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账票房破千万成常态,但好故事依然是网络电影的稀缺属性

随着互联网对国内电影市场的“规则”重塑,网络平台的承载能力得到进一步认可,网络电影也已经成为观众观影的重要选项之一。
2020-05-19 07:51 · 微信公众号:娱乐独角兽  翟笑千   
   

加速、突破、价值。

2020年初以来,受疫情影响,公众消费模式发生改变,网络电影也随之迎来一波小高潮。截止4月底,新版《奇门遁甲》分账票房突破到5303万,创网络电影分账票房纪录新高;与此同时,《鬼吹灯之龙岭迷窟》《法医宋慈》《狙击手》等在内的网络电影也纷纷实现分账票房破千万元的成绩。

可以看到,走出早期萌芽阶段的网络电影,已然进入百舸争流的发展期。虽然近三年来整体上线量逐年下滑,但点击量和分账票房市场不断走高,三大视频平台在不断完善分账模式的同时,网络电影制作费用和内容质量也在快速提升,且在题材、类型等纬度的自身格局突破亦获得观众认可。

当“精品化”明确成为市场标准,网络电影也随即驶入优胜劣汰的U形转弯。虽然2020年的网络电影行业借特殊时期的红利已实现了一定突破,但面对竞争日趋激烈的市场,网络电影的核心竞争力是什么?它的发展究竟能为产业带来怎样的价值?今后又能否实现更多的承载?这些成为整个产业更加关注的命题。

“加速度”下的市场真相

受疫情影响,电影院才刚刚有复工的迹象,而市场观众的精神娱乐诉求不息,网络电影迎来前所未有的窗口期。

日前,据灯塔研究院发布的《网络电影用户洞察——2020年Q1中国网络电影市场报告》显示,虽然网络电影2020年一季度上映数量较去年同期减少了45部,但票房收入却创新高。网络电影分账票房一季度TOP30共分账4.3亿元,超1000万元的影片达23部,较去年同期增长188%,迈进千万俱乐部门槛的影片共分得票房3.7亿,同比增长248%。

而到了4月份,据三大平台发布的相关数据显示,截至4月底,爱奇艺分账票房超千万的影片数量已达到16部,以难以被撼动的领先地位持续领航市场。

除了直观的数据外,2020开局的网络电影市场亦出现新的特质。

在《鬼吹灯之龙岭迷窟》这种大IP强视效影片继续攻占观众注意力的同时,市场也出现了《奇门遁甲》《法医宋慈》等制作完成度比较高的类型片,有《双鱼陨石》等以剧情取胜从而口碑逆袭的影片,也有《星游记之风暴法米拉2》这样的国漫佳作在视频平台上备受关注。

通过表象不难发现,网络电影的入局者正在用多种类型、题材与创新举动拥抱未来,但与此同时,进入更细致化竞争赛道的网络电影市场,也出现了多种成功路径。

可以看到,在《奇门遁甲》分账票房突破5303万的同时,《鬼吹灯之龙岭迷窟》《法医宋慈》等片均已实现分账票房破千万元,豆瓣评分6.8的《双鱼陨石》和评分7.2的《星游记之风暴法米拉2》也在网络电影市场以口碑突围。

越来越多在口碑市场突围而出的佳作,也从侧面反应出,入局者们为进一步抓住观众和市场,在向大IP大制作大投入迸发的同时,也在凭借各自的擅长而尝试更多题材与内容纬度的创新,并回归“好故事”,以更具根基性的角度谋求更大的市场价值。

借助种种现象可知,视频行业对自制内容的投入促成了国内内容行业的飞跃式发展,也为进入市场化的线上内容行业拟定了新的规则。而无论市场如何变化,观众最关心、市场接受度最高的,依然是好故事、好内容。

重归内容的“升质”变革

过去几年,网络电影市场出现过几部现象级佳作,如《灵魂摆渡·黄泉》《哀乐女子天团》《大蛇》《狄仁杰之夺命天眼》《济公之神龙再现》等,也有《毛驴上树》《大地震》《我的喜马拉雅》等富有正能量精神价值的主旋律作品拓宽了市场的类型化道路,这些影片均在不同维度证明了自己的市场价值。而基于对市场所表现出的题材趋同、类型扎堆、以IP为大等问题,今年以来,无论是平台还是创作者均已有意识地做出改变。

着眼当下并总结过去,回归内容、提升质量,是2020年网络电影持续释放的一大信号,且从中也不难得出一个明确的结论:能突破天花板的网络电影作品,往往具有一定的创新性质,以讲好故事、做好内容为前提的类型探索。最近上线的《双鱼陨石》便是其中一例。

1980年的5月,植物学专家彭加木带队进入生命禁区罗布泊。到了第七天,队伍所带的水和干粮消耗殆尽,一行人向军方发出了电报求援,但救援最快也要一天后才能到,彭加木留下一张纸条后便只身前往寻找水源,之后便再也不见其人。有传说认为,彭加木一行在沙漠里发现了双鱼玉佩,这只双鱼玉佩拥有一种神秘的力量,可以把东西镜像复制,彭加木是便被其复制成了两个,为了不让人发现这个秘密、避免引起公众恐慌,而隐姓埋名远走他乡。

风靡一时的传闻、浓重的神秘色彩,以及由彭加木故事而改编的小说,成为《双鱼陨石》的灵感与创作来源。

定调为科幻类型片的《双鱼陨石》对彭加木事件进行了较大程度的改编,在叙事格局上进行缩小,仅保留了原小说中王德志和陈甘泉好朋友的人物关系,以及双鱼玉配可以复制活体的概念,并在加入父子感情线的同时,从人物和人物的情感出发,将立意拉高。无论是在人物的塑造上,呈现了每个人面对双鱼陨石的贪嗔痴,还是对极端情况下人性阴暗面、复杂性和光辉的刻画,可以看到,低成本的《双鱼陨石》是在试图用科幻的角度讲一个大家身边的民间志怪故事,并将人生哲思包裹其内以供观众解读。

“网络电影拍到今天,剧本写得最好的一部”“网大认真弄还是能出点东西的”“能上到6.8分,这要得益于我国有那么好的民间传说作为题材以及这个看得出是下过苦工思考的剧情”……以故事情节和情感深度取胜的《双鱼陨石》,在网络电影几乎很少达到豆瓣评分及格线的情况下,以6.8分的豆瓣成绩引起了市场一定的讨论度。其在题材类型、内容剧情、故事内核、豆瓣评分等纬度的可取之处,也论证了一个好故事,存在的必要性

此外,今年诸如《法医宋慈》《星游记之风暴法米拉2》《大鱼》等网络电影,也均在不同程度上受到市场观众的认可。这些影片虽然仍存在些许不足之处,以及各种观点的褒奖不一,但种种略带实验性质的尝试,使得这些影片在呈现出极具风格化的特点之余,也能被用户感知到是在既有的条件下尽量做好内容、讲好故事,值得肯定。

据爱优腾三家视频网站公布的第一季度分账票房榜单看,优酷分账票房过千万元的有六部影片、腾讯视频有四部、爱奇艺则有13部影片跨过千万元门槛。借由网络电影在内容侧、票房侧和平台端口的诸多良性呈现可知,这场由平台与行业共同参与的“升质”变革已初见成效。接下来,便是探讨未来生存空间。

“正名”后的网络电影,

未来生存空间几多?

历经六年发展,从“网络大电影”到“网络电影”,行业意义绝不仅仅只是一个字的减少。

随着互联网对国内电影市场的“规则”重塑,网络平台的承载能力得到进一步认可,网络电影也已经成为观众观影的重要选项之一。但不容忽视的是,网络电影现阶段的盈利获取主要还是依托于平台的扶持,且各大平台发力背后,更多的也是基于优化自身内容结构、打造平台差异化、获得用户拉新及留存的诉求,但就当下的网络电影而言,市场底气并不充沛。

长期以来,市场趋IP化、重视效,但缺乏故事内核的特征明显,古装、玄幻等题材扎堆也一度带来内容的同质化、票房成绩与口碑沉淀无法形成正比等现象。不可否认的是,网络电影拥有一定量级的热情且忠实的观众群体,但若要为产业带来长期的有效价值,仅依靠固定的受众圈地自萌是无法实现的。

在每年都要经历数千部网络电影的洗礼后,观众与市场都在逐步成长。传统题材红利殆减,收益率越来越低,网络电影需要更多元且明确的类型、需要更多不去迎合市场的好故事。

再加上,网络电影在朝着更加“精品化”方向的发展趋势,以及大部分观众会去区分网络电影与院线电影,使得网络电影与院线电影的观众重叠度也正在逐渐提高,好故事和好内容的补给更加成为市场观众所欲汲取的本质。

显然,网络电影的本质依然是电影,正名之后,更需以创作、制作及审美的多维度升级为多重驱力来完善自身产业链。而在网络电影形成良好生态后,一定是既有典型的类型片,也有关注现实的主旋律题材,既有大IP大制作,也有小而美的好故事。也唯有以讲好故事为前提,网络电影才能迎来真正百花齐放的春天。

在驶进2020年全新赛道之际,国内视频平台的大力扶持、用户消费习惯的逐渐养成,以及片方与平台之间形成的良性合作关系,都在预示着网络电影行业愈发蓬勃的生命力。未来,市场只会越发清醒,竞争也必将更为激烈。且依托移动互联网端的飞速发展与平台的大力扶持,片方将创作出更多更好的内容,而当市场迎来好作品的争相斗艳,平台才有足够多的优势内容吸引用户,良性循环之下网络电影的受众市场方能得到有效拓宽。

下一个六年,网络电影还将有哪些新内容带来市场新想象?对这一问题的答案填写权,正掌握在视频行业及每一位从业者手中。

【本文为合作媒体授权投资界转载,文章版权归原作者及原出处所有。文章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投资界立场,转载请联系原作者及原出处获得授权。有任何疑问都请联系(editor@zero2ipo.com.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