焦虑的投资人,淡定的创业者(上)

正如塔勒布在《反脆弱》中提到的:“风会熄,灭蜡烛,却能使火越烧越旺。对随机性、不确定性和混沌也是一样,你要利用他们而不是躲避他们,你要成为火,渴望得到风的吹拂。”
2020-09-23 14:29 · 微信公众号:DoNews  翟子瑶   
   

2020年,最不平凡的一年,在这一年,资本市场经历了持续已久的黑天鹅事件,无论是投资人、创业者乃至公司员工,所有人都在经历困难和找到机会。

线下文旅等领域虽然受到了重创,但线上娱乐突飞猛进,影视公司及视频平台不断推出爆款综艺与影视剧,电商平台上的销售额又创新高,每个人似乎都在直播卖货。

本期,「DoNews」推出后疫情时代特别报道,我们与各领域的投资人和创业者们进行了深度对话,他们每个人都经历了这场洗礼,此为上篇。

这里,有人在思考转型,有人在冲击中受益,有人能茁壮成长和壮大。投资和创业兼具波动性、随机性,同时也兼具混乱、压力、风险等种种因素。

正如塔勒布在《反脆弱》中提到的:“风会熄,灭蜡烛,却能使火越烧越旺。对随机性、不确定性和混沌也是一样,你要利用他们而不是躲避他们,你要成为火,渴望得到风的吹拂。”

危机

“高碑店的房子之前租不到,现在租不出去。”

“三里屯现在的空租率超过40%”

“这边的创业空间里今年走了不少公司。”

“我们北京的5家门店关了两家,公司人数从80多人到现在十几人”

……

今年的创投圈并不温暖。“如果你是好的创业者和投资人,你肯定都是紧张的。一线城市的大型和顶级商超平均空租率在15%—20%左右。以前是排着队等,你需要理解成之前是150%。”星瀚资本创始合伙人杨歌感慨。

“整体经济环境不好的情况下,被投企业发展的问题、募资问题、行业监管问题等都影响着投资机构。”启迪之星创投董事总经理宋威告诉「DoNews」。

有行业人说,投资人很焦虑,创业者很淡定。至今,有部分领域的创业公司在今年拿到了融资,而有些公司则销声匿迹无从追寻。投资人改变了投资理念,创业公司也在寻找新的转机。

IT桔子数据显示:在过去的半年中,一季度因疫情叠加投资淡季,中国投融资几乎处于“停滞”状态,到了第二季度市场才有了松动迹象——Q2 投资事件出现13.2%小幅攀升,共有 820 起投资。

据悉,2020年Q2共有1162家投资方(包括天使、VC、PE、CVC、个人等形式)有投资行为,其中892家出手仅1次,占比76.7%。

而Q2季度最火热的投资方向依然莫过于生物制药和技术,该领域发生投资交易 53 起,环比增长 32.5%,活跃度占全行业的 6%;芯片领域投资也达到新高——投资交易 46 起,总金额达到 304.5 亿。

另一方面,关停倒闭也在继续。2020年Q2中,万达电商投资的 “飞凡网”、共享厨房项目“回家吃饭”、自媒体“大人别出声”、跨境游“世界邦”、理财借贷“小牛在线”、“钱牛牛” 等公司均宣布停止运营。

塔勒布在《黑天鹅》一书中写道:“在发现澳大利亚黑天鹅之前,所有的欧洲人都确信黑天鹅全部是白色的,这是一个牢不可破的信念,因为它似乎在人们的经验中得到了完美的证实。”而新冠病毒成为了2020年最大的黑天鹅事件。

祸兮福之所倚,福兮祸之所伏。黑天鹅事件虽是危机,但危中有机。

“2、3月份的疫情除了对国内经济影响的同时也影响出口,这会导致全球化经济的退步,这才是对中国经济最长远的影响。另外,中国和美国关系这种政治格局的状态也会对经济造成持续性影响。”东方微银COO孙启蒙告诉「DoNews」。

在孙启蒙看来,今年2、3月份,受疫情影响,中小企业无法开工,所以很多经营停止。到4、5月全国不同地方节奏也不一样,陆续开始复工,这个影响是持续的,而且到现在为止也是持续的。

在今年疫情期间,大家的工作生活方式逐渐发生了改变,由线下到线上,但这对于线下消费场景来说,无疑是一次打击。

“电商消费增长了多少,但整体的小微企业在制造业领域与批发零售行业领域处于整个市场的末端,虽然线上增长超出预期,但线下的消费场景影响非常大。”孙启蒙说道。

创享投资创始合伙人朱春涛已在文娱、消费领域做了5年多投资,在他投资的线下消费文娱场景中也受到了不同程度的影响,尤其线下沉浸式的VR体验场景。另外一家以在线票务业务和为国内各大院线提供技术服务的攒片平台也在今年上半年受到创伤。

攒片创始人黄福建告诉「DoNews」,疫情发生以来,公司在全员理解的情况下,为了活下去做出了优化和一定程度的减薪。为了度过疫情期,公司也在业务上做出相应调整。

朱春涛说,“疫情对整个社会的行为的影响很大,都说消费是个筐,什么都可以往里装,我投的文化消费领域最相关的就是人。当人们的内在(包括心理状态,自我认知,社群观念,价值观等)和外在(活动轨迹、社交方法、消费习惯等)都受到由于外部变化导致的各个方向扑面而来,个体的心理和行为就变化了。当人群中很多个体的心理和行为都发生改变时,又会反过来影响文化,改变消费。所以当下每个行业都在主动或者被动的发生着变化,外部环境加快了这些变化。”

在出行上,人们更多选择共享单车,这直接拉动了自行车行业订单恢复,而多家快消时装品牌则传来了关店倒闭的消息。随着国内和海外市场的变化,头部公司之前的竞争也从桌下互踢发展到桌上互喷,还要应对国际其他原因带来的市场变化。

在星瀚资本创始合伙人杨歌看来,文娱消费是投资人非常喜欢投资的领域,但文娱消费的新品浪潮周期越来越短,用户忠诚度也在逐步降低,很多品牌3个月就走完了一个生命周期,后期就迅速销声匿迹了。“2020年不光是疫情导致的,它是一个历史的节点,它只是加速了优胜劣汰而已,互联网红利几乎消失,过去几年去杠杆去产能,调整泡沫,今年成了一个重启的节点。”

重生

“对于传统线下聚集性的演唱会、演出赛事造成的影响估计需要一两年才能缓过来。”孙启蒙告诉我们,这次疫情影响了大家对未来收入的预期,进而影响了每个人的消费行为。首先生活方式改变,减少了线下消费场景。文娱消费首当其冲受到重创。

线下影院冰冻了半年之后迎来了陆续开放和恢复,三里屯的德云社还未开放,旁边的开放时间停留的还是去年的时间排期,旁边紧挨着的一家共享KTV贴出了转租启事。「DoNews」在走访中了解到,北京的线下体育场馆中的拳馆半年内关闭了40%。

线下娱乐消费场景十二栋文化的LLJ线下门店夹机占也受到了不同程度的影响,尤其二三月份。十二栋文化创始人王彪回忆,“2月份的时候,线下店停摆,供货工厂停工,我们陷入了恐慌和焦虑,甚至我和公司合伙人都不再拿薪资,公司高管也提出了降薪……

攒片创始人黄福建在年后优化了公司团队,公司员工也在可接受和理解的情况下调整了薪资,与公司共渡难关。

作为一家为影院提供票房系统技术支持和电影线下宣传营销的公司来说,今年上半年几乎没有任何收入。黄福建坦言,公司的现金流再撑也撑不过年底。当影院陆续开放后,还需要看所上映电影的档期是否有宣传需求,但现在线下点映等活动还未开放,对于主打线下营销的攒片来说并不“友好”。黄福建也在等待机会,他的公司也开始在B站、西瓜视频开电影类的视频账号,寻找线上营销的机会。

朱春涛投资的一个豪华电影产业相关的团队在今年受到了很大影响。“目前整体情况不能算好,但还能活不少时间,项目在不断逢低组合资源,感受到团队现在更强了,毕竟历经苦难留下来的都是精粹。”

朱春涛观察到:“线下餐饮企业凋敝,大家都开始在家做饭。生鲜外卖、社区团购除了买菜还会卖口罩消毒液。线上的娱乐突飞猛进,游戏公司业绩创新高,出现了人人都要看的爆款口碑好剧,新的综艺的关注度更加热闹,密度也更高,以致平台的会员涨价大家也开得很积极。

线下娱乐一开业便遭受报复性消费,也有一些各种原因迟迟不能开业的行业受到很大的打击,令人痛心。”

24KiCK在北京的拳馆也从5家减少到3家,人数从原有的80多降低到十几人,只保留了教练员以及店长。创始人Rany计划在上海开新店,上海现在线下消费恢复要比北京开放许多。

停摆近半年的线下消费娱乐场景,也在夏天开始逐渐回暖。五月小长假是十二栋文化明显反弹的回升节点,基本恢复到了五六成的水平。

十二栋创始人王彪认为,线下的互动娱乐体验是无法取代的,虽受疫情影响线下受到限制, 但从整体数据来看,店铺数据稳步提升,这也说明线下娱乐是民众的精神刚需。“只要疫情得到控制,民众放下恐惧心理的芥蒂,大家还是愿意出来玩和消费的。我们现在看电影院、KTV等娱乐场所都在稳步恢复。”

“对十二栋文化来说也是一件好事。今年我们的目标依旧是做好产品;第二是做好线下线上的渠道开拓。“潮玩”这个领域的机会仍然很大,未来会有更多好产品和品牌爆出来。”王彪很乐观,对于潮玩的理解,他也有了新的思考。

“我认为广义上的‘潮玩=潮流玩具’太局限,它不是一个‘玩具’细分市场这么简单,‘潮玩经济’是‘潮品’+‘玩法’融合的新商业业态。只有‘尖货’才能称之为潮品,好的潮品应该具备稀缺性,拥有自来水般的话题效应和引流效果,顶级的潮品也是二级市场的热门产品。构建‘玩法’的最底层,是创造一个连接用户的场景,在此之上引入互动性,进而强化动态属性,并赋予荣誉感。”

热门

2020年1月,国务院常务会议提出,出台信息网络等新型基础设置投资支持政策。传统基建主要指修路铺桥盖房子,引申行业包括基建工程、地产、水泥、钢铁、公路运输等。而新基建是建网铺线盖基站,涉及行业包括通信设备、基站设备、云计算、新能源汽车的充电桩、人工智能、工业互联网等。

据IT桔子数据显示:2020年Q2,我国医疗器械领域在一级市场发生投融资交易25起(环比增加38%),交易总额118.24亿(环比增加1085%)。除康基医疗、沛嘉医疗等多起Pre-IPO大额融资外,华大制造在5月份B轮获投10亿美金,大幅拉高本季度医疗器械领域融资总额。

此后,新基建被广泛热议,多个地方的政府工作报告都把5G网络建设等作为了2020年的投资重点,围绕5G智能网相关的集成电路、芯片投资也迎来了爆发。

2020年Q2,我国芯片产业在一级市场发生投融资交易46起,交易总额达到304.47亿。资本对中国芯片产业的投资在本季度同比去年有接近10倍级增长,环比增长65%。

湃方科技投资方百度风投执行董事方鑫认为,设备智能化是工业互联网领域最易于跨行业且拥有很大市场规模想象空间的领域,湃方科技打造的全栈式设备智能解决方案也是我们看到最为产品化并最可能规模化发展的设备智能化方案。

湃方科技联合创始人兼总裁马君告诉「DoNews」,“国内的芯片供应链也受到了不同程度的影响。在全球供应链的影响下,有的配件价格提升,供货需求不足,部分需要从美国、欧洲进口。半导体芯片行业在供货方面会受到各种影响。好在湃方科技在年前预留了一批,暂时还可满足需求。长远来看,如果海外疫情持续下去,国内公司需要用改变技术的方式来弥补供应链方面的不足。”

在马君看来,这次疫情也会倒逼国内的大型芯片公司可以“扛旗”来提高自己的技术生产,降低对国外技术的依赖。今年下半年,湃方科技也会发布一款Tritium104的新型芯片来增强边缘计算技术。

另一家生物技术公司也在这次疫情中发现了自己的机会。

蓝晶微生物是专注于合成生物技术研发的创新应用公司,COO耿强告诉「DoNews」,“我们不是服务类的公司,受到的影响相对比较小。”但即便其整体业务受疫情影响较小,但线下科研教育部分也在今年损失了将近1000万的收入。

由于教育业务需在线下科学实验室进行,一方面培养高中生的在生物制药方面的科研能力,另一方面对接出国留学的业务,疫情的爆发也让这部分收入陷入了停滞状态。

有相关数据显示,全球资本市场也越来越关注合成生物领域,2015年该领域公司融资规模达到10亿美元,而在2018年达到近40亿美元。

启迪之星创投总经理宋威主要在信息技术以及医疗科技方面的投资,罗森博特骨科手术机器人以及心脑血管磁共振成像的智能诊断方案提供商清影华康是宋威今年投资的医疗科技项目。

对于宋威所投资的领域来说,影响也相对较小。他告诉「DoNews」,“对中小企业来说,经济金融、供应链方面都会受到相应的影响。在启迪创投的孵化器,也不断看到企业搬走、破产清算的情况不在少数。”

但是,科技类公司完全抓住了机会就不受影响吗?在宋威投资的一类企业中,因海外疫情的关系也受到了意外的打击。

去年底和今年初,由于疫情和中国和美国状况,导致一些高科技领域公司管理层无法回国,而技术驱动的企业由于创始人无法回国,导致很多业务无法进行。因此受到的影响也很大。

另外,有的企业由于受供应链影响,产品推出会有所推迟,下半年起才慢慢有所改善,整体影响可控。宋威认为,影响较大的企业与领域有一定关系,虽线下企业受影响很大,在其他领域内偏互联网领域的教育行业等,也有很多活不下去的企业。疫情的到来实则加剧了经营不利企业的倒闭。

尽管技术类企业在今年更受投资人的青睐,技术专业背景的杨歌从做投资开始就很想投智能硬件、生物制药类企业,但他说:“做投资人最基础的就是克制自己,不能凭兴趣投资。”

他给技术类企业定了三个标准,首先,技术够不够商业化;第二,把技术扔到市场里,放之四海皆准;第三,扔下去后,这个事情能逐渐的发酵,形成爆发,然后衍生出更大的产业。

【本文作者翟子瑶,由投资界合作伙伴微信公众号:DoNews授权发布,文章版权归原作者及原出处所有。文章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投资界立场。如内容、图片有任何版权问题,请联系(editor@zero2ipo.com.cn)投资界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