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F终于上市了,但和贾跃亭已经脱钩了

负债累累的法拉第未来居然再次“起死回生”,以在纳斯达克挂牌上市的方式,重回大众视野。
2021-07-22 16:09 · 鹿鸣财经  罗京   
   

一直困于ppt造车的贾老板,终是不甘,不愿放弃为梦想窒息,从与恒大联姻,到争取第九城市的注资,再到如今SPAC套壳上市,FF就像一只吞金兽般,始终喂不饱。

可资本对新能源车的疯狂,再次超出大众预期!

负债累累的法拉第未来居然再次“起死回生”,以在纳斯达克挂牌上市的方式,重回大众视野。

此次此刻,法拉第未来将重新出发,那么它的成功概率到底有多少呢?

贾跃亭和FF,脱钩

要知道,法拉第未来(以下简称FF)已经不再是贾跃亭的公司了。

2020年7 月 2 日,贾跃亭在个人微博发布了一篇名为《打工创业、重启人生,带着我的致歉、感恩和承诺》的公开信,称自己已经完成在美申请的个人破产重组程序,目前重组方案正式生效,同时还设立了债权人信托并正式开始运营。

信中,他写道:

“随着FF合伙人制的实施和我个人破产重组方案的生效,我已经不再拥有FF的股权”;

“对于我的全体债权人来说,大家将以FF股东的身份共享FF未来成功的成果”;

“FF将是全体合伙人和全体员工的FF,也会是投资人和债权人股东的FF”。

按照贾跃亭的债务重组方案,他以自己持有的FF公司股权及相关收益权作为信托财产,以债权人为受益人,通过类似于“股权转让”的方法使自己解除债务。

债权人的信托财产就是FF的股权及其收益权利。换言之,只有当公司经营良好,股票价格随之上涨水,作为信托受益人的各债权人才有机会获得更高的清偿。

如此一来,不论是受托人还是合伙人都会大力支持FF公司的发展,尽力去维护自身的利益。

此外,贾跃亭也不再是FF的CEO,而转为首席产品和用户运营官,CEO一职则交给毕福康(Carsten Breitfeld),后者曾担任宝马集团副总裁和插电式混动车型i8项目负责人以及造车新势力拜腾电动车的CEO。

根据6月21日PSAC提交的S-4修改文件,此次PSAC与FF合并交易后,恒大集团子公司香港时颖(Season Smart Limited)将拥有新FF20.4%的股权;新FF也将获得10亿美元注资,为量产FF91车型提供资金保障。

量产为王

有了10亿做保障,FF就能量产下线了吗?

烧钱,几乎是所有新势力造车的共性特征,而汽车行业本来就是个资本密集型行业。

但有钱也不代表就能量产,要想车子顺利面市,先要解决产能爬坡,特斯拉、“蔚小理”等许多电动车初创公司都曾被产能不足给束缚住手脚。

尽管目前看,特斯拉全球汽车工厂产能可达年105万辆的规模,但其中,美国弗里蒙特的50万辆/年的工厂并不是特斯拉自建的,而是在创业初期从丰田手中收购而得。

彼时,丰田和通用合资的这家工厂(NUMMI)主要生产雪佛兰和丰田花冠汽车,但当2008年经济开始衰退时,通用汽车陷入财务泥沼,并于2009年放弃工厂,而丰田也在不久后宣布工厂结业。

走运的马斯克仅以4200万美元的低价(丰田一开始出价1亿)将工厂收入囊中,一解当时产能之忧,加之工厂里有大量现成的生产设备以及5000名熟练技工,这些都为特斯拉快速推进Model S概念车量产提供强大助力。

国内“蔚小理”三家则在创业初期选择了代工模式。“蔚小理”这样造车新兵,一是在行业零经验,二是很难申请到造车资质,找其他车企代工无疑是最优解。

2018年12月6日,工信部发布《道路机动车辆生产企业及产品准入管理办法》,允许符合规定条件的研发设计企业借用生产企业的生产能力申请准入,解决了新势力造车产能问题,蔚来找了江淮、小鹏选择海马、理想绑定力帆。

目前,江淮蔚来工厂的产能为年12万辆,且还在扩产中,预计年底可达单班15万、双班30万的产能。小鹏和理想则在汽车销量达到3万辆以后,选择自己建厂或者直接收购代工厂,据悉小鹏已坐拥4家工厂,年产能合计达47万辆;理想常州工厂年产能也预计在2022年翻番至20万辆。

代工以及低价收购现成的工厂都是加速量产落地的方法,但FF在最创立之初,却选择了一条尤为艰难的路,从零开始自建工厂,而且还跑到美国内华达州拉斯维加斯的一片荒漠上。

美国建厂哪有中国高效、迅速,而且人力成本也贵,结果厂没建起来,却背负起一身债。

2018年,FF抛弃内华达的工厂,又跑到加州Hanford建设年产能1万辆的工厂。但截至目前,该工厂还差9百万美元的建厂费,等钱到位后,还要9个月才能竣工。

好在这次FF找了两个帮手来推进汽车量产,第一是韩国公司Myoung Shin。该厂坐落于韩国群山市,具备年产能27万辆的规模。Myoung Shin在制造汽车方面经验丰富,据公开资料显示,该厂原本为拜腾代工生产,但在后者濒临破产之际,转而为FF服务。

另一家则是吉利,今年1月29日,FF与吉利签署框架合作协议,计划在技术支持和工程服务领域展开合作,并探讨由吉利与富士康的合资公司提供代工服务的可能。

值得一提地是,浙江吉利控股集团有限公司参与了FF SPAC上市少量投资,并计划与FF在中国某一线城市(Tier 1)建立合资公司,支持后者在中国设立总部和生产。

为时未晚?

如此看来,FF此次勇闯资本市场,不再像是之前那般“裸奔”,但现在入场,算不算晚?

截至目前,FF依旧是一辆车都没有量产,FF官网显示,未来主义者版FF91已开启预订,订金为5万元,根据上市文件显示,全车售价应该为18万美元,即115万人民币(按1USD=6.4CNY换算)。

该车性能不亚于其他品牌的优质新能源车,但这一售价无疑将绝大部分消费者拒之门外。根据PSAC上市文件里的产品信息,更加亲民的车型FF81、71起码要等到2024年左右推出。

简单梳理FF乘用车车型的路线图,不难发现FF在对标特斯拉,从高端慢慢向下渗透至大众市场。

特斯拉

法拉第未来

2009

Roadster

9.8万美元

2022Q4

FF91

10万美元

2012

Model S

5.74万美元起

2023Q3

FF81

9.5万美元

2016

Model 3

3.5万美元起

2025Q2

FF71

6.5万美元

2022E

Model 2

2.5万美元

注:法拉第未来数据源自PSAC上市文件Registration Statement2021-04-05,日期与价格皆为预期

但根据特斯拉发展路径,真正的爆发始于Model 3。Model3是一款中型轿车,于2016年3月公布、2017年年底交付,标准版3.5万美元、续航354公里,极具性价比。

M3成为一款现象级产品,2018年全年共交付14万辆,占全美新能源车销量的38.7%,特斯拉全年营收也达214.6亿美元,净利润从2017年亏损19.6亿美元缩窄至亏损9.8亿美元。截止至2021年1月,特斯拉在美国电动车市场的占有率达到55%。

但特斯拉并未停止降价的脚步,更刺激其他新势力造车跟进,高性价比车型成为下一个角力场。

特斯拉预计在2022年要推出16万左右的Model2;小鹏P5(16万~23万)已于今年7月中旬上市;蔚来要推出双子星Gemini系列车型,瞄准售价20万左右的市场。

要知道,中国15万以下的车大概占了中国所有车型总销量的70%,目前为止,新能源车在这部分的替代效应还不高。

各方车企都在加速跑马圈地。除了特斯拉、蔚小理,哪吒、零跑等新势力后发军,比亚迪、广汽埃安、上汽荣威等传统车企的新能源品牌也紧盯着这部分市场。

我国2020年新能源汽车渗透率只有5.42%,但进入2021年后,渗透率快速上升,1-6月国内的渗透率已达到10%,十辆车中就有一辆新能源汽车,同时也意味着潜在市场依旧广阔,FF现在入场并不算晚,但无疑需要加快速度,旗下极致性价比的车何时推出,何时能量产交付,是未来的一大看点。

参考资料:

PSAC Document Filings (sec.report)

天风证券《 非典型新势力样本:法拉第未来到底发生了什么》

2021年上半年中国新能源汽车市场渗透率10%-新闻-能源资讯-中国能源网 (china5e.com)

FF91售价超200万,奢华胜过宾利,价格压倒竞品,你会买单吗_腾讯新闻 (qq.com)

【本文作者罗京,由投资界合作伙伴鹿鸣财经授权发布,文章版权归原作者及原出处所有,转载请联系原出处。文章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投资界立场。如内容、图片有任何版权问题,请联系(editor@zero2ipo.com.cn)投资界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