旗下微信矩阵:
  • 投资界
    投资界微信扫码订阅
  • 前哨
    投资界微信扫码订阅
  • 解码LP
    投资界微信扫码订阅
  • 天天IPO
    投资界微信扫码订阅
  • 野性消费吧
    投资界微信扫码订阅

“双减”压境,在线教育求生存

各大在线教育机构试图避开监管高压,营造出了不再高调、不再激进、不再烧钱的暑期档。
2021-07-20 20:55 · 微信公众号:鞭牛士  苏格诺   
   

“靴子落地,利空出尽”,在经历了密集监管、顶格罚款、大规模裁员等风波后,在线教育行业还在焦心等待“双减”政策的正式落地。

今年5月21日,《关于进一步减轻义务教育阶段学生作业负担和校外培训负担的意见》被审议通过,校外培训机构存在无序发展问题,要“从严治理”。

“面对监管,在线教育机构唯一确定的就是不确定。”一位业内人士告诉鞭牛士,“如果真的禁补,那么一半的学科教培机构将会断掉生源或者现金流,被迫转型甚至出局。”

眼下,尽管“双减”靴子还未正式落地,然而连日来针对中小学学科类校外培训,各地纷纷发文,从关停、整顿再到辟谣,这些举措无异于投石问路,成为悬挂在教培行业头顶上方的达摩克里斯之剑。

从股价就可以直观看出在线教育大退潮:截至发稿,相比历史最高位新东方跌了71%,好未来跌了79%,51Talk跌了82%,一起教育跌了90%,高途跌了93%。

“目前已经有在线教育机构开始弄录播课了,在线大班课肯定首先被灭,等正式文件出台吧。”上述人士称。

被认为能够开展高质量、个性化教学服务的在线教育行业,在资本大量涌入的背景下,接二连三发生过度营销、虚假宣传、诱导消费、卷钱跑路等教育乱象,早已背离了“用技术改造教育”的初衷。潮水退去后,“求生存”成为在线教育第一要务。

暑假生存战

没有了突飞猛进的线上广告植入,在线教育机构该如何寻找存在感?

名师人设、超低价课程、限时购、“高感知价值”赠品……在抖音直播间,多家在线教育机构推出的引流低价课依然延续了之前的套路,不同的是,“暑期”“特价”等字眼不再被刻意强调,“特训”“能力拓展”成为课程的卖点。

“拍下的都是九月份才开课哦。”在“猿辅导直播课”直播间,主播拿着“拓展班-今日12点截止”的纸条说道,“一到六年级的直接去拍,30元20课时,采用在线直播和专题视频的形式上课。”

截止7月16日晚间10点,鞭牛士观察到,该课程已卖出了2万套。

事实上,自去年开始,直播卖课已经成为各大在线教育机构的惯常操作,根据天猫数据,618预售首日,有56%的网课在直播间售出,成交破千万的教育品牌数量超过去年双11。

如果说直播卖课是获得新用户的第一道门槛,那么开拓私域流量则是巩固老用户、增长新用户的一道护城河。例如新东方在线就通过邀请好友助力领取免费实物礼品、拼团买课以及加好友进社群的方式,完成了新用户的拉新和转化。

各大在线教育机构试图避开监管高压,营造出了不再高调、不再激进、不再烧钱的暑期档。

此前,行业都把今年的暑期培训定义为“在线教育最后一个黄金档”,会再次出现“暑假大战”。但随着各地暑假校外培训政策的出台以及托管服务的推出,这个“黄金档”的价值也打了折扣。

7月2日,北京教委宣布,将启动学生暑期托管服务,不组织学科培训和集体授业。之后,教委强调不能强制学生参加,教育部也辟谣“取消教师寒暑假”传言。目前,已经有北京、上海、深圳、南京、银川、安阳等地,开启了暑期托管服务。

7月8日,网传云南富宁、安徽巢湖发布通知,禁止暑假期间开展义务教育阶段学科类培训。据芥末堆报道,富宁县教体局确认内容属实,家长可以和培训机构协商退费。

“之前的小道消息是,双减政策会在7月15日左右落地。”某在线教育员工称,“政策一直不落地,工作状态就一直焦虑。”

围绕“双减”,相关教育政策开始陆续出台,比如,成立校外培训监管司,地方教委要求严格控制培训时间,国家法定节假日不培训

“暑假大战是打不起来了,要打也是生存战了。”上述在线教育员工告诉鞭牛士,除了调整暑假班的时间,地推、直播,各种转化方式都尝试了。

晟泰教育投资集团副总裁陈炜在接受媒体采访时指出,这次对校外教育培训的监管绝对不是一阵风,“不是一两年,也不是三年,可能会延续五年、十年,甚至更长时间”“它有力度、长久性、多维度、无死角全覆盖”。

选择主动离职

尽管“双减”细则还未正式出台,但行业裁员风波还在继续。

在知乎、脉脉等社交平台上,有毕业生表示,花了高价钱在公司附近租了房子,却被通知无法入职或者延迟入职,还有人被突然告知“明天是最后一天,来不了的话只能说抱歉”。

这些或明或暗的裁员方式,正在加深年轻人对在线教育行业的不信任。

据公开媒体报道,四月以来,已有新东方在线、VIPKID、高途(跟谁学)以及作业帮等多家在线教育机构开启大规模裁员,涉及多条业务线的主讲教师、教学辅导、运营等多个岗位。

相比上一轮被迫裁员的焦虑、恐慌和不安,如今深处在线教育行业的年轻人逐渐学会了掌握命运的主动权。

“虽然已经离开在线教育行业几个月了,但现在只要听到‘电话打起来’这句话我就发抖。”回忆起在清北网校工作的经历时,小林仍心有余悸。

在小林看来,所谓各大厂在线辅导老师的工作,业绩难以量化, 必须要用“加班的灯火”给上面的人营造一种努力的错觉。

“喊口号、开会、加班、盯数据,这些表面工作就一点点侵蚀你的底线。”小林告诉鞭牛士,“无效加班和连轴转让人精疲力竭,最长纪录寒假连续工作了38天。”

“庆幸自己逃离了。”小林深吸一口气,谈及现如今的体制内工作,她感觉这才是真正回归到正常人类的生活。“并不是所有高压和个人奋斗都对成长有益,工作是为了让人更好的生活,而不是让人放弃生活。”

“之前HR称没有教资不能做辅导班的老师,把我调到了市场部,工资下降很多。后来由于离职率太高,又开始招辅导班老师实习生,没有教资也可以顺利入职了。据我所知,就算正式员工,也有很多没有教资的。”前高途实习生告诉鞭牛士,他认为,“线上教育的老师就是客服+销售,一切只是为了续班。”

周刚进入学而思网校不久,便经历了多部门应届生裁员风波。“裁员没有理由,先是带薪放假十天,然后人事给出离职方案,一是给予每人2500元补助,二是等到7月底入职。基本上所有人都选择拿钱走人,谁能保证7月底还能继续工作啊。”

据周周所言,她所在的学而思网校小高学部在7月初启动了新一波人员优化,但是她选择了在优化之前主动离职。

“我会考虑转行,目前是教培的冬天,得尽快谋求其他生路。”周周说道。

也会有人选择留下。在网易有道实习了几个月以后,作为今年的应届生,小志选择了留下。他所在的项目组主要是面向素质拓展的非学科类课程。

小志告诉鞭牛士:“公司5月底开始只是暂停发放HC,裁员的话我们产品还没有(裁员),可能是因为我们做的不是学科类培训,影响不是特别大,我听说其他的一些公司裁的很多,比如猿辅导、高途、作业帮这种,校招的都不给进了。”

转型素质和职业教育?

K12类在线教育处在水生火热中,在焦灼等待最后的宣判,但另一方面,有不少机构在尝试快马加鞭奔赴素质教育和职业教育赛道。

据艾瑞咨询《2021年中国素质教育行业趋势洞察报告》指出,预计2021年,我国素质教育行业市场规模增速将达55.8%,市场规模将达5050亿元。

从VIPKID关停大米网校、高途砍掉小早启蒙业务,到好未来旗下儿童素质教育品牌“励步英语”进行品牌升级,推出励步儿童成长中心,涵盖英文戏剧、口才、美育、书法、益智、棋道等新产品,再到新东方投资以青少年花样滑冰培训为主的北京万域芳菲文化发展有限公司,素质教育正在成为在线教育行业新的突破口,也吸引了越来越多的入局者。

“尽管素质教育规模增长迅速,但是如果所有学科培训机构都转型做素质,显然这个赛道还是太过拥挤,而且造价不菲,光是一个成长中心的造价就超过500万,不是一般机构能够玩的起的。”业内人士告诉鞭牛士。

今年以来,音乐、美术、体育、编程等素质教育方向不断有大额融资完成,黑板洞察研究院数据显示,今年6月份,素质教育赛道融资金额为4.63亿元,占总金额的26.19%,主要为东方启音获得的6000万美元C+轮融资。

“英语课主要是提高孩子口语和英语感觉,不是为了应试。”上过好未来励步英语的学生家长告诉鞭牛士,“暑假了孩子不上课,天天在家玩也不好,还不如上课,监管可以让课程便宜点,普惠所有家长。”

除了素质教育,职业教育也是今日在线教育行业关注的热点。数据显示,今年1月至6月30日,在线教育领域有43.4亿资金流向了职业教育。

已经有K12在线教育机构开始布局。据媒体报道,高途在宣布企业名称正式改为“高途教育科技集团有限公司”时,也增加了跟在线教育相关的“自费出国留学中介服务”“人力资源服务”等新的经营范围。

“职业教育是有门槛的,K12不好转型。”上述业内人士称。

就在高途宣布改名的同一天,教育部宣布,部署加强社会成人教育培训管理,将开展专项治理行动。

【本文作者苏格诺,由投资界合作伙伴微信公众号:鞭牛士授权发布,文章版权归原作者及原出处所有,转载请联系原出处。文章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投资界立场。如内容、图片有任何版权问题,请联系(editor@zero2ipo.com.cn)投资界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