久友资本:穿越周期,做中国硬科技投资专业捕手

2020-05-07 16:19 · 网络     

继科创板设立并试点注册制之后,创业板改革也将开启注册制试点,这正在增强科技创新企业发展和上市预期的信心,进而实现中国经济高质量发展,这一经济资本正向循环的背后,悄然涌现一批专注于硬科技企业的投资机构,这批机构正在领衔科创投资新趋势。

在这批投资机构中,久友资本用5年时间形成了破竹之势,已经发展成为拥有“捕捉”硬科技企业并完成“募投管退”全体系行之有效的优秀机构。近日,久友资本董事长李阳在接受36氪专访时表示,选择硬科技这一领域或者定义,是基于对中国经济供给侧结构性改革、谋求高质量发展,产业转型的前瞻性判断,而做出的选择。

1

久友资本董事长李阳

深耕科创赛道

久友资本的布局也正是科创板、创业板面向科创企业的注册制,多层次资本市场最大限度地服务科技创新企业的实践逻辑。

有这样一个投资案例可以窥测到久友资本“索骥”的背后逻辑,2019年7月,高铁制动闸片核心供货商天宜上佳(25.58 -1.95%,诊股)作为科创板首批25家企业之一登陆上海证券交易所,股价当日大涨,市值超100亿人民币。作为其Pre-IPO轮投资人,投资时间一年半企业即实现成功上市,充分体现了久友资本对项目判断的“稳狠准”。

成立5年来,久友资本围绕人工智能、5G技术、半导体核心器件、新材料、物联网、智能制造和原创新药、精准医疗及高端医疗器械两大赛道密集布局,除天宜上佳外,还投中了优必选、寒武纪、京东数科等明星“独角兽”,押注了无线充电设备制造商有感科技、商业火箭公司天兵科技等潜力标的。在医药健康板块,投出了索元生物、鼎航医药、斯微生物三个在研发和商业打法上都有创新性的生物医药项目,布局了细分赛道里很有特点的案子:如大橡科技、雷盛医疗、智核生物。

虽然投资覆盖天使轮到Pre-IPO轮的全阶段,但从多个维度看,久友资本都不是一家传统的股权投资机构——成立5年出手30次,与一些VC撒大网、押赛道的打法有所不同,更像精准型的产业狙击手;依托强大的平台资源,贯彻自上而下的投资逻辑,以严密方法论审核中早期项目,关注中早期项目的特性,同时又辅以PE的尽调标准审慎投资;而开设FA、咨询业务协同股权投资,规避了VC投完即止的做法,完善投资闭环实现业务反哺。

在一级市场,基金通常需要5-7年才能走完一轮募投管退周期,这个数字在资本寒冬下被拉长到了8年甚至更久。以此为背景,更能理解久友资本5年跑完募投管退全周期的难得。完成第一轮自我验证的久友资本即将步入下个周期,科技创业大势头下,这个周期注定属于更专注的玩家。

硬科技专业“捕手”

久友资本此前很长一段时间都在低调耕耘,在硬科技领域先发布局,而到近两年硬科技投资逐渐火爆,作为资深硬科技专业“捕手”,久友投资的打法更是愈加成型,投资斩获颇丰。

选择硬科技,是基于对中国供给侧结构性改革、产业转型的前瞻性判断。在久友资本创始人李阳看来,互联网模式的项目往往缺乏核心壁垒,极易被模仿,消耗大量资本,才偶然跑出一个。且互联网模式本身数据造假的成本比较低,造成的损失却是致命的。

而随着市场空白逐渐被填满,大多数传统行业进入存量博弈阶段。具备高壁垒的原创新药、精准医疗、半导体核心器件、新材料、智能制造等代表中国乃至世界的产业方向,为久友资本的硬科技投资打开了大门。

5年来,久友资本围绕“技术+产业+投资”背景的复合筛选标准,搭建了较完善的投研团队——首先,必须是生物医药、电子信息、新材料等专业学科背景出身,确保专业性;其次,有产业公司从业经历,比如在大型医药企业做过研发或产品,对产业足够了解;第三,有成熟投资机构从业经历,有自己清晰的投资逻辑和打法。因此,久友资本的执行合伙人基本都能做到独当一面。

子弹被精准打出去,优必选、寒武纪、天宜上佳、索元生物……每一次出手都是对久友资本投资方法论的巩固和完善。随着多个成功案例的验证,一个划分为宏观、中观、微观的纵深方法论体系逐渐成熟。

宏观层面,关注产业结构调整、经济环境变化和行业生态变迁,找出具备足够大市场空间但尚未被满足的细分赛道;中观层面,关注细分领域的底层商业逻辑、竞争格局及核心成功要素。底层商业逻辑是否成立、竞争格局是否容纳新玩家分食或抢夺市场、核心成功要素是哪些;微观层面,关注具体标的技术壁垒、团队构成、工业化及商业化能力,选出赛道中有竞争力或稀缺性标的,然后综合考虑估值等条件,择其最优者投资。

一言以蔽之,就是用专业方法去捕捉和投资潜力赛道的头部玩家。李阳告诉36氪,头部并非由估值、知名度定义,而是项目的技术壁垒、差异化优势。换言之,久友资本捕捉的是一种“相对头部”,在复杂的竞争环境中,随着技术和市场的发展,这种相对优势会逐渐演变为绝对优势。

一个显见的案例是商业火箭公司天兵科技。中国空间开发、卫星发射的巨大市场需求让久友资本定位到商业航天赛道,在对卫星设计、制造、运营管理整个产业链分析后,久友资本判断制约中国卫星(32.47 -1.49%,诊股)行业发展的瓶颈是火箭发射环节:火箭供给不足、成本居高不下。“SpaceX每公斤发射成本3-4万元,国内却难以做到10万元以下,市场迫切需要能够提供低成本且安全可靠的火箭动力公司。”

解决发射成本难题,需要极其专业的技术人才。久友资本锁定了及富有创业热忱,同时又可能成为中国“马斯克的人”—前中国运载火箭技术研究院运载火箭总体研究室主任、型号副总师、总工康永来,与浙大联创、清研陆石一起,果断投资了其创立的天兵科技。天使轮融资完成不到两个月时间,天兵科技又得到英诺天使、老鹰资本的天使+轮融资,久友资本也在此轮追加了投资。

在李阳看来,天兵科技的技术满足了商业火箭对安全性和低成本的双重要求——在国内商业航天领域首创研制的HCP发动机作为新一代推进剂体系,同时兼顾高性能、低成本、无毒无污染、常温贮存、多次重复点火和深度变推的优势,将为整个商业运载火箭行业提供突破性增量,提升运载火箭运载效率的同时,大幅减低成本。

除了天兵科技,久友资本还在上游领域捕捉到了轻量化复合材料研发及结构设计生产服务商爱思达。一个关键逻辑是:爱思达创始团队是航空航天系统的轻质化专家,拥有领先的轻量化复合材料设计研发能力,还拥有超10年碳纤维复合材料结构件的生产经验。

我国高端复合材料能力远远落后欧美,差距主要体现在复合材料设计能力,培养专业的设计人员需要10年以上时间,需要强大的交叉学科人才储备。同时,产业中复合材料设计、工艺优化、设备研发、甚至原材料研发等诸多门槛,使得国内能做好这个事的团队非常少。爱思达的黄金组合,从创业开始就很快搭建了完整的研发设计、生产工艺、市场销售团队,短短一年时间产品也得到体制内、市场化客户的高度认可,2019年生产的火箭整流罩成功实现了客户的商业火箭入轨。

对比分析了一系列标的企业,包括上市公司,久友资本看到爱思达的独特价值,最终在今年3月完成的Pre-A轮融资中坚定入局。

投资的闭环

捕捉头部的逻辑固然有效,但一个关键问题在于:怎样才能坐上头部这艘船。

回溯久友资本的投资案例,不乏明星项目。久友资本并不把焦点放在投资轮次上,有能力参与优质标的企业的Pre-IPO投资,也敢于从天使轮开始投资,与其构建的资源平台和“一体两翼”业务不无关系。

久友资本设立初期即拥有百位平台合伙人,随着5年产业投资深耕,丰富的平台资源逐步延展出三大体系——高校和科研院所、产业领域、一线投资金融机构。

北大、清华、复旦、中科院、北科大及海外名校背景资源圈,让久友资本可以直接触达高校和科研院所的创业者。产业层面的赋能更加直接,覆盖BAT、FANG等国内外互联网巨头,移动、电信、联通三大运营商,整车厂等产业的资源库,为久友资本被投项目提供了对接客户的机会。

久友资本构建的资源体系,打破了单一机构的局限性,也构建了其区别于传统投资机构自下而上的Top-down投资模式:从金字塔尖往下筛。

李阳告诉36氪,久友资本成立时中国股权投资市场玩家众多(2014年底活跃的投资机构超过8000家,管理资本量超过4万亿人民币),但好项目却并未增加,竞争激烈之下机构能从塔底抓到的样本量也在缩减,很难筛出真正优质的项目。而依托自身的项目资源体系,久友资本可以站在行业制高点,触达金字塔前三分之一,甚至塔尖的项目。

2019年投资有感科技就是一次Top-down路径的完美演练。因为看好自动驾驶,久友资本找到了无线充电的细分领域,从资源体系内行业专家口中了解到,汽车无线充电是大功率产品,技术难点在于确保能量转化率和安全性。

很快,久友资本按图索骥找到了有感科技——清华微电子(7.87 +0.64%,诊股)团队出身,能源转化率被提高到了96%,直接逼近有线充电产品;人工智能检测技术提供智能报警和中断服务,确保了产品安全性。商业化落地实现,拿到国内首笔电动车大功率无线充电设备订单。一系列技术领先优势和团队很强的执行力,让久友资本果断入局了有感科技的B轮融资。

从项目触达到项目赋能,久友资本在内部构建了一个完整的投资闭环,FA、整合咨询业务作为“一体两翼”的重要组成部分,贯穿久友资本股权投资的始末。

除了为被投企业提供人力、法务、税务等专业领域的支持,久友资本还自建专业的FA团队,支持被投企业后续融资,2019年已支持两家被投企业完成数千万元的融资。此外,久友资本联合国内头部财经媒体和主流媒体人搭建的公关咨询服务机构应科公关咨询,为被投企业提供PR支持,助力被投企业打造品牌形象,让被投企业的信息更好地被传播,让传播的信息更多地被关注,从而提升其影响力。

科创投资的春天

久友资本有自己的投资节奏——无论何时都要保证投研、尽调的充分性;目光紧盯硬科技领域布局;投资阶段覆盖天使轮到Pre-IPO轮。

投资不冒进、徐徐图之。例如,2017年久友资本就捕捉到有感科技,但直到2019年其商业化落地取得重大进展——小功率无线充电模组进入30余家整车厂,占据汽车无线充电模块60%市场份额,大功率无线充电模组拿到北汽、广汽、东风日产等车企的订单,才在B轮坚定加注。

以长周期、不确定性高著称的新药研发领域是久友资本自2017年以来不吝惜子弹、重点关注的板块,相继投出索元生物、鼎航医药、斯微生物等标的。久友资本控制确定性的方法,就是选择具备持续研发能力的平台型企业(研发上很强的“风控”能力)或代表技术趋势、极具稀缺价值的细分领域的头部标的。

以斯微生物为例,斯微生物是国内首家mRNA药物研发生产的平台型企业,拥有数十个自主开发的mRNA新药研发项目,并和国内数家优质三甲医院建立了临床合作关系。

支撑久友资本下投资决断的另一个关键因素是,斯微生物的LPP纳米递送平台拥有全球知识产权,而其他国内竞品甚至连专利都没有。此次新冠疫情下,斯微生物的mRNA疫苗临床进展优于同行业的腺病毒DNA疫苗、蛋白多肽疫苗,并在疫情期间获得了港股上市公司君实生物的1000万元A+轮投资。

对比斯微生物来看,索元生物和鼎航医药的VIC模式天然具备较短周期、较低风险属性。比如索元生物主打“站在巨人的肩膀上”研发新药,有效避开风险最高的临床Ⅰ期,从跨国顶尖医药企业引进已经经过临床Ⅱ、Ⅲ期试验证明其安全性并对部分患者有效的新药,通过索元生物独有的全球专利技术找到能够预测药物疗效的生物标记物,进而筛选患者,在敏感患者中重新开展临床试验,从而大幅提高新药的成功率。

索元生物重点关注肿瘤和精神类疾病,拥有已开发至临床后期的六个产品的全球权益,均为一类全球首创药物(First in Class)。据悉,索元生物即将启动科创板上市准备工作。

为了最大程度确保生物医药项目的商业化落地,久友资本在尽调时会看重首席临床官(CMO)的背景——最好是在外企做过相应适应症,带出来过新药产品,对医疗系统资源和临床方案落地都很清晰,可以帮助企业避开很多坑。一个典型案例是鼎航医药,临床团队大多都曾在国际大药厂lead过肿瘤药研发,再加上强BD能力,很快成为创新药赛道的头部玩家。

投资本身就是平衡风险和回报的艺术,回溯久友资本的每次出手,几乎都是在寻找成长和退出曲线之间的最佳切点。随着科创浪潮兴起,科创板开闸,久友资本在硬科技赛道积累多年的手感和节奏,操练已久的投资方法论,也迎来了最佳战场。

李阳告诉36氪,科创板为许多科技创新企业打开了快速上市融资的通道,“如果没有科创板,这一进度或许要推迟三到五年。”

值得一提的是,此次新冠疫情爆发直接刺激了医疗产业发展,人员无接触需求也间接催生了人工智能和5G技术的潜在市场。对比专注文娱、消费的机构,久友资本所专注的硬科技赛道在此次疫情期间体现出的弱周期属性,在帮助基金跨越经济周期之余,也穿越了疫情周期。

据悉,久友资本社会化资本LP复投率高达50%以上。目前久友资本正在募集硬科技产业三期基金,新基金仍将重点关注人工智能、5G技术、半导体核心器件、新材料、物联网、智能制造和原创新药、精准医疗及高端医疗器械等赛道。

(免责声明:本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站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请读者仅做参考,并请自行承担全部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