生鲜在关闭了三家门店之后再无音讯,超级物种也因为亏损巨大被永辉剥离。

不光血亏,最要命的是,生鲜电商还屡屡跟非法集资、诈骗这事儿挂上钩。

2019年7月,浙江杭州,数张逮捕令下,曾经叱咤风云的“鲜生友请”董事长张知豪因非法吸收公众存款被拘留。

2019年10月,福建厦门。生鲜电商品牌“迷你生鲜” 被曝欺骗会员,一句经营不善,8万人被骗。

残存下来的那些生鲜电商们也并没有好过到哪里去,到了2019年最后两个月,堪称生鲜电商“灾难月”,接连5家生鲜电商破产:

11月20日,阿里系旗下的易果生鲜安鲜达被曝出欠薪,更是有消息传出安鲜达已于2019年10月份便宣布全面解散。

九天后,生鲜电商妙生活宣布完成清算,全部门店关闭,黯然离场。

12月6日,生鲜电商吉及鲜CEO宣布融资失败,开始大规模裁员关闭门店。

12月11日,生鲜电商“我厨”被曝停运,结束了长达五年的苦熬。

这两个月里,这些生鲜电商在自己名字都没被记住之前就惨死战场,不过最让人意外的是,11月22日生鲜电商黑马呆萝卜的爆雷。

呆萝卜并不是突然爆火,也不是白手起家,早在2015年就在安徽合肥开出了第一家店,还拿到了千万级美元的天使轮投资。

随后一路高歌猛进,成功进驻安徽、江苏、河北、湖北四省19市,门店数量超过了1000家,月订单超过1000万单。

毫不夸张的说,呆萝卜的这数据在业内绝对处在领先梯队位置。

但彼时的生鲜电商还不是刚需,为了拉新,呆萝卜简直不计一切成本——刀哥记得去年猪肉价格大涨时,呆萝卜发狠,补贴5000万,搞起了猪肉5折的活动。

抢是抢疯了,赔也赔疯了。

门店几乎没有盈利能力,同时还要补贴供应链,每个月超过1000万单,上亿元GMV背后,要补贴多少钱?

答案是:5个月烧光了6个亿。

故事的结局想必你也知道了,呆萝卜没熬过2019年的冬天,欠薪、闭店、拖欠供应商货款、拖欠会员加盟金.......

可以说,在疫情到来之前,生鲜电商正在经历着开店越多越快,烧钱的速度就越快,亏损就越多的死循环。

我们先暂且记住这种循环,看看疫情下的改变。

2

疫情之下,

被订单砸懵

这次疫情真的缺菜吗?

实际上并没有想象中那么严峻,别说三四线城市供应充足,就连一二线城市的超市货架上各式蔬菜货源充足,甚至还比生鲜电商便宜不少。

有超市门口就直接贴上了,“我们不要相互折磨了,好不好?”

既然菜品充足,为什么一到了线上就几乎崩溃,根本抢不到菜呢?

细究起来,其实跟缺菜关系不大,缺人、缺服务能力,是抢不到菜的根本原因。

受疫情影响,使用App线上买菜的需求激增,远远超过很多生鲜平台的服务能力。

在北京,每日优鲜的送达时间从平时的一小时内变成了两小时,有时送达时间已经变成了四小时内。

叮咚买菜曾经承诺的29分钟送达,也变成了“当日送达”,美团买菜送达时间也延时至7、8个小时内。

盒马紧急调配人力,取消休假、文职人员,包括财务、hr、店长在内,都去帮忙拣货,与其他企业临时“共享员工”,仍无法满足居高不下的线上需求。

每日优鲜虽然华北区域共投入了1000多名骑手,但由于订单量繁多,很多配送人员回家过年,人力较缺乏。

一夜爆火的代价,并不轻松。

3

爆火背后,

还有你看不见的两大难题

得生鲜者得天下,预计2020年生鲜电商的市场规模将突破2000亿。

换句话说,生鲜电商市场远远没有饱和,还有极大的挖掘空间和发展潜力。

但单凭这次疫情用户暴增,就断定生鲜电商就要翻盘,未免操之过急。因为,在爆火背后,曾经引发集体暴雷的那两大难题似乎还没有答案:

第一个难题是,成本高的问题解决了吗?

这个历史遗留问题早在2016年就埋下了——生鲜电商一度出现过4000家平台中就有3000多家亏损的“盛况”。

4%持平,88%亏损,且剩下的7%是巨额亏损,最终只有1%实现了盈利。

这是什么概念?99%的玩家基本都是单纯在烧钱啊!

生鲜产品在流通环节损耗极大。为了保证产品质量,生鲜电商基本都需要在运输过程中投入大量的技术和运营成本。

生鲜电商的物流损耗普遍在5%—8%,有的甚至超过10%,而在配送成本上,基本上都超过20%。

这一点,连背靠母公司强大冷链物流支持的顺丰优选,也没能把生鲜电商的物流成本降下来。

供应链、冷链物流和配送三大环节的衔接,任意一个环节"掉链子",都会影响生鲜食品的品质和配送效率,导致用户体验和满意度的下降,其难度不言而喻。

第二个难题是,疫情过后,还能圈住用户吗?

还记得我们刚刚提到呆萝卜为了获客,补贴5000万半价卖猪肉的例子吗?

生鲜电商的获客很难,一个挺残酷的现实是,真正买菜的人会选择线下买菜,而已经养成互联网服务付费习惯的用户,平时很少或者不买菜。

特殊时期,人们为减少出行路径选择网上订菜,年轻人点不到外卖也只能自己做饭,线上买菜几乎成为一线城市唯一的选择,生鲜电商的需求才真正爆发了。

而疫情过后,这些用户能不能留住,也是个大问题。

结语:

虽然前景广阔,但很显然,生鲜电商绝不是一个容易做的生意。

从2005年垂直生鲜电商的萌芽,再到2014年左右的野蛮生长,然后到2016年的大败退,直到现在,因为在疫情之下的爆发,生鲜电商这15年的命运比其他电商平台更要大起大落。

要想在这时候翻盘,必须要有清醒的认识,叮咚买菜CEO梁昌霖在采访时说的一句话,很有参考价值:

互联网的上半场本质就是一个流量生意,只要你有流量,你的业绩就涨起来了。

但其实下半场是一个供应链的生意,除了流量之外,你的供应链能力要特别强,不然就会限制你的增长。

疫情总会过去,当人们走出家门,正常复工时,这年轻人或许会重新开启外卖日常,更多人也会重返菜场,这些天然优势也会随之消失。

不要让曾经的死亡循环重蹈覆辙,才是疫情之下转危为机的抓手啊!

【本文为合作媒体授权投资界转载,文章版权归原作者及原出处所有。文章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投资界立场,转载请联系原作者及原出处获得授权。有任何疑问都请联系(editor@zero2ipo.com.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