口罩生产难在哪里?

从抢口罩,变成抢口罩机,再变成抢口罩原材料。疫情之下,口罩市场已经成为变化最快的领域。
2020-02-29 13:11 · 微信公众号:网易科技  孟倩   
   

“口罩是一个很有意思的市场,有人觉得两周后就不需要口罩了,有人还在花 10 倍的价格买 110 天后交货的口罩生产线进入市场。”这是转为口罩生产的企业创始人进入到这个行业里的感受。

从抢口罩,变成抢口罩机,再变成抢口罩原材料。疫情之下,口罩市场已经成为变化最快的领域。

加码口罩生产的企业不在少数,在口罩生产中有难题,有突破,有爱心,有乱象。短短一个多月的时间,口罩难题被解决了不少,我国口罩日产能已经实现了翻倍。

根据官方消息,截止 2 月 25 日,我国口罩日产能已经达到 7000 万只,其中医用口罩日产能突破 3000 万只。在疫情之前,我国口罩日产能不过 2000 万只。

不止生产口罩,

还要生产口罩机

车企、纸尿裤企业、卫生巾企业、服饰企业,在一个多月的时间里,几千家企业加入到了口罩生产大军中来。

口罩生产并非易事。虽说最快的速度一只口罩生产仅需要 0.5 秒,但是从车间到前线,一个口罩生产出来后还要经过解析消毒的流程,这个过程需要 7-14 天。眼下,各家企业正在加足马力,冲刺口罩生产。

“抱歉最近每天几千个来电,基本不再接电话了,有事微信联系,看到第一时间回复。”米奇科技创始人赵哲在决定生产口罩后,电话就没停下来过。

至今为止,他已经启用了第四个微信号,“去个洗手间,出来之后手机上是一望无际的好友申请” ,这真实地反应了眼下中国人对口罩的渴望。

米奇科技公司创始人赵哲从春节开始就瞄准了口罩,他和公司团队判断海外口罩基本一周会采完,所以口罩这个业务在未来两到三个月口罩的产能是跟不上的。在此之前,该公司主要经营纸尿裤等日化产品。

和核心团队开会做了分工,如何在 7 天内招聘 2000 名员工入职,如何解决 2000 人的工作餐,如何分解近 300 项具体工作, “这都是困难,但不遇到困难是不正常的。我买设备把房产做了抵押。” 对口罩需求的认知,让赵哲迅速开始行动,不惜以房抵押。

距离赵哲投资的 35 条口罩生产线量产还有一两天,而赵哲早已经在十天前就停止了接单。3 月初,他的公司将交付第一批日常防护型口罩。

据悉,35 条生产线量产爬坡顺利的话,最高产能可以有 1500 万片。三月底扩产到 55 条生产线,理想产能最高可以达到每日产能 3000 万片。3000 万片口罩超过了此前全国的日产能。

“五菱牌口罩”已经进入公众视野中,“人民需要什么,我们就生产什么”,这是五菱的口号。

口罩产线和汽车产线在技术上、管理上、控制机理上都是相通的,只是结构的不同,因此可以通过短时间的学习消化来加以吸收。

在上汽通用五菱厂区内的无尘车间进行生产,目前其日均生产能力已达到 50 万只。五菱不止生产口罩还生产口罩机。五菱自主开发的口罩机投产后,可以每天完成 1 条全新生产线,五菱预计在 2 月底建成 15 条全自动生产线,达到日均 200 万只的产能。

相比于汽车生产线,口罩生产线不复杂。上汽通用五菱紧急调集超过 120 名专家、精英技师组成核心团队,24 小时不间断轮班,将原本需要 10 天的生产周期缩短到 76 小时内。

广汽方面同样投入到了口罩生产一线。据广汽方面表示,广汽的工程师们争分夺秒、废寝忘食地投入到口罩设备相关技术和生产流程的研究中,原本需要2周的培训内容,仅用几个小时就掌握了。车企的工程师提供了相当充足的智力支持。

加足马力进行口罩生产的企业不在少数,也有对口罩生产另有思路的公司。

福建的卫生用品生产厂家杨景森则经历了通过找制衣厂用缝纫机缝口罩到最后决定投资生产口罩的过程。他的口罩生产线在近些天也即将投产,800 多万投资 5 条生产设备。

杨景森认为现下有些企业虽然拿到了临时的医疗器械生产证件,但并不具备实实在在的生产环境。10 万级的无尘生产车间是需要逐级进行消毒和清理的检测,“赶鸭子上架”在他看来并不是好事。

他在衡量之后,还是选择了不急于去生产医用口罩,他想要稳扎稳打,从生产一次性防护口罩,过渡到医用级别口罩。经过两到三个月的检测之后再真真正正生产合格达标的医用口罩。

生产口罩难题一个接一个

抢时间、抢设备、抢原料,联动全国经销商、供应商伙伴,转口罩生产的企业争分夺秒,因为市场上面临着不稳定性。

最开始是口罩生产线的难题。一周之内价格涨了近十倍,从一台 20 万涨到了 120 万,而近百万的生产设备都排不到单,更不要说拿到现货。

全国采购公益组织采林外传 CEO 孟庆伦帮助一百多家转口罩生产的企业进行采购,在他看来采购口罩机主要有两个群体,第一个群体是大型集团,像富士康比亚迪中石化这些公司。这些在政府主导下的生产,将会给予企业补贴 70% 到 80%。另外一个购买群体则是其他行业的企业,进行投资所以来生产口罩。

米奇科技在二月中旬投资的 35 条生产线意味着什么呢?赵哲表示第一批扩建的口罩生产商里米奇科技拿到了市场上接近 40% 的生产设备,谁先有设备谁就能先投产。落后的第二批或者第三批生产商可能就会晚 15 天到 30 天拿到设备,而现在订设备的话,交期已经到 110 天后了。

不止是生产设备涨价,有口罩生产商在网上发信息谈到人工涨 20 倍、净化车间涨 5 倍、所有原材料都涨价 3-10 倍,在疫情发生之后,围绕口罩生产的方方面面都在涨价。因此大家买到的口罩也出现了一只五块钱甚至更高。

口罩生产的投入在切切实实增加。近期,生产口罩的最大难题已经从生产设备变成了生产原料。孟庆伦在总结中说到,一条口罩生产线,满负荷生产,24 小时不停,可以每天生产 15 万只口罩,现在随便的一家工厂都要上至少要两条到四条,一些供应量大的工厂,上十条生产线的话,就可以生产 150 万个口罩。

“不过,没有原材料的话,你也不可能实现生产。”孟庆伦分析了口罩生产的要点,整个生产链缺一不可,熔喷布、口罩绳甚至包装盒。

“熔喷布短短一周从 6 万一吨涨到了 50 万一吨,后面很多玩家买得起设备买不到原材料。”赵哲的原材料已经储备了数百吨现货。他说,这是我们的优势。

熔喷布是口罩生产的核心材料,属于无纺布的一种。业内人士表示在中国熔喷布每天的产量是 200 吨,一吨熔喷布可以生产出大约 100 万个口罩。理论上,在原料的基础上算口罩产能则最多生产 2 亿个口罩。如果一家工厂想要每天生产 200 万个口罩,维持三个月生产,那么他需要备下库存 200 吨,这已经和中国每天的熔喷布产量相当了。

孟庆伦表示中国的熔喷布产量占到了全球的一半。如果把眼光转向国外,全球的熔喷布已经被源源不断的运到中国了。但是随着疫情在世界范围内发酵,各国已经对原材料实行了一系列管控措施。“15 天前,全球支援中国,现在他们只能将产能留给自己了。”

各个国家自己的口罩缺口也是巨大,据报道目前美国 N95 口罩的战略储备为 3000 万,但美国医护人员需求高达 3 亿枚。

在孟庆伦帮助一百多家企业采购的过程中,他经历了最开始 2 万一吨的价格,后来变成了 10 万、12 万、15 万……直到上周的 30 万。目前更出现了以物换物的局面,用口罩换原材料的现象。“1 吨熔喷布理论上是能够出 100 万的口罩,会有人提到用1吨布换四分之一的口罩产量,不换的话就不卖布。

熔喷布,可以说已经成为口罩生产的命脉。众多企业现在面临 28 号设备到,原材料还没有的难题。

据业内人士透露其实大上生产线的一些国内企业对生产原料的缺口也是有的,并且出现了高价购买的情况,如果不买的话,那么也是无法做到量产爬坡的。如果每天达到 200 万的量产,那么该品牌的口罩应该能在市面上看到了。眼下,口罩的总量仍然是不够的。

口罩供需拐点何时到?

如今,各大电商平台每天都有不同数量的口罩供消费者抢购,只是僧多粥少。抢到的人是少数。每次库存几千个几万个是远远不够的。

不过目前来看,口罩难题已经解决了不少。一线医用口罩及复工所需口罩基本满足,剩下的则需要解决的是口罩库存问题,疫情之下,不论是医院、企业还是家庭,都需要储备口罩,未来通过进口熔喷布以及企业扩产,解决了原材料问题之后,将会逐步回归到一个良性市场的情况。

投资口罩生产的生意在孟庆伦来看是稳赚不赔的,一条生产线投资 60 万,每天生产 15 万个口罩,每个卖 3 块钱,成本只有 5 毛钱,每天可以入账 45 万,抛去成本,一条产线每天能赚 15 万,几天就可以回本。

赵哲作为生产者,则表示口罩属于战略物资,所以价格是被管控的,毛利是不能超过 20% 的。此次口罩生产项目,他的预估就是尽量少亏钱或者不亏欠。因为他们生产的医用口罩将会无偿的满足医院等地区需求。

原材料的缺失,却有可能造成无米下炊的困境。杨景森则在寻找替代熔喷布的材料,他表示没有办法透露这是什么材料,但是他以多年进行卫生巾生产的经验来说,该材料的抑菌效果比熔喷布还要好。

即便熔喷布扩大生产,也要等到 30 天-60 天之后了。业内人士表示熔喷布的扩产难太多。如果这个问题解决不好,将会成为生产中的瓶颈。在行业内人士来看,下一步仍需要整合整个产业链,除了供需嫉妒不平衡下的以物换物之外,还可以去上游原材料生产厂家方努力,扩大产能,缩短交期。

通过时间轴来看,三月初将会是各大转产口罩企业的投产期,这个时间点将会非常关键。孟庆伦认为 3 月 5 日口罩的价格会跌下来很多,目前批量兜售的价格已经从三块降到两块了,到那天产能一起上来的话,将会在大家的心理预期上降价很多。

赵哲的判断则是四月份之前口罩都将会是稀缺的。因为熔喷布产能有限,国内医用熔喷布的产能天花板决定了医用口罩产能的天花板,上游扩产交付的周期是 2-3 个月,到时候疫情可能已经结束了。

口罩生产线上了之后,未来将会怎么处理这些生产线,也是很多人关心的话题。赵哲本身经营日化零售,受疫情影响很大,在疫情之后他依然要做核心业务包括纸尿裤等用品。对他来说,口罩业务是响应政府的号召,未来将会重新评估。

杨景森未来想要长期投入口罩品类,和自己拥有的做熊猫周边的文化公司结合,未来他想通过打造熊猫口罩来建立自己的品牌,进行出口等贸易。他说“很多人是奔着快速回收成本的目的来生产的,但是我想要生产好的产品,把 IP 也打造好。企业家应当有社会责任,不要抱着想要暴利的想法来做事情,把销售和渠道把关好,是非常重要的事情。”

【本文为合作媒体授权投资界转载,文章版权归原作者及原出处所有。文章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投资界立场,转载请联系原作者及原出处获得授权。有任何疑问都请联系(editor@zero2ipo.com.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