车企降薪:我们汽车行业的苦日子到了

降薪是在释放一个危险的信号,如今该居危思危的,是整个中国汽车产业。
2020-03-16 10:30 · 亿欧网  郝秋慧   
   

“对管理层而言,降薪可能只是降低了生活品质;但对普通员工而言,降薪就失去了生活。”在一则汽车产业集体降薪的新闻下,微博上一位网友如是评论。

在最好的黄金时期,一位汽车企业的普通一线员工一年能拿到30个月的工资,但如今,汽车产业进入“萧条时代”。

3月12日下午,中国汽车工业协会发布的数据显示,今年2月,汽车产销分别完成28.5万辆和31万辆,环比、同比均下降接近80%。

销量低迷,市场一片哀嚎。

“我们汽车行业的苦日子到了。”北汽集团董事长徐和谊曾这样说。

01 重压之下的调整

作为“最赚钱的汽车集团”之一,上汽集团旗下的子公司最先开始了调整。

3月5日,上汽大通内部流出一份2020年薪酬及福利调整说明,其年休假补贴全员取消,一线全勤奖转为生产奋斗奖,根据产销量安排适时发放。

“薪酬调整是上汽大通面对市场的响应,每年都会进行。”上汽大通对亿欧汽车回应道。作为上汽集团全资子公司,上汽大通2011年含着金钥匙出生,如今也要自负盈亏,将经营与员工薪酬同向挂钩。但大通表示,流传的薪酬调整信息,仅用于企业与工会及员工协商,尚未形成最终方案。

紧随其后,上汽乘用车开始降薪。据澎湃新闻报道,上汽乘用车员工称,“将减发3-6月绩效奖金,幅度从100%到75%不等,具体视职级和经营情况而定。”

“调整薪酬是特殊时期保持竞争力的一种措施”,上汽乘用车相关人士告诉亿欧汽车,这是企业根据外部变化做出的及时调整,“为的是保证企业与员工利益高度一致”。此外,在去年12月份,上汽汇众汽车已与员工签定了税前降薪22.2%的协议。

2012-2019上汽集团销量状况

制表人/亿欧汽车分析员 郝秋慧

2019年,上汽集团623.8万的销量成绩继续稳居中国车企第一,但其销量跌幅也高达11.5%,高于9%的行业均值,归属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预计256亿元,比去年减少约104亿元,同比减少28.9%左右。疫情的冲击给身处寒冬中的车企再次泼了一盆冷水。今年前2个月,中国汽车产销同比下降超过40%。同期,上汽集团累计销售汽车44.76万辆,同比下降54.1%;北汽新能源累计销量则仅有3千余辆,同比下降59.2%。

2012-2019上汽集团归属上市股东的净利润

制表人/亿欧汽车分析员 郝秋慧

覆巢之下,焉有完卵。销量的下降与经营利润的减少,增加了上汽、北汽等车企的经营压力。降薪成了其不得不采取的降本举措之一。

“降薪是行业大趋势,我们也能够理解。”上汽集团一位员工对亿欧汽车说道。

“市场环境愈加艰巨,我们已抓紧时间复工复产,鼓励全员营销创新,努力恢复正常运行。”上汽大通内部人士对亿欧汽车表示,“中国车企降薪的影响要视每家实际情况而定,当下的情况比较复杂,不宜过早下论断,应等到疫情结束之后再做判断。”

作为上市公司,上汽集团要重视对投资者的合理投资回报,兼顾公司的可持续发展,降薪亦是保证企业运作和股东利益的权宜之计。

02 更加严苛的政策

北汽集团的日子也不好过。

2019年,北汽集团在整车销售226万辆,相较2018年的销量下滑了5.91%,而北汽新能源4.69%的销量跌幅也高于行业整体的4%。在上汽集团旗下企业进行调整之后,北汽也开始进行工资调整。3月10日,自媒体“愉观车市”报道披露了北汽营销业务委员会发给内部的《零售中心全员销量考核方案》部分内容。这份被视为“北汽史上最严任务书”的业绩考核方案显示,相关事业部分管副总、事业部部长、事业部科长和大区主任在内的四类岗位相关人员,如果未完成相应岗位负责的3月份批发任务,将直接面临免职的处罚。

被曝出的北汽《零售中心全员销量考核方案》/愉观车市

被曝出的北汽《零售中心全员销量考核方案》/愉观车市

与此同时,包含零售中心分管副总、销售部分管副总、区域经理、事业部后台的其他相关人员及销售部全员,都将根据任务完成量来兑现工资。未完成3月份整体批发任务的员工,将扣除20%至70%不等的月度整体工资。

如今更猛烈的寒潮来临,不少北汽员工对《零售中心全员销量考核方案》有一定质疑。不止一位北汽员工曾对“愉观车市”表示,疫情期间制定如此严苛的考核方式,有“变相裁员”之疑。

“确实,今年调薪降薪的企业不在少数,我们并非不愿意与企业一起承担风险,但是完不成任务就免职,这不相当于变相裁员吗?”

该内部人士表示,不是为“完不成任务就免职”而感到寒心,而是因为以下两点:在疫情之下制定的本次3月业绩目标极高,完不成的概率极大;此外,一般企业制定惩罚政策的同时,也会制定超额完成任务的奖励政策,此次考核却看不到。

北汽制定的业绩考核主要针对批售量。按照一般逻辑来说,想要完成任务,将货压到经销商手中即可。在如今的市场环境下,北汽想要让经销商接盘却不容易。

中国汽车流通协会数据显示,截止2月底,国内经销商库存预警指数已经达到81.2%。目前,经销商的销售效率只有24.9%,售后效率也仅有31.1%。

除了销量上不去,经销商还面临库存积压的问题。这将导致经销商资金回笼困难,资金压力持续增加。同时,由于消费者出行减少,很多车主到店维修保养的情况也会大幅减少,这将会使经销商的经营难上加难。

想在这种情况下压库存,经销商层面的阻力极大。

在部分业内人士看来,北汽销量的下滑的核心原因不在于营销层面不努力,而是产品层面难以满足消费者需求。北汽现在需要做的事情,除了“治标”,更要“治本”。

03 更可怕的是裁员

降薪并不是一件可怕的事情,“裁员才是。”上汽集团的工程师陆洪(化名)对亿欧汽车如是说。

相较于国内汽车集团的降薪,更早一些时候,不少大型跨国车企已经展开了裁员计划。

2019年3月,德国大众宣布将裁撤10%的管理人员,并在2023年前裁员7000人;福特一年内先后关闭3座工厂,裁员约1.6万人,预计今年年底,关闭6座工厂,将有1.3万人失业;前不久,亿欧汽车独家获悉,戴姆勒或将在华裁员4%,包括北京奔驰近百位外籍专家。

在过去一年,全球汽车产业已经裁掉了超过10万人。“降薪与裁员之间,还有很大的gap。”陆洪觉得这两件事的意义相去甚远。

放眼中国市场,对于整个汽车产业而言,“黄金时代”已过。行业下行周期与技术转换周期叠加,让企业承受的压力不断被放大。降薪是车企共度寒冬的应对之策,待市场复苏,该呈现出什么样的产品与服务才能真正刺激消费需求,这才是车企上下游的共同思考的问题。

在向“新四化”进行转型的过程中,自主品牌正面临不小的挑战。

“特斯拉对传统车企的冲击太大了,产品性价比等如何满足用户的需求更重要。”陆洪对亿欧汽车坦言。陆洪认为,电动化的到来是降低了造车门槛,特斯拉、蔚来、小鹏等企业进入赛道,对传统车企形成了冲击,“原本燃油车有1万多个零件,电动车只有不到三分之一,这意味着未来电动化和智能化将取代人工”。

正如徐和谊所说:汽车行业的大拐点已经到来,当前如同钢铁业大调整时代的起步时期,钢铁行业的今天就是汽车业的明天。

降薪是在释放一个危险的信号,如今该居危思危的,是整个中国汽车产业。

【本文为合作媒体授权投资界转载,文章版权归原作者及原出处所有。文章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投资界立场,转载请联系原作者及原出处获得授权。有任何疑问都请联系(editor@zero2ipo.com.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