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融科技出海东南亚,下半场要来了

支付作为印尼金融科技的头部行业,也是中国出海企业重点布局的领域。
2020-05-31 13:58 · 亿欧网  徐婷   
   

4月8日,菲律宾数字金融服务公司Voyager Innovations宣布获得1.2亿美元投资,腾讯、KKR、国际金融公司(IFC)和菲律宾电信运营商PLDT参投,本次投资将主要用于该公司旗下PayMaya数字支付生态系统的发展。

作为全球金融科技领域的大玩家,腾讯再次加码东南亚金融科技,这个市场前景究竟如何?

印尼市场:半城红海,半城蓝海

印尼市场是2017年开始的金融科技出海潮中的热门市场。人口红利与宽松的监管为借贷及支付相关的出海企业提供了野蛮生长的土壤。然而,2018年政府就制定了更为严格的监管政策。印尼央行与印尼金融服务监管局OJK是主要的金融监管机构,其中央行主要负责银行与支付行业相关的监管,而OJK主要负责保险,借贷等其他金融科技行业。

以在线借贷行业为例,企业必须先在OJK进行注册,审核通过后拿到注册号,进入为期不超过一年的监管沙盒,然后才能换发正式牌照。虽然出海印尼的企业有不少是从事在线借贷,2019年OJK发放了4张牌照,却并没有一家中国背景的企业。可见,业务的合规化和紧俏的牌照在印尼市场已经成了出海企业的生存之本。

支付作为印尼金融科技的头部行业,也是中国出海企业重点布局的领域。2018年,阿里与印尼媒体集团Emtek合作推出移动钱包Dana Pay, 进军支付行业。技术实力过硬,背景和资源都颇为不错的Dana,在本地钱包的竞争中表现仅次于印尼共享出行服务商Go-Jek旗下的Go Pay和印尼力宝集团旗下的Ovo。“折扣返现是保持用户留存度的重要手段。大量的资金是做大做强所必需的。动辄几千万美金都是有的”。印尼资深金融科技投资人David表示。

除了支付与借贷等红海行业,征信也是金融科技行业中一个重要的组成部分。印尼市场的征信体系尚比较薄弱,尤其需要技术支撑。2017年便入局印尼征信行业的闪银就是其中的佼佼者。闪银基本业务是对用户的淘宝、京东、通讯录等信息进行技术分析,基于分析结果授信,主打“最快3分钟”,用户可根据授信额度从闪银平  对接的银行、消费金融公司等机构借款,提现当天到账。

2019年,闪银母公司鲸算科技战略入股印尼全国性银行,向印尼的金融机构提供系统化的金融科技处理计划,可谓深度打入印尼市场。立足于科技,服务于金融是闪银的成功之道,也许可以为出海的其他企业提供一些经验。

印度市场:梅花香自苦寒来 

2020年3月,印度第四大私营银行Yes Bank由于经营不善,又担心挤兑风潮,规定3月5日至4月3日期间,该银行的储户将不能提取超过5万卢比的存款。Yes Bank很快被接管,但还是打乱了很多金融科技公司的印度出海脚步。受该事件影响,多家出海印度的借贷、支付类公司由于将Yes Bank作为存款行或者支付通道,业务受到不同程度的冲击。

印度是世界第二人口大国,年轻化的人口结构背后潜藏着巨大的借贷需求。自2019年起,印度就是金融科技出海的新兴热门地,近百家公司涌入布局,包括互联网巨头小米、OPPO等,以借贷和支付为主要行业。

2019年8月,印度储备银行(RBI)发布《监管沙盒授权框架》文件,宣告沙盒机制正式启动。目标是允许监管机构、创新者、金融服务提供商和用户在可控的监管环境下对新产品或服务进行测试,促进金融服务的创新,提高金融服务效率,降低金融服务成本。

虽然行业监管相对友好,中国的金融科技企业要想获取牌照,流程十分繁琐,而且时间周期也拖得长。4月,印度政府更新了FDI(外国直接投资)政策,将接壤国家(包括中国、阿富汗、孟加拉国等)从“自动审批路径”改为“政府审批路径”。 此举巩固了本国的生态,却影响了大量出海印度的企业。

印度多方言,英语普及率低,银行私有化程度高,抗风险能力弱,以及国家征信系统较为落后都加大了出海运营及落地的难度。看似潜力无穷的市场,没有过硬的基本功也许并不适合掘金印度。

菲律宾市场:金融科技出海正当时 

有“西太平洋明珠”之美誉的菲律宾是东南亚的另一个人口大国,拥有超过1亿人口。相较于东南亚一级梯队的国家(比如新加坡、马来西亚等),菲律宾的金融行业起步较慢。作为全球的英文呼叫中心之都,菲律宾超过60%的人口已被互联网覆盖,而只有31%的成年人拥有银行账户,是银行账户渗透率最低的东南亚国家之一。同时,只有4%的交易是在线进行。金融及金融科技行业有着巨大的增长潜力。

2018年,菲律宾中央银行(BSP)表示,货币委员会批准为金融技术(金融科技)公司设立一个监管子部门,旨在推动并促进金融科技行业的发展。金融监管主要由中央银行、菲律宾证券交易所以及证券交易委员会(SEC)等官方机构进行。其中SEC主要负责贷款相关业务,而BSP负责支付等业务的审批与牌照发放。

菲政府推动金融科技发展的振奋人心的重要举措之一包括线上支付,预计将有至少五分之一的支付会转变成电子交易。增长最为迅速的支付领域占菲律宾所有金融科技公司的33%。支付的主要本地企业有Ayannah,领先的移动商务和支付服务提供商;Coins.ph,使用区块链技术的移动设备转账平台;以及GCash,小额支付服务系统等。

阿里和腾讯等中国巨头在几年前就已入局投资支付与电子钱包相关企业。腾讯尤其看好菲律宾市场,在2018年与KKR投资了电子钱包Voyager之后,于今年4月再度注资。

替代金融是继支付之后的第二个大类。亚洲开发银行研究院(ADBI)报告显示,菲中小企业融资缺口约为20亿美元,市场巨大。本地团队打造的Acudeen就是较早入行的公司级发票贴现支付平台,主要向中小型企业提供支付管理服务。2019年,菲律宾发展银行中华银行(RCBC)联手Acudeen和其他金融科技实体成立了一个19亿美元的机会基金,为中小微企业及农民提供资金支持。

平安金融旗下的金融壹账通是该领域主要的出海企业。2019年,壹账通宣布与菲律宾联合银行旗下公司UBX达成合作,共同构建菲律宾第一个由区块链技术驱动的科技平台,以满足菲律宾国内中小微企业的资金需求。

除了相对热门的支付和替代金融,跨境汇款也是颇有潜力,毕竟菲律宾海外务工人员数量庞大,需求可观。基于区块链等新兴技术的金融公司也是大有可为,在技术基础相对落后的菲律宾非常有稀缺性。

蓄势待发

比起2017年的金融科技出海潮,如今的东南亚市场已经有了不少变化。本地势力的崛起,监管的完善化,新加坡、印尼等部分热门市场红海居多都是明显的特征。而中国金融科技实力的领先,尤其是以技术为依托,依然意味着业务能力扎实、技术实力雄厚的中国企业有机会在这些新兴市场占得一席之地。

深耕市场,提升流程的标准化、运营的本地化以及业务的合规化都是出海企业必须修炼的内功。与此同时,菲律宾、越南、缅甸等市场也在快速发展中,金融科技出海也许很快会迎来第二波热潮。

特别感谢:

多位资深业内人士在本文写作过程中鼎力支持,提供了详实的资料和数据支撑,特别致谢(排名不分先后):

印尼资深金融科技投资人David、菲律宾金融科技初创公司Vesl联合创始人Guaya。

【*本文作者徐婷,由投资界合作伙伴亿欧网授权发布,转载请联系原出处。如内容、图片有任何版权问题,请联系投资界处理。(editor@zero2ipo.com.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