估值140亿,元気森林遇上最凶猛对手:喜茶正式卖气泡水

有意思的是,当初投资机构疯抢喜茶的一幕,似乎又在元気森林身上重演了。
2020-07-17 15:57 · 投资界  周佳丽   
   

这一次,喜茶杠上了新晋独角兽元気森林。

投资界(ID:pedaily2012)获悉,日前,通过官方公众号宣布,继子品牌“喜小茶”首条果汁产线面世后,又推出汽水产线,主打0糖0脂+膳食纤维。开卖首日,喜茶汽水在薇娅直播间首战告捷,30万瓶、25000箱汽水秒被抢空。

喜茶杀入的正是网红品牌元気森林的地盘。众多周知,成立于2016年的元気森林正是靠着“0糖、0脂、0卡”气泡水,开启了无糖饮品新风潮。对此,喜茶介绍说灵感来自三款喜茶人气产品,但每瓶售价5.5元,与元気森林几乎一致。

喜茶遇上元気森林,这是中国两大新饮品独角兽的第一次交锋。

不久前,有消息称元気森林即将完成新一轮融资,红杉中国和元生资本有望成为新晋投资方,投后估值约为20亿美元,暴涨至前一轮的3.5倍。无独有偶,早前也有媒体报道称喜茶即将完成新一轮融资,高瓴资本和Coatue联合领投,投后估值从2019年7月的90亿元跳跃到了160亿元。

更有意思的是,当初投资机构疯抢喜茶的一幕,似乎又在元気森林身上重演了。

喜茶正面PK元気森林

中国两大新饮品独角兽,打起来了

作为估值超百亿的奶茶独角兽,喜茶这次卖起了瓶装汽水。

7月12日,喜茶官方宣布喜小茶瓶装厂汽水产线正式开通,首批汽水产品主打0糖、0脂,口味上的灵感来自三款喜茶人气产品,覆盖了西柚绿妍茶风味、桃桃乌龙茶风味以及葡萄绿妍茶风味三种不同口味。

相比喜茶一杯动辄25-30元,喜茶汽水系列产品价格相对较低,每瓶售价仅5.5元,与元気森林几乎一致。同时,在喜茶小程序“喜茶百货”一栏中,也推出了整箱购买限时9折的优惠活动。开卖首日,喜茶汽水在薇娅直播间首战告捷,30万瓶、25000箱汽水秒被抢空。

除了常规的线上渠道和线下喜茶门店,这一次喜茶还攻进了此前较少涉足的便利店、商超等传统销售渠道。这意味着,喜茶带着气泡水正式进军预包装饮品线下市场,与早已铺入的元気森林狭路相逢,来了一场正面PK

回过头来看,喜茶引发的这场气泡水之争蓄谋已久。早在今年4月,筹划了两年之久,喜茶在华强北开出了第一家“喜小茶饮料厂”,定价8-16元左右。至此,喜小茶正式面世。

“横空出世”的喜小茶,让外界一致猜测喜茶要进攻下沉市场了。不过,喜茶官方否定了这样的动机。喜茶方面表示:“在做品牌或者产品时,我们很少会先考虑它是针对哪个市场或渠道。”

在这篇名为《这一次,我们想认真聊聊喜小茶》的官方推文末尾,喜茶暗示道:喜小茶将去探索更多“合适”的可能性,并预告了:第二个厂牌“喜小茶XX厂”面世在即,也就是如今的喜小茶瓶装工厂,相继推出了果汁产线和汽水产线。

进入2020年,喜茶明显加快了脚步。首先是开店的速度上,截至2019年底,喜茶在全国已开出390家门店,并规划要在2020年里将门店总数扩张到800家。根据喜茶官方公众号曾发布文章的数据显示,仅4月喜茶已经在多个城市新开设了16家门店。

资本层面,喜茶也一直在紧锣密鼓地进行中。今年3月,有媒体报道称喜茶即将完成新一轮融资,高瓴资本和Coatue联合领投,投后估值从2019年7月的90亿元跳跃到了160亿元,暴涨近8成。也就是说,仅一年的时间,喜茶的估值同它的门店数量一起,都翻了一番。

一系列动作背后,喜茶急于IPO?投资圈普遍认为,于喜茶而言,仅依靠茶饮上市并不是最佳选择,它更希望自己的商业模式能够更具想象力。推出喜小茶,尤其“喝不胖”的气泡水系列,捅破了原先快要触顶的奶茶天花板,有助于其成为新式茶饮第一股。

元気森林为何爆红?

4年估值暴涨至140亿,比喜茶更凶猛

喜茶要卖“0糖、0脂”气泡水,对标意味显而易见——元気森林。

这家成立仅4年的新饮料品牌,在几近饱和的中国包装饮品市场竟然杀出了一条差异化的道路。自2016年诞生以来,元気森林以“无糖”理念一路逆袭,并在2018年推出了国内首个0糖0脂0卡苏打气泡水,由此开启了无糖饮品新风潮。

四年极速奔跑,走伪日系风格的元気森林成为当下新消费领域最大的“黑马”。前不久,元気森林公布的最新销售数据显示,2020上半年,公司销售额已经超过8亿元。在气泡水系列产品大举成功之后,元気森林又选择进军酸奶饮品行业,刚刚悄悄注册了多个酸奶发明专利。

从0到过亿的销售业绩,到底是谁捧红了元気森林?实际上,站在元気森林背后的,正是风靡一时的“开心农场”创始人--唐彬森。公开资料显示,唐彬森2008年创办了社交游戏公司“智明星通”,成功将旗下的开心农场游戏推广到全球20多个国家,影响海外5亿人口。

2014年,原计划独立IPO的智明星通被中文传媒以26.6亿元收购。公司被收购后,唐彬森的视野不再局限在游戏,一度入局饮料领域,也就有了如今的元気森林。尽管元気森林在市场上已经占得一席之位,但身为创始人的唐彬森却几乎隐形,鲜少出现在大众眼前。

直到今年6月初,唐彬森才真正脱离智明星通,将全部精力放于元気森林。智明星通6月11日发布公告称,公司董事会收到副董事长、首席执行官唐彬森递交的辞职报告,自2020年6月11日起辞职生效。

爆红的表象下,元気森林的主创团队颇显神秘。唐彬森曾在一次公开演讲中表示,创业要重视顺势而为、“零预算”做大事。越是大公司越容易有“资源诅咒”,所以他要求团队“穷人孩子早当家,就给你们十万块钱去拼去”。

毋庸置疑,元気森林开疆扩土的路上也离不开资本的助力,资本也最熟悉如何在短时间内打造一只独角兽。天眼查数据显示,成立至今,元気森林已完成4轮融资。其中,最新一轮发生在去年10月,由龙湖资本领投、高榕资本和黑蚁资本跟投,估值达到40亿元人民币。

令人惊叹的是,当初投资机构疯抢喜茶的一幕又在元気森林身上上演。此前,有业内人士透露,多家投资机构想要进入元気森林,但并不顺利。7月15日,36氪报道称,元気森林即将完成新一轮融资,投后估值约为20亿美元(约合人民币140亿元),红杉中国和元生资本将为新晋投资方,另有部分老股东跟投。

随后,投资界第一时间求证元気森林,对方表示:不予置评。如果后续官宣,这意味着短短9个月,元気森林的交易估值暴涨至前一轮的3.5倍,有可能创下新消费领域的历史记录。

这些年,网红新消费独角兽大爆发

我们正处在消费品牌大爆发的前夜。

回顾过去20年中国创投史,投资机构对大消费的热情一直存在,但并未出现过如此大范围而密集的投资热潮。短短几年,我们目睹了泡泡玛特、完美日记、喜茶、奈雪の茶、元気森林、简爱、王饱饱等新一代网红消费品牌的快速崛起。

为何会涌现那么多一夜爆红的新消费独角兽?从根本上来看,都可以归结于来自“人”和“社会基础设施”的变化。具体来看,每一代人有每一代人的特征,消费人群的变化也意味着品牌的更迭,如何迅速抓取新一代年轻人的喜好和需求,至关重要。

以无糖气泡水饮料崛起为例,在我国软饮料30余年的发展历史中,碳酸饮料一直处于龙头地位,但随着人们健康意识的增强,传统高糖的饮料品类逐渐被冷落,无糖气泡这个以往小众的市场开始受到大家的青睐。

数据显示,市场上已有近6成消费者购买过无糖饮料,其中2019年销售额同比增长超10%,远高于饮料总体增长率。到2022年,中国饮料行业趋向于少糖,不使用人工甜味剂,以及清洁标签(clean label),消费者越来越关注食品是否天然、安全、健康。

搭上健康理念的顺风车,兼具了心情愉悦剂的甜味以及刺激的二氧化碳口感,零卡气泡水无疑迅速成为饮料界的新王者。

进入夏天,爆红的元気森林正面临着越来越多的对手,整个无糖气泡水市场开始变得拥挤。

前有百事可乐、可口可乐、农夫山泉、雀巢等元老级玩家,后有元気森林、酷氏、宾得宝等新生力量,这门生意到底有多赚钱?我们或许从可口可乐的财报中能窥得一二——无糖版可口可乐“零度”已连续7个季度保持两位数增长

消费领域的更新迭代来得比任何行业都要快。当喜茶、元気森林等新物种席卷而来,曾经盛极一时的品牌开始走下神坛。正如当年最牛的“东方魔水”健力宝,如今最为外界所熟知的,是为网红饮料元気森林代工。

当然,迅速走红的新品牌也有自身的担忧:到底能够红多久?须知道,近年来昙花一现的网红品牌数不胜数。产品本身才是一切谈资的基石,没有经得起市场和时间考验的产品,即使再会讲故事,也终将会破灭。

【本文为投资界原创,网页转载须在文首注明来源投资界(微信公众号ID:PEdaily2012)及作者名字。微信转载,须在微信原文评论区联系授权。如不遵守,投资界将向其追究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