旗下微信矩阵:
  • 投资界
    投资界微信扫码订阅
  • 前哨
    投资界微信扫码订阅
  • 解码LP
    投资界微信扫码订阅
  • 天天IPO
    投资界微信扫码订阅
  • 野性消费吧
    投资界微信扫码订阅

俞敏洪,挨批了!

中国中小企业三年存活率不足2%,九成八的企业倒在路上,有快钱他们不会去赚吗?
2021-11-16 17:29 · 微信公众号:功夫财经  古原   
   

什么叫赚快钱?这个世界上谁不想赚快钱,谁不想一年赚几个亿?

这么挣钱,为什么你还要拿死工资,为什么你不去直播带货?

对商业的无知,对企业创业不易的不了解,再加上高高在上的优越感,她才能写出这篇文章。

这两天,经济日报一篇文章犯了众怒。

这篇文章让无数人不爽,因为俞敏洪的努力和担当,很多人看在眼里,而这篇文章高高在上的表达,一下子就引爆了情绪。

俞敏洪也回应了这篇文章。

俞敏洪很宽容,他说,感谢记者的好意,只表达了一点点“不同意”:

有一点点我不太同意,文章说‘从一个挣快钱的行业跳到另一个挣快钱的行业’,其实商业模式不存在快钱和不快钱,教育领域做起来也挺艰难的,很多教育公司原来都是赔钱的。直播也是不容易的。我知道薇娅、李佳琦一直播就是十几个小时甚至20个小时,没日没夜地选品,没日没夜地努力,所以其实没有一项行业是好做的。

而这位记者,到现在还不明白自己到底错在哪了?

作为一家主流权威的经济大报的从业人员,对自己犯下的错误一无所知,这是为什么呢?

01

我想最主要的,还是因为她的身份。

她是一名体制内大报的工作人员,而这种身份让她产生了一种幻觉:我在大报上班,我在权威媒体上班,我的每篇文章甚至每一个字分量都很重。所以,我当然可以高高在上地俯视众生,甚至可以“激扬文字,指点江山”。

但实际上,如果剥离掉这一重身份,她也就是一个会写几个字的文字工作者。没有大报光环,她大概率是没有底气给俞敏洪“指导”工作的,一个有着数十年商场经验的老手,要你教怎么做企业?

这就像一个纯外行,走到医生面前,告诉他,你这个手术做得不咋地,我来告诉你怎么做。

这不是疯了吗?

对的,在我看来,写这么篇文章就是疯了。

顶着大报光环,就可以用自己无比浅薄的商业知识,对着一个有上万员工、曾经数百亿市值的企业及其老板,毫无逻辑地“指手划脚”一番?

当然,我不是说新东方不能被评论,相反,任何一个人都可以对新东方和俞敏洪的做法发表看法,哪怕就是新东方的一个顾客,也可以说:新东方去卖菜,可太不妥了。

但我想说的是,顾客的言论,不会登上经济大报,而这位记者的这番评论却会。

哪怕她在饭局上直接和俞敏洪说这些话,别人只会哈哈一笑,甚至表示可以理解,小姑娘嘛 ,外行嘛 ,不懂吗,说什么都不奇怪。

但在经济大报上刊登出来,那就很难不引发讨论乃至争议了,因为毕竟外界一直将这份报纸视作官方权威乃至政策风向标。

02

“好家伙,新东方要学李佳琦了?”

这种语气,这个标题,足以表明这位记者对商业一无所知,并且对直播行业有着强烈的偏见。

李佳琦怎么了?身份低下吗,做直播带货的大企业主,就不是企业家了吗?不能学吗?大家都学马斯克造火箭吗?

紧接着她来了一句,直播带货很挣钱。

那我想问的是,这么挣钱,为什么你还要拿死工资,为什么你不去直播带货?

作为一个经济大报的记者,你好歹也了解一下直播带货这个行业?这个行业之所以火爆,是因为其以低价而成为火爆的商业模式的,怎么就说可见利润之高呢?

直播带货要是价格高,淘宝一搜就比他要便宜,有哪个傻瓜会坐在直播间等着产品上架,这些人疯了吗?

名人式的直播带货,就是靠播主的IP吸引足够大的流量,以低价并由名人背书质量的方式进行产品推广,这是先进的销售模式好不好。

在名人直播间,你想买的东西不止便宜,而且质量有保障;还有你认可的名人不但为它背书,出了问题还坚决处理。

因为当商品出现问题,或欺诈,或低质,或高价时,那名人直播间就不可能持续开下去,这是一种将名人的信誉与产品紧密捆绑的商业模式,请问这种模式有什么问题吗?

不懂也没问题,但不懂,不要装懂,更不要占用大平台胡说八道。

此外,她还说新东方之前是赚快钱的,现在进直播带货也是赚快钱的。

话里话外,充满了鄙夷。我想问的是,什么叫赚快钱?

这个世界上谁不想赚快钱,谁不想一年赚几个亿?

没有任何一个企业老板会说,我的目标是赚慢钱,慢慢赚,不着急。

市场是无数企业家争相为消费者提供服务的场所,你慢,我快,你就没资格在这立足。

如果一个人有本事赚到快钱,那不过是说明他能够找到一种方法,快速地满足大规模消费者的需求。

所以,俞敏洪脾气再好,也要怼她。

任何行业都不容易,哪来的有快钱可以赚?

中国中小企业三年存活率不足2%,九成八的企业倒在路上,有快钱他们不会去赚吗?

03

对商业的无知,对企业创业不易的不了解,再加上高高在上的优越感,她才能写出这篇文章。

更为可笑的是,她给新东方的建议是去农村开大学,因为新东方有这么多老师,最适合去教农民做电商、做直播。

但实际上,直播是一个专业的赛道,如果俞敏洪真去干这个事,就马上面临两个问题:

其一,培训收费吗?如果收,向一线城市的孩子收学费都被骂成狗,你向贫困地区的农民收培训费岂不是变成狼了?

其二,农民是培训行业的消费者吗?他们能消费高价的培训产品吗?

得多无知才会出这种主意啊。

再其次,即使能收费,农民花个三五千学直播,再买几万元的直播设备开直播,直播间里没人怎么办?一点积蓄赔光了怎么办?你赔吗?

不要说农民,广东、杭州大量的企业投资的直播公司大量倒闭,这一行哪来的暴利,你能看到的是几个头部商家,你看不到的是,他们是无数企业倒在路上后剩下的。

不知人间疾苦,不懂商场风云,不是你的错。

姿态摆错了,把大报记者的架子拿下来,谦虚谨慎地讨论,也没有人会批评你。

但你用这种让人不爽的姿态站在大报上炫耀你可怜的商业知识,就太让人忍不了啦,大家不骂你骂谁?

最后,我想说的是,中国不乏这位记者一样的财经媒体从业人员,以为自己出了几篇企业报道、财经报道,就可以成为企业导师,底气十足甚至高高在上地教企业家做事。

于国于民而言,这实在不是什么好风气!

【本文作者古原,由投资界合作伙伴微信公众号:功夫财经授权发布,文章版权归原作者及原出处所有,转载请联系原出处。文章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投资界立场。如内容、图片有任何版权问题,请联系(editor@zero2ipo.com.cn)投资界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