康方生物IPO:市值超180亿港元,近20家VC/PE云集

成立不到8年,手握20多个重磅药物,还曾以2亿美金的价格将一项抗体新药项目转让给了美国默沙东公司,一夜走红。康方生物背后投资方阵容同样十分豪华。
2020-04-24 10:10 · 投资界  任倩   
   

继诺诚健华之后,又一家明星药企赴港IPO。

投资界(ID:pedaily2012)消息,4月24日,康方生物(09926.HK)正式在港交所挂牌上市,每股定价 16.18 港元,开盘价23.5港元,较昨日暗盘大涨47%,截至发稿前,市值超180亿港元。值得一提的是,康方生物是第二家在港股采用“云敲锣”上市的药企。此前香港公开发售超购638倍,冻结资金逾1649亿元,成为2020年港股“冻资王”。

由中组部国家特聘专家夏瑜与三位海归博士联合创立,康方生物甫一诞生就备受关注。成立不到8年,手握20多个重磅药物,还曾以2亿美金的价格将一项抗体新药项目转让给了美国默沙东公司,一夜走红。

相比其他创新药企,康方生物背后投资方阵容同样十分豪华。IPO前总计融资额近30亿元,吸引了深创投前海母基金建信资本高特佳、正心谷创新资本奥博资本博裕资本等一众知名VC/PE和产业基金。

海归美女博士8年创业史:

新药项目2亿美金卖给国际巨头,一战成名

这是夏瑜回国后的第二次创业。

夏瑜本科毕业于中山大学生物化学专业,1989年获英国政府奖学金赴英留学,在英国纽卡斯尔大学获得分子生物学和微生物博士学位后,她既在医学院校做过研究,也曾任职德国拜耳、美国PDL生物制药(现雅培制药),美国CeleraGenomics等多家欧美制药公司,参与了新药研发、生产等全流程。

直到2008年,夏瑜应朋友之邀回国创业,以高级副总裁的身份加入一家CRO公司——中美冠科。作为辉瑞-冠科亚洲癌症研究中心冠科负责人,她成功领导了全球首例最大跨国制药公司抗体新药研发在中国的整体外包合作项目,也经历了创业的各个环节。

在中美冠科时,夏瑜就发现,即便是中国本土的CRO公司其客户也基本没有中国企业,这意味着,彼时中国的新药研发一片空白。“当时我们很朴素地想成立在中国做新药研发的公司。”夏瑜曾在一次采访中表示。

2012年,夏瑜联合张鹏王忠民、李百勇三位海归博士开始第二次创业,选择在中山成立康方生物。

康方生物定位于临床阶段生物制药,专注满足肿瘤、免疫及其他治疗领域在全球的未决医疗需求,自主发现、开发及商业化首创及同类最佳疗法。成立以来,康方生物开发了端对端平台ACE,涵盖了所有药物研发功能,也因此成为国内极少数无需依靠CRO就能自主研发抗体的药企之一。

不过,虽有豪华团队傍身,但公司在最初成立时始终默默无闻。直到3年后,大洋彼岸一则消息传来,康方生物才一炮而红。

2015年12月,康方生物以2亿美金的价格将一项抗体新药项目转让给了美国默沙东公司,默沙东获得康方在肿瘤免疫治疗单克隆抗体药物AK—107全球独家开发和销售权,此举开创了国内企业向国际制药巨头进行技术输出的先河。而康方生物和默沙东共同合作开发创新抗体药的模式,也是中国新药与跨国医药巨头合作的大胆尝试。

一举成名后,夏瑜再度“隐身”,继续埋头研发。直到2018年,因为研发管线有产品陆续上了临床,康方生物才又出现在大众视野。如今,随着公司成功IPO,想必夏瑜再也无法“低调”了。

三年亏4亿搞研发,

手握20余个重磅药物开发项目

成立3年便将以2亿美元的对价将自主研发的创新药卖给默沙东,这一履历足以让康方生物在“以技术论英雄”的港股生物医药板块立足脚跟。

从整体研发管线来看,目前公司拥有20多个药物开发项目,其中10个抗体处于临床阶段,6个双特异性抗体及4个抗体获得FDA的IND批准。其中靶向PD-1/CTLA-4的双抗药物AK104和PD-1单抗药物AK105已进入到了II/III期关键性临床试验阶段,公司预计将于2021年下半年在中国提交AK104治疗子宫颈癌的首次NDA。

近年来,全球创新药市场最火热的靶点莫过于PD-1,在国内,PD-1这个靶点也已成为各大药企的必争之地。从细分领域来看,诸多创新药企会选择研发单个靶向药,但康方生物却是双特异性抗体的第一批“吃螃蟹者”。

康方生物称,核心药物AK105通过差异化方式,有望成为同类最佳的PD-1单抗。值得一提的是,AK105是中国生物制药唯一可用于开发基于PD-1的单一疗法或联合疗法(如与正大天晴的安罗替尼的联用)的PD-1抗体,有望借助中生制药的商业化能力,在拓展适应症、患者入组、商业化推广方面取得优势。

康方生物的另一款核心药物为AK104,是一款PD-1/CTLA-4双特异性抗体,和PD-1/L1类似,CTLA-4也是一个抗肿瘤药物的明星靶点,不过CTLA-4的作用机制和PD-1/L1完全不同,该药物的研发基于康方专有的TETRABODY技术,且应用范围广。

目前在双抗领域,仅有康宁杰瑞制药、信达生物和康方生物在进行双抗靶向药的研发,全球也暂未有基于PD- 1的双特异性抗体获批上市。康方生物表示,研发起步最早的AK104最快将于2021年下半年提交新药申请。

毋庸置疑,康方生物的盈利能力取决于药物研发、新品获批及临床产品管线的成功。不过,公司目前仍处于亏损状态。

根据招股书,2017年和2018年研发费用分别为6176.5万元以及1.61亿元,而在2019上半年,研发花费了1.23亿元,占开支及成本总额的79.16%、87.44%和88.87%。因此,亏损也就不足为奇了——2017年、2018年、2019年前三季度,康方生物分别录得亏损993.2万元,1.54亿元,1.45亿元。

IPO前融资近30亿

近20家知名VC/PE云集

如果要说哪个行业融资能力强,生物药企要排前列。同样,康方生物背后的投资方高手云集,堪称豪华。

IPO之前,康方生物共进行5轮融资,加上基石投资合计融资额近30亿元,不仅吸引深创投、前海母基金、建信资本、高特佳、正心谷创新资本、汇桥资本、奥博资本、博裕资本等一众知名VC/PE和产业基金,更是获得香港大蓝筹医药股—中国生物制药资金与技术的双重加持。

2015年7月,康方生物A轮首次融资,深创投、中山迅翔、上海建信资本、深圳前海母基金共同出资1.3亿元。四个月后,公司即以2亿美金的价格将一项抗体新药项目转让给了美国默沙东公司,一炮而红。

2017年5月,康方生物获得由高特佳投资领投,老股东深创投、中山迅翔、前海母基金以及前海勤智资本再次参与的3亿元B轮融资。2018年8月,由汇桥资本领投,深创投、前海勤智资本等参投,康方生物完成2亿元C轮融资。

2019年10月,康方生物完成1.5亿美元D轮融资,由正心谷创新资本和中国生物制药领投,深创投、清池资本、勤智资本、国新国信东吴海外基金、AIHC、奥博资本、嘉华集团、建信资本、杏泽资本和交银国际等投资机构共同参与。

值得一提的是,作为领投方,正心谷创新资本创始人林利军担任康方生物非执行董事。这是继诺诚健华之后,正心谷今年在港股收获的第二家IPO企业。

此外,这也是中国生物制药首次作为领投方之一参与国内创新型生物医药企业的Pre-IPO融资。而在本轮投资前,2019年6月,中国生物制药旗下子公司正大天晴已与康方生物达成合作,双方联合经营一家公司。

IPO前,康方生物还获得1.63亿美元的基石投资,投资方奥博资本、富达投资、国调基金/结构调整基金、博裕资本、Hankang Biotech、Hudson Bay Capital、清池资本、CRF Investment、AIHC Capital Management等。

根据招股书,康方生物的控股股东为公司创始人之一的夏瑜。2019年11月,夏瑜和另外三名创始人李百勇、王忠民、张鹏连同其家族信托及控股实体订立一致行动协议,将表决权交于夏瑜,目前夏瑜合计控制康方开曼44.68%的股份,为公司的实控人。

众多长线基金、战略投资人、知名医疗基金和国字号基金的涌入,一定程度上证明业内对于康方生物发展的高度认可。

回忆起B轮领投的过程时,高特佳投资执行合伙人滕宇航仍然印象深刻。“最初认识夏瑜博士是在2015年深圳的一次大会上,夏博士作为特邀嘉宾发表了主题演讲。当时PD-1药物刚刚在海外上市,国内尚属空白,纵观近几年,无论是国外还是国内的各大药企,都争先恐后开展多种针对PD1/PD-L1单药或联合用药在不同适应症的临床试验,可以说,当时是肿瘤免疫治疗进入黄金时代的起点。”

她坦言,看好康方的核心逻辑主要在于其创始团队的优异、管线布局的丰富、产品推进的高效等因素。康方在2016年启动B轮融资时,产品管线中尚未有产品进入临床阶段,但投资后的一年内便有8个产品陆续开展临床试验,可以佐证上述判断。

而现在,经过后续融资,康方生物的股东背景更加雄厚,其中不乏产业巨头如中国生物制药。“未来康方生物的产品不仅可以在联合用药层面与之强强联合,还可以借助于正大天晴强大的销售渠道,完全弥补了研发型公司在市场销售层面的短板。”

建信资本曾在A轮参与公司早期融资,并在后续阶段持续加注。提及为何参与多次投资,建信资本总裁、合伙人苑全红表示,主要源于建信对于中国生物医药产业大势的判断和以夏瑜博士为核心创业团队的认可。

“实际上,康方创立不久就获得了我们的关注。以夏瑜博士为核心的创业团队,在投资时点平均就有超过15年生物医药领域的从业经历,在抗体研发和产业化生产等方面具有丰富的工作经验。成立不到10年,已有20多个研发项目处于产品管线,其中10个处于临床阶段,建立了产业化生产基地,并且和诸多国际、国内优秀药企取得合作,这是非常不易的。”

苑全红认为,过去二三十年,美国出现了10多家市值500亿美金、1000亿美金甚至2000亿美金的制药企业,原动力就在于技术和产品的创新。但是中美差距还比较大,大概是美国的15%,以后应该会达到美国一半的水平,甚至更高一点。

因此,未来会有一批生物制药企业会像美国的Amgen和Genetech,从小到大,成为一流的创新药物研发和生产企业。

在创新药的征途上,我们还得默默埋头赶路。

【本文为投资界原创,网页转载须在文首注明来源投资界(微信公众号ID:PEdaily2012)及作者名字。微信转载须在文章评论区联系授权。如不遵守,投资界将向其追究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