旗下媒体矩阵:
  • 投资界
    投资界微信扫码订阅
  • 前哨
    投资界微信扫码订阅
  • 解码LP
    投资界微信扫码订阅
  • 天天IPO
    投资界微信扫码订阅
  • 野性消费吧
    投资界微信扫码订阅

上市公司CEO哭诉:已倾家荡产,愿来生不再创业

张熙在朋友圈中说:“一心做教育,但确实投资扩张太过激进和疏于投资及财务管理,特别是巨人的收购是我的滑铁卢,导致今天的局面。”
2021-10-09 08:15 · 微信公众号:互联网头条  爱码字的木易   
   

教培巨头CEO悔恨:

愿有来生,不再创业!

“好想重头再来,愿有来生,再不创业。”

很难想象,这么痛的领悟,竟然来自一名上市公司的老总。

10月7日,精锐教育董事长张熙在朋友圈发文,写了上面这段话。

对于精锐教育,大多数人可能不太了解,但它也算得上教培行业的巨头了。其主要业务,集中于中小学生和K12阶段的教育培训,兼有教育培训、产品研发、咨询服务等业务系统。

天眼查资料显示,精锐教育于2008年成立。自2010年到2020年,精锐教育经历5轮融资。2018年,精锐教育在美股上市,迎来发展史上的高光时刻。

创始人兼CEO张熙,更是天之骄子。

资料显示,张熙毕业于北京大学,后毕业于哈佛商学院MBA,曾在强生、高露洁、箭牌等大公司担任高管。

综合精锐教育的发展历程,再到张熙的实力背景,落到如此这般境地,实在是令人唏嘘。

同时,张熙也提到,自己一直专心做公司,从未贪图享乐,但还是因为投资扩张太过激进、疏于投资和财务管理,导致公司发展遭遇滑铁卢。而为了做好教育,他已经倾家荡产了。对于这个结果,他感到遗憾后悔。

除开财务上和事业上的损失,张熙同时饱受抑郁症困扰。

以上,竟然是一个CEO的哭诉。

出任CEO,迎娶白富美,走上人生巅峰,这难道不是大多数人渴望的吗?

张熙做到了,而且一度很成功。按照他的说法,也从未因为小小的成功而沾沾自喜。可最终,还是避免不了一地鸡毛的结果,这便是最大的悲哀和不幸。

不过,罗马不是一日建成的,大厦也不是一两天坍塌的。

今年5月,精锐教育披露的2021年第二季度财报显示,公司2021年的净亏损高达3.3亿。

彼时,距离著名的“双减”政策颁布,还有长达两个月的时间。所以,之前的精锐教育,到底是怎么了?

精锐教育,

被“巨人”绊倒!

常言说,站在巨人的肩膀上,才能望得更远。

但精锐教育,却被自己亲手收购的“巨人”绊倒了。

张熙在朋友圈中说:“一心做教育,但确实投资扩张太过激进和疏于投资及财务管理,特别是巨人的收购是我的滑铁卢,导致今天的局面。”

8月31日,巨人教育发布官方消息《致巨人学员的一封信》,其中提到,由于经营困难,无法继续向学员提供服务,同时也无法完成学员的退费,所以只能把剩下的课程转至其他机构。

这一封信,宣告了巨人教育的陨落。

更早之前,8月11日,巨人教育发布《致全体员工的一封函》,针对拖欠员工工资、未缴纳社保等问题作出回应。

从致歉员工到致歉学员,巨人教育这家拥有27年历史、跟新东方几乎同龄的老牌教育机构,终究是倒在了历史的洪流之中。

作为巨人教育的核心股东,精锐教育也同时落水。

2018年10月,精锐教育收购巨人教育100%的股权,交易金额7亿。

彼时,CEO张熙还是一腔赤诚,有着无限的憧憬。

“未来三年内,坚决不裁员、坚决涨薪水、坚决做大做强!”

“带领大家冲击属于巨人自己的IPO,未来3到4年内实现上市。”

“到2023年,巨人教育将在中国建立起500家线上线下结合的校区,完成50万的学生在读指标,预计达到50亿的生产收入。”

短短三年后,不仅目标没实现,巨人教育反倒没了。

岌岌可危之际,巨人教育也曾拼命呼救。8月初,巨人教育CEO罗沫鸣曾说,精锐教育作为有教育情怀的核心股东,不应也不会在巨人教育最难的时候置之不理。

打脸来得太快!

短短不到10天,罗沫鸣无奈表示,精锐教育决定不再对巨人网校投资。

巨人教育的轰然倒塌,就像一块多米诺骨牌,沉重得压到了精锐教育。

所以直到今天,张熙还在悔恨,巨人的收购是一次滑铁卢,进而导致了今天的局面。

可实际上,精锐教育早已自身难保。

2020年的疫情,让线上教育大放异彩,主攻线下市场的精锐教育则损失惨重,一年亏了7.25亿。

今年,随着“双减”政策的落地,精锐教育的状况进一步恶化。

“双减”落地之后,

教培行业何去何从?

正所谓,雪崩的时候,没有一片雪花是无辜的。

从巨人的崩塌到张熙的“哭诉”,无不是教培行业大地震的余波

7月24日,中共中央办公厅、国务院办公厅印发《关于进一步减轻义务教育阶段学生作业负担和校外培训负担的意见》(简称“双减”文件),要求各地区各部门结合实际认真贯彻落实。

一时间,整个教培行业都陷入了至暗时刻!

随之而来的,便是裁员、停业、倒闭、转行……

7月25日,高途创始人陈向东定下裁员指标。

7月27日,好未来创始人CEO 张邦鑫在内部员工会上说:“我们这些机构配不上我们的客户了,我们公司也配不上我们的高管和干部了。”

7月30日,高途创始人陈向东发出公开信说,不少小伙伴将不得不离开。

8月5日,字节裁撤教育线的传闻喧嚣尘上,上演“全体人民,原地失业”。

9月17日,俞敏洪宣布,秋季课程结束后将停止小学和初中学科业务的线下招生,各个城市接下来也将逐步关闭教学点。媒体报道,截止年底,新东方将裁员超过4万人。

与此同时,教培行业也迎来转型和变革。

以新东方为代表,俞敏洪表示,不论是素质教育还是托管中心,都试试看哪种能跑通,反正新东方账上还有钱。双减政策落地后,新东方各地分校也确实开始尝试素质教育,比如,美术、编程、机器人、口才等。

然而,并不是每一个教育机构,都有新东方这样的家底;也不是每一个CEO,都能像俞敏洪这样豁达。

至少,精锐教育的张熙,似乎没有再来一次的机会了!

【本文作者爱码字的木易,由投资界合作伙伴微信公众号:互联网头条授权发布,文章版权归原作者及原出处所有,转载请联系原出处。文章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投资界立场。如内容、图片有任何版权问题,请联系(editor@zero2ipo.com.cn)投资界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