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优腾暂停内战「老友重聚」,得亏有 B 站这「一生之敌」

版权维护是一个暂时好用但不会一直好用的武器,长视频与短视频之间的斗争只会越来越复杂。
2021-05-30 09:45 · 微信公众号:36氪出海  王毓婵 张信宇   
   

行业战争必要性已经大于公司战争,往后爱优腾的联合行动只会越来越多。

长视频混战暂时停止了一刻。不是因为这个行业终于有人退出了,而是因为他们有了共同的劲敌。

5 月 28 日下午 3 点,爱奇艺、腾讯视频、优酷于同一时间发布声明,表示《老友记重聚特辑》在上线发布后短短几个小时,就在哔哩哔哩(B 站)平台上出现大量侵权盗版视频,严重侵害了创作者以及版权方的正当权益。

爱奇艺《老友记重聚特辑》播放页面

上一次三大平台联合发布声明,也是为了“暂停内战,共御外敌”。4 月 9 日,包括爱优腾在内的53 家影视公司、5 家视频平台及 15 家影视行业协会发表联合声明,宣布“将对网络上针对影视作品内容未经授权进行剪辑、切条、搬运、传播等行为,发起集中、必要的法律维权行动”。

短视频确实已经惹毛长视频,或者说,长视频确实已经到了需要共同用版权战争来自救的境地。

一群更强大的敌人,一场比公司战争必要性更高的行业战争

距离影视全行业泛泛发声,未点名道姓地倡议保护版权之后 50 天,《老友记重聚特辑》适当地给了这场战争具象化的机会。

5 月 27 日,美国经典喜剧《老友记》的六位主演在剧集完结 17 年后再度聚首,回忆拍摄趣事和电视剧对他们的人生影响,重聚特辑在流媒体平台 HBO Max 上首播。因为《老友记》在中国也拥有巨大知名度,爱奇艺、优酷和腾讯视频都买下了版权,并在当天同步播放了中文字幕版内容。

没有意外,《老友记重聚特辑》很快被观众从长视频平台上扒了下来并上传 B 站。27 日当天,B 站用户就获得了不花钱不看广告看完一个半小时视频的机会。在三大平台联合发布声明“围殴”之后,B 站已经不再能搜到重聚特辑的相关内容。

在长短视频之间的这场大战中,虽然抖音和快手是体量更大、更有威胁性的敌人,但相比之下 B 站会更依赖对影视作品的搬运和二次创作,也就成为了更显眼的靶子。三家长视频平台能在 24 小时内快速站稳统一战线,很难被看作是应激反应,反倒更像是有备而来。行业战争的必要性已经大于公司战争,往后爱优腾的联合行动只会越来越多。

行业战争的必要性体现在哪?

首先,长视频平台付出了巨大的投资,但一直没赚到什么钱。

受制于不低的内容采购成本和不高的付费水平,2019 年,爱奇艺运营亏损 93 亿,腾讯视频运营亏损 30 亿,阿里大文娱(以优酷视频为核心)亏损 158 亿。相比没有独立上市的优酷和腾讯视频,爱奇艺的财报数字更直接——2015-2020 年,爱奇艺净亏损分别为 25.75 亿元、30.74 亿元、37.37 亿元、90 亿元、103 亿元和 70 亿元,6 年累计亏损已经超过 350 亿元。

其次,付费用户增速缓慢,行业似乎已经到达了天花板。

在一个早就应该结束激烈竞争,进入赢家通吃局面的行业里,爱奇艺、优酷和腾讯依然靠 BAT 苦苦支撑,但该圈的地似乎早已圈完,投入产出比非常低。

熬过了去年 Q4 订阅会员数的负增长,今年 Q1 在《赘婿》和《青春有你》的大力拉动下,爱奇艺的订阅会员才增长了 360 万,会员服务收入为 43 亿元人民币,以绝对金额来看已经算是去年以来的峰值。

腾讯视频 Q1 吸引了 1.25 亿付费会员,但也是用大型剧综、真金白银堆出来的。一季度,腾讯视频上线了知名 IP 改编的动画及真人剧集《斗罗大陆》,以及非常需要粉丝花钱花时间打投的选秀节目《创造营2021》。随着这些剧综陆续结束,腾讯视频还需要继续注入大量成本,以留住用户继续为涨价的会员费埋单。

长视频巨头之间的赔本竞争已经持续了太久,久到连用户都已经不那么需要长视频了。

去年原本是混战最接近结束的一年,路透社曾传出腾讯与阿里巴巴谋求收购爱奇艺股份的消息,但最终因价格谈不拢而告吹。2021 年,监管对互联网公司的反垄断调查进一步收紧,看起来投资并购更没戏了。

最后,短视频平台确实已经威胁到了长视频平台的饭碗。

长视频网站的主要收入来源是会员服务和在线广告,但这些收入一直不足以覆盖成本。2020 年,随着市场无限接近饱和,它们对巨额亏损的忍耐度也到达了临界点。

一个显著的标志是爱奇艺与腾讯视频纷纷提升了会员价格。同时,伴随着价格的提升,订阅会员数也下降了。

2020 年四季度财报显示,爱奇艺的年度订阅会员数同比下滑,从 2019 年末的 1.069 亿下降至 2020 年末的 1.017 亿。今年 4 月 10 日,腾讯视频也确定了 17%-50% 的会员价涨幅,虽然未反映在 Q1 财报中(截至 3 月 31 日),但 Q2 不出意料也会跟爱奇艺有同样的遭遇。

能轻易被几块钱逼走的用户都去哪里了呢?当然是去了不花钱的短视频平台那儿。

2019 年,中国短视频用户使用时长首次超过长视频,随后此消彼长加剧。今年 2 月,抖音短视频月活 6 亿,快手 3 亿,而爱奇艺、腾讯视频和优酷则分别只有 2.5 亿、1.8 亿和 8000 万。

没有用户,就没有会员服务,也不会有广告收入。长视频平台的广告模式以片头、片尾的贴片广告和植入广告为主,这些广告都要求观众必须点开剧才能看到。但短视频平台没有贴片广告,只有信息流广告和创作者随缘植入作品的广告,对用户来说要好接受得多。

那么,如果能够不花钱也不看广告就在短视频平台找到影视剧的替代品,这对于观众的诱惑力就太大了,对长视频平台两项核心业务的打击也太强了。腾讯视频过去 3 年投入 500 亿,爱奇艺投入 600 亿的内容成本,都是“为他人作嫁衣裳”了。

在战争中,“体面的打法”行不通

其实事情也本没必要走到这撕破脸皮的一步——如果长视频平台自己的短视频产品能好好活下来的话。

但是腾讯赛马多年,也并没把短视频应用微视赛出来;爱奇艺的短视频应用随刻来得太迟,更难造出大水花。虽然最近腾讯成立在线视频BU,合并了腾讯视频和微视,打通长短视频矩阵,让自己的肥水流入自己的田。

腾讯在不久前的 Q1 财报中称,公司“正在加强长短视频服务之间的协同效应”。

通过腾讯视频与微视的合并,我们将利用本身于短视频的能力进一步助力长视频业务的发展。我们将提升自制内容的生产能力,以进一步扩充我们的 IP 内容库,并且提供可让创作者改编的视频素材。

这或许已经是腾讯在当下内外部条件下能做出的最好的战略了——只可惜对手太强大。

QuestMobile 发布的《2020中国移动互联网年度大报告》显示,月活跃用户规模 TOP 5 的短视频应用为抖音、快手、快手极速版、西瓜视频、抖音极速版,根本没有微视和随刻的位置。

更令爱优腾们担心的是,短视频已经在反攻长视频了。B 站入股影视公司欢喜传媒,拿下《夺冠》和《风犬少年的天空》;抖音成立抖音文化(厦门)有限公司,做出了院线电影《赤狐书生》,前期在抖音做宣发,后期在西瓜视频上线,这才是真正的肥水不流外人田(虽然豆瓣评分只有 5.0)。

现在,在 B 站搜索《老友记》,不会再出现侵权内容,而是正版内容即将在 B 站上线的预告。拥有更健康现金流的短视频平台既不那么依赖专业自制内容,又完全可以跟着自己的节奏少量多次地买入版权。可以预见,盗版不会成为短视频平台永远的软肋,留给长视频的出拳时机也不会一直存在。

正版《老友记》即将在B站上线

此外,在今年 2 月开播的选秀节目《创造营 2021》中,腾讯视频已经与微视深度合作,选手会制作微视专属物料,粉丝也会有微视专属的打投任务,证明在架构调整正式开始前,腾讯已经开始了内部业务融合。但一个有些讽刺的现象是,在节目结束后,大多数有人气但未出道的选手,还是选择去抖音和 B 站发视频、当网红,毕竟他们的粉丝都在那里。

《创造营2021》学员喜内优心在 B 站上有 19.8 万粉丝

版权维护是一个暂时好用但不会一直好用的武器,长视频与短视频之间的斗争只会越来越复杂。

【本文作者王毓婵 张信宇,由投资界合作伙伴微信公众号:36氪出海授权发布,文章版权归原作者及原出处所有,转载请联系原出处。文章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投资界立场。如内容、图片有任何版权问题,请联系(editor@zero2ipo.com.cn)投资界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