滴滴“消失”的156天

在滴滴被迫隐匿的5个月里,整个网约车市场和滴滴本身又发生了哪些改变?
2021-12-06 08:46 · 微信公众号:惊蛰研究所  惊蛰研究所科技组   
   

“消失”5个月的滴滴终于传来新消息。12月3日,滴滴出行发布消息称,经认真研究,公司即日起启动在纽交所退市的工作,并启动在香港上市的准备工作。而此时的滴滴只在美股停留了156天。

从进入网约车赛道掀起补贴大战,到敲开资本市场大门证明自己的独角兽价值,滴滴用了9年时间。而从上市时的辉煌一刻到遭遇监管滑铁卢乃至后来被迫全面下架App,滴滴却只用了不到48小时。

眼下,滴滴做出退市回港的决定,似乎在传递滴滴即将“回归”的信息。在滴滴被迫隐匿的5个月里,整个网约车市场和滴滴本身又发生了哪些改变?

01 滴滴跌倒,网约车二队趁虚而入

时间拨回到6月30日,滴滴出行当晚在纽交所挂牌上市,首日股价即大涨27%,市值也一路上扬突破800亿美元。但仅在一天后,中央网信办网站上就出现了网络安全审查办公室对“滴滴出行”启动网络安全审查的消息。

7月7日-9日,滴滴出行小程序、滴滴出行App以及滴滴企业版等应用全部被下架无法下载。掌握网约车市场超过80%份额的滴滴,就此从应用市场上消失。

针对遭遇审查和被全面下架的消息,滴滴在回应中证实了在审查期间“滴滴出行”停止新用户注册的事实,同时也表示已下载滴滴App的用户可以继续正常使用,乘客的出行和司机师傅的接单不受影响。但被下架的结果对滴滴的影响已经显现。

根据全国网约车监管信息交互平台的数据显示,在滴滴出行遭遇下架的7月,多个平台订单量出现了显著增长。17家平台的7月订单量超过了30万单,而6月份时订单量达到30万单的平台只有13家。

值得注意的是,新增的4家达到30万单的平台均是聚焦新一线和二线城市的本地化网约车平台,其中及时用车、携华出行、阳光出行和招招出行等平台的订单量环比增长均超过100%,分别为247.7%、173.0%、127.4%和105.5%。而滴滴出行在上一月订单量大跌13.4%的前提下,7月订单量增长仅为13.1%,其旗下的花小猪的订单量则暴跌46.3%。

另外,身处行业第二梯队的神州专车、曹操出行、首汽约车的当月订单量也出现了20%-40%以上的大幅增长。“滴滴跌倒,第二梯队吃饱”的行业影响显露无疑。而尝到了“滴滴消失”甜头的腰部平台们,也开始把重整市场格局的野心暴露无遗。

02 群雄竞起,分食滴滴蛋糕

根据易观发布的《2020年中国网约车市场洞察》显示,2020年12月中国网约车活跃用户达到千万量级的只有滴滴出行、嘀嗒出行以及花小猪打车,而滴滴出行仍然以绝对优势占据行业领先地位。

在滴滴被下架之前,网约车整体的存量市场已经趋于饱和且市场格局较为稳定。身处第二梯队的T3出行和曹操出行,唯有通过深耕新增的下沉市场利用品牌优势和其他本地化网约车平台竞争,才有可能不断扩大现有的市场份额。然而滴滴的“消失”,让他们看到了抢夺存量市场的大好机会。

7月份,滴滴被下架不久后,T3出行的一份内部文件在网络上曝光。文件显示,T3把滴滴的下架看作是千载难逢的机会,并且连夜召开紧急会议决定调整开城计划,在7月内要连开15城,日均单量突破百万,牢固树立中国网约车第二地位。

为了迅速打开市场,T3出行一方面加大了短视频平台以及电梯楼宇等广告的投放,另一方面在新开发的城市中,对新注册用户实行首单免单等措施。其收割滴滴市场的意图已经昭然若揭。

此外,曹操出行在7月份也推出了助力获得优惠券的活动,2019年就已经主动“下架”的美团打车也悄然“复活”,推出128元大礼包和打折券,甚至最高可以立减20元。

在对司机的争夺上,各大平台也诚意满满。不少网约车平台都开出了一万到一万五的月薪,美团打车还在7月15日启动“夏季出行保供计划”,升级司机招募福利,推出高峰奖、全天满单奖、新司机推荐奖励等激励措施。高德打车也在7至9月推出新手司机连续一周免佣、早高峰免佣、免佣卡灵活安排时间等激励政策。

有媒体报道,在免佣措施的影响下,网约车司机的收入增长明显,此前一天工作十小时收入八百元,而平台奖励下的收入则达到了九百到一千元,除去其他费用后,司机每月收入能达到近两万元。

03 T3、曹操,谁能成为下一个滴滴?

从运营数据来看,在滴滴“消失”的三季度里,不少平台都得到了显著成长,其中T3的增长最为强势。

8月份,在疫情反复以及汛期等因素的负面影响下,订单量超过30万的平台增加到18家。T3出行的订单量暴涨66.8%,而滴滴出行的订单量则暴跌21.1%,滴滴旗下花小猪出行订单量也下跌了2.6%。

9月份时,滴滴出行的订单量仍未止跌,环比下降了0.6%,花小猪出行则再降5.7%。与之形成鲜明对比的是,T3出行继续增长37.6%,连续两月增长超过30%。

另据极光大数据发布的《2021年三季度移动互联网行业数据研究报告》显示,在2021年三季度,曹操出行的用户规模增长也得到了大幅提升,截至三季度末曹操出行的MAU(月活跃用户数量)已经超过花小猪,达到1101.5万,较去年同期大幅增长62.5%。

值得一提的是,在9月份,曹操出行宣布完成了总额38亿元的B轮融资,这不仅是曹操出行时隔三年多后收获的新一轮融资,也是2021年国内网约车企业获得的首笔股权投资。T3也紧随其后,在10月26日宣布完成了一笔77亿元的A轮融资,这也是从2018年至今,网约车品牌获得的国内最大单笔融资。

在滴滴空出来的舞台上,T3出行和曹操出行及时把握住了机会,获得了不错的业绩增长。而暌违多年,资本再次向网约车平台抛出橄榄枝,也足以证明资本市场持续看好“后滴滴时代”的多元化竞争格局。但是,网约车市场的格局或许并未产生根本性的变化。

04 网约车市场依旧乾坤未定

网约车行业的早期竞争靠的是简单粗暴的补贴大战,但在有限的融资环境和政策条件下,持续“烧钱”固然有用但也只能束之高阁。而对于目前的存量市场而言,合规运营才是打赢持久战的关键。

曹操出行虽然在三季度获得了不错的MAU增长,但这一数字增长却是用牺牲合规换来的。根据全国网约车监管信息交互平台的数据显示,曹操出行的订单合规率在今年5月份时还保持在排名第6的位置,但从7月份开始,曹操出行的排名就掉到了第9位,甚至在10月份跌落至第11位。

为了快速扩张运力提升市场份额,曹操出行选择在特殊时刻采用特殊方法,这种做法虽然对投资人有了交代,但行业监管也成为悬在曹操出行头上的达摩克里斯之剑。

9月1日,交通运输部同交通运输新业态协同监管部际联席会议成员单位因“通过多种营销手段恶性竞争,并招募或诱导未取得许可的驾驶员和车辆‘带车加盟’,非法运营等问题”,对曹操出行等11家网约车平台公司进行联合约谈。11月初,曹操出行又因平台驾驶人员未取得出租汽车驾驶员证,违规提供营运服务新增8条行政处罚,罚款金额合计约8万元。在运力扩张和合规运营之间,曹操出行需要尽快找到平衡。

T3的运营模式同样不堪琢磨。

为了保证服务质量,T3出行一直采用直营模式,与司机签订劳动合同并为其缴纳五险一金。但在实际运营过程中,T3出行似乎并没有遵守和保持与司机之间的约定。T3出行一边出台内部新规,要求直营司机放弃底薪和五险一金,改成加盟合作关系,另一边又频频修改日常平台运营任务。

平台运营的失信引发了司机们的强烈不满,因为收入无法保证生存,武汉、郑州等地的T3出行直营司机就曾联合向T3出行发起维权,而由于司机待遇变化导致的乘客遭遇服务恶劣的出行体验也屡有发生。在不断扩张挑战滴滴寡头的过程中,T3出行也开始变得“滴滴化”。

由此看来,虽然滴滴不在的这段时间里,T3出行和曹操出行都从滴滴的嘴里抢下了不少市场。但瘦死的骆驼比马大,即便是滴滴继续隐匿,T3出行、曹操出行等腰部平台要想完全吞并滴滴长期占据的80%以上市场份额,恐怕也还得再花些时间。

更需要重视的是,滴滴在对网约车市场形成一定的主宰地位后,已经从单一平台向多元化的业务进行扩张,除网约车业务以外,滴滴旗下还拥有共享单车、金融、社区团购等新业务,并且在上个月还测试推出了外卖服务“嗷嗷吃饭”。

从滴滴的角度来看,基于滴滴出行的增长或许已经对它不太重要了,而从美股退市冲击港交所的目的或许也更多是从整体业务全盘考虑出发。

滴滴“消失”的156天里,网约车市场的变化只证明了一件事:乾坤依旧未定。如果还能证明一件事的话,那就是滴滴出行已经不需要“新增”。

【本文由投资界合作伙伴微信公众号:惊蛰研究所授权发布,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如有任何疑问题,请联系(editor@zero2ipo.com.cn)投资界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