旗下微信矩阵:
  • 投资界
    投资界微信扫码订阅
  • 前哨
    投资界微信扫码订阅
  • 解码LP
    投资界微信扫码订阅
  • 天天IPO
    投资界微信扫码订阅
  • 野性消费吧
    投资界微信扫码订阅

元宇宙荒诞一幕:卖课的最先赚钱了

我卖元宇宙网课,日入10万。以下便是某元宇宙课程团队的故事——
2021-11-17 16:10 · 投资界  方舟   
   

有人已经赚到了元宇宙的第一桶金。

不久前,有网友在社交平台上晒出了“元宇宙第一课”的培训截图。从图上可以看出,该课程今日活跃用户1175,新增用户370人,累计付费用户2673,累计用户7292人。今日收入9.1万元,累计收入159.6万元。

这并非个例。只要你在社交平台、知识社区检索“元宇宙”,便可以看到大量课程广告。比如在某知识付费APP上,一个名为《元宇宙6讲》的网课,学习人数多达4.2万人。该网课价格为24.9元。粗略估算下,该门课程的营收超过100万元。不仅如此,还有一些博主在抖音、视频号、B站等平台推出了元宇宙科普视频,同样收割了不少流量。

为了深入了解课程情况,笔者以学习者身份在某平台上报名元宇宙课程,并与相关工作人员取得了联系。当想了解课程内容来源、运营机制、盈利模式等详细信息时,工作人员开始闪烁其词,甚至最后拉黑了笔者。接连探访了几个授课团队后,终于有人愿意分享这一门隐秘生意。

以下便是成都某元宇宙课程团队的故事——

事实上,该课程团队原是一家区块链公司,主营业务是替业内多家数字交易平台提供技术⽀持。今年年初,元宇宙概念刚刚热起来的时候,他们开始注意到公司运营的社群有人讨论元宇宙,但还停留在很基础的表面话题。

凭借着敏锐的嗅觉,公司迅速组织了一个团队,着手准备元宇宙方向的课程内容。为何可以从区块链转到元宇宙?对方信誓旦旦地分析了两者的共同点——虚拟,“看不见,摸不着,听起来都很有前瞻性”。

项目起步阶段,团队负责人Simon(化名)带着几位同事先在社群做一些资讯分享,后来汇总网上资料做了一个“新手指南”,意外受到欢迎。“很多人开始来咨询,能不能有一些深度实操课程,通过学习抢先抓住元宇宙这波红利。”于是,他们迅速推出了《进⼊元宇宙最容易的认知升级》《元宇宙不同领域的深度进阶》和线下闭门小班课《从初识到掘⾦》等课程。

据内部员工介绍,线下小班课目前已经举办了三期。每一期线下课会招收近20名学员,学费是在2000元-3000元,课程内容包括技能、项目和宏观政策等。技能课程主要教授NTF和链游(区块链游戏,也称gamefi);项目课程是分析经典案例和项目收益情况;宏观政策主要是剖析市场变化和行业发展。

该负责人Simon强调:“线下课还不算是我们主要盈利来源。课程毕业后,学员想要自己开设工作室的话,我们会为学员提供技术或资金支持,从而收取项目提成。一般来说,我们抽取30%的项目分成。”目前,每期线下课学员选择创业的比例达到20%-30%。其中,一位学员毕业后成立了一家NFT工作室,月收入达十几万。

当然,元宇宙的荒诞故事仍在上演。除了元宇宙课程,元宇宙相关书籍也如雨后春笋面世。《元宇宙》《元宇宙通证》套装(全2册)在京东售卖,至今收获了超1万条评论。正如网友的评论:“元宇宙火得不行不行的,准备买本书好好看看”。

有意思的是,无论是卖课程还是出书,这一波人都一个共同点:他们传播的内容大多很相似,而且很多培训人员或作者大多来自区块链领域。正如这几年很火的低度酒创业者,大多从电子烟赛道转身跑过来的。

火爆的元宇宙,成了一个“筐”:

什么都可以往里面装

没有最火爆,只有更火爆——刚刚被区块链洗礼的大妈,又开始谈论起了元宇宙。那么,元宇宙到底是什么?

所谓元宇宙(metaverse),最早由美国科幻作家尼尔·斯蒂文森提出的。1992年,斯蒂文森曾在小说《雪崩》中这样描述元宇宙:戴上耳机和目镜,找到连接终端,就能够以虚拟分身的方式进入由计算机模拟、与真实世界平行的虚拟空间。该作者表示,未来的人们在一个沉浸式数字世界中,以虚拟替身的形式相互交流。

时至今日,元宇宙依旧没有一个公认的定义。有人从字面意思定义Metaverse(元宇宙)是Meta (超越)+ Verse (宇宙),一种超越现实的虚拟宇宙;而扎克伯格将Metaverse定义为移动互联网之后的下一代平台,或者是具象化的互联网;“元宇宙第一股”Roblox则在招股书中以“身份、朋友、沉浸感、低延迟、多元化、随地、经济系统、文明”等八个要素来描述这一虚拟世界。

那么,这个概念为何在今年突然爆火?一切要从游戏公司Roblox讲起。自2004年成立以来,Roblox一直在努力打造一个类似元宇宙的游戏平台。今年3月,该公司正式登陆纽交所,成为2021年备受期待的美股IPO。上市当日,股价暴涨54%,市值超400亿美元。以此为起点,全球各大科技巨头在争相布局元宇宙赛道。

当然,最为轰动莫过于Facebook更名,掀起元宇宙高潮。今年10月,扎克伯格宣布取元宇宙Metaverse的前缀,将Facebook集团名字换成“Meta”。这一举动,足以见得扎克伯格押注元宇宙的决心。他说过:“元宇宙是下一个科技前沿领域,就像当初我们搭建社交网络一样。”

几个同一时间,英伟达也在进军元宇宙。此前,英伟达首席执行官黄仁勋的一段公开演讲视频在各大社交平台刷了屏。原因是,这款视频中,黄仁勋用了14秒的“虚拟人”替身,而“虚拟人”十分逼真,无人察觉。虽然这段视频意在宣传这个创造虚拟空间的软件平台Omniverse,但却暴露了英伟达的目的——发力全宇宙。

我们把视线转到国内,各大互联网巨头也是摩拳擦掌。2020年年底,马化腾向业界抛出过一个全新的概念——全真互联网。腾讯CEO马化腾在内部刊物表示,“一个令人兴奋的机会正在到来,移动互联网十年发展,即将迎来下一波升级,我们称之为全真互联网。”

还有字节跳动。今年4月,字节跳动战略投资了手机游戏研发商“代码乾坤”,金额近1亿人民币。这家公司因旗下经营一个UGC创作平台《重启世界》,而被誉为“中国版Roblox”。

这只是张一鸣攻占元宇宙的开端——8月,字节跳动斥巨资收购VR创业公司Pico,这笔交易或将是今年VR领域最大的收购案;11月,众趣(北京)科技有限公司发生工商变更,新增字节跳动全资子公司北京量子跃动科技,以及其他多个股东。官网显示,众趣科技是一家VR数字孪生云服务提供商,也属于元宇宙范畴内。

此外,华为、HTC、百度、网易等在内的科技巨头宣布探索元宇宙。网易创始人、CEO丁磊在今年第三季度电话会议中回应,网易已做好元宇宙的技术和规划准备,等到时机成熟的一刻,“网易可能跑得比谁都快。”

元宇宙炙手可热。天眼查显示,今年9月以来腾讯、理想汽车等公司集中申请元宇宙相关商标。截至11月9日,注册元宇宙相关商标的企业超过550家,其中近一个月新增约420家。

更令人咋舌的是,元宇宙概念引爆二级市场,只要沾上该概念的上市公司股价大幅飙升。今年9月,深圳老牌游戏公司中青宝就在其官方公众号发文称,公司即将推出一款以经营酒厂为核心的元宇宙游戏《酿酒大师》。随后两个月,中青宝股价直冲云霄,涨幅高达362%。截至11月17日收盘,该公司市值超100亿。

据公开数据统计,A股市场上有超30个概念股,以中文在线佳创视讯、恒信东方等公司为代表的多只元宇宙概念股表现强劲。只要沾上元宇宙概念的相关公司,股价“一点就着”。

因此,一批上市公司纷纷就“元宇宙”建立了相关项目组。完美世界9月初在某求职平台发布多个元宇宙相关职位,涉及元宇宙系统策划、人设编辑器负责人、系统策划等,产品主要围绕游戏。

时至今日,元宇宙似乎成了一个筐,什么都可以往里面装

VC杀入元宇宙,一笔笔融资诞生

这是一场泡沫游戏?

元宇宙热潮开始席卷创投圈。正如你所见,一笔笔相关的融资诞生。

6月,专注于打造全真互联网创业公司“元象唯思”获4000万美元天使轮融资,腾讯、高瓴创投、五源资本、高榕资本参投。这家公司由腾讯集团副总裁、AI LAB院长姚星离职创立,专注于将人工智能、云渲染、视频编解码与大系统工程等前沿技术,引入数字世界生成的过程中,在线上线下为消费者提供前所未有的交互体验。

8月,红杉中国种子基金和高瓴创投联合领投了一家公司动作物理引擎公司Motphys(谋先飞)。该公司成立于2020年10月,拥有自主研发的动作物理引擎技术,创始团队来自于业内领先的体育游戏公司拱顶石游戏,核心团队在长期的竞技类游戏项目开发中积累了丰富的经验;

9月,增强现实(AR)科技公司Nreal宣布完成C轮融资,融资额超1亿美元。本轮由蔚来资本、云锋基金洪泰基金共同领投,CPE源峰和数家战略投资人跟投,金浦创投、高瓴创投、红杉资本中国基金继续追加投资。早在2017年,徐驰离开硅谷回国创办了Nreal,以AR眼镜切入硬件赛道。

融资案例应接不暇,投资人为何看上元宇宙?这似乎不难理解。元宇宙既包含数字经济中的5G、人工智能、区块链、云计算、大数据,也融合了对VR、AR、脑机接口、物联网等技术的前瞻布局。据预计,到2025年,元宇宙中来自游戏、企业通信和广告领域的市场规模将至少达到820亿美元。

来源:清华大学新媒体研究中心发布的《2020-2021元宇宙发展研究报告》

北京某知名VC机构合伙人透露,公司内部已经将元宇宙的投资版图大致梳理出来,按照元宇宙发展历程大致分了七个层面:最底层是科技,随后依次是硬件载体、系统、软件(包括数据和算法)、内容、社群、商业模式。“目前为止,元宇宙还只是个雏形,现在很多创业项目大多集中在技术和硬件这一层面。”

“有关注度是好事,但当太多的外行涌向一个行业的时候,这往往会掺杂很多投机和不专业,其实未必是一件好事。”一位MR领域的创业者如是说。

这也是很多投资人头疼的一点。“我们坚信,元宇宙大方向是没问题的,最后也有可能跑出大型公司。但现在这些项目的故事很难打动我,没办法说服自己参与这场大概率可能是泡沫的游戏。”一位长期关注文娱领域的投资人表示。

不久前,负责百度元宇宙业务的百度副总裁马杰在一次公开活动中发出了警告,按照Gartner技术成熟度曲线,目前元宇宙正在期望期的顶点。他甚至给出了具体时间,“到明年下半年或后年,这轮泡沫一定会破灭的。”也许当潮水退了,才能发现谁在裸泳。

【本文为投资界原创,网页转载须在文首注明来源投资界(微信公众号ID:PEdaily2012)及作者名字。微信转载,须在微信原文评论区联系授权。如不遵守,投资界将向其追究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