传字节跳动将进军云计算 IaaS,“狼来了”?

字节跳动基于直面最终用户的理念、数据驱动的工作模式,沉淀出了一套成熟的技术工具和架构。值得注意的是,其中就包括了火山引擎云原生操作系统,涵盖智能容器云、机器学习平台和基础设施。
2021-06-11 15:38 · 钛媒体  张帅   
   

" 字节云 ",一个从来没有被字节跳动承认,却又不断被外界反复提及的业务,现在可能真的要来了。

6 月 10 日,据《晚点 LatePost》报道,字节 " 火山引擎 " 部门将在今年 9-10 月正式发布包含计算、存储和网络的云计算 IaaS (Infrastructure as a Service,基础设施即服务)服务。

随后火山引擎对外表示,火山引擎目前还没有推出公有云产品,对市场相关猜测不做评论。

而在钛媒体App 看来,以字节跳动如此之大的业务规模," 字节云 " 早已经在内部诞生,互联网公司的虚拟化、容器化锻炼出了字节云的自研能力,之后对外推出是顺理成章的事情,关键在于字节跳动有多大的决心和投入。

为何做 IaaS?

在部分业内人士看来,字节跳动进军云计算并不明智,2017 年华为云宣布开展公有云服务时,已经被认为没有机会," 字节云 " 显然不是字节跳动的最终目的。

钛媒体 App 了解到,仅从每年服务器的采购量计算,字节跳动已经是当之无愧的第一梯队,年采购量在十万量级,字节跳动面临的幸福烦恼是——不断增长的业务规模以及基础设施始终落后的矛盾。

为字节跳动提供云服务的厂商包括阿里云金山云、UCloud 等,与此同时,字节跳动也在广泛布局新建数据中心,从自建数据中心以及推出 IaaS 服务的消息来看,字节跳动正在开展 " 下云 " 行动,将更多业务放在自己的数据中心上。

当企业对云计算的需求足够大,自建数据中心能实现更高的性价比,所以说 " 字节云 " 其实已经在服务字节跳动内部。

另一家互联网巨头美团也曾是云计算产业的后进者,但是并未大举投入发力公有云市场,后于 2020 年 5 月 31 日正式停运,美团云后来转为内部使用。

美团云的撤退既有外部市场竞争激烈的因素,也有云计算与美团主营业务弱相关的客观事实。与美团不同的是,字节云打算在 To B 市场有所作为,所以字节云的推出 IaaS 服务的目标与彼时美团不可同日而语。

头部云计算厂商都认为,云计算的窗口已经关闭,市场格局基本定型,这也注定了字节云不会以老方法走新路。

钛媒体 App 认为,推出 IaaS 层资源显然不是字节云的重点,其一,云计算纯资源型的竞争已经趋于稳定,新入局的字节云并不能带来什么变化,价格战对字节跳动毫无意义;其二,字节云 IaaS 服务不是为了规模化抢客户,而是自上而下的需求传导,更多起到补充字节跳动 To B 业务体系的作用。

字节跳动未有完整 To B 体系

据信通院《2020 云计算发展白皮书》数据,2019 年我国云计算整体市场规模达 1334 亿元,增速 38.6%。其中,公有云市场规模达到 689 亿元,相比 2018 年增长 57.6%,预计 2020-2022 年仍将处于快速增长阶段,到 2023 年市场规模将超过 2300 亿元。

国外有亚马逊、微软和谷歌,国内有 BAT 等巨头,互联网公司 To B 并不是什么新鲜事,相反地,在当下的消费互联网增长瓶颈之下,巨头们都开始做这一门 " 难却正确 " 的生意。

低调的张一鸣虽然即将褪去字节跳动 CEO 的身份,但可以预见的是,他仍然会对字节跳动的发展起到至关重要的作用。据报道,张一鸣在规划 2021 年的三大目标时,To B 业务赫然在列,主要依托飞书和火山引擎展开。

在他有限的对外发言里,曾经这样提到过字节跳动 To B 业务的思考:过去我们做 To C 的业务,其实更有难度的是 B 端业务,To C 端的产品用的数据库、云计算还是芯片、支付系统,其实是 ICT 产业的更底层。如果 C 端做完可以往上游进入 B 端基础设施,如果能做成,是对中国科技企业的提高。无论是获取用户红利还是市场营销还是社交传播,更多要打全球化,才能够进入上游更有难度的工作。

而字节跳动对外有哪些 To B 产品和服务呢?不多,飞书(Lark)、巨量引擎以及火山引擎。

飞书是一款企业协作平台,其海外版为 Lark;巨量引擎是一个广告投放平台,与字节跳动的流量业务息息相关,只能算半个 To B 服务;火山引擎是三者中更有 "To B 像 " 的产品,其产品包括私有云、容器和对象存储等基础服务,AI、移动、多媒体、数据和研发等技术中台产品,和营销、内容创作、业务安全等智能应用。

无论是集团 To B 业务体系的完整性,还是飞书和火山引擎在单个领域的齐备性,字节跳动依旧是单兵作战,根本没有形成一套 To B 业务体系,还是没有摆脱 "APP 工厂 " 的影子。

在一段时间内,字节云和阿里云、华为云、腾讯云、天翼云等大型公有云厂商并不会直接对垒,而是专注火山引擎的 PaaS 层服务。

字节如何 To B?

凭借在巨头环伺杀出重围的战绩,字节云刚起步就颇有 " 狼来了 " 的声势,但实际上字节 To B 将是一个漫长的试错过程。

字节跳动能对外输出什么?

过去几年,字节跳动基于直面最终用户的理念、数据驱动的工作模式,沉淀出了一套成熟的技术工具和架构。值得注意的是,其中就包括了火山引擎云原生操作系统,涵盖智能容器云、机器学习平台和基础设施。

据字节跳动官方表示,在 2021 年抖音春晚红包节目,火山引擎技术团队通过快速扩容、整合资源,对流量和网络系统进行调度,很好地解决了流量瞬时爆发、容灾以及弱网环境用户体验和接入质量等多道难题。显然这就是字节云的雏形。

在 6 月 10 日火山引擎发布会上,字节跳动副总裁杨震原,同时也是火山引擎的负责人表示," 我其实是做工具的,是公司的一个后方,支持大家做各种业务,比如数据分析,智能支持。" 恰如其分地点明了字节跳动当下 To B 的重点,是工具型而非资源型的 " 字节云 ".。

他还以中国的腾讯、阿里,海外的微软、亚马逊和谷歌举例,说明互联网公司的技术开放路径。" 最典型的是亚马逊。AWS(亚马逊云计算服务)的故事相信大家都有所了解。最早是亚马逊的一些工程师,把一些内部用得很好的技术,包括运维工具、管理平台、资源分配工具,都开放出去。在很长的时间内,AWS 很少有竞争对手,他们把市场做得很大。等大家回过神来,才发现原来这就是云计算。"

以 AWS 作比,其实已经透露出火山引擎的野心。接下来要考验的是字节跳动 To B 的决心,对此杨震原并不避讳字节跳动的缺点," 我们公司的很多人,原先做 To C 互联网产品,面对的是用户,所以做企业服务的经验不多。确实这个行业有很多挑战,我们对这个领域也有很多不熟悉的地方,需要学习。"

但杨震原也表示," 学得越多,我们越发现,应该投入更多的时间。这个行业速度不会那么快。‘我们有做好企业服务的决心和耐心’。这件事情不是做一年、两年,也不是做三年、五年,接下来三十年、五十年都要坚持做下去,才能取得更好的成功。"

现在谈字节云还为时尚早,它更像是一颗火种,承载着字节跳动未来的希冀。

【本文作者张帅,由投资界合作伙伴钛媒体授权发布,文章版权归原作者及原出处所有,转载请联系原出处。文章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投资界立场。如内容、图片有任何版权问题,请联系(editor@zero2ipo.com.cn)投资界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