旗下微信矩阵:
  • 投资界
    投资界微信扫码订阅
  • 前哨
    投资界微信扫码订阅
  • 解码LP
    投资界微信扫码订阅
  • 天天IPO
    投资界微信扫码订阅
  • 野性消费吧
    投资界微信扫码订阅

网易云音乐重启IPO:反垄断之下,抖快会是最大对手吗?

短视频带来了挑战,同时也激励着音乐流媒体们重新构建优化自身生态。
2021-11-18 12:40 · 微信公众号:娱乐独角兽  Mia   
   

‍时隔数月,网易云音乐再战IPO。

今年5月26日,网易云音乐正式向港交所递交了招股说明书。8月1日,港交所官网显示,网易云音乐已通过上市聆讯并上I I k kiikk载聆讯后资料集,但不久后网易云对外回应,基于对当前市场整体环境等综合因素的考量,公司管理层决定暂缓IPO。11月16日,据港交所文件,网易云音乐已上载全新的聆讯后资料集并通过港交所上市聆讯,上市联席保荐人为美银证券、中金及瑞信。

重启IPO释放出多方面的信号:市场环境逐渐趋于稳定;网易云独特的音乐社区氛围和粉丝粘性可能成为优势;监管层“反垄断”要求下,要求腾讯音乐解除独家版权,为网易云带来了利好。在有道之后,网易云能够成为丁磊主导下的第二个上市子业务吗?

“后版权时代”,

音乐流媒体的核心竞争力是什么?

从网易云音乐更新后的聆讯资料来看,长期维持“一超一强”局面的在线音乐市场或将迎来更激烈的竞争。

截至2021年9月30日,网易云在线音乐服务付费用户数2752万,同比增长超93%;社交娱乐服务付费用户为58.4万,同比增长93%。其中在线音乐板块收入从 2020 年同期 18.5 亿元增至 24.4 亿元,社交娱乐及其他板块收入从去年同期的 15.2 亿元增至 26.7 亿元,在线音乐服务收入占比 47.7%,社交娱乐服务和其他收入占比 52.3%。

值得一提的是,网易云首次毛利率由负转正,直播收入大幅提升。2021年前三季度,网易云音乐总营收51亿元,同比增长52%;毛利率则大幅提升并转正为0.4%;月活用户达到1.84亿;在线音乐付费用户数2752万,同比增长超93%;在线音乐付费率达14.9%。其用户规模、营收规模相比腾讯音乐有所不及,但高用户付费率和高增长速率显示出了较大潜力。

就在同一天,网易也发布了第三季度业绩报告。Q3净收入为人民币222亿元,同比增加19%;非通用会计准则下,归属于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人民币39亿元。财报指出,网易云音乐发力内容生态和产品创新,持续加深用户在音乐社区的参与度,财务数据表现强劲。

其亏损得以收窄,毛利率由正转负,与版权环境的变化有着密切关系:“反垄断”成为年度互联网主旋律,7月24日上午,市场监管总局发文称,责令腾讯及关联公司采取30日内解除独家音乐版权。

8月31日,腾讯发布《关于放弃音乐版权独家授权权利的声明》,“什么时候能在网易云音乐听周杰伦”登上热搜。丁磊随即在Q2财报电话会议上表示“网易云音乐准备了充足资金,并愿意以最大的诚意,与版权方开展公平开放的合作,共同建设良好健康的音乐市场”。

今年10月,网易云宣布,时隔三年之久,摩登天空重返网易云音乐,意味着用户能够听到新裤子、痛仰、重塑雕像的权利、五条人、马頔、曾轶可等歌手乐队。11月9日,网易云音乐APP宣布英皇娱乐版权回归,旗下艺人如谢霆锋、容祖儿、古巨基的作品重新上架。

内容成本得到了一定控制,对比2018年到2020年,其内容服务成本分别为19.7亿元、28.5亿元和47.9亿元,占收入的百分比分别为171.7%、123.1%和97.8%。截止6月30日的2021年上半年,云音乐的内容服务成本仅为27.6亿元,在收入中的占比降至86.7%。

但“变灰的歌单”始终是用户和“云村”的痛点所在。更早之前,网易云曾为“侵权”等负面所困扰。需要认知到的是,由于版权缺口相比腾讯音乐更大,未来网易云内容、技术、营销投资仍将不断扩大,距离盈利仍然遥远。另外还有用户留存和商业变现的问题,即便是付费率高于腾讯音乐和网易云的Spotify,仍然处于亏损之中。

如果说过往在线音乐行业竞争主要存在于版权壁垒,今后随着内容差异性的减小,竞争关键点则将变为产业链布局之争、音乐原创力之争。考虑到清朗行动、饭圈整治等,偶像数字专辑销售将进一步受到影响。西部证券分析认为,音乐行业在逐步消除版权垄断的前提下,在线音乐平台核心竞争将更多放在生态建设、用户运营体验等方面,网易云音乐在这些方面具备优势。

从原创音乐布局来看,TME推出了原力舞台计划、乘风计划,上线“亿元激励计划4.0”。网易云音乐推出了石头计划、云梯计划、硬地围炉夜、硬地原创音乐榜、星辰集·词曲创作大赛、“探乐者行动”词曲创作者培养计划等扶持计划,截至2021年6月网易云音乐入驻独立音乐人数量超30万。

从社区化运营,提升用户粘性来看,TME尝试了一键绑定入驻微信视频号,强化产品沉浸式改版,推出全民K歌虚拟直播间、打通微信状态,QQ音乐推出虚拟社区线上音乐节等。从“网抑云”到“一起听”,网易云建立起了独特的社区标签,网易Q3财报则专门提及:“在拓宽内容生态的同时,网易云音乐也在强化社区粘性,并在8月的新版本中将“关注”升级为一级入口,为“云圈”新增群聊功能。”

短视频平台会是

音乐流媒体的最大对手吗?

这可能是在线音乐最好的时代。疫情下,“宅娱乐”常态化,在线音乐使用时长提升,触达场景更为丰富。据前瞻产业研究院统计,疫情后,我国网络音乐用户人均单日启动次数从3.6增长至5.8次,人均使用间隔天数从4.2天下降至2.1天。截止2020年底,我国网络音乐用户规模已经达到了6.58亿人,手机音乐用户为6.57亿人。

长远来看,音乐流媒体不应仅仅将目光停留在行业内的竞争,更应当将目光投向行业之外的竞争对手——短视频。

近日,独立音乐人柳爽一曲《漠河舞厅》火爆出圈,在网易和QQ音乐上评论量均破1W+,带热漠河旅游,但这更大地归功于抖音的带货力。#漠河舞厅#话题在抖音上,视频播放量也已超过33亿次,关于“漠河”的搜索量环比增加了621%,观看漠河直播的人数超过68万,“漠河文体旅游局”的官方抖音号短时间内涨粉3万。

事实上,拥有音乐基因的短视频平台,正在越来越多地改写传统音乐行业的制作与宣发路径,并日渐成为当前最主流、效率最高的“神曲推手”。从《海底》出圈,到《漠河舞厅》《热爱 105°C 的你》刷屏,多首老歌翻红,短视频以更强的视听冲击、二次创作为音乐增添的情绪感和故事性,制造着一次次病毒式传播。

短视频平台显然也已经意识到了这一点,正在积极地在音乐领域攻城略地。抖快对于音乐流媒体的威胁,一方面是对流量和用户时长的抢占。分别坐拥6亿、3亿日活,“抖快”的年轻潮流用户群体与音乐爱好者有很大重合。

其流量和收益对音乐人颇具吸引力,据《2020 抖音音乐生态数据报告》,去年下半年抖音音乐人涨粉累计超3亿,涨粉超1000万量级的音乐人有6位,涨粉超500万的音乐人就有23位。

另一方面是加速对发行等上下游的渗透,以及对原创音乐人的争夺。今年字节正式成立音乐事业部,抖音上线音乐播放器“飞乐”、音乐发行平台“银河方舟”,并开始内测“K歌”功能,升级“看见音乐”计划。另外快手举办了音乐版权生态大会,推出行业首个音乐版权结算标准,6月开启“快手双击音乐计划”,通过流量扶持、版权结算的方式,扶持原创音乐人,有消息称快手或推新音乐产品APP“小森唱片”。

在此情形下,网易云选择了积极拥抱短视频平台。网易云音乐在2020年8月与抖音正式宣布达成合作,致力于“音乐+短视频”内容生态建设。两者存在互补合作关系,共同整合资源。平台自身也在不断拓展短视频、直播、云村社交等相关布局。

在Q3财报电话会议上,同样有分析师提及了这一问题,丁磊的回答是:“短视频不只影响音乐‍‍行业,也会影响到游戏行业,‍造成关注力的分散。担不担心‍‍其他的平台做音乐,‍‍我相信这是一个‍‍开放的市场,我们‍‍很欢迎任何一家企业‍‍进入‍音乐‍市场,‍帮助‍‍更多的音乐人‍,发掘‍更多更好的作品,我们持‍欢迎的态度。”

不可否认的是,目前流水线批量制造的短视频神曲,审美价值仍然存在争议,洗脑式的片段截取、重复播放也在一定程度上破坏了歌曲的完整性和沉浸感体验,另外,短视频的优势仍然主要存在于宣发环节,短期内并未完全撼动音乐流媒体在其他环节的壁垒,也不会打破双方合作。由此看来,或许不必过于悲观,短视频带来了挑战,同时也激励着音乐流媒体们重新构建优化自身生态。

今年9月,大麦宣布成立虾米音乐娱乐内容厂牌,组建独立音乐演出事业部,全面推进音乐演出厂牌化运营,引发了网上“虾米音乐是否将回归”的讨论。而此次网易云能否成功上市“输血”,将为未来在线音乐行业格局带来又一次重大变化。

【本文作者Mia,由投资界合作伙伴微信公众号:娱乐独角兽授权发布,文章版权归原作者及原出处所有,转载请联系原出处。文章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投资界立场。如内容、图片有任何版权问题,请联系(editor@zero2ipo.com.cn)投资界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