肖战粉丝 VS AO3神仙打架,饭圈圆西山居电竞梦

从端游、手游再到云游戏,《剑网三》这个IP,西山居吃了十几年。目测还要再吃下去,你说是IP万岁也行,说是路径依赖,似乎也行。
2020-03-09 10:25 · 微信公众号:娱乐硬糖  毛丽娜   
   

最近,发行十几年的老端游《剑网三》,因玩家与肖战粉丝直播间对线登上热搜。在传说中的肖战粉丝截图中(这年头硬糖君都判断不了谁是“批皮”了),将《剑网三》玩家称为“电竞圈”,并彼此提醒“电竞圈不能惹”、“闭麦任嘲”。

郭炜炜(剑网三制作人)从2016年涉足电竞,始终不被圈子承认,终于藉由这次大乱斗圆梦。

与其同时,西山居从2019年就开始放消息的云游戏也有了新动作。官网再开内测预约链接,各路人马已受邀提前体验云版本的《剑网三》。

从端游、手游再到云游戏,《剑网三》这个IP,西山居吃了十几年。目测还要再吃下去,你说是IP万岁也行,说是路径依赖,似乎也行。

赶潮云游戏

随着5G发展,“云游戏”最近在游戏圈又很热。简单说就是不用下载巨大的客户端了,所有游戏在服务器端运行,并将渲染后的游戏画面通过网络传送给玩家。其实这个概念早在10年前就由Onlive提出,后Onlive被Sony收购,2014年索尼推出云游戏平台PlayStation Now。

如今端游动辄几十个G的巨大客户端,不少玩家直接被劝退在下载客户端环节。云游戏的到来,无疑是巨大利好。

金山软件2018年、2019年的财报内容来看,网络游戏业务收入呈现逐年减少趋势,日平均最高同步用户人数及平均付费账户都有所下滑。2019年6月,这两项数据出现回升,多半要归功于同年6月20日《剑网三》手游版《指尖江湖》的发布。

《指尖江湖》在发布当日立刻登上IOS中国区游戏下载榜第一名,但后劲不算足。不过最近因为粉丝对线事件,倒意外涌入一批新玩家。

除了《剑网三》这个陈年IP,其实西山居这几年一直没停下布局手游的脚步,只可惜多数产品都是水花寥寥。《新剑侠情缘》手游于2016年登陆市场,表现只能说不算很差。其余手游产品包括:《指尖自走棋》《剑侠情缘2:间隔性》《剑侠世界2》《仙剑奇侠传4》《魔域》《少女咖啡枪》,以及号称“暖暖环游大唐”的换装游戏《云裳羽衣》。

硬糖君体验过其中数款,很遗憾,这些游戏的用户留存能力都不高。西山居在端游方面的优势,放在手游上反而成了一种阻碍。

西山居的这几款手游,以MMOPRG为主,画面及游戏内元素、社交等几乎完全移植端游逻辑。乍一入手,画面精美元素丰富,令人沉迷。但时间久了各类属性的复杂制衡、动不动就过热预警的手机、以及没有亲友就跑不下去的各类副本,形成三方劝退的架势。

完美世界的《诛仙》、《笑傲江湖》等与西山居手游差不多,也是完全移植端游风格。但同样是基于IP衍生,《诛仙》《笑傲》有小说、影视为手游引流,《剑网三》则全靠端游情怀侠们的支持,破圈能力及引流效果不在同一层级。

在《剑网三》大IP下的诸多衍生中,端游仍是绝对C位。但画面精美动作流畅的代价,是庞大的客户端。目前《剑网三》端游的客户端大小已超80G,而云游戏版《剑网三》客户端则只需要26M。

根据提前试玩的媒体反馈,云版《剑网三》整体体验流畅,或能召回一波新老玩家。端游时代虽迟但到,手游方面棋差半招,这次的云游戏,不知西山居能否顺利赶潮。

最“饭圈”游戏

《剑网三》与《魔兽世界》并称国内情怀侠最多的两大端游。“魔兽”的红得益于游戏中的社交构建,以及先入为主的“启蒙”之功。相比之下,2009年才开始公测的《剑网三》,彼时头部端游已山头林立,它能够活到现在,更为不易。

2000年,雷爵开发了国内第一款网游《万王之王》,并在电脑城附近随机发放安装碟片。当时的国内游戏市场仍是单机天下,但包括西山居在内的不少先行者已经开始网游探索。

2003年,“剑网”系列端游1.0版本上市。同年,上海软星发行单机游戏《仙剑奇侠传三》。虽然光纤宽带已经开始向普通住户普及,但多数人家中还是要拨号上网。

《剑网1》的运营情况不算好,随后西山居又推2.0版本《剑网2》,并开始主打“武侠网游”概念。2009年,最终定型的《剑网三》上市。

有趣的是,当时国内端游已普遍采取免费模式,《剑网三》却逆势仍采用收费模式,并将收费模式坚持了7年。同时,《剑网三》也是女性玩家最多的一款端游,据统计女玩家人数高达60%。

同人衍生,是《剑网三》能够网罗大批女玩家入坑的关键。虽说如今大家正为同人作品的边界吵得不可开交,但文娱产品都很看重同人的作用。正是完全开放了同人作品的创作限制,《剑网三》才得以在多年里不断吸纳新血,尤其是忠实度高、产出能力又强的女玩家。

著名画手伊吹五月,曾是《剑网三》同人作者中的产出大户。她的同人画作不止围绕游戏人物、风景,还有四格漫画等搞笑向内容。漫画记录的,是伊吹与她的师傅、徒弟以及游戏中亲友们的日常。同人画作外,《剑网三》的古风歌曲、视频等也堪称同人界翘楚。

吸引女性玩家,靠得是细水长流的感情。那么男性呢?硬糖君个人认为,想留住男玩家,需要一个“带头大哥”式的人物,供他们在玩梗中产生感情维系。

当年《魔兽》有亲儿子螃蟹(游戏设计师,职业法师,形象为螃蟹);索尼有让人又爱又恨的姨夫;《剑网三》则有明星制作人郭炜炜。

2018年,歌手Vk与《剑网三》玩家之间的纷争成就了郭炜炜的“出道”。至此,“送郭炜炜出道”成为玩家时不时就要玩一次的梗。

这次的对线大战,郭炜炜登上超级星饭团闪耀榜榜首。“炜炜勇敢飞,维生素相随”的口号再度刷起,无疑又为《剑网三》引流一波。(话说,总要和别圈互撕才能“出道”,既证明了“剑网三”的凝聚力,也证明了游戏的出圈难啊)

从财报看,《剑网三》的营收一直是西山居总营收的大头,在金山软件的总营收中占比也有20%左右。但西山居对于《剑网三》IP的过度依赖,显然也是重大隐忧。

郭炜炜自然早就看到了这一点,不然怎会四年逐梦电竞圈,希望通过大师赛等策划,将《剑网三》从RPG往电竞的路子上引。

然而《剑网三》有着所有端游的弊端——新职业永远强到逆天,下个版本削成狗,导致职业平衡一塌糊涂。所有选手上场为了赢面更大使用新角色,比赛的观赏性和技巧性又在哪里?

市面上已经有如《王者荣耀》《英雄联盟》等S级电竞赛事存在,《剑网三》能够网罗的第一批玩家仍旧是端游情怀党们。只是囿于《剑网三》强调画面、休闲及游戏内社交,这款游戏的PVP玩家比例远低于PVE甚至PVX(不PK不副本,重社交或探索)玩家。选手对战再精彩,玩家只想与亲友环游大唐。

当断则断

单机鼎盛时代,国内游戏界有“三剑”。《轩辕剑》与《仙剑奇侠传》来自台湾大宇,《剑侠情缘》则是大陆西山居养出的独苗。

娱乐贫瘠的90年代,DOS系统搭配像素级画面的“三剑”凭借优质内容横空出世。那时候游戏堪称奢侈品,《剑侠情缘》初代发行于1997年,售价为128元。北京地区1997年职工月平均工资则为918.25元。在这样的情况下,这款游戏卖出了约三万套。

随着Windows时代的到来,“三剑”脱胎换骨,各自有了新的代表作。

《轩辕剑》系列于1999年推出《云和山的彼端》,2000年外传《天之痕》上市。一扬国家大义,一写儿女情长,至今都是“轩辕剑”系列的标杆。

《仙剑奇侠传》系列转向画风更可爱的3D人物搭配2D头像,并开启了多结局“后宫”模式。《仙剑奇侠传四》暗合着上海软星的解散悲情,更是一举封神。

《剑侠情缘》系列却显得有些“不努力”。《剑侠情缘2》首创男主角死亡的BE结局,《月影传说》引入后宫模式,后又将DOS系统下的初代《剑侠情缘》重制,此后再无单机新作。

彼时的大宇,抱着自己的两大IP不肯撒手,努力钻研历史人物与游戏内容的完美结合。西山居悄然退出单机战场开始布局网游,空出的位子立刻被开发古龙小说及三国衍生《幻想三国》系列的宇峻科技补上。

大宇对网游的布局亦不算晚,只是没有西山居那样当断则断。2002年,大宇的《轩辕剑OL》开始收费运营,但同年恰逢《轩辕剑四》上市发售。DOMO小组牟足了劲要把“轩三”的辉煌延续,这款网游更像是个未完成的内测版,后续版本迭代也没跟上。

等端游市场被完美、畅游、巨人、盛大等完成跑马圈地,大宇再想靠着IP情怀回归已是难上加难。如今大宇仍旧靠着“双剑IP”,反正情怀永续嘛。

现在的西山居,颇像当年抱着“双剑”IP不撒手的大宇。有了《剑网三》的珠玉在前,西山居工作人员承认,虽然在2012年就开始布局手游,但不想做试水、探路性的作品,而是希望一上来就抓住所有人。在扭转了这种思路后,其他公司早把西山居甩在了后面。

2015年,西山居对外宣布这是公司手游转型最关键的一年,并且签下了周星驰作品《西游降魔篇》的手游版权,包括横版格斗、MMORPG及卡牌等全类型。遗憾的是,豪言犹在耳,手游却已悄然停运。

成立于1995年的西山居是国内最早的游戏工作室之一,名字源自创始人求伯君老家西山村。“西山”二字既有“一派西山千古秀”的豪情,也有“日薄西山”的萧索。无论如何,老字号不易,硬糖君给续一秒。

【本文为合作媒体授权投资界转载,文章版权归原作者及原出处所有。文章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投资界立场,转载请联系原作者及原出处获得授权。有任何疑问都请联系(editor@zero2ipo.com.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