旗下微信矩阵:
  • 投资界
    投资界微信扫码订阅
  • 前哨
    投资界微信扫码订阅
  • 解码LP
    投资界微信扫码订阅
  • 天天IPO
    投资界微信扫码订阅
  • 野性消费吧
    投资界微信扫码订阅

富二代的电竞帝国崩塌了

企业投资的电竞俱乐部也更需要明白,电竞现在还不能真正改善主业——或许未来会不一样。
2021-11-25 08:03 · 微信公众号:读娱  赵二把刀   
   

在年底的各大全球性电竞赛事中,来自中国的电竞俱乐部的表现不算惊艳,却拿下了分量最重的冠军:

10月18日结束的《Dota 2》国际邀请赛(TI10)总决赛上,东欧赛区的Team Spirit成为最后赢家,豪揽1820万美元,而中国赛区的PSG.LGD屈居第二;

11月8日,在CSGO届最重要的比赛PGL Major的总决赛中,Navi以绝对优势拿下G2,成功夺冠——在这项流行的电竞项目中,中国的电竞俱乐部近乎消失;

11月6日,英雄联盟S11赛决赛日,来自中国的EDG成功夺冠,国内的电竞热度再次攀升……

从S8的IG,S9的fpx到S11的EDG,在过去的五年时间里,LPL赛区是整个英雄联盟电竞赛事的“王者”。可是为什么在DOTA2和CSGO等热门电竞项目中,中国赛区的成绩就没有那么亮眼?

原因很复杂,有包括游戏厂商赛事倾向等客观因素,也有国内某些电竞项目环境恶化、长期入不敷出等主观因素,但最终的结果就是英雄联盟中国赛事云集着国内最有实力的电竞资本,尤其是所谓 “富二代”更是扎堆LPL,也使得LOL的电竞俱乐部较之其他电竞项目俱乐部显得尤为“财大气粗”。

就在S11赛后不久,在LPL转会期间就有传闻可能有多个俱乐部会易主,坊间也是有诸多猜测,或许很多人想不到,首先落地的会是苏宁易购SUNING。

五年好梦破碎

曾被视电竞产业标志的SUNING更名

EDG的夺冠彻底点燃了很多人的电竞热情,可是经营电竞俱乐部究竟是不是一桩好生意,仍然需要打上一个问号?

11月22日消息,苏宁易购电子竞技俱乐部宣布更名,即日起,原苏宁易购电子竞技俱乐部(SUNING),正式更名为@WBG英雄联盟分部(WEIBO GAMING 简称:WBG)。

曾被视为财大气粗,并且代表电竞产业生态的“SUNING”也许要彻底告别赛场——从进入lol赛事到退出,仅仅只过去了五年。

开局:2016年12月18日,苏宁控股旗下文创集团正式进军电子竞技领域,并选择了英雄联盟项目组建SNG战队,随即加入LSPL(英雄联盟甲级联赛);来年的4月,在LSPL总决赛中战胜PDD创建的YM战队,夺得冠军的同时成功晋级了LPL联赛。

苏宁以平台品牌进入LPL,也一度被视为电竞产业健康化的代表。苏宁易购也一度成为LPL赛事的合作伙伴以及官方指定电商平台、公益活动平台等等,从一系列举措可以看出,苏宁是希望借助电竞产业拉近和年轻消费者的距离,以此形成和竞品们的差异化竞争。

高光:2020年,毫无疑问是SUNING最闪光的时刻。虽然在春季赛表现一般,但是在之后的LPL夏季赛中,爆发力十足的SNG给了全LPL一个惊喜拿下夏季赛季军,并且进入当年的S10赛;在之后一路过关斩将,拿下第二名的好成绩。

这在当时也被认为是苏宁在整个大文体板块最巅峰的时刻,从国际米兰,到中超冠军,以及S赛的亚军,苏宁一度成为横跨海内外以及传统体育和新电竞的佼佼者。

只是好景不长,大概是在文体战线的投资过重,苏宁很快就以壮士断腕的魄力,剥离曾经看起来无限美好的文体资产:

2021年初,刚刚拿下中超冠军的苏宁足球俱乐部停止运营且很快宣布解散,一石激起千层浪,不仅使得外界对苏宁的运营情况议论纷纷,也使得行业对中超联赛的运营环境有了更多的认识;之后,在意甲赛场,苏宁的国际米兰也拿下联赛冠军奖杯,但在夺冠之前就一直有传闻,苏宁少帅张康阳一直在为国际米兰寻找新的买家。最新的消息是,有来自沙特的财团有意接盘;

苏宁面对危机,也使得外界对SUNING电竞俱乐部的前途有很多猜测,一直到11月22日,SUNING终于正式更名为WBG……

五年时间,SUNING从低谷到高峰,从次级联赛到LPL冠军以及世界赛的亚军,作为一家从无到有的电竞俱乐部,即使成绩不够封神,也算是优秀了;

而作为苏宁旗下的电竞俱乐部,SUNING也给集团带来了青春的元素,不过总体来说,它在与阿里京东拼多多的竞争中,电竞给平台带来的改变并不多——或者说,想要靠一支电竞俱乐部来改变平台的运营情况,也是过于乐观。

So,当平台遇到困境的时候,第一时间就会解套,毕竟,对企业而言,主次必须要分明。同时,透过SUNING五年多的历程来看,在过去数年电竞的“富二代”模式其实也不像外界想的那么的美好。

王思聪到张康阳

电竞“富二代”模式也要“进阶”

曾经,SUNING电竞俱乐部一度被解读为苏宁易购乃至苏宁集团在文体方面的战略布局。而在更多人眼里,他们视SUNING电竞俱乐部为苏宁二代张康阳的兴趣所在。

确实,在中国电竞这10多年的高速发展进程中,所谓的“富二代”们功不可没,他们的“为爱发电”,可以说是中国电竞产业的第一缕光。在他们进入电竞产业之前,中国电竞行业事实上已经多年停滞不前,电竞缺乏外界认同,赛事冷冷清清,选手也赚不到钱……而这些,直到被誉为校长的王思聪进入电竞行业后才开始发生改变。

2011年,手握5亿启动资金的王思聪在微博抛出了“强势进入,整合电竞”八个大字,随后他收购了因资金链断裂而被迫解散的DOTA战队CCM,改名为IG电竞俱乐部。

之后,他迅速提升电竞选手的薪资待遇,创办直播平台,使得电竞选手能够分享直播收入,此后IG迅速成为国内最有人气的电竞俱乐部之一,并且成为中国电竞俱乐部突破S赛成绩的首个俱乐部。

从此,这些二代们开始纷纷进入电竞圈,成为潮流:

2012年华鼎集团少东家丁俊创办VG俱乐部;

同年6月,OMG电子竞技俱乐部在四川成立,雏鹰农牧集团侯建芳之子侯阁亭出任最大股东;

2013年,素有地产界航母之称的合生创展集团创始人朱孟依之子朱一航,在广州创办EDG电子竞技俱乐部;同年9月,中国稀土控股集团执行董事蒋泉龙之子蒋鑫成立Snake电子竞技俱乐部。

2016年苏宁控股旗下文创集团正式进军电子竞技领域并组建了SNG战队,而出任该电竞俱乐部董事长的正是张近东之子张康阳;

到了2018年,贵为澳门赌王何鸿燊之子的何猷君创办了V5电竞俱乐部,而该俱乐部也在2020年将英雄联盟分部主场馆落地深圳,成为LPL联盟第六个拥有主场的电竞战队......

二代们的进场,初期的财大气粗,确实改变了中国电竞的大环境,也促使了更多的年轻人进入电竞行业;但在过去三年多时间里,随着整体经济形势的转变,以及疫情的影响,很多二代和他们的电竞俱乐部都没有表现的看起来那么风光。

2020年初,丁俊创办VG俱乐部的英雄联盟分部被RA俱乐部收购;

近年来,OMG电子俱乐部的成绩也开始明显下滑,并且解散了曾经拿下世界冠军的PUBG分部,有分析认为,这和雏鹰农牧集团的经营状况不好有直接关系;

蒋鑫成立Snake电子竞技俱乐部也早已经改换门庭,主要资产(LOL分部)等出售给了李宁体育,PUBG分部则出让给了明星陈赫……

曾经在OMG和SUNING两家俱乐部都供职过的朋友告诉读娱君,在OMG工作时候的环境和氛围相当好,就算是成绩不好的时候,工作人员的福利待遇也很不错;在其入职SUNING之后,明显感觉到这家知名企业对俱乐部工作人员的管理相当严格——即使是这样,她宁愿在二代的电竞俱乐部也不愿意去企业主控的电竞俱乐部,毕竟,老板的个人喜好比起KPI主导来说,更容易实现。

从二代主导的电竞俱乐部的发展轨迹来看,他们确实对于电竞行业发展以及电竞选手的待遇提升起了关键的作用;但持续的输血对于这些富二代而言,也绝非轻松的事情——这从很多知名电竞俱乐部改换门庭就可以看出来,二代们对于电竞的热爱还是看要钱袋子是否充沛。

电竞行业还是要进入“赚钱”的道路上,才有可能实现可持续发展,只是做到这一点很难。刚刚拿下S11赛事的EDG俱乐部,也坦言运营不易。据报道,超竞集团副总裁、EDG总经理潘逸斌在澎湃新闻的采访中称,目前国内能做到自负盈亏的俱乐部不超过5个;此前,EDG教练阿布在一次直播中跟粉丝透露,全联盟就只有EDG是赚钱的,因为老板开拓了很多其他业务,才给了选手保障,而EDG总经理潘逸斌称的自负盈亏,其实也只能达到收支平衡。

所以,二代们的电竞梦想,也到了必须直面“面包和牛奶”的阶段了,毕竟,运营成本年年上涨,动辄数千万的投入不能打了水漂。

究竟怎么赚钱?

成绩是唯一的出路吗?

电竞俱乐部怎么赚钱?收入从哪里来?

电竞俱乐部的商业模式其实并不复杂,直播平台、赛事联盟分成、品牌赞助、内容售卖和周边产品,此外还会有选手转会费等等。

直播毫无疑问是电竞俱乐部收入的大头。据媒体报道,在2020年之前,一线俱乐部签给直播平台的费用每年超过3000万,最高能达6000万;同时,直播平台也会和俱乐部签订时长等考核——考虑到电竞赛事的备战和比赛,拿到手的直播费用是需要打折扣的。

其次,广告和赞助也是收入构成的大头。在EDG夺冠后,邓老金方、TCL、埃克森美孚速霸公司作为赞助商身份都发布了恭贺微博;只是赞助和广告并不是稳定收入,之前IG、 FPX在夺冠之后也都是有赞助商追捧,但只要成绩下滑,赞助商的数量也会迅速缩减——而对电竞行业而言,想要连续夺冠并称霸也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务。

而内容售卖和周边等,虽然也是看起来很有前景,不过总体来看,在电竞俱乐部的营收中并不占据很大的份额;转会费也是一样,卖出赚钱到引入需要花钱,除非是加大青训的投入,培养后快速转手,但这也同样充满不可测的因素。

此外,近年来,各城市也给予了电竞产业一系列的政策扶持,各电竞赛事也纷纷适应这一趋势和各城市加强联系(如主客场制等):上海、武汉、西安、海口等地都推出了很多支持电竞俱乐部的扶持政策,很多俱乐部也都建设了自己的综合电竞场馆,EDG母公司超竞集团甚至在此基础上开设了ESP购物中心——不过,虽然各地都给了很多扶持政策,但场馆运营以及购物中心的运营也都是非常专业的,电竞俱乐部很难单独完成,更多的还是合作方式进行。

目前的电竞行业,对能够出成绩的头部俱乐部而言,盈利还是很有希望的;不过对于其他俱乐部来说,收支平衡就是最大的目标。参照传统职业赛事来看,无论足球还是篮球,对于一般俱乐部来说,收入最大的一部分还是来自于赛事的分成:以英超和NBA为例,动辄数亿美元的转播权的分成,是很多俱乐部活下来的源泉。

电竞行业也是如此:在2021年6月,LPL赛区的运营方腾竞体育透露已经提前完成了腾竞成立时设立的三年目标,联盟总收入达到10亿;王者荣耀KPL也会给参与其中的俱乐部一定的分成——虽然较之传统体育赛事的版权收入和分成体系有很大的差距,不过对人气高的LPL和KPL而言,直播收入分成在未来或许可以成为电竞俱乐部可以期待的收入之一。

不过就算如此,电竞俱乐部想要实现盈利仍然很难。虽然苏宁易购没有坚持下来,但企业平台进驻电竞行业还是被视为改变的契机——阿里、京东,甚至腾讯的BU亲自下场,参与电竞俱乐部的运营,以及接盘苏宁易购的微博,近年来也在电竞领域频频出手,毕竟,电竞产业的前景和成长看起来仍然美好。

数据显示,2020年,中国电子竞技行业整体市场规模近1500亿元人民币,其中移动电竞市场规模占比为51%,高于电竞生态(25%)和端游电竞市场(24%)。预计2022年整体行业规模将达2157亿元。根据IResearch数据显示,2020年,我国电竞用户规模达到了5亿人次。而电竞赛事无疑是最能够推动电竞用户增长的方式,尤其是年轻群体。

顶级电竞赛事的影响力更是爆棚:据数据网站Esports Charts统计,及CS:GO斯德哥尔摩Major赛事的相关统计,《CS:GO》Major的决赛则吸引到了250万观众,比赛当日《CS:GO》的最高收视人数打破了其在2017年创下的130万的纪录;而英雄联盟S11决赛阶段的观看人数更是突破了7000万——

超强的影响力,庞大的用户,也许才是富二代们和诸多企业对电竞痴心不改的原因——苏宁易购离开了,而微博却有机会参与到顶级的电竞赛事,接盘也不完全是坏事,最怕的是像足球那样无人接盘。

最后:

即使富二代的电竞看起来没那么美好,可毕竟电竞的增长空间巨大,所以电竞热仍然在持续,二代们也需要改变运营模式,企业投资的电竞俱乐部也更需要明白,电竞现在还不能真正改善主业——或许未来会不一样,你相信吗?

【本文作者赵二把刀,由投资界合作伙伴微信公众号:读娱授权发布,文章版权归原作者及原出处所有,转载请联系原出处。文章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投资界立场。如内容、图片有任何版权问题,请联系(editor@zero2ipo.com.cn)投资界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