旗下媒体矩阵:
  • 投资界
    投资界微信扫码订阅
  • 前哨
    投资界微信扫码订阅
  • 解码LP
    投资界微信扫码订阅
  • 天天IPO
    投资界微信扫码订阅
  • 野性消费吧
    投资界微信扫码订阅

高瓴鼎晖,都投了这一位理工男

这是一条你可能没听说过的赛道。成立至今,乐卡车联已悄悄完成5轮融资,身后集结了一支豪华投资人队伍。
2021-09-27 11:13 · 投资界  刘博   
   

万亿级零担物流,这条不起眼的赛道正冲出一匹黑马。

一票从青岛到长沙的货,能否不经过武汉中转,将时效提高一天?快运公司的短驳能力和专线物流的干线直发能力是否可以结合?每票货物的运输过程有没有成本、时效上更优的解?

一家成立于2016年的创业公司——乐卡车联,正在尝试链接货主、全网快运公司和专线,解决上述问题。在这匹黑马背后,掌舵者是一位连续创业者——丛纹弨。这位山东理工男,无论是先后两次成功创业,还是进入一众知名工作,过去20年都在与智能交通打着交道。

成立5年,乐卡车联完成5轮融资,身后聚集了一众知名VC/PE机构——光源创投、险峰长青、梅花创投、德邦快递、云九资本、高瓴和鼎晖投资等。与此同时,乐卡车联也构建了一个庞大的合作版图,不乏德邦快递、极兔速递、中通快递顺丰速运、京东等快运巨头的身影。

回顾多年的创业历程,丛纹弨坦言最大的成就,是收获了一支能打硬仗的团队:去到物流一线,开叉车、搬过货,“如果只靠书本上的知识,根本做不好物流这件事。”

一条近5万亿的隐秘赛道

诞生一只独角兽

这是一条怎样的赛道?

所谓零担物流,指的是当一批货物的重量或容积不满一辆货车时,可与几批甚至上百批货物凑成整车进行运输。所对应的产品主要包括小票零担(30-500kg)和大票零担(500-3000kg)等。

背后所蕴含的市场空间不容小觑。资料显示,2016至2020年中国公路运输的整体市场规模从3.81万亿增长到4.75万亿,而外界所熟知的整车市场,实际上大多都是由零担拼凑出来。

目前来看,零担物流主要分为两种运营模式,即专线型和传统网络型零担。其中,专线型零担多以中小企业和“夫妻店”为主,优势在于固定成本低、可以实现点对点高效运输,但专线网络极为分散、标准化和信息化水平不高;而传统网络型零担虽已建成一定规模的运力网络,但线路运营效率低、运力持有成本高是不能忽视的痛点。

以快运巨头为例,如将货物由北京运送到乌鲁木齐,必须经由天津、西安等地中转。因为在这些快运公司的自营体系中,每日收货有着极强的不确定性,中转才是效率最高的方式,但恰恰中转会造成几大成本浪费:

第一,中转将北京到乌鲁木齐的直线距离拉长数百公里,这也意味着燃油成本和司机人力成本上涨;第二,货物抵达中转地后,还需等待来自其它发货地的货物一同配载,运输时效也随之增加;第三,每多一次中转,势必涉及货物的再次装卸,除人工装卸的成本大幅增加外,场地的周转效率会降低,货物的破损会增多,随之带来理赔风险的加大。

乐卡车联所正在做的,便是减少中转环节,将这些中转干线变为直发线路,实现点对点直达。

具体而言,乐卡车联首先会和上游的全网型快运公司一起调研,根据上游路由时效情况和专线时效情况进行对比,筛选出待优化路由的线路,然后再根据当地专线运营数据情况,做出路由优化方案,发给上游确认是否开线。

紧接着,乐卡车联将通过IT 对接,根据上游实时货量情况,选择合适的专线准确预留仓位拼车,并通过北斗定位等手段做时效监控预警。基于庞大的交易数据,乐卡车联通过算法调度得出最优解,包含快运公司的零担货物如何组合发货、提货路径、运输路线和每一家专线配载的重泡比。

经过干线拉直后,大票零担货物的运输效果改善显而易见。以北京-乌鲁木齐线为例,以往上游快运公司所需时效为6 天,仅运输成本为330 元/方;而和乐卡车联合作后,时效仅需4天,运输成本则降为260元/方。

以国内超300个地级市粗略计算,仅地级市之间的直发线路就高达10万条,按照 “二八逻辑”,至少有2 万条线路的存量空间。在乐卡车联的设想中,通过不停地拆分线路,把三次中转变成两次,两次中转变成一次,从而扩充网线密度。

乐卡车联打造的这套模式价值何在?对全网公司而言,由多地中转变为点对点直达,保证了时效的提高,降低了运营成本,提高了产品竞争力;对专线公司而言,不仅可以稳定货量增加带动收入提升,也能大大提高信息化、标准化水平。

截至目前,乐卡车联已覆盖6000余条线路,月发货线路超1000条,月发货量超100万方。不仅如此,乐卡车联更是构建了一个庞大的合作版图,货主数量达到数千家,不乏德邦快递、中通快递、顺丰速运、京东等快运巨头的身影。

理工学霸第三次创业

改造一个传统行业,年收超10亿

乐卡车联背后的掌舵者,是一位连续创业的理工学霸。

出生于山东威海一个教师家庭,丛纹弨自小就接触到计算机开始学编程。2003年,他进入航天系统工作后接触到商用车的GPS、GIS 应用,随后开始尝试创业,在2007年和2009年先后创立过两家公司。在此期间,丛纹弨先后参与了北京、广州、重庆、大连等地公交车线网优化、出租车调度系统的开发建设。此后,他又加入乐视、中交兴路,所负责的依然是智能交通物流领域。

2016 年5 月,丛纹弨与6 名老同事一起创立了乐卡车联。起初,乐卡车联选择的是从商用车智能车载硬件切入。彼时,在丛纹弨与团队来看,物流是要解决信息不对称的问题,因此他们想将硬件和软件打通,让信息更直接触达司机。

但经过一段时间摸索之后,乐卡车联创始团队发现物流的本质不是信息不对称,而是履约问题。为此,乐卡车联在2017年年初毅然转型,开始从全网型零担公司入手。

众所周知,传统物流企业属于劳动密集型产业,头部企业员工数量动辄超过10 万人,但乐卡车联的员工仅300多人,早期7位联合创始人中有6人都是研发出身。“我们本质上做的还是调度,通过调度寻找运输最优解。”

丛纹弨认为,乐卡车联的核心壁垒即为调度算法。物流车辆调度是一个标准的NP问题,每一个物流订单,都涉及到提货、包装、干线、派送至少四个大的环节,还有车型、装载、配载、路由等数十个多项式,其复杂度可想而之。

但多年的从业经历,让乐卡车联团队能够对调度算法进行创新改造。在整个物流运输作业过程中,两端的提派以物流为基础模型、干线运输则以车流和集覆盖模型的组合方式建模,综合节约启发式和遗传算法,合理安排路线、配载。目前看来,乐卡车联的这套模式成效初显。在长途干线上的算法匹配,可以减少快运公司至少一次转运,提高一天时效,减低20%的运输成本。

正是基于出色的算法调度,乐卡车联在做到全年收入超10亿元后,也并未停下探索的脚步。据了解,乐卡车联团队正在开辟直客业务,在原有线路较成熟区域之外,覆盖制造业和零售业发达地区,目标客户则是这两大产业中的中小微企业。

直客业务所针对的痛点同样显而易见。中小微企业一般运送的货物都较重,且对成本较为敏感,不是快运公司的目标客户;但企业自身去寻找专线运力,又势必会产生高昂的管理成本,只能委托信息部承运。传统信息部由于规模化的能力有限,服务的客户较少,因此提货服务不标准,多货则提,少货则弃,干线价格也不稳定,没有IT能力不能提供可视运输,理赔扯皮等问题显著。

而乐卡车联则通过已形成的稳定全国网络和低成本履约能力,替代信息部,向中小微企业提供标准化运输服务。直客业务的发展,代表着乐卡车联零担网络的基本形成。原信息部单车一般只提一个客户的货,市场上的同城货运也以单车单客户为标准在运营,随着客户密度加大,乐卡车联通过算法合单,优化提货效率,根据专线货源情况进行配载,挣取利润。试运行仅四个月,单城市单月收入即超600 万。

“每个企业都是向多个城市发货的,如果没有之前的网络积累,我们不可能满足客户的多向发货需求,自然也做不了这么快”,丛纹弨如是说。

悄悄融资5轮,高瓴鼎晖入场

他们为何都投了?

一路走来,乐卡车联得到一众VC/PE的青睐。

资料显示,乐卡车联成立至今已完成5轮融资,背后聚集了光源创投、险峰长青、梅花创投、德邦快递、云九资本、高瓴和鼎晖投资等知名机构。

险峰长青林颖认为,乐卡车联是一家另辟蹊径实现行业链条重塑的公司,通过满足快递快运公司干线拉直的增量刚性需求切入,不仅快速完成了全国大票零担运力网络的轻资产起网,还积累了行业里非常稀缺的货物拼载、运力调度和运费报价的算法能力。

于是,险峰长青与梅花创投共同投资了乐卡车联的Pre-A轮,并为其对接了德邦快递,后者也在时隔一个月后投资了乐卡车联Pre-A+轮融资。作为快运巨头,德邦快递深知中转对大票零担极不友好,因为大票零担更易破损,成本也高。为此,乐卡车联进入到德邦的视线之中。乐卡车联团队快速地为德邦搭建了第一条拉直线路(保定-沧州),验证了模式的可行性。截止今天,乐卡车联已经帮助德邦拉直线路近700条。

此后,乐卡车联于2018年3月获得了云九资本的A轮融资。在云九资本看来,丛纹弨对物流产品研发有着独到理解和丰富经验,核心团队自创业之初就保持着和基层货车司机的深入交流,“从用户中来到用户中去”,力求产品能够切实满足从业者需求。

在A轮融资的加持下,乐卡车联当年的业务收入也由2017年的600万元,大幅增长至2018年的两亿元、2019年的七亿元,2020年的十三亿元,紧接着,关注乐卡车联一年多的高瓴与鼎晖投资也纷纷入场。

尽管乐卡车联是一家科技公司,但丛纹弨更愿意将自己讲成是物流人,要将物流人脚踏实地的作风贯彻到底。

回顾多年的创业历程,丛纹弨坦言最大的成就,是收获了一支能打硬仗的团队。乐卡车联整个创始团队从0起步,一直做到现在的成绩,且没有一个人选择离开,难能可贵。但想要真正扎进物流行业并不是件易事。丛纹弨回忆,在转型初期公司全员在物流园办公,为了跟专线运力融入到一起,他们给对方装过电脑系统、修过打印机、安过摄像头,让别人一度以为他们是家电脑维修公司。

此外,乐卡车联每开一条干线直发线路,对应的负责人必须跟车走,要了解清楚司机到哪休息、去哪加油、加水,最终计算出所承诺的运送时效是否能完成。值得一提的是,每逢双十一等电商节日,丛纹弨还会与全体员工下到快运公司一线,男生开叉车、女生去分拣。“不这样做,我们就没法摸透物流行业。只靠书本上的知识,根本做不好物流这件事。”丛纹弨感慨道。

接下来,乐卡车联的目标是成为服务全量货主的公路运输枢纽,就如同机场并不拥有飞机,乐卡车联也不会有自己的车队,一切都由算法调度操作。谈及未来,丛纹弨袒露了自己的愿景:“我希望能将零担物流行业做到像快递行业一样标准,我们要做零担市场的塔台。”这一个目标正渐渐变成现实。

【本文为投资界原创,网页转载须在文首注明来源投资界(微信公众号ID:PEdaily2012)及作者名字。微信转载,须在微信原文评论区联系授权。如不遵守,投资界将向其追究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