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年利润暴增280倍,泡泡玛特的盲盒神话还能讲多久?

泡泡玛特在孵化IP的道路上还有很长的路要走,一旦受欢迎的IP授权协议到期,泡泡玛特将面临无法继续获得授权的风险,目前来看,泡泡玛特距离中国版迪士尼仍然较远。
2020-11-20 17:28 · 时代周报  高秋榕   
   

据多家媒体报道,泡泡玛特于11月19日寻求通过港交所聆讯,并最快于本周末通过聆讯后的招股说明书,“盲盒第一股”有望在12月下旬正式在港交所主板挂牌上市。

在2017年之前,泡泡玛特曾连续三年亏损,但如今却成长为天猫双十一首家“亿元”玩具旗舰店,刚满“10周岁”的泡泡玛特是如何实现华丽转身?

被Z世代爆买的“盲盒第一股”

11月19日,记者来到位于广州天环广场的泡泡玛特零售店。据统计,在10分钟内,进店参观、选购商品的消费者高达30人次,其中多为年轻消费者。

据调查,国内潮玩粉丝年龄介乎15-40岁,受过良好文化教育的年轻一代是潮玩的主要受众,而且超过70%为女性。而泡泡玛特瞄准的正是Z世代,年龄集中在16-28岁,目标是年轻的女性白领及潜在的白领人群。

根据调查,53.3%的现有及潜在客户认为创意造型是购买或考虑购买潮流玩具的主因。而且许多潮玩消费者已经从偶然买家演变为常规买家,不仅对潮玩表现出较高的忠诚度,也能够接受较高的零售价。

95后的菲菲告诉时代财经,买盲盒纯粹是觉得好看,为了买到喜欢的潮玩,她可以在商品陈列柜前把各个盲盒都“摇一遍”,选择大概率是自己喜欢的那个购买,“如果一次选不到,会一直买下去,直到买到。”

出生于1990年的小萍则表示,她到潮玩店只是陪朋友逛一逛,自己并不会买,“这不就是我们小时候玩的一毛钱戳戳乐洞洞盒子游戏吗?一个盲盒69元,收的是谁的智商税?”

在泡泡玛特传出上市消息时,北京浩鸿明凯投资管理有限公司基金经理刘洪明就曾表示,“泡泡玛特本质是85年的同年被干脆面集卡片收割,长大后换个方式收割95后的故事。”

事实上,这正是泡泡玛特成功后市场看法的AB面:圈内粉丝“自嗨”,“圈外人”却持有怀疑态度,甚至其盲盒模式也被贴上炒作、赌博的标签。

菲菲告诉时代财经,有的人买盲盒是为了收藏,也有的人是为了投资炒作。热门盲盒或者隐藏款盲盒具有比较大的升值空间。时代财经发现,“闲鱼”APP上部分热门隐藏款盲盒二手价最高涨幅近40倍。

泡泡玛特创始人兼CEO王宁出生于1987年,招股书显示,IPO前其共持有56.33%的股份。王宁认为,盲盒帮助泡泡玛特构建了自己的语言体系,有助于提升泡泡玛特的品牌辨识度和商业价值

净利润两年激增280倍

目前国内泛娱乐化市场主要包括数字娱乐、潮玩等实物商品以及线下活动三个部分,国内潮玩零售市场规模由2015年的63亿元增长至2019年的207亿元,复合增长率达34.6%,并有望在2024年达到763亿元。

而根据弗若斯特沙利文报告,泡泡玛特是国内最大且增长最快的潮流玩具公司,市场份额为8.5%。2010年,第一家泡泡玛特零售店在北京欧美汇购物中心开业,2016年泡泡玛特推出第一个自主潮玩产品系列,同年天猫旗舰店开始营业。

截至2019年底,泡泡玛特已经在33个一二线城市主流商圈建立了114家零售店,并在57个城市开了825家创新机器人商店,注册会员超220万名。而在成立十周年之际,泡泡玛特成为天猫双十一首家“亿元”玩具旗舰店。今年“双十一”期间,泡泡玛特天猫旗舰店总销售额1.42亿元,在天猫大玩具行业排在第一。

泡泡玛特天猫店销售大幅增加的背景是公司的销售转从线下转为线上。其招股书显示,2017年零售店的销售占比为63.9%;其次为经销商,占比17.6%;线上渠道占比9.4%。而到了2019年,泡泡玛特销售渠道前三位则为零售店、线上渠道和机器人商店,占比达到43.9%、32%和14.8%。

根据泡泡玛特的招股书,IP是其业务的核心。泡泡玛特目前运营85个IP,其中包括12个自有IP、22个独家IP及51个非独家IP。已有4个IP产生的累计收入分别超过人民币1亿元,而自有IP Molly则在2019年为其贡献了4.56亿元的营收,占比高达27.1%。

凭借网红IP Molly,泡泡玛特业绩实现爆发式增长。根据其招股书,泡泡玛特的营收由2017年的1.58亿元增长至2019年的16.83亿元,净利润也由160万增长至4.51亿元,两年时间内激增280倍!与此同时,泡泡玛特的毛利率也有明显提升,从2017年的47.6%增至2019年的64.8%,吸金能力非凡。

高增长的故事还能讲多久?

早在今年儿童节,泡泡玛特便向港交所递交了招股书,而今传来聆讯的消息,泡泡玛特港股上市终于迎来“最后的冲刺”。

据悉,此次泡泡玛特赴港IPO计划集资2亿到3亿美元,由摩根士丹利中信证券担任联席保荐人。这是继泡泡玛特去年新三板摘牌后第二次进军资本市场。2017年1月25日,泡泡玛特于新三板上市,并在2019年4月2日完成新三板退市,退市前市值为20亿元。

而关于泡泡玛特此次上市后的发展,招股书显示与“IP”密切相关,包括增强内部的IP发掘能力、增加自有IP的数量、增强IP再设计与商业化能力、延长IP生命周期、加强不同IP之间的合作等。

目前来看,泡泡玛特的自有IP占比极其不稳定。2017-2019年其自有IP占全部产品种类的25.9%、41.9%、37.2%。而在自主开发的产品中,自有IP的销量占比更是不断下降,从2017年的89.44%直接下降到2019年的45.30%,不足一半。

有业内人士认为,在泡泡玛特营收和净利润爆发式增长的背后,其自有IP比重不断缩水,将成为制约其未来发展的重要因素。不过,西南证券传媒行业首席分析师刘言告诉时代财经,潮玩企业看的并不是IP储备,而是IP的孵化能力。

泡泡玛特创始人王宁希望将其打造成潮玩界的IP帝国,“我们是国内最像迪士尼的一家企业,未来我们会像迪士尼一样拥有很多有价值的超级IP,我们会用各自不一样的方式去孵化IP,去挖掘并把IP进行商业化。”

刘言表示,只要孵化出好的、受认可的IP,是不愁变现的。但目前业界普遍认为,泡泡玛特在孵化IP的道路上还有很长的路要走,一旦受欢迎的IP授权协议到期,泡泡玛特将面临无法继续获得授权的风险,目前来看,泡泡玛特距离中国版迪士尼仍然较远。

【本文作者高秋榕,由投资界合作伙伴时代周报授权发布,文章版权归原作者及原出处所有,转载请联系原出处。文章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投资界立场。如内容、图片有任何版权问题,请联系(editor@zero2ipo.com.cn)投资界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