旗下微信矩阵:
  • 投资界
    投资界微信扫码订阅
  • 前哨
    投资界微信扫码订阅
  • 解码LP
    投资界微信扫码订阅
  • 天天IPO
    投资界微信扫码订阅
  • 野性消费吧
    投资界微信扫码订阅

一对温州夫妇,把精神专科医院做上市了

随着越来越多人重视精神心理健康,为了填补公立医院资源不足的问题,这一条冷僻赛道正开始火热起来。
2021-09-28 16:22 · 投资界  周佳丽 刘福娟   
   

中国最大的精神专科医院,要去A股上市了。

不久前,康宁医院发布公告称,拟发行A股并在深交所创业板上市。此前,这家民营精神病院已经成功登陆港交所,缔造了“精神病院第一股”。一旦顺利登陆创业板,康宁医院将成为首家A+H精神专科医院上市公司。

成立于1997年,康宁医院背后是一对温州夫妇。1987年,刚满18岁的管伟立大学毕业后进入温州精神病医院,遇到了年轻护士——王莲月,也就是他未来的妻子。目睹了当时地方精神科医院的破烂不堪,管伟立在1993年毅然辞职,开起精神专科医院,随后康宁医院正式诞生。二十余年间,康宁医院从温州起家,当年那个只有4名员工的小医院,一路壮大至今天中国最大的精神专科连锁集团,坐拥30余家分院,一年营收超10亿元。

精神心理健康,历来是一个冷门的行业。直到今年9月初,字节跳动领投好心情诊所的2亿元C轮融资,一举缔造了国内精神心理互联网赛道最大一笔融资。随着越来越多人重视精神心理健康,为了填补公立医院资源不足的问题,这一条冷僻赛道正开始火热起来。

一对温州夫妇,开起精神专科医院

又要去IPO敲钟了

追溯康宁医院的历史,要从一对温州夫妇说起。

上世纪80年代,主修医疗援助的管伟立顺利从温州医科大学(温州卫生学校前身)毕业,随后被分配到温州精神病医院担任临床医生。一年后,一位名叫王莲月的年轻护士也在这里开启了医护生涯。同属于一个科室,管伟立与王莲月很快相爱,两人相恋后步入了婚姻殿堂。就这样,管伟立夫妇在温州精神病医院供职7年有余。

彼时,中国精神疾病医疗资源十分有限,行业鱼龙混杂,社会对于精神疾病患者也存在巨大的误解和偏见,“上世纪八九十年代,不少精神科医院基本都是破烂不堪的。精神疾病患者受到社会的歧视,得不到优质的医疗服务”,糟糕的医疗水平和封闭简陋的环境,更是让患者没有尊严可言。这样的现状深深刺痛了管伟立,一个大胆的想法开始萌生。

1993年的一天,他信誓旦旦地向妻子道出了自己想要创业开精神科医院的决心——希望能够为精神障碍患者提供有尊严的医疗照顾:“如果失败了,去路边炒米粉干的日子也会比别人过得好。”

同为医学专业背景的王莲月深知,医者将是他们唯一的身份和毕生的事业,她坚定地站在了丈夫的身后,在丈夫之后辞掉了旁人眼中羡慕的“铁饭碗”,正式下海创业。“那时候精神病人住院都还得开后门的,这块市场需求很大。我们都是专业的医护工作者,最清楚这块的现状,也深知这块的市场空白。”王莲月曾如是说。

从体制内走出,管伟立先是创办了一家小型精神科诊所,后来在妻子的辅助下,于1997年创建了温州首家精神病专科医院——康宁医院。这样的举动引来了周围人的不解,“刚开始创业的时候,不止是陌生人,连身边的亲戚朋友都说你干嘛去开精神病院啊,别人逃都来不及了。”偏见的声音让这对夫妇将全身心倾注到了改变中国精神疾病环境的事业之中。

最起初,康宁医院规模十分小,仅有4名员工,除了管伟立夫妇外,只有1名护士和1名清洁工。一经成立,管伟立就提出一个理念,把过去对精神病人的“关”,真正转变为“管”和“理”。让心理疾病在阳光下接受治疗,让精神病人得到尊严和善待,是他们的目标。

自此,这家从小诊所起家的民营医院在温州起步,从50张床位运营直到2006被认定为三级乙等精神卫生专科医院。2008年,康宁医院门急诊工作量已经达8万多人次,比建院初期增长5倍多,年总收入每年递增30%左右。

2010年起,康宁医院开始迅速扩张,并于2015年正式登陆港交所IPO敲钟,是国内第一家精神专科医院上市公司,截至目前总市值近25亿港元。值得一提的是,一路走来,康宁医院身后浮现了包括德福资本鼎晖投资金石投资、正心谷资本等机构的身影。

登陆港交所6年后,康宁医院朝着A股市场发起进攻。9月17日,康宁医院发布公告称,拟发行A股并在深交所创业板上市,如若一切顺利,中国首家A+H股精神专科医院上市公司有望诞生。

如何撑起一个IPO

中国最大精神病院,一年入账10亿

事实上,康宁医院登录A股愿望由来已久。

早在2015年登陆港交所后的第二年,康宁医院就曾申请A股上市,不料在2017年3月和7月,因更换法律顾问和签字律师离职等原因两次被证监会中止审核。同年12月,康宁医院再次启动A股IPO。

到了2018年1月,第十七届发审委未通过康宁医院的首发申请,康宁医院再度闯关失败。从发审委的询问来看,康宁医院在同业竞争、是否符合会计准则规定、关联方与关联交易、工业物业改为医疗用途、房地产投资等方面存在疑问。

2020年9月末,浙江证监局官网就披露康宁医院的辅导备案文件。今年6月24日,康宁医院发布的内幕消息公告,公司已经聘请保荐机构进行辅导,并根据保荐机构的建议进行业务调整。8月,康宁医院公告称,公司拟申请A股发行并在深交所创业板上市,并与9月中旬就此事再发公告。

何如此执着于A股?稳固攀升的业绩或许也是康宁医院决心回A的重要原因之一。那么,一家精神病专科医院靠什么来赚钱?过往招股书显示,康宁医院自有医院的运营收入占据了大头,对医保依赖较为严重。财报显示,2021年上半年,康宁医院自有医院运营实现收入5.76亿元,占收入比重92.55%,即治疗、一般医药服务和药品销售等。

财务数据显示,自港股IPO后,康宁医院的营收已经实现5年连涨,其中在2018年—2020年间分别营收7.46亿元、8.6亿元、10.3亿元;利润方面则稍有波动,分别为8100万元、5700万元、7000万元。

截至2020年底,康宁医院集团旗下分院已达30余家,其中有24家自有医院,包括1家独立设置的互联网医院(怡宁心理互联网医院)。自有医院住院床位数为7483张,门诊人次达到27.72万人,是中国最大的精神专科医院。

而管伟立曾道出了康宁医院力求回归A股的真相:一为打破对精神疾病污名化的偏见;二是为吸引高层次的人才;三为医院长远发展争取资本市场更多的支持。“康宁要在A股上市,初衷是为了还精神病人以尊严,为精神病人去掉疯子的污名。”

精神健康,融资潮来了

张一鸣刚投了一家好心情诊所

康宁医院二次IPO并非突然。你可能不知道,一直冷门边缘的精神心理赛道正开始火爆起来。

9月初,一笔罕见的融资浮出水面——专注于CNS(中枢神经)及精神心理健康领域互联网医疗平台——好心情,正式宣布完成2亿元C轮融资。令人惊讶的是,这一轮融资由字节跳动领投,复星健康、德诚资本、兴富资本等知名机构跟投,老股东通和毓承、KIP中国超额认购。需要指出的是,这是目前国内精神心理互联网赛道最大一笔融资。

成立于2015,好心情的母公司是江苏好欣晴移动医疗科技有限公司,这是一家聚焦于CNS(中枢神经)领域精神心理健康服务的互联网医疗平台,为精神心理疾病患者提供数字化诊疗服务,现已发展成为国内最大的中枢神经领域及精神心理互联网医疗服务平台。

不过,好心情不只是一个互联网诊疗平台,还开办了线下实体心理诊所——去年10月,第一家心理咨询中心在北京落地,并在2021年向全国开拓的诊所布局。

好心情融资只是一缕缩影,越来越多人注意到了心理健康这个冷门赛道。公开数据显示,目前我国各类精神心理疾病总体发病率为17.5%,精神心理疾病发病人群和医疗服务需求人数达2.5亿人,而临床精神科心理科的执业医师仅4.5万名左右。每10万人平均拥有精神科医师尚不足国际标准的1/4,资源严重短缺。

而据《全国精神卫生工作计划(2015-2020)》分析,我国精神科医疗资源主要分布在省级和地级市。精神卫生供给不充足,也不均衡。常见的精神心理疾病包括抑郁症、焦虑症、强迫症,其中,抑郁和焦虑症发病率最高,发病率达7%以上,是精神科门诊中占比最大的病种;近年来,精神和心理疾病发病率一直在攀升。

重视精神心理健康,刻不容缓。不久前,全国卫生大会上提出了“要加大心理健康问题基础性研究,做好心理健康知识和心理疾病科普工作,规范发展心理治疗、心理咨询等心理健康服务”的方针。

卫健委等八个国家部委还联合发布《关于印发全国社会心理服务体系建设试点2021年重点工作任务的通知》,要求辖区100%精神专科医院设立心理门诊,40%的二级以上综合医院开设精神(心理)科门诊,提升医疗机构心理健康服务能力。

与此同时,民营精神心理医院开始崛起,填补公立医院资源不足的问题。据不完全统计,2020年开始,心理健康领域共发生近60起融资事件,累计融资超10亿美元。仅2021年至今,包括Flow冥想、壹点灵、小懂健康、hope.....相继完成融资,背后投资方不乏经纬中国、复星健康、德诚资本、通和毓承、KIP中国、荷塘创投等VC/PE机构。

今年8月,Flow冥想完成数百万美金天使轮融资,由Evolve Venture和光速中国共同领投。启动于2021年,Flow冥想主要提供冥想入门和进阶课程,助眠音乐,以及针对情绪管理,缓解焦虑,改善睡眠,声音疗愈,瑜伽延展等不同主题,不同场景的线上音频和视频内容。《中国精神障碍流行病学调查报告》显示,中国成人焦虑障碍患病率最高,越来越多的年轻人受到焦虑和抑郁的困扰。

4月底,数字化心理服务平台壹点灵宣布完成来自58产业基金的数千万B轮融资。创始人徐颖奇,也是一名连续创业者,曾成功创立5173网络游戏服务网、818医药网和658金融网。2007年,由于心理压力巨大,找了发小心理医生调节,由于长期接触互联网,商业嗅觉敏锐的徐颖奇决定创办一个线上咨询平台,壹点灵随即诞生。

“我们长期关注精神科领域未满足的临床需求。”参与好心情融资的德诚资本创始及管理合伙人崔相民博士坦言。这一条隐秘的赛道,已经吸引了不少医疗背景的基金进场调研。

正如通和毓承管理合伙人兼首席执行官陈连勇博士感慨,中枢神经及精神科领域在中国有巨大的未满足需求,但有资质的医院少,病人就医难。而互联网医疗为病人问诊看病提供了前所未有的可及途径。

当然,由于国内心理健康赛道尚处于发展早期,仍然充斥着各种乱象。目前市面上的心理咨询价格,大多是根据心理咨询师从业资历等条件实行阶梯定价,每小时几百到上千元不等。但也因为在这样的收费模式,出现心理咨询师故意拖延时长、兜售培训课程诱导消费的问题。

痛点便意味着机遇。只是不知,这个向来神秘的行业又会诞生什么样的医疗新物种。

【本文为投资界原创,网页转载须在文首注明来源投资界(微信公众号ID:PEdaily2012)及作者名字。微信转载,须在微信原文评论区联系授权。如不遵守,投资界将向其追究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