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影市场的“金刚川”

不管从哪个角度看,《金刚川》也是国内电影市场的金刚川,一条难以逾越的天堑,一段暗流涌动的空白。没有别的办法,只能跨过去。
2020-10-29 15:33 · 微信公众号:FN商业  大壮   
   

在国庆档和春节档之间,有一段漫长的空白,没有大片可以填补,也没有大片愿意填补。

受疫情影响,2020年没有春节档,退出春节档的大片一拖再拖、归期难定,备受关注的《夺冠》、《姜子牙》等片在电影市场强势复苏后的国庆档上映,《唐人街探案3》等片则顺延一年,定档2021年春节。

但《八佰》用超过30亿的票房证明了两件事情:国内电影市场的潜力大于很多人的想象力,好作品也不需要挑时间

使命和质疑

今年8月,《八佰》在筹备近两年后终于上映,同月,纪念中国人民志愿军抗美援朝70周年的主旋律影片《金刚川》获批立项,从筹备到上映,只用了两个月的时间。

10月23日,《金刚川》正式上映。截至首映日的21时30分,票房已经破亿。猫眼专业数据显示,《金刚川》首日票房达到1.04亿,紧追《八佰》首日1.41亿的票房。

到10月25日,《金刚川》连续三日票房破亿,被视为国产电影市场在下一个春节档到来之前最后的“王炸”。

但是,相比于高开高走的《八佰》最终揽下的30多亿票房,《金刚川》在灯塔专业版上媒体总票房平均预测仅为25亿,猫眼的票房预测更是不到18亿,且在持续下滑,远远低于上映前专业人士对其“票房超《八佰》”的预期。

剧情上看,《金刚川》所讲述的故事并不复杂,远远少于《八佰》在剧情方面饱受的质疑。

以一座桥为支点,《金刚川》撬动了“抗美援朝”这个恢弘而沉重的题材。三个导演、三个角度、三段同皮不同瓤的故事,给出了纪念中国人民志愿军抗美援朝出国作战70周年的献礼答卷。

“三条叙事时间线”,或许是这部电影能够“3月立项、8月开拍、10月上映”的最关键环节,却也正是《金刚川》口碑、票房预期双下滑的直接原因。

用不同角色,从不同视角讲述同一场战斗,是诺兰曾在《敦刻尔克》中使用过的手法,但在《金刚川》中,大量相同的镜头确实反复出现,而且一用就是三次,尽管筹备时间确实仓促,但却不能用这个理由一笔带过。

《金刚川》是一个自上而下发起的电影项目,适逢中朝建交70周年、抗美援朝70周年以及中国美国关系转折的特殊时间节点,有强烈的纪念意义以及警示意义。

1950年10月25日,抗美援朝的第一枪打响;2020年10月25日,《金刚川》必须上映。

为此,《金刚川》的三位导演以分开叙事的形式,分别在三地取景,同步执导拍摄。三位导演中,一位是执导《八佰》、热度未退的管虎,一位是以《流浪地球》一鸣惊人的郭帆,以及拍摄《绣春刀》系列的路阳,还有一位联合导演田羽生,他将推出纪录片《我们和金刚川》讲述电影拍摄故事。

尽管《金刚川》从剧情上有意识地淡化个人色彩,但主演阵容也无比豪华,不但有实力派吴京和邓超,还有参演过《八佰》并收获好评的张译、魏晨,就连镜头极少的角色,也有欧豪这种演技得到认可的新生代。

任务艰巨、临危受命,仓促筹备、火速上映,三导合体、豪华阵容,《金刚川》的拍摄过程本身就是个精彩的故事,更别提电影本身所讲述的是更具正面性和历史意义的内容,方方面面都不应亚于《八佰》。

这是一份及格的主旋律答卷,市场为何不买账?

底线和上限

相比于其他主旋律电影,《金刚川》稍显另类。

尽管带有极强的目的色彩,但《金刚川》本身还承载了太多的商业元素并背负着难以逃避的商业任务。

根据猫眼专业版实时数据,截至26日14时,导演管虎、郭帆、路阳作品累计票房分别为78.95亿、55.19亿和7.3亿,三位导演累计票房超过130亿。

演员方面,吴京、邓超、张译的累计票房则分别高达168.88亿、132.2亿、125.37亿,三位演员累计票房超过420亿。

这三位导演加上三位主演,配上抗美援朝的主题和特殊的时代背景,以及《八佰》所烘托出的观影氛围,似乎怎么拍都有票房的保证。这是《金刚川》被看好的根本原因,也保证了其票房的底线不会太低。

但从票房给出的反馈来看,底线不低,上限也并不算太高。

此外,《金刚川》背后的利益关系错综复杂。

据猫眼专业版,《金刚川》出品方有6家公司,分别为中国电影股份有限公司、七印象影视传媒(海口)有限公司、郭帆文化传媒(北京)有限公司、北京自由酷鲸影业有限公司、华夏电影发行有限责任公司、华谊兄弟电影有限公司。

中国电影是《金刚川》的主导出品发行方,除中国电影和华谊兄弟外,上述6家公司中的3家是三位导演所在的制作公司。

联合出品方更是多达42家,其中不乏光线传媒华策影视、万达电影、文投控股、人民网欢瑞世纪等知名上市公司。

上映两天后,《金刚川》豆瓣评分跌至6.5,猫眼电影对其预测总票房也调低至15.12亿。主要出品方中国电影与华谊兄弟26日开盘大跌,中国电影跌8.05%,华谊兄弟跌6.8%。

不仅是票房不及预期所带来的股价震荡,即便票房达到预期,每家出品发行公司的分账也少得可怜。因为这是2020年,没有哪家电影出品公司是不缺钱的。

《金刚川》上映前夕,曾有研究机构作出预计,结合当前电影市场环境及同类型票房收入,其票房或达30至50亿元,作为主控和联合出品方的中国电影预计来自该影片的收益为2.3亿元至7.37亿元,华谊兄弟来自该片票房收益为0.29亿元至1.23亿元。

据其测算,假设《金刚川》投资额度为4亿元,以含服务费票房40亿为基准,片方(所有参与该片投资的投资人)的净收益为9.03亿元。

显然,40亿票房的预计目标,几乎是《金刚川》目前真正能期待的票房的两倍。联合出品,一荣俱荣、一损俱损。

首先是凭借《八佰》回到聚光灯下的华谊兄弟。这家公司巅峰时市值超过800亿元,主出品电影票房超过200亿元,红极一时,却已经沦落到要靠献礼片续命的地步。

2019财年,华谊兄弟巨亏39.6亿;2020财年的上半年,净亏损2.31亿。财报显示,上半年期末现金及现金等价物余额仅为1.34亿元,远低于去年同期的15.77亿元。同期,华谊兄弟有息债务总额32.84亿元,其中短期借款及一年内到期的非流动负债总额25.84亿元,现金流十分紧张。

虽然8月份上映的《八佰》票房超过30亿,但华谊兄弟在该片约5亿元的投资中占比过半,分账比却只在17.75%-21.21%之间。也就是说,《八佰》在票房层面的现象级表现,对艰难前行的华谊兄弟而言,只不过是稍稍止渴。

华谊兄弟的现状,很可能就是行业的现状。

2019年,王健林的万达电影亏损了超过47个“小目标”,2020年上半年则亏损了将近16个小目标。2020年在影视市场几乎“颗粒无收”,令万达电影的前途一片暗淡。

除了已经定档2021年春节的《唐人街探案3》,万达电影手上没有好牌了。虽然它贵为《金刚川》42家联合出品方之一,同时也是票房已过20亿的《我和我的家乡》联合出品方之一,但这两部电影都是由中影主导,万达能拿到的收入只在千万元级别。

非要在“矮子里拔将军”的话,靠炒作《姜子牙》帮助股价翻倍的光线传媒,其股价曾在《姜子牙》定档后从7元左右一路飙升至17元以上,一度超越中国电影和万达影视。

这些预期来自《哪吒之魔童降世》的火爆,该片成本1亿元,票房超过50亿,片方分账超过18亿,这是光线传媒的高光时刻:2019年,光线传媒的净利润是9.48亿元。

但光线传媒在一年后受到了市场的反噬。由于《哪吒》所带来的超高期待值,《姜子牙》受到了更加严格的审视,直接导致其口碑与票房的双下滑。国庆之后的交易日,光线传媒股价连连下滑,最严重时市值蒸发106亿元。

一部电影的最终票房,在扣除5%的电影专项事业发展基金、3.3%的营业税、以及电影院50%的可分账票房之后,才是电影投资方可参与分红的片方分账票房。

而《金刚川》作为献礼片,即便票房能够突破20亿元,片方分账票房也只有不到10亿,在被中影拿走大头之后,40余家参与发行的公司,所能分到的账已经所剩无几。

可手里实在没牌可打,《金刚川》不得不承担起高于献礼片本身应该承担的商业任务。

复苏和空白

尽管影视公司过得艰难,但国内电影市场的“金刚川”上,已经架起了过河的桥梁。

7月20日,国内电影院正式复工,熬过了最初一个月的试探期,多部电影陆续上映。一个月后,《八佰》上映,并很快成为国内影史上第20部20亿票房电影,宣布了国内电影市场的强势复苏。

随后,国庆档来了,国庆当天全国观影达到了1836万人次。《我和我的家乡》于当天上映,短短半个月贡献了17.4%票房达到22.6亿元,成为国庆档最强黑马。

同期上映的《姜子牙》虽然经历了高开低走,但也拿下了14.8亿的票房;《夺冠》也贡献了7.2亿票房。

2020年10月17日,国内电影票房市场累计票房达129.5亿人民币(合19.3亿美元),正式超越北美成为全球第一大票仓,其中国产电影占比高达84%。

这不但证明了国内防疫工作的到位,也证明了国内电影市场的潜力,这是希望的曙光。

但国内电影市场的强势表现全靠同行衬托,北美票房的萎靡,既是因为疫情之下的电影拍摄延期所导致的新片断档,更是由于经济受到冲击后对娱乐产业的负面影响。

因此,国内电影市场的复苏,并不足以完全掩盖长达半年的停业所造成的打击。

2019年全年,国内票房累计收入达到120亿美元,今年截止目前的累计票房只能勉强达到去年的零头。

此外,今年较为火爆的电影中,《八佰》、《我和我的家乡》以及《金刚川》,无一例外都带有某个方面的独特性,其在票房方面的强势表现,在某些程度上是来源于电影本身之外的东西,包括特殊的节日与影迷情绪,还有独特的时代背景。

此外,虽然很多真正意义上的商业大片已经宣布定档2021年春节,补上了这块最需填补的市场空白,但疫情期间大部分剧组停工,很多计划之中的电影并未能如期进行拍摄工作。2021年春节档前后的空白,暂时没有优质的影片可以填补。

结语

“那一年,俺们都才十七八岁,唯一想的事,就是通过那座桥。”

有人说,《金刚川》只用了两个月就交卷的“命题作文”,题材新颖、角度巧妙,是高分答案;还有人说,这是披着献礼片外衣的商业片,最多也只能算是及格。

不管从哪个角度看,《金刚川》也是国内电影市场的金刚川,一条难以逾越的天堑,一段暗流涌动的空白。没有别的办法,只能跨过去。

【本文作者大壮,由投资界合作伙伴微信公众号:FN商业授权发布,文章版权归原作者及原出处所有。文章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投资界立场。如内容、图片有任何版权问题,请联系(editor@zero2ipo.com.cn)投资界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