贾跃亭:回国不行,折腾不停

贾跃亭的每一次临门一脚,都差了一丝火候,也正因为只差一丝,始终为他吊着一口续命的仙气,在数次“狼来了”之后,FF依然表现出顽强的生命力。
2021-07-23 07:38 · 微信公众号:FN商业  王叁   
   

北京时间7月22日20:30,法拉第未来(Faraday Future)在美国纳斯达克交易所挂牌上市。而就在上市之前的几小时中,一向不缺少话题的FF再次坐上了舆论的过山车。

7月22日午时,《财新》报道称,原定出资1.75亿美元的“某一线城市”基石投资人将不会入股FF,该投资人是珠海国资

随后,澎湃等媒体报道称,知情人士透露,新的相关投资机构已完成了投资协议签订,已在规定的时间内完成打款。而因外汇因素导致退出此次投资的该“一线城市”,表示在FF完成上市后将与FF在中国的落地展开深度合作。

在数次“狼来了”之后,FF依然表现出顽强的生命力,即使在2021年仍被调侃“下周回国”,即使舆论从来不会放过贾跃亭。

借壳上市

FF借壳上市的消息,最早来自于今年年初。

1月11日,彭博社报道称,FF正考虑通过与一家名为PSAC(Property Solutions Acquisition Corp)的企业进行合并,以SPAC(特殊目的收购公司)登陆资本市场。

PSAC这家位于纽约的壳公司数月以来股价长期徘徊于10美元左右,自FF借壳PSAC的消息曝出后股价暴涨,1月26日当日涨幅15.85%以13.23美元/股收盘。

SPAC,全称Special Purpose Acquisition Company,即特殊目的收购并购公司,是美股常见的上市模式。

SPACInsider数据显示,2020年全年,美股共有450家企业IPO,其中248家通过SPAC方式,占据全年IPO总量的半数以上。

此外,2020年SPAC IPO的数量是2019年的4倍,募资规模超过此前历史所有SPAC的总和,华尔街金融人士也因此将2020年称为“SPAC元年”。

SPAC的上市方式就是三步走,简单得如同把大象装冰箱。

一,成立空壳公司并募集初始资金。由于空壳公司还没有具体业务,就需要创始人本人的经验或信誉来说服投资人。

二,撰写招股书并进行IPO募资。在并购完成之前,SPAC募集的资金会存放在信托基金中,从而达到风险隔离的目的。

三,寻找投资标的并收购目标公司。SPAC公司的股东以投票的方式确定目标公司,合并后的SPAC公司向SEC申请上市代码,并最终完成上市。

同时,SPAC公司募集初始资金时会设定期限,如果不能在此期限内完成并购计划,比如找不到合适标的或并购进展不顺利,这家SPAC公司就会清盘,投资人可以拿回投资本金及利息。

SPAC上市的优缺点都非常明显。

一方面,SPAC上市的门槛较低,上市流程简单、周期短、费用低,非常适合盈利能力较弱的新兴科技企业。

另一方面,传统IPO的监管要求更高,材料递交、路演定价、证券承销等一系列流程虽然繁琐,但也是某种程度上的“质量认证”,更容易获得投资人认可。

但对于法拉第未来而言,目前最高的成本就是时间。先后多轮融资都没能成功助力量产,资金压力极大。

尽快上市,保证募资通道的稳定,从而尽快推动量产计划,毕竟FF91的发布已经是四年半之前的事了,一日不能量产,就一日不能摆脱PPT造车的名声。

在PSAC与FF的拟议业务合并完成时,99.91%的资金将留在PSAC的信托账户上,因此,据市场预测,此业务合并完成后,FF预计将获得10亿美元的资金,包括PSAC以信托方式持有的2.3亿美金,和7.75亿美元的普通股PIPE,合并后公司交易后股权价值约34亿美元。

据招股书显示,FF目前无营收,在2019年、2020年的运营亏损分别为1.1亿美元、6494万美元,净亏损分别为1.42亿美元、1.47亿美元。尽管法拉第未来预计在业务合并结束后的12个月内开始FF 91系列的商业销售,但目前并无人能够保证公司能够发展制造能力和流程。

由于国内证监会的“封杀”和尚未盈利的经营状况,以及疫情等原因,表示过合作意向的多家私募股权公司纷纷出于不确定性而退出,原先讨论计划IPO上市的法拉第未来只好退而求其次选择难度较低的SPAC上市。

从2020年下半年起,新能源汽车在美股市场表现强势。理想汽车市值已突破300亿美元,小鹏汽车超过373亿美元,蔚来汽车已达到766亿美元。

这是法拉第未来上市最好的时机,可能也是最后的希望。

上市前夜

7月19日,上市前夕,FF在官网公布了FF91即将实现量产的消息,并开启了预定通道。支付5万元,即可预定未来主义者版FF 91,同时获得FF ID、线上/线下销售活动参与权及个性化定制服务等权益。

今年4月,FF官方公布了预订量1.4万的成绩,并宣布将于2022上半年交付。FF91售价达18万美元,这一定价加上税收,总价接近200万人民币。

此外,FF表示,未来5年,其乘用车规划将包括FF 91、FF 81和FF 71。据FF招股书,FF 81预计将于2023年量产上市,FF 71预计将于2024年底量产上市。

但伴随上市与量产消息一同出现的,还有FF融资消息中的变故。

7月22日,距离FF上市仅差数小时,据《财新》报道,珠海国资将不会入股FF。

《财新》的报道中提到,FF在7月15日向美国证监会提交的一份文件显示,原定出资1.75 亿美元的基石投资人将不会入股FF。

这个“基石投资人”,显然是年初传出消息的珠海国资。

今年1月25日,据路透社报道,法拉第未来计划在中国开设工厂,生产部分电动汽车,并邀请吉利汽车提供制造服务。

消息人士称,这些计划尚未最终敲定,未来可能会发生变化。对此,法拉第未来方面表示不予置评,吉利方面也表示不对市场传闻置评。

1月27日,据新浪科技报道,多个渠道透露,法拉第未来将在珠海建设生产基地,来自珠海市的国资向FF投资20亿元,而双方的接触在2020年底就已经开始了。

根据报道,吉利同样有意参与FF的新一轮融资,投资额度在3000万到4000万美元。但对于建设生产基地的FF来说,这笔钱是远远不够的,而珠海国资的入局,不仅仅能带来更丰厚的资金,还能带来扶持政策。

据新浪科技报道,珠海市方面已经在投资后就生产基地的建设等加紧进行各项前期的准备工作。在春节后,各方的合作速度会进一步加快。业内人士指出,在珠海建设生产基地,与拿到珠海国资然后在珠海建设生产基地,对于FF的战略意义完全不同。

腾讯新闻《潜望》也在同日报道,一位接近贾跃亭的投资人称,“并非空穴来风。”近期关于FF登陆资本市场以及与中国汽车制造商吉利开展合作的传闻属实。

当时,FF与吉利对合作事宜讳莫如深,均作出“不对市场传闻置评”回应,但传闻已被多个信源确认。

《潜望》的报道中提到,FF将在广东省珠海市建立“国内生产基地”,吉利或将作为合作方主导生产制造环节。珠海市国资参与了FF的此次投资,FF与珠海方面在融资金额、FF国产落地的工厂进度、量产时间及销量目标等方面设定对赌条件。

如果一切按计划顺利进行,FF将于2022年下半年正式在中国实现量产。

此外,还有消息称,在FF最新一轮融资中,珠海两大龙头国企格力集团与华发集团携手参与了投资,但投资金额低于20亿元,而FF的老股东恒大集团也参与了FF此次融资洽谈。年初的一系列传闻中,FF得到了多方助力,包括美股上市、珠海建厂,国资入股,以及格力等集团的参与。而在今日的传闻中,仅提到了“珠海国资不会投资”。

实际上,“珠海国资不会投资”的消息来自FF上市合并方PSAC于7月15日发布的公告,该公告显示,在2021年1月27日,FF、PSAC与认购投资者签署了协议,认购者同意认购PSAC 7950万股普通股,认购价每股10美元,总计7.95亿美元,其中1750万股将由中国某一线城市投资者认购。

但在7月11日,原定投资FF的中国一线城市发出通知,称因外汇原因导致无法完成此次投资,其拥有的投资额度目前已转让给相关投资机构。

该公告要点有三:一,确认了年初的投资消息;二,因为外汇原因无法完成投资,但没有否认继续合作;三,新的投资机构已经完成投资,不影响FF上市。

因此,问题的关键在于:FF是否能在国内建厂并推进量产

此时距离2017年1月FF发布首款量产车型FF91已经过去了四年半的时间。FF曾在美国加州汉福德设立工厂,但由于贾跃亭个人的债务问题,法拉第未来量产的每一步都推进得极为艰难。

艰难量产

2017年中旬,贾跃亭赴美,“下周回国”成为他身上抹不去的标签,另一个标签是“老赖”。身背巨额债务,法拉第未来成为他仅存的翻盘希望。

2017年11月,贾跃亭表示,“一旦回国之后又来不了美国,FF的融资就没戏了,就垮了。”

随后的12月13日,法拉第未来公司宣布完成10亿美元A轮融资。

2018年2月,贾跃亭表示法拉第未来获得15亿美元融资,基本满足IPO之前的股权融资需求,并承诺在2018年底交付第一批量产车。

2018年6月25日,法拉第未来再度宣布完成20亿美元融资。

同年7月13日,法拉第未来汉福德工厂获得了政府颁发的临时办公许可(TCO);7月30日,首台FF 91抵达汉福德工厂后,FF宣布于当天成功启动整车组装。

尽管法拉第未来多次强调2018年底交付,融资和工厂方面都进展顺利,但2018年底,等来的却是法拉第未来裁员的消息。

一段与大股东恒大健康之间的纠纷之后,法拉第未来现金流枯竭、建厂计划搁浅、高管离职、接连裁员,贾跃亭陷入了个人债务和FF量产的恶性循环。

2019年9月,FF创始人贾跃亭辞去了原CEO职务,出任CPUO(首席产品和用户官);11月25日,贾跃亭债权人大会在FF总部举行。

12月6日,贾跃亭在特拉华州出席债权人听证会,他在会上表示,待破产重组完成后,他将回国推动FF中 美双主场战略。

FF是贾跃亭还清债务的希望,唯一的希望。

直到2020年5月,贾跃亭的个人破产重组终于在洛杉矶当地时间5月21日举行的听证会上获得了加州中区破产重组法院的最终确认和通过。

贾跃亭个人破产重组正式进入生效流程,但整整一年半的时间,法拉第未来的量产计划几乎没有实质性进展。

2021年,法拉第未来的情况似乎好转,用最短的时间完成美股上市计划,中国建厂的规划也一度无限接近于落地,量产有望。但贾跃亭的水逆似乎并没有结束。

能否实现交付是造车新势力入行的门槛,否则当年的乐视也不会因为PPT造车而被群嘲。因此,珠海国资是否退场的意义并不完全在于贾跃亭能否获得资本的支持,而是在于FF能否在珠海完成建厂并尽快量产。

珠海是新兴技术企业的前沿阵地,早在“十三五”规划就已经纳入新能源汽车产业,却在2021年稍显滞后。

2020年4月,蔚来汽车引入合肥市建设投资控股(集团)有限公司、国投招商投资管理有限公司以及安徽省高新技术产业投资有限公司等的70亿元人民币战略投资,蔚来中国总部落户合肥。

2020年5月,小鹏汽车获得整车生产企业许可,在肇庆自建工厂投产。随后,小鹏汽车的第二座工厂落户广州。

2020年9月,威马汽车获得上海国资投资平台及上汽集团联合领投的100亿元融资,威马汽车总部与设计采购中心均落户上海。而特斯拉在海外的首座超级工厂也在上海。

联手法拉第未来,成为北京、上海、合肥和广州之后又一座拥有了新能源汽车工厂的城市,是无论如何都不会亏本的投资。

过往的商业史已经证明:流水的公司、铁打的工厂,不管公司做大做强还是倒闭凉凉,工厂一直都在。

对于法拉第未来而言,要想回归市场,量产是当务之急;想量产,必须有工厂,必须有资金。

上市、融资,都是为了FF的量产,交出CEO职位那天起,贾跃亭就已经没有太多选择权了。抛开资本市场对于新能源汽车超出理性的狂热不谈,无论FF公司上市后的前景如何,产品上市才是真正的大考。

所以问题还是那个问题:即便是2022年下半年实现了量产,一款五年前的车型,又该如何定义自己在市场上的身份?

结语

在法拉第未来日前发布的预定链接中,依然显示“全额可退”。早在四年前,FF 91发布后首次接受预订时,就是订金可全额退还。当时贾跃亭宣称,FF91这款车将在年内量产上市。

但2017年过完了,FF 91没能上市;2018年再次公布预售信息,却又一次没有了下文。2019年、2020年、2021年,市场等了一年又一年,等到了无数次FF量产、试驾的消息,但就是没等到上市。

贾跃亭的每一次临门一脚,都差了一丝火候,也正因为只差一丝,始终为他吊着一口续命的仙气。正如他本人说说,“我之所以放弃一切,只为把FF做成,尽快彻底偿还余下的担保债务,实现变革汽车产业的梦想。”

左手还债、右手梦想,追梦不休、折腾不停,但时间悄然溜走、猝不及防。在为了还债暂停梦想的几年里,他梦想要变革的汽车产业已经被别人变革了,而且那个人已经是世界首富。

【本文作者王叁,由投资界合作伙伴微信公众号:FN商业授权发布,文章版权归原作者及原出处所有,转载请联系原出处。文章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投资界立场。如内容、图片有任何版权问题,请联系(editor@zero2ipo.com.cn)投资界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