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个项目8个退出6个赚钱,明裕创投何以做到高命中率?

2021-01-14 11:28 · 互联网     

相对于其他追求规模的VC而言,明裕创投更像是一个另类。

如果要给它打一个标签,那大概就是“逆向思维”。别的机构都在寻找市面上寻找融资的项目,他们偏偏寻找不融资的项目;别的机构都在做投后服务,他们偏偏花了大把的精力在没有投资的项目上,费心费力帮助他们招人、找资源、进行关键决策。

但恰恰是这些,为明裕创投带来了高额回报。明裕创投管理合伙人崔麟曾经是迪士尼旗下风险投资基金思伟投资中国团队负责人,那时候,他们投资了收钱吧、国双科技、返利网、CC视频、欢聚时代等明星项目。2018年成立以来,明裕创投又先后投资了小Y科技、猿人创新、爱华盈通、谷麦光电、软告、拼便宜、豌豆思维、冻品到家、人人租机等。

明裕成立的第一期美元基金,只计划投10-12个项目,目前已经完成了6个项目的交割。之前管理的迪士尼思伟投资的三期中国基金中,八成都退出了,尚未退出的项目仅有5个。而在这剩余的5个项目中,两个已经有很高的盈利水平,一个已经备案券商上市辅导。明裕人民币基金2020年9月完成的关闭,已经完成了5个项目的投资,3个已经开始上市前准备。未来2-3年明裕将迎来一批自己的IPO,境内外都有。随着这两支基金的投资项目过半,明裕也即将开始下一轮人民币和美元基金的募资。

“我们跟其他基金最大的不同之处,就是我们要做高DPI。”崔麟说。

选定赛道,顺势而为

将时间回溯到2017年,崔麟当时的老板,也就是迪士尼旗下的思伟投资的创始人,决定不再以思伟投资的品牌在中国做下一期基金。 思伟的核心团队在和这个美国人老板一番长谈之后,激发了成立明裕创投的想法。幸运的是,崔麟团队以其过往的业绩得到不少国内外老牌LP的支持,其中不乏之前思伟基金的LP,这些投资人也成为了明裕第一期美元和人民币基金的核心LP。

就是在这样“天时地利人和”的条件下,明裕创投成立。

当然,成立新基金,也意味着投资方向的调整。但崔麟的思路非常清晰,他希望保证有50%的赛道和以往重合,以此来保持投资方向的统一,然后每期基金再根据当下的趋势进行调整。“即便是在迪士尼年代,我们每一期基金之间的赛道也会有重复和创新,它是一个螺旋式的变化。”崔麟说。

随后,明裕创投开启了第一期美元基金的投资,他们很快划定了5个赛道,分别是供应链、大数据、云服务、5G和智能硬件,以及教育领域。

“回过头来看,这5个赛道我们全部都抓对了。”崔麟自豪地说。

他们将这归功于顺势而为。例如,之所以选择供应链,是因为中国不仅是世界生产大国,也是供应链大国。随着基础建设的发展,中国的供应链管理能力势必会大幅提升,再辅以软件赋能、供应链金融等措施,其中一定会诞生更大机遇;大数据则包括数据的获取、整理、清洗、开发,和变现等等,他们认为,只有必须依靠时间积累的数据才会为企业形成真正的护城河;而之所以选择云服务则是因为它可以为中小企业赋能,把中小企业的精力释放出来,做自己最擅长的事,极大提高中小企业的产能和资金效率。

在这些赛道里,明裕也给自己建立了标准,那就是只投2家,最多不超过3家,其中最好一家是 to C企业,一家 to B企业,因为这样他们彼此之间可以形成上下游关系,使得基金有限的资金投入可以形成5~10倍的放大效应,因为一旦下游公司向上游公司购买设备,就可以成为上游公司的收入,而收入到估值就会有5-10倍的价值放大,是对LP额外的价值增值。

当然,在选定赛道前,明裕也会寻求核心LP的帮助,和他们进行充分沟通,听取他们对可选赛道的看法。因为作为投资机构,虽然可以看到无数的创业项目,但LP却可以看到更多的投资机构,以及他们所选的赛道,所投出的项目,更具备“上帝视角”。“我们几乎所有的赛道,都是和LP无数次的沟通中逐渐清晰出来的。” 言语中,崔麟对他的投资人LP充满了感激之情。

锁定项目,谋求先机

明裕的目标很明确:战略和战术都必须是一流。

而所谓战略,更多是选对大势,也就是选好赛道;战术,则是指在具体的赛道里如何去选择。明裕不信奉广撒网,他们希望把每一发“子弹”都用在刀刃上。

崔麟形容,明裕是一家用PE打法来投VC阶段的公司的投资机构。在投资轮次上,他们会倾向于选择刚刚融完A/B轮的项目,因为这类项目的财务状况最好估算。虽然目前国内公司的IPO环境日益宽松,但明裕并不信奉烧钱战略之下的可能性,他们看重企业自身的造血的能力,以及商业模式的可验证性和可复制性。

“风控”是他们极为看重的一环。

在选择项目时,明裕会严格按照企业“毛利”的倍数来计算企业估值,负毛利的公司在这样的标准之下必然无处遁形。尽管这会让他们错过不少独角兽项目,但崔麟认为,这样的好处在于,无论市场如何变动,基金都不会承担过高的风险。“赚钱之前先要保证不亏钱。”崔麟如此说。

更加突破以往认知的是,明裕会在项目不融资的时候就锁定他们。“我们基金的特点就是在项目源的考虑上跟别人是相反的,别人在周一例会上讨论的都是在市场上融资的项目,我们特别关注的是刚从头部机构里融到资金的符合我们上面5个赛道的项目。”崔麟说。

这反而降低了明裕寻找项目的时间成本。因为这些刚融完资的项目不仅在市场上很容易找到,他们的投资方也会积极进行对接。在和项目方交流时,他们也可以更轻松地进行沟通,中肯的意见总是更容易被接纳。“你去找投资人告诉他你很欣赏他刚投的某个项目,这个VC大概率会心花怒放,非常乐意给你做介绍。当然前提是你真的有料能帮到这家企业。”崔麟笑着说。

当然,这也对明裕的投资团队提出了更高的要求,因为想要做到这些,不仅需要投资团队有广阔的人脉,也需要他们具有过人的智慧和谋略,因此明裕的投资团队更倾向于选择管理咨询和审计事务所出身的投资人,这占到了明裕团队的85%,绝大部分拥有海外硕士及以上的留学背景。

往往,和项目方这样的接触要持续一年左右,甚至更久。

明裕的投资团队会和目标项目进行密切沟通,为他们解决一个又一个难题。而在这样的“耳鬓厮磨”中,明裕不仅完全掌握企业的实际情况,也同企业建立起了深厚的信任。以致于这些创业者不仅愿意以极低的价格让明裕参与投资,甚至还答应明裕有些特别的投资条件:创始人需要根据自身能力对自己的项目进行个人投资,同时,还需要把公司的资本金账户的共签权交给明裕。“在我们的投的公司当中绝对不会出现瑞幸、蛋壳这样的问题。”崔麟说。

明裕投出的第一个企业小y科技就是其中一个典型的案例。2020年1月,明裕对于小y科技的投资才刚刚交割完成,随即就开始上市前准备。看上去,明裕这次投资在短期之内就获得了不错的市场反馈,但事实上,他们在2017年就开始跟小y科技进行接触,在整个过程中,他们帮助小y科技进行了CFO招聘,完善内控制度,积极对接迪士尼等产业资源,成了CEO的好伙伴。在这样的“盛情”之下,创始人主动跟老股东进行沟通,让明裕以非常好的价格进入。

“CEO感觉到你是真正可以信任的创业伙伴时,他会想尽办法让你进来。因为他觉得你能够给他带来实实在在的资源。”崔麟很清楚其中缘由。

明裕所投的项目,几乎每一个的投资故事都大致相同,这也逐渐形成了明裕鲜明的打法。而随着第一期基金的结束,明裕也开始计划着自己的第二期征程。“明裕要成为中国版的“3G资本”,永远做赋能型的投资人。”崔麟常用这句话鼓励他的团队。



(免责声明:本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站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请读者仅做参考,并请自行承担全部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