旗下微信矩阵:
  • 投资界
    投资界微信扫码订阅
  • 前哨
    投资界微信扫码订阅
  • 解码LP
    投资界微信扫码订阅
  • 天天IPO
    投资界微信扫码订阅
  • 野性消费吧
    投资界微信扫码订阅

合肥,又跑出一只科幻独角兽:估值70亿

合肥高新区,坐落一条“量子大道”,聚集着国盾量子、国仪量子、本源量子、中创为量子等一系列知名公司
2021-11-20 15:41 · 投资界  张继文   
   

中国第一只量子计算独角兽诞生了。

不久前,合肥本源量子计算科技有限责任公司(简称“本源量子”)被授予2021年度合肥高新区独角兽企业。成立刚满四年,本源量子迄今已经完成多轮融资,估值已达70亿元。

站在本源量子背后,是一位70后中国科大教授——郭国平。1977 年,郭国平出身江西南昌,大学期间开始对量子技术感兴趣。在很长一段时间,国内量子计算领域无人问津,他埋头深耕多年成为了一位领军科学家。2017年,郭国平与国内量子信息学专家郭光灿在合肥高新区创立了本源量子。

殊不知,本源量子总部所处的合肥高新区就有一条“量子大道”,短短几百米的街道上坐落着国盾量子、国仪量子、本源量子、中创为量子等一系列知名公司,中科大高材生云集。正因如此,合肥已经成为国内名副其实的“量子中心”。

今年以来,量子技术赛道迎来久违的爆发。高瓴也首次出手量子技赛道,投了一位中科大90后的公司——国仪量子。有VC忍不住感叹:“这一条前沿赛道激动人心,才刚刚开始”。

70后科学家创业

中科大实验室走出一只罕见独角兽

这究竟是一家什么样的公司?

官网显示,成立于2017年的本源量子是由中国量子计算行业领军人物中科院院士郭光灿、中国科学技术大学教授郭国平领衔创立,总部位于合肥高新区。作为本源量子的创始人之一和首席科学家,郭国平与量子技术结缘的故事要从上世纪90年代讲起。

1977 年出生在江西南昌的郭国平,于1996年考入位于合肥的中国科学技术大学。大二那年,他接触到著名量子信息学家郭光灿的研究团队,开始学习量子光学,从事量子通信及量子信息器件研究。

硕博期间,郭国平一直在中国科大学习量子光学,从事量子保密通信及量子信息器件的研究工作。2005年,凭借量子通信方面的科研成果,郭国平获得中科院院长特别奖,同年取得中国科大博士学位,并留校工作。

随后,他做了一个别人都无法理解的决定:放弃已经做出成果的量子通信,改做量子计算。“当时的量子计算在国内的研究基础近乎空白,与先发国家差距巨大,而且研究不仅费钱,还难以出论文。尽管如此,令我作出决定的重要原因是,量子计算对国家太重要了。”郭国平曾分享过背后原因。

此后十余年,郭国平一直在量子计算领域辛勤耕耘,曾在2010年和2016年连续两次作为首席科学家负责国家重大研究计划“量子芯片”项目,成为目前我国半导体量子芯片研究领域的领军科学家。

到了2015年左右,IBM、谷歌等国外大型科技公司开始进入量子计算领域,而国内的量子计算还停留在学校的研究阶段,产业发展刚起步。彼时,很多早期毕业的博士生根本找不到做量子计算的公司,面临着“毕业即失业”的窘境。2017年,郭国平决定走出象牙塔,在合肥创办了本源量子。

凭借着地缘优势和强大的团队背景,成立当年,本源量子在种子轮就引入来自合肥高新区的投资方合肥高投哈工大,随后也获得了知名硬科技VC机构中科创星的青睐。今年1月,本源量子完成数亿元A轮融资,投资方主要为政府基金,由中网投领投,国新基金,中金祺智、建银国际、成都产投等跟投。

短短四年,创始团队从最开始的10余人发展到上百人,研发人员占比超过75%,研究生学历人才超40%。在产品落地方面,本源量子在量子计算机、量子芯片、量子测控、量子软件、量子云领域均有部署,并在2020年9月上线了“悟源”超导量子计算机云平台。据介绍,该平台已有企业用户上百家,也已获得多个量子计算机整机及软硬件销售合同。

合肥,坐拥一条几百米的“量子大道”

高瓴首次出手了

合肥诞生首个量子计算独角兽,并非偶然。

合肥高新区,有一条云飞路一直被称作“量子大道”。这条仅有几百米的街道上,密布了20多家量子科技企业。在这里,更是跑出了量子科技第一股——国盾量子。资料显示,国盾量子是以潘建伟院士团队实用化量子通信技术为基础,由中国科学技术大学发起组建的中国第一家从事量子信息技术产业化的企业。

作为国盾量子的灵魂人物,潘建伟于1970年出生在浙江东阳一个普通家庭。自小学习成绩优异的他,在获得中国科学技术大学理论物理学士和硕士学位后,继续到维也纳大学攻读博士学位,师从量子力学世界级大师塞林格。自此,他彻底迷上了量子力学,并许下了“在中国建一个世界一流的量子光学实验室”的愿望。

2001年,学有所成的潘建伟从奥地利回国,在中国科大筹建实验室、组建研究团队。两年后,在潘建伟的带领下,该团队首次成功实现了自由量子隐形形态的传输。2009年,潘建伟带领着彭承志等人在合肥高新区成立了安徽量子通信技术有限公司,即后来的国盾量子。

创立之初,国盾量子的创业团队只有十几个人,包括时任中国科学技术大学教授的潘建伟及其学生彭承志、赵勇等。在合肥高新区“留学人员创业园”内的一间小小办公室里,国内最早从事量子保密通信产业化的企业逐渐成长起来。

从2010年,国盾量子参与建设全球首个规模化量子通信网络“合肥城域量子通信试验示范网”,2013年开始为世界首条千公里级别量子保密通信“京沪干线”提供量子产品和技术服务,到2020年中国团队实现的500公里量级真实环境光纤的相位匹配量子密钥分发(PM-QKD),国盾量子产业化发展也硕果累累。

历时十二载,国盾量子终于在去年7月登陆科创板,是中国量子科技领域首家A股上市企业。上市首日,公司发行价36.18元,股价大涨923.91%,盘中一度暴涨1002.82%,刷新了A股首日涨幅新纪录。截至11月19日收盘,该公司股价为178.54,已是发行价的4倍多,市值超140亿。

同样从合肥高新区量子大道走出来的,还有另一家明星企业——国仪量子。这是从中国科大中国科学院微观磁共振重点实验室出来的创业公司,以量子精密测量为核心业务,在高端科学仪器、关键核心器件的研制领域有着十多年的经验。

你可能不知道,国仪量子的掌门人是一位90后创业者贺羽。他在中科大上少年班时期,便立志一定要“为国造仪”。2016年,博士在读的贺羽同样选择在合肥高新区创建了国仪量子,随后得到了VC/PE们的青睐。今年1月,该公司官宣了数亿元B轮融资,高瓴创投领投,同创伟业基石资本招商证券跟投。

据悉,这是高龄首次布局量子技术赛道。事实上,高瓴在不止一个场合提到了国仪量子,并点明了这家公司成长背后策略:从量子精密测量和量子计算出发,深入国产高端仪器这一“卡脖子”环节,从而实现国产替代。

此外,合肥高新区还拥有国科量子、中创为量子等主营量子技术企业,量子关联企业20余家,全区直接从事量子领域的科研人员数达600人,近3年累计在国际一流期刊中发表论文达151篇,居全球首位。另外,合肥市量子信息产业相关专利占全国12.1%,排名仅次于北京,位居全国第二,这些知识产权均集中于合肥高新区“量子中心”。

他们为何都来自合肥?合肥高新区相关工作人员曾解释过:“合肥作为中国量子技术的摇篮和发源地,在这里汇聚了中国量子领域最顶尖的科学家和工程师。量子中心坐落在合肥高新区,紧邻国家量子实验室,这里也集聚了中国最好的一批量子科技企业,正从量子科学高地向量子产业高地发展。”

今年,量子技术火了

VC/PE大举杀入科学无人区

透过合肥,我们可以一窥量子技术赛道的盛况。

量子,是最小的不可分割的基本物理单位。在大多数人眼里,量子技术仍是一个十分神秘的概念。实际上,大家的日常生活早已离不开量子技术:很多银行以及证券、期货、基金等金融机构在数据中心备份和网银实时转账等环节开始引入量子通信技术;密码分析、气象预报、石油勘探、药物设计等领域更是离不开量子计算和量子精密测量……

尤其在今年,“量子信息”一词首次出现在“十四五规划”及政府工作报告中,国家在量子信息科学(量子通信,量子计算,量子测量等领域)上的投入将持续增加,并将大力支持相关企业的发展。在此背景下,量子技术赛道急速蹿红。

据研究机构统计,2021年前10个月全球量子技术公司共计完成34笔融资,金额达28亿美元(合计人民币178亿),是2020年10亿美元融资的2.8倍,其中量子计算公司融资近20亿美元。

这一年,关注量子技术赛道的投资人忙坏了:创业者刚刚成立公司,投资人就开始马不停蹄看项目。包括红杉中国、高瓴创投、君联资本鼎晖投资、中科创星、联想之星等在内的数十家VC/PE,都将目光投向这个科学“无人区”。

正如你所见,很多公司都在今年完成了多轮融资。今年11月,国内首家光量子计算公司图灵量子宣布完成数亿元Pre-A轮融资,由君联资本领投,中芯聚源、琥珀资本、交大菡源基金等资方跟投。该轮融资是图灵量子今年以来获得的第二笔融资,早在今年5月初,图灵量子已宣布获得近亿元的天使轮融资。

作为量子计算领域明星项目,玻色量子接连两个月官宣两笔融资——6月,完成天使轮投资,由点亮伯恩资本领投;7月,完成了天使+轮融资,由元和资本领投,多家机构跟投。

不仅如此,还有量子技术公司开始IPO征程。今年2月,量子技术产业化应用服务商“中创为量子”接受国泰君安证券的上市辅导,拟到科创板上市。如果一切顺利,该公司有望成为继国盾量子之后,第二家在科创板上市的量子技术股。

这是一片广阔的蓝海。根据最新发布的《2021量子计算技术创新与趋势展望》报告显示,量子计算有望在10-15年内实现商用,预计量子计算的商用元年在2030年左右。预计2030年全球量子计算市场规模将达到140.1亿美元,并以30%左右的增速平缓上涨,至2035年预计会达到489.7亿美元的量子计算市场规模。

高瓴创投软件与硬科技负责人黄立曾直言,“以‘第二次量子革命’为代表的新一轮科技革命和产业变革正在兴起;君联资本董事总经理范奇晖此前也谈到:“量子计算未来将会对众多行业产生深远影响,甚至带来颠覆性的变革。在全球范围内已有多家创业公司以及大公司相继入场,随着市场化公司的参与度越来越高,将加快量子计算从实验室到市场应用的进程。”

更为关键的是,量子技术具有重要的战略地位。“这是一项对传统计算体系产生冲击、进行重构的重大颠覆性技术创新,是关系到国家战略的关键性技术,也是各国必争之地。”一位关注前沿科技的北京VC投资人透露,团队调研发现我国量子信息领域储备了一批世界级的选手。

但毫无疑问,这是一场持久战。正如郭国平教授所感叹:“目前只是万里长征走了一小步,还有很多问题有待突破和解决,我们能做的就是踏实耕耘,莫问前程,努力推进量子技术领域的科技研发。”科学家携手投资人,踏上这一趟未知的旅程。

【本文为投资界原创,网页转载须在文首注明来源投资界(微信公众号ID:PEdaily2012)及作者名字。微信转载,须在微信原文评论区联系授权。如不遵守,投资界将向其追究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