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纳影业的底牌

博纳影业的底牌,最核心的,还是创始人于冬,民营电影行业第一个吃螃蟹的人,一如既往的赌性。
2020-09-02 08:01 · 微信公众号:斑马消费  陈碧婷   
   

尽管影视行业仍处于寒冬之中,但这并不影响博纳影业冲击A股上市之心。

毕竟,在行业的愁云惨淡中,公司不仅2019年实现了盈利和增长,还在今年上半年的冰封行情中实现了业务盈利。

博纳影业的底牌,来自内容质量,特别是对拳头产品的重视,来自大国题材的战略,来自人才的全方位绑定,来自内容+渠道的协同布局。最核心的,还是创始人于冬一如既往的赌性。

出彩

在查税风波等因素影响下,影视业从2018年下半年开始寒冬笼罩,2020年疫情影响叠加,更是令行业哀鸿遍野。

行业“亏损王”万达电影(002739.SZ)去年亏了47.19亿元,今年上半年再度亏损15.67亿元;华谊兄弟(300027.SZ)也好不了多少,2019年、2020年上半年,分别亏损39.60亿元、2.31亿元;前几年凭借《战狼》《流浪地球》《我不是药神》迅速崛起的北京文化,业务几近停滞,前副董事长实名举报公司系统性财务造假,陷入内斗乱局;唐德影视(300426.SZ)更是无力自救卖身国资……

猫眼娱乐(01896.HK)2019年算是“一枝独秀”,业绩大增、扭亏,到今年1-6月还是扛不住,收入下降9成,净利润-4.31亿元。

8月底,博纳影业集团股份有限公司(简称“博纳影业”)更新IPO招股书,披露的最新业绩,实现了令人惊叹的行业“奇迹”。

2017年-2019年,公司营业收入19.97亿元、27.84亿元、31.16亿元,归母净利润分别为1.99亿元、2.64亿元、3.15亿元。

2017年的紧张的经营性现金流(-20.68亿元)得到缓解,2018年-2019年分别为6.54亿元、7.30亿元。

今年上半年,行业如此艰难,博纳影业仍然稳住了:营业收入7.55亿元,同比下降22.61%,归母净利润同比增长144.57%至2794.77万元,扣非净利润为793.11万元,同比增长109.16%。

公司预计2020年可实现营业收入21.27亿元,同比下降3成左右,预计归母净利润3.15亿元,同比下降4成左右。

博纳影业是谁?它是国内首家从事电影发行业务的民营企业,代表作品包括《红海行动》《中国机长》《湄公河行动》等,现已将业务拓展至电影的投资、发行、院线及影院业务,形成全产业链布局。

公司2010年在纳斯达克上市,2015年从美股退回后便谋求A股上市,2017年10月首次披露招股书。

不过,当时的博纳影业,因投资院线业务,盈利能力远低于同行业——没想到这才2年多时间,风水轮流转。

创始人于冬在影视行业长袖善舞,博纳影业在行业逆势仍业绩坚挺,颇受资本青睐。阿里巴巴、腾讯、赛富投资均进入公司前十大股东名单,各向公司派出一名董事;另外,公司的股东还包括中信证券招商银行红杉资本、茂业集团、新华联、海尔、万达电影等。

底牌

博纳影业是如何做到的?

对于一家以内容为核心业务的公司来说,决定业绩表现的核心要素还是电影本身。

截至目前,公司累计出品电影超过250部,其中10部票房超过10亿元,67部电影票房超过1亿元,累计总票房超过350亿元。

大项目的带动作用较为明显。内地电影票房历史排名前十的电影,公司主投的有2部,《红海行动》和《中国机长》,参投的也有2部,《战狼2》、《我和我的祖国》。

在打造爆款方面,民营电影公司中能与博纳影业媲美的,也就只有北京文化(000802.SZ)了。但北京文化电视剧、艺人经纪等业务坍塌,再加上巨额商誉减值,2019年、2020年上半年分别亏损了23.06亿元、6429.83万元。

博纳影业的主要储备作品,包括等待上映的《紧急救援》,拍摄中的《冰雪长津湖》,筹拍中的《中国医生》《无名》等。

看得出来,公司这几年在主旋律题材上大放异彩,而且准备将这个策略贯彻到底。其中的关键人物,正是黄建新。

黄建新是“第五代导演”中的代表人物,曾担任《湄公河行动》的制片人,博纳影业投资了他执导的《建军大业》,双方合作的项目还包括《决胜时刻》、《我和我的祖国》等。

2017年,黄建新通过增发认购公司68.73万股,目前持股0.06%。

这是影视行业常见的“绑定”模式。博纳影业的明星股东还包括韩寒、张涵予、黄晓明、毛俊杰、章子怡、陈宝国等。

其中特别值得一提的是韩寒。博纳影业斥资2.5亿元投资韩寒的电影公司亭东影业,持股11.25%,还投资了韩寒背后的出版公司果麦文化,持股9.25%;韩寒的三部电影《后会无期》、《乘风破浪》、《飞驰人生》,均为公司的投资项目;启信宝显示,韩寒直接持有博纳影业0.06%的股份。

近几年,在核心业务电影投资与发行之外,公司开展产业链布局,涉足院线与影院投资业务。

截至2019年底,公司在北京、上海等地设立了79家博纳影城,银幕总数654块。另外,博纳院线旗下加盟影院73家,银幕605块。

放映业务虽然盈利能力有限,但现金流稳定,长期来看有利于公司投资、发行业务的开展,作为“压舱石”般的存在,可以起到稳定公司业务与业绩的作用。

今年上半年电影院停摆,所幸博纳影业的电影院业务体量不大,并未出现因大面积亏损而影响整体业绩。

豪赌

于冬1994年-1999年任职于北京电影制片厂,1999年-2000年进入中国电影(600977.SH)集团公司,之后创立博纳影业,现任公司董事长兼总经理。

成为民营电影行业第一个吃螃蟹的人,即说明了于冬的魄力和赌性。

于市场立足,跻身五大民营电影公司之后,博纳影业的赌性,同样如此。

于冬和北京文化的宋歌一样,敢于投大项目,且博纳的整体“命中率”,高于北京文化。2019年,《中国机长》《烈火英雄》投资过亿,2018年《红海行动》《无双》投资过亿,后者甚至高达2.59亿。

注意,这是财务报表中实打实披露的投资成本,并非电影投资方为宣传效果而披露的注水数字。

这几年博纳影业的项目顺风顺水,这些大片都取得了相对较高的票房。《中国机长》票房29.12亿元,《烈火英雄》17.07亿元,《红海行动》36.51亿元,不怎么赚钱的《无双》,票房也达到了12.74亿元。

这种高投入、高回报的运作模式,体现在财务报表中,就是公司毛利率高,各项运营成本高,最终净利率也高。

报告期内,公司综合毛利率分别为38.94%、38.36%、41.03%,远超行业平均水平。

在这种操盘思路的指导下,公司往往习惯于在大型电影项目上一掷千金。大规模预付令公司的资产负债率处于行业高位。

2019年底,公司资产负债率(合并口径)为56.01%,而行业均值为34.81%,光线传媒甚至低于20%。

截至去年末,公司短期借款9.13亿元,长期借款14.05亿元。同期,公司货币资金余额20.57亿元,较2018年末下降超过4成。

虽然货币资金足以覆盖短期债务,但公司长期大制作不断,且试图在影院业务上发力,对资金提出了更高的要求。所以,IPO募资,显得非常重要。

公司计划募资14.25亿元,其中6.05亿元用于博纳电影项目,8.20亿元用于博纳电影院项目。

于冬习惯一直赌,但他会一直赢吗?

受疫情停拍影响,战争大片《冰雪长津湖》已经损失了1.5亿元,最终投入会是一个不小的数字,博纳出品还会继续创造奇迹吗?

【本文作者陈碧婷,由投资界合作伙伴微信公众号:斑马消费授权发布,文章版权归原作者及原出处所有。文章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投资界立场。如内容、图片有任何版权问题,请联系(editor@zero2ipo.com.cn)投资界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