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民奔向“下一个硅谷”,奥斯汀做对了什么?

虽然奥斯汀仍与硅谷有比较大的距离,但当下其发展态势绝对不容小觑。
2021-04-12 10:30 · 投资界综合     
   

2021年的3月,和一年前的春天重合起来看,是迁延15个月仍未结束的疫情,全美接近17%的办公用地空置率,和节节攀升的失业率。

然而在这些疫情带来的震荡形势中,位于德州中部的奥斯汀却成为了美国版图里那个被希望点亮的城市。

市值超过1800亿美金的SaaS巨头Oracle宣布正式将总部迁往奥斯汀;硅谷传奇人物Elon Musk本人去年搬家到奥斯汀,表示“Austin可能会迎来美国近50年最大的发展潮”,还打算在奥斯汀建造11亿美元的特斯拉工厂;还有QuestionPro、Airtable等欣欣向荣的创业企业,也都举家搬迁加入大潮。

用Cushman & Wakefield副总裁Mike McDonald的话说“千禧一代正在搬去奥斯汀,公司追逐年轻人,投资者追逐公司”,这才出现疫情期间奥斯汀反趋势的热闹奇景。

从硅滩到硅山,奥斯汀凭什么不一样?

其实寻找“下一个硅谷”这件事,已经不新鲜了。从洛杉矶的硅滩,到西雅图,再到奥斯汀“硅山”,为什么如今人们更看好后者?

首先是现实情况:寸土寸金的硅谷,也许已经不再适合刚刚起步的初创公司了。

在旧金山室内,就算在疫情影响下,一居室的租金也达到了令人咋舌的$2700。与之相对,奥斯汀的一居室价格在$1200上下浮动。虽然随着大量资金涌入及公司入驻,奥斯汀的地产市场也有升温趋势,但仍旧比硅谷要平易近人得多。

随着疫情发展,众多硅谷公司都给员工提供了长时间甚至永久居家办公的选项,而员工也纷纷用脚投票离开了生活成本高昂的都市圈。这也是后续众多公司干脆整体搬迁、或取消办公室的原因。目前,苹果正在建造自己在奥斯汀的第二个办公地点,谷歌也已经在奥斯汀有三处办公楼,Facebook在奥斯汀的员工数量已经超过千名……

根据The Austin Board of Realtors的报告,疫情期间整体奥斯汀地产市场活跃度创下了历史记录,卖出价格更高、速度更快。

另一方面,德州是一个0州税的城市,生活成本也比旧金山湾区要低。不管是个人生活还是公司运营,都对初创公司乃至中大型公司友好得多。

Austin Chamber of Commerce报告,过去一年搬到奥斯汀的公司带来了10,000新增岗位,同样是破纪录的数字。

更重要的是,在德州,科技创新并非一个新鲜事物,而是有着悠久的历史,目前正迎来发展壮大的机遇——奥斯汀是德州仪器的总部,过去就有半导体行业的基因,近年来,它也承载了科技企业扩张的果实:苹果、IBM、三星及搬家前的Oracle,此前的全国第二大总部都在奥斯汀。

“现在可以说,奥斯汀是北美气候上最像硅谷的城市,已经有了一个完整的创业产业链,虽然还没有硅谷的完善成熟,但的确已经颇成气候。”F50 Ventures创始人及管理合伙人David Cao解释道,从加速器、联合办公、到早期投资及中后期投资,奥斯汀都已经有了一定的积累。

F50 Ventures是一个从硅谷起步的早期风投。目前主要投资孵化医疗健康/食品,深科技、房地产科技、金融科技等领域的早期创业公司。

正是因此,今年以来,F50 Ventures正式搬到奥斯汀,试图作为一道桥梁连接加州和奥斯汀,希望能带来硅谷的资源,通过在硅谷深耕十数年的经验帮助奥斯汀的创业企业加速发展。

“我们投资了30多家公司,有四家被投企业计划上市,包括Doc.AI (ShareCare), KnightScope

Plastiq、Oi2等。F50在硅谷深耕多年,覆盖创投项目数千个,除了旗下的西海岸最大的硅谷企业家社区SVE,还举办25次投资人峰会,建立起了一个具有全球影响力的投资人网络。”David表示,知名硅谷风投及孵化器A16Z、Battery Ventures、8VC、Lux Capital以及很多硅谷的投资机构都已经开始支持奥斯汀的创投生态。

首先,是对创业创新的深度理解。

“在硅谷,创业者成功的一个重要特质就是创始人的大公司经验,或者本身就是一个连续创业者。这样优秀的‘创业种子’再配合硅谷广阔的天使投资人网络,让这个区域的创投生态健康有朝气。”David表示。而搭建起这样的桥梁后,他希望将这一已被证明有效的模式带到德州来,包括支持过去有担当大公司或创业公司骨干经历的创业者在德州创业或加入创新企业、帮助创业者寻找合适的合伙人等等。

其次,F50过去积累的资源,让他们能够持续帮助德州创业公司对接硅谷乃至全球的风险投资机构、向外扩张。

F50的生态包括F50全球资本峰会的主办方F50平台,F50Elevate加速器,这些机构目前都已搬到奥斯汀。此外,硅谷最大的企业家社区SVE也会扩张到德州。“我们刚刚买80多亩地的农场,将扎根奥斯汀,进行进一步的开发及投资。”

另一方面,他也希望能帮助硅谷的创业公司落地德州。目前,F50投资的KnightScope已经在德州拥有一批新客户,其孵化的房地产金融科技公司Zentro也在积极准备进入德州市场。F50 Ventures在德州本地已搭建起一个合作伙伴网络,包括UT Austin、Sputnik、International Acceperator等多家知名学府或创投机构。

全民奔向“下一个硅谷”,奥斯汀做对了什么?

除F50外,Breyer Capital在奥斯汀建立了第二家办公室,其创始人及CEO Jim Breyer曾投资过Facebook,目前他本人也宣布搬去奥斯汀,希望能“近距离观察奥斯汀作为一个潜在科技中心的发展历程”。早期投资V8及Towview Ventures & Partner合伙人Nancy Fechnay也因为相同的原因已经搬到奥斯汀。据悉,硅谷的多家华人基金也在陆陆续续进入德州市场。

全民奔向“下一个硅谷”,奥斯汀做对了什么?

独特的城市气质造就新兴创新中心

如果说之前聊到的内容都是奥斯汀之所以能够角逐“下一个硅谷”之名的硬件条件,它独特的城市气质及背靠的德州城市群可能是它之所以有潜力成为下一个硅谷,而非一个普普通通的大公司分部的原因。

要知道,“keep Austin weird”是根植在奥斯汀人心中的信念。奥斯汀是个全国闻名的音乐之都,过去几年享誉创投界的SXSW by Austin就是从一个纯粹的音乐节进化而来。

独特的艺术家气质让奥斯汀对创造这件事足够包容,也能吸引优秀的人才。

作为“奥斯汀-休斯顿-达拉斯-圣安东尼奥”的四大城市群组,也和硅谷分散又联系紧密的小城市群有些相似。除奥斯汀以外,德州的其他城市也在吸引科技企业入驻,如老牌科技厂商惠普就在最近宣布将搬迁至休斯顿。

地图 描述已自动生成

“不过差别在于,硅谷总体人口600万人口,德州城市群有1700万人口,而且奥斯汀平均年龄非常小,极具活力,想象空间更大。”David Cao表示。奥斯汀有着中部最好的公立大学之一UT Austin,这也是城市平均年龄较低的原因。休斯顿则有优秀的私立大学Rice University,德州还有Texas A&M、休斯顿大学等等,这些学府保证了源源不断的新生力量。

此前,大部分的风投的确都落在美国西海岸——硅谷吸引了每年超过70%的风险投资资金量。而除了从加州来到德州寻找机会的风投以外,德州本身也孕育着新的LP(Limited Partner,有限合伙人,即基金出资人)池。

“实际上在奥斯汀,过去有很多传统的资本,比如能源等传统行业。”David解释道,这些资本过去较少接触风险投资,而随着这些资本入局,德州的风险投资市场逐步活跃。

当然,奥斯汀虽然未来可期,然而仍与硅谷有比较大的距离——发展了数十年的硅谷有非常完善的创投孵化体系,也有北美大部分的风险投资基金。这都是不可能在一朝一夕之间改变的,只是在硅谷创业者背负更多经济压力、而奥斯汀正张开怀抱的当下,其发展态势绝对不容小觑。

“我们非常看好奥斯汀未来发展,也会在这个过程中投入大量精力和资源帮助这个创投生态进一步成型。”David表示,6月初,F50将在奥斯汀举办F50全球资本峰会,也将是奥斯汀最大的投资人会议,目标就是将奥斯汀的潜力进一步展现出来,连接更多的投资人和优秀创业者,支持奥斯汀未来的创新之路。

【本文经授权发布,不代表投资界立场。如有任何疑问题,请联系(editor@zero2ipo.com.cn)投资界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