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云,张一鸣哪来的勇气?

虽然字节跳动宣称将对于提供 IaaS 服务,但目前其只有张家口一个数据中心,基于此,不难推测字节跳动当前的IaaS还处于自给自足的阶段,至于究竟能在公有云市场上掀起多大的浪花,还有待于观察。
2021-06-11 12:57 · 虎嗅网  张雪   
   

6月10日,一则字节跳动要进军云计算的消息像一声闷雷,让本就热闹的云计算领域又起了些波澜。

据《晚点 LatePost》报道,字节 “火山引擎” 部门将在今年 9 - 10 月正式发布包含计算、存储和网络的云计算 IaaS (Infrastructure as a Service,基础设施即服务)服务。

该业务将由字节去年 8 月收购的容器云服务商才云科技创始人张鑫负责,汇报给原百度 T11 级技术专家,现火山引擎总经理谭待。在更高层,火山引擎的整体业务由分管字节技术研发的副总裁杨震原负责。杨震原于 2014 年加入字节,此前是百度搜索部副总监,在张一鸣于今年 5 月宣布卸任字节 CEO 前,杨震原向张一鸣汇报。

这并不意外

其实,字节跳动做To B,做云,并不是一个新话题,对于业内的很多人来说也并不算意外。早在去年,虎嗅在《快手入云》一文中就曾谈到了字节跳动在云计算领域的布局。

彼时,字节跳动先后在云计算商标、域名等方面有所动作,更是在多个招聘网站上线云计算相关岗位,疑似将涉足云计算领域。

对此,一年前的字节跳动官方回应称:“目前并没有做公有云的计划。”如今看来,这个回复也颇有意味,并留了一定的余地。

那么这一年,究竟发生了什么?

从企业发展来讲,据外媒报道字节跳动2019年收入超过1000亿,其中抖音收入600亿,字节跳动需要发展新的业务来分担营收增长的压力。

2018年,张一鸣在被问及关于下半场新用户红利消失,字节跳动如何应对的问题时,他的回答是从深和宽两个维度入手:

深:场景更丰富+价值链更深

宽:全球化+拓展网络边界(如IOT)+2C转2B(底层基础设施)

而在全球化方面,由于各种制约,字节跳动是无法大干一场的。接下来,要增长,自然就得往不好赚钱但是潜力大的市场去铺,云计算就是这样一个领域。

目前看来To B显然是字节跳动未来战略重要一环。

先是用飞书试水轻量级的SaaS应用,随后又推出了“火山引擎”的企业云服务平台,如今又补上了底层基础设施层面的IaaS一环。从中不难发现,字节跳动做To B业务的逻辑,即从轻量级出发,逐渐做深做厚,而这与当前的云计算巨头的打法是相反的,它们更多的是从底层基础设施出发向上层做。

当然,这两种做法更有利弊,但单从说服力和信任来讲,从IaaS开始做起,更容易得到行业客户的青睐。不过,当前还存在着另一个事实——云计算的竞争已经从基础设施层面的竞争上升到了SaaS层面。

字节跳动能否趁着这个空档在市场中占据一席之地,或许是个变数。

而关于这一年时间内,字节跳动对云计算态度的转变,或许从《晚点 LatePost》的报道中,可以窥见一二。

去年,当火山引擎内部讨论要不要做 IaaS 时,推动和分管火山引擎的字节技术副总裁杨震原曾透露过担心:竞争激烈的 IaaS 市场,可能难有字节的位置。2021 年春节后,在火山引擎业的一次例行全员会上,火山引擎管理层告诉整个团队,他们已决定正式进军 IaaS 市场。

争做“第四朵云”,早了也晚了

据悉,火山引擎的目标是做阿里云、腾讯云、华为云之外的 “中国第四朵云”,从这个目标来看,字节跳动是克制的。

而克制的背后,除了是一个新入局的低姿态,更多的也是字节跳动对云计算业务的不确定。

毕竟,相比于其他大厂,字节跳动还是晚了,同时它不像BAT有云计算作为统一技术底座,放弃先发制人的优势通常是致命的,尤其是在技术领域的竞争中。

可以看到,过去几年,互联网巨头进行了多次To B组织架构的调整拉通。

比如腾讯进行组织架构调整,在产业端新成立了云与智慧产业事业群,今年又进行了“区域+行业”的架构调整;再比如百度AI体系组织架构升级,新“百度人工智能体系”(AIG)包含技术中台群组(TPG)和智能云事业群组(ACG)两大群组;还有阿里云事业群此前升级为阿里云智能事业群,又在后来进行数次小的调整和变阵;以及最近的华为对华为云进行的架构调整和最新定位。

伴随这数次调整而来的,是中国 IaaS 市场愈加明显和稳固的马太效应。据IDC报告,当前阿里云已经占据整个市场近四成的份额,而国内 IaaS 市场的前五名占据了近80%的市场份额。

别说第四名,就是在短期内跑进主流,对于字节跳动来讲,都是一个不小的挑战。毕竟,如今的字节跳动才刚完成了底层的基础设施进行归类整理这一步。

这也就引出,对于字节跳动当前的储备和沉淀,贸贸然宣布进入云计算领域,是有点操之过急的。

去年,多位采访对象曾对虎嗅表示,未来字节跳动是一定会做云计算的,但近一两年来看是不会有所行动的。原因也很简单,云计算上半场中小企业上云需求爆发的时期已经过了,从技术和打法上,字节跳动都不占优势,所以短期内不会发力。

另一方面,在很多行业人士眼中,字节跳动的基础设施和应用生态跟云计算龙头企业还有一定的差距,同时,字节跳动的赚钱能力还没到瓶颈。所以短期内没必要也不会做云计算。

成了谁的新烦恼?

如果非要给字节跳动找一个理由,“省钱”似乎比“赚钱”更合适。

公开资料显示,当前字节跳动的供应商主要有阿里云、金山云、UCloud 目前是字节的供应商。在虎嗅盘点云计算厂商财报时,曾提到,字节跳动对于一家云计算厂商的营收起着至关重要的作用。

即使体量庞大如阿里云,也不可避免会受到字节跳动的影响。今年第一季度,Tik Tok终止了止阿里云合作,直接导致了阿里云今年一季度的收入增长从去年同期的 58% 下降至 37%。更不用说,本就生存艰难的第三方中小型云厂商营收对字节跳动的依赖了。

此外,一位行业观察人士称:“随着字节系产品矩阵流量的暴增,以租代购的公有云模式其实并不省钱,这也是巨头或对业务有特殊需求的企业为什么会有“下云”的概念,倾向于自己拥有数据中心。”

毕竟,采取租赁模式本质是用社会化供应,但社会化的基础设施往往是滞后的,这也就解释了字节跳动为什么一定会自己做云。

需要指出的是,虽然字节跳动宣称将对于提供 IaaS 服务,但目前其只有张家口一个数据中心,基于此,不难推测字节跳动当前的IaaS还处于自给自足的阶段,至于究竟能在公有云市场上掀起多大的浪花,还有待于观察。

【本文作者张雪,由投资界合作伙伴虎嗅网授权发布,文章版权归原作者及原出处所有,转载请联系原出处。文章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投资界立场。如内容、图片有任何版权问题,请联系(editor@zero2ipo.com.cn)投资界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