寒冬中,灿星文化再闯IPO

由于限娱令、娱乐圈查税、电视广告下滑等原因,公司近年业绩下滑较为明显。
2020-05-15 11:47 · 微信公众号:斑马消费  陈碧婷   
   

综艺行业寒冬,灿星文化也难独善其身,业绩连年下滑。

为了能扭转颓势、成功上市,公司使出浑身解数,战略上联合阿里、抱紧优酷,经营上继续All in综N代,降低产品风险,管理上一边裁员,一边降薪。

但是,电视综艺大势已去,掌握了核心渠道的腾讯视频、爱奇艺不断进击内容生产,此前依托电视台的综艺节目制作商日渐凋零,如何与优爱腾甚至是芒果TV相抗衡?

裁员、降工资保业绩

5月8日,上海灿星文化传媒股份有限公司(简称“灿星文化”)更新IPO招股书,拟登陆深交所创业板募资15亿元,全部用于综艺节目制作。

灿星文化是中国最具实力的民营综艺节目制作商,主营业务为综艺内容制作及产业链开发运营,代表产品包括《中国好声音》、《中国好歌曲》、《蒙面唱将猜猜猜》、《这!就是街舞》等。

不过,由于限娱令、娱乐圈查税、电视广告下滑等原因,公司近年业绩下滑较为明显。

2017年-2019年,公司营业收入分别为20.58亿元、16.53亿元、17.33亿元,归母净利润分别为4.52亿元、4.53亿元、3.45亿元。

在公司2019年初披露的上版IPO招股书中,公司2015年、2016年的营业收入分别为24.62亿元、27.06亿元,归母净利润分别为8.06亿元、7.32亿元,下滑趋势更为明显。

报告期内,公司综合毛利率分别为36.86%、45.26%、36.83%,2019年毛利率下滑近10个百分点

收入下滑、毛利率爆降,为了稳住盈利,公司全方位控制成本。对于轻资产的内容公司来说,首当其冲的就是人力资源。

2017年末、2018年末、2019年末,公司员工数量分别为611人、550人、490人。其中,近3年公司主动裁减的人数分别为19人、19人、28人。

灿星文化还在招股书中披露,2018年8月起,公司总监以上员工共12人降低了自身薪酬,下降幅度在30%-50%不等,12人合计月薪从115.50万元下降至75.40万元。

即便如此,公司2019年的归母净利润还是下降了23.68%。与此同时,公司经营性现金流呈下降趋势,报告期内分别为8.48亿元、1.89亿元、3.84亿元。

2017年末、2018年末、2019年末,公司应收账款净额分别为7.07亿元、8.81亿元、10.36亿元,占公司流动资产的比例分别为63.28%、67.18%、58.12%。

应收账款高企乃是行业顽疾之一。华录百纳(300291.SZ)旗下曾拥有综艺节目制作商蓝色火焰,是灿星文化的直接竞争对手之一。2018年该公司因投资亏损、计提资产减值等原因亏损超30亿元,其中,仅坏账就计提近10亿元。

因节目《蒙面唱将猜猜猜》收视率不达预期,赞助商金嗓子拒绝向灿星文化支付剩余广告费5167万元好几年,公司不得已于2019年计提坏账损失。

16亿商誉压顶

灿星文化核心业务为综艺节目制作,因《中国好声音》等拳头产品在行业立足。

但是,8年之后,公司业绩仍然重度依赖《中国好声音》。该产品实现的营收长期占公司营业收入的三分之一左右,一直未有其他作品能达到这种火爆程度。

不过,这档节目做到第8年,所能产生的经济效益也一直在下降。2015年-2019年,该节目收入分别为11.43亿元、10.10亿元、6.65亿元、5.45亿元、4.62亿元,2017年-2019年,该节目实现的毛利分别为2.20亿元、2.64亿元、1.72亿元。

为了降低对单一业务、特别是单一节目的依赖,公司试图在产业链上下游布局。

2016年初,灿星文化收购星空国际及梦响强音100%股权,前者以1.03亿元作价,后者以20.80亿元支付对价。

收购星空国际,公司取得了与节目广告运营相关的经营性资产,减少关联交易的同时提高了公司的资产完整性和生产经营独立性。

收购梦响强音的目的相同,该标的公司主营业务为音乐制作及授权、衍生品开发及运营、演出活动、艺人经纪业务,本就与灿星文化形成协同——歌手通过灿星文化旗下节目出道,大多成为梦响强音的签约艺人,比如张碧晨、吴莫愁、周深等。

被收购前,星空国际2015年的净利润为819.01万元,2017年盈利1742.55万元,到2019年却亏损1870.99万元。

灿星文化+梦响强音这种“前店后厂”的模式,也并没有带来公司“造星”业务的飞跃。2016年-2019年,公司签约艺人数量分别为145人、144人、146人、162人。梦响强音2017年的净利润1.80亿元,2019年为1.87亿元。

值得一提的是,灿星文化收购星空国际及梦响强音,均为关联收购。梦响强音由灿星文化实际控制人之一、董事长兼总经理田明间接持股100%,而星空国际被收购前的股东构成与灿星文化几乎一样,主要包括田明及华人文化产业投资基金。

田明一举套现超20亿元,却给公司留下了巨大的隐患。因梦响强音对外收购及合并梦响强音,截至2019年末,公司合并报表商誉账面价值为16.36亿元。2016年,公司曾计提商誉减值3.48亿元。

2016年引入投资者之前,公司两度现金分红,分别分配2.90亿元、9.56亿元,作为主要股东的田明,同样获利不菲。

版权纠纷频繁

即便是灿星文化的头牌节目《中国好声音》,其实也是命途多舛。

公司从荷兰引进的“the voice of……”模式打造《中国好声音》,大获成功。后来,该节目版权方荷兰Talpa公司要大幅上调版权费用,与灿星文化谈崩。唐德影视趁虚而入,2016年1月以高达6000万美元的代价,拿下《中国好声音》第5-第8季版权。

灿星文化将该节目改名为《中国新歌声》继续播出,唐德影视的正版《中国好声音》迟迟无法推出。于是,双方陷入持续多年的诉讼之中。

再后来,唐德影视拖欠Talpa公司4000多万美元版权费用无力支付,双方闹掰,Talpa索性放弃了中文“中国好声音”的商标,灿星文化便又将节目名改回《中国好声音》。

除此之外,公司作为被告的版权相关诉讼多达十余起。

例如,因未经许可公开传播现场表演,公司被蜂鸟音乐及邓诗颖(邓紫棋)提起诉讼,索赔经济损失1300万元及合理费用48.4万元。

因《中国好声音》选手未经授权演唱了《寂寞是因为思念谁》,公司被版权方北京华乐成盟音乐有限公司起诉。2018年底,法院判决该期节目停播,公司等相关方赔偿数万元。

版权纠纷频繁,突出了中国综艺行业原创度低的顽疾。现存的绝大多数综艺节目,为引进版权,甚至是直接模仿、抄袭。2019年热度靠前的综艺节目,几乎只有《乐队的夏天》一档是原创作品。

甚至,长期缺乏节目创造能力,中国综艺行业长期被综N代(如《中国好声音2019》、《奔跑吧》第三季等)占据。

灿星文化同样如此。《蒙面唱将猜猜猜》脱胎于韩国MBC的《蒙面歌王》,一度灿星文化买了授权却没给钱,被韩方起诉。《出彩中国人》跟《中国达人秀》有什么区别吗?《爱情找对门》对相亲节目有何创新可言?《一起乐队吧》,多少有点像《乐队的夏天》“升级版”……

综艺行业寒冬

近几年综艺行业本就处于下行周期,多重因素叠加疫情影响,行业几乎处于冰冻。

《2019腾讯娱乐白皮书》披露,2017年-2019年,中国市场综艺节目播出数量分别为219部、217部、184部,收视率也呈现整体下滑趋势:收视率突破2%的综艺节目,2017年-2019年分别为2部、0、0,收视率突破1%的,2017年-2019年分别为25部、8部、13部。

整个电视广告大盘在不断缩小,综艺节目能分之羹,也变少了。2018年全国电视广告收入958.86亿元,同比下滑0.98%,连续五年出现下滑,相较于2013年的高点已经下滑了160.4亿元,下滑幅度达到14.33%。

同质、低质竞争的格局短期内无法扭转,存量搏杀愈演愈烈,这种艰难的局面还将持续。

而且,综艺节目市场的天平早已向网综倾斜。2017年-2019年,网络综艺的播出量分别为113部、124部、105部,而电视综艺的播出量分别为106部、93部、79部。

渠道做强之后,优酷、爱奇艺、腾讯视频等主流视频网站,纷纷进军内容环节,企图挖深护城河。

优爱腾,再加上以湖南卫视为后盾的芒果TV(芒果超媒300413.SZ),已经成为灿星文化等内容生产商最主要的竞争对手。

2019年收视率第一的《奔跑吧》第三季,浙江卫视制作,但首播为爱奇艺;现象级的综艺节目《创造营》,则直接由腾讯视频制作……

在这样的行业趋势下,传统综艺节目制作商日子都不好过:华录百纳无奈剥离蓝色火焰;华策影视(300133.SZ)旗下综艺板块2019年营收腰斩,毛利率仅10%;北京文化参与投资《高能少年团》等多档综艺节目,但2019年综艺板块营业收入不到2万元;完美世界旗下综艺及艺人经纪板块,营收下降近九成。

于是,2018年,灿星文化低价吸引杭州阿里创投等产业资本投资,与优酷等达成战略联盟。公司旗下《这!就是街舞》等多款节目,均是与优酷共同打造。

不过,在这场综艺渠道商的内容大战中,优酷本就处于下风。2019年,四大视频平台自制及独播网综数量分别为:腾讯视频45部,爱奇艺17部,芒果TV17部,优酷12部。

灿星+优酷的组合,如何逆风翻盘?

【本文为合作媒体授权投资界转载,文章版权归原作者及原出处所有。文章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投资界立场,转载请联系原作者及原出处获得授权。有任何疑问都请联系(editor@zero2ipo.com.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