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思聪陪玩一小时951元,3000万年轻人瞄上电竞陪练

值得确定的是,陪练产业不仅连接了游戏小白与大神,也连接了互联网行业与一片新蓝海。
2020-05-18 07:35 · 微信公众号:娱乐独角兽  赤木瓶子   
   

老于成为一名陪练的过程带着一点随机成分。这一天,出于好奇,老于下载了陪练app比心,在以23币/半小时的高价“购买”了两连跪后,老于难以置信。

“技术太差了吧,岂不是我都可以去做陪练了?”

两个小时后,老于试图在比心app上申请大神资质。过程意外容易,在完成身份认证、技能认证及并不漫长的客服审核后,老于正式成为一名“陪陪”(平台上用户对陪练的称呼),但很快,老于发现事情没那么简单。

新晋陪陪老于开始了接单“冷启动”。与市场上所有的供需关系相仿,陪练们通常称呼客户为老板,而老板们则喜欢用小哥哥、小姐姐、大神、陪陪来为这段关系的另一方定位。

因接不到单又不愿自降“身价”,老于的短暂陪练生涯就此结束,回归学业。但大批年轻人们还在源源不断的涌入这个充满未知机遇的市场。这种C2C的模式一方面让高端游戏练家通过平台实现“技能变现”,一方面又能够为寻求游戏体验及陪伴体验的用户寻找到出口。

一小时陪练变现:

王思聪951元,The shy 4.3万元

相较于佛系老于的浅尝辄止,其他入局更早的陪练们在陪练之路上则感慨万千。

经过一年多以来断断续续的接单,来自北京的兼职陪练六六通过比心app收获了上千元的收入,据他介绍,身边其他全身心做陪练的朋友,“月入上千不在话下,只要技术过硬,情商不低。”

比心公布的《游戏陪练白皮书》曾公布过一组数据:全职游戏陪练的月收入平均为7857元,兼职的则为2929元。在陪练变现价格这一命题上,还有更多发育潜力。

上个月,王思聪的入局更是为陪练产业掀起了新一波舆论。666币/小时陪练“云顶之弈”的明码标价,折合成人民币就是951元/小时。从4月下旬至今,王思聪在比心共接5单,皆为好评。

如果说作为IG战队老板、“百分百ADC胜率创造者”的前职业选手,951元/小时是王思聪给自己“陪练变现”的明码标价。那么对于电竞选手而言,在将“陪练变现”的决定权交付于电竞爱好者们之后,似乎价值无限。

虎牙在近期举行了公益竞拍,竞拍品为电竞主播一个小时的游戏陪练/录制视频。最终,英雄联盟职业战队IG上单The shy的价格被竞拍到了4.3万元;知名电竞主播MISS竞拍价超过2万元,IG 中单Rookie竞拍价为1万。

六六告诉娱乐独角兽,人气陪练的收入并非全部来自于接单,年入百万元的陪练大神收入多元,一些颇具潜力和特色的游戏陪练大神,有机会通过平台输送到合作的短视频MCN机构,而很多出手大方的老板会不时打赏红包,赠送礼物给人气陪练,自己知道的最大的红包金额已经达到了七位数。

比心app上的接单分两种:抢单和派单。

抢单是“守株待兔”,等待老板们主动找上门来,概率很低,因此竞争激烈,陪陪们会用各种方法让老板注意到自己。老于做老板的时候,随便从主页点进大神页面,就会迅速收到陪练大神们扑面而来的热情,“小哥哥一起练吗?”“什么时候有空练游戏呀?”“你的名字真有趣”等等开场白。

而派单则是指在派单大厅通过主持人派单,每个派单房间会有一位主持人工派单、一位老板在麦上提出“嘉宾需求”、以及八个大神麦,每位陪陪在麦上根据老板需求开麦自我介绍,并满足老板提出要求。

《王者荣耀》《和平精英》等移动电竞产品都是陪练的热门游戏。陪陪们除了报段位等“基础配备”之外,还涵盖了气泡音、土味情话、讲笑话等老板们的各类“衍生需求”。

目前看来,陪练产品上的陪练画像基本有几种:一种是佛系陪练的游戏爱好者,随缘赚取零花钱,多以大学生为主,疫情期间,不少应届毕业生也会将其作为步入职场前的过渡期,老于就是其中之一;另一种是全职陪练,以赚钱为目的,将陪练当作工作,用心维护老板客户,深度陪练也会从线上陪练发展至线下陪练。

还有一种是为了结交同好而陪练的陪陪,阿文就是其中之一。本职程序员的阿文平时爱好打王者,乐于广结同好,工作之余想打打游戏放松的时候,未必每次都能找到基友陪自己开黑,机缘巧合下,阿文在直播中刷到了陪练app,便开始将做陪练当作消遣方式。

目前阿文周末大部分时候会打上一天的游戏,工作日闲下来也会上下陪练app,但不以赚钱为目的,因为“遇到契合的朋友会给老板“白嫖”,尽管接单数不多,大多老板都是“老客户了,但因此遇到了一些聊得来的朋友,阿文已经很开心。

头部平台用户突破3000万,

公会、直播加成能否实现2亿野望?

比心陪练公布的2020年一季度数据显示,游戏陪练大神在过去一个单季,新增超过102万人,累计注册用户突破3000万。比心陪练副总裁杜明江曾向每日经济新闻表示,“未来3年~5年希望能够做到2亿的用户规模。”

陪练主要分为技术陪练和娱乐陪练两大方向。技术陪练就是以专业的游戏水平带老板们上分,而娱乐陪练则涵盖了陪聊天、陪唱歌、乃至心理咨询等领域。

六六表示,诺大的陪练市场,陪练与老板们已经形成了僧多粥少的局面。陪练们没有点攀谈技巧,逗老板开心的幽默感,就会被淘汰。也正因于此,一些“低尊严”现象时有发生。一面是乱象不可避免的滋生,另一面,充满无限可能的陪练产业链正在形成自有体系。

与直播轨迹相仿,陪练产业链也逐渐衍生出了公会体系。

据与比心合作的某公会介绍,进入公会群的陪练每天24小时有单接,首先能够保证陪练的接单数量;其次,陪练直接在平台接单,平台会从中抽成一定比例,而在公会只需要交一定的“保证金”,一定时间后会退还。

待业中的兼职陪练阿文告诉娱乐独角兽,在过渡期没事打打游戏,靠做陪练解决了温饱问题,如果未来打算做长期陪练的话,不排斥加入这样的公会。一方面,平台本身也有佣金抽成,一般是按照10%-20%。另一方面,对于社恐群体,以自己这类在比心“随缘接单”的状态,可能几天下来都接不到一单,接到了可能还会面临老板跑单或被“白嫖”等现象,后期还会涉及到老板维护的问题,更是叫人“窒息”。

而进入靠谱的公会,相当于只要负责游戏技术以及老板体验的问题,其他事情都有负责人安排,派单人的存在也保证了每次接单的商务质量。

不过在长达半年的陪练生涯中,阿文表示自己的心态发生了些许变化,那是一种长久沉浸在网络世界中的虚无感,每天打游戏到凌晨四点钟,第二天睁开眼一点钟,往复循环,微信加了一些朋友,也会接接私单,日服一日的昼夜颠倒与虚无的身份认同,让自己有些疲惫。“不会把陪练当成事业,还是要活在现实中。”

传统视线对于陪练的理解认知也是产业瓶颈之一,无论是阿文还是六六,均没有将自己的这份“兼职”和家里人介绍,觉得他们不会理解,大众对于陪练行业的认知还需要提升。而陪练产业的另一个瓶颈,是过于依赖头部游戏。

在陪练产业c2c的模式里,人力成本占据了游戏陪练产品成本主要部分,平台运营商、职业游戏练家、游戏产业游戏设备等陪练上游行业提供消费匹配支持以及游戏服务,下游则主要以游戏消费者为主,通过寻找游戏陪练,提高游戏体验感。目前来看,《王者荣耀》《和平精英》等移动电竞产品是陪练产业的“现金牛”,但过于依赖游戏产品,风险是难以评估的。

电竞衍生产业,

陪伴生意能否成为市场刚需?

据Newzoo的《2020全球电竞市场报告》预测,2020年中国凭借3.85亿美元的总收入,成为全球范围内份额最大的电竞市场。在1.63亿的中国电竞观众中,陪练的市场潜力巨大。

智研咨询发布的《2019-2025年中国游戏陪练行业市场深度调研及投资战略分析报告》数据显示:2017年我国游戏陪练市场规模为1.82亿元,2018年我国游戏陪练市场规模增长至4.0亿元。

强大的势能不仅让如老于这般佛系练家的不断入局,也引起了资本的注意。

2018年,陪练头部平台捞月狗宣布完成两亿元人民币C轮融资;3月,陪练平台“比心”也获得了IDG资本的数千万美元投资,估值达到1亿美元;2018年7月,陪练平台“暴鸡电竞”完成了1500万美元A轮融资,加上伴伴、刀锋电竞、猎游等陪练平台,陪练产业的队伍不断壮大。2018年,头部陪练平台比心曾公布一组数据:平台月流水超过2亿元。

比心陪练副总裁杜明江曾在今年接受采访时表示,“作为仍处在高速发展阶段的成长型市场,游戏陪练现阶段市场规模已达百亿左右。”比心陪练目前已经赞助了14家电竞俱乐部。

2018年陪练风头正劲,2019年直播平台陆续入局。触手开启了陪玩招募;虎牙公布了陪玩分成体系;斗鱼也上线了陪玩业务。在直播平台更大的用户基数下,陪玩主播体系逐渐养成起来。直播平台的进驻,正在持续为陪练市场增添活力。

无论是在陪陪与老板的供需关系中,还是直播、电竞行业与陪练充满可能的产业链体系中,值得确定的是,陪练产业不仅连接了游戏小白与大神,也连接了互联网行业与一片新蓝海。

【本文为合作媒体授权投资界转载,文章版权归原作者及原出处所有。文章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投资界立场,转载请联系原作者及原出处获得授权。有任何疑问都请联系(editor@zero2ipo.com.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