旗下微信矩阵:
  • 投资界
    投资界微信扫码订阅
  • 前哨
    投资界微信扫码订阅
  • 解码LP
    投资界微信扫码订阅
  • 天天IPO
    投资界微信扫码订阅
  • 野性消费吧
    投资界微信扫码订阅

停牌后,民办K12学校的断舍离

各家公司选择的主要转型方向都有各自的考量,但要面临的挑战也不小。
2021-12-28 22:43 · 鲸媒体  尔柒柒   
   

9月1日,《民办教育促进法实施条例》正式施行,让义务教育民办学校的资本证券化戛然而止。受此影响,近期国内民办K12学校上市集团纷纷宣布停牌,推迟业绩发布。新政之下,民办教育集团同样需要被“双减”,面临退市或剥离的命运。

1

受《民促法》影响

五家上市公司宣布停牌

11月30日,在港股上市公司年度业绩披露规定时间的最后一天,成实外教育、博骏教育、天立教育、枫叶教育和光正教育五家上市公司相继宣布延迟刊发年度业绩报告,选择停牌。

上述五家港股上市公司主营业务均为民办K12学校。关于推迟发布财报的原因,各家在其公告中不约而同地提到了《中华人民共和国民办教育促进法实施条例》(以下简称为《民促法》)。

成实外教育公告显示,由于新民促法于相对较短时间内生效,公司仍在落实截至2021年8月31日止8个月的财务业绩。

光正教育表示,新民促法的生效时间相对较短,地方政府尚未发布实施条例相应的实施法规及规则。截至公告日期,集团管理层仍在评估新民促法对集团架构、财务报表及业务运营的影响。

博骏教育、枫叶教育、天立教育一致表示,集团仍在与公司核数师就新民促法可能对截至2021年8月31日止8个月的年度业绩造成相关的会计处理的影响进行讨论,截至公告日期尚未达成共识。

《民促法》对于民办K12学校的影响几乎等同于“双减”之于教培行业,二者的相似之处都在于整治义务教育阶段出现的过度资本化、商业化的现象。

《民促法》中明确提出,任何社会组织和个人不得通过兼并收购、协议控制等方式控制实施义务教育、非营利性学前教育的民办学校;实施义务教育的民办学校不得与利益关联方进行交易。

据公开数据显示,截至2021年8月31日,枫叶教育旗下共运营117所学校,其中包括了18所高中,29所初中,33所小学,34所学龄前学校和3所外籍人员子女学校,义务教育阶段学校数量占了八成多。

2020-2021学年,光正教育运营了13个校园,其中有高达11个学校教授着K12课程;海亮教育在其2021财年年报中表示,旗下有11所涉及义务教育阶段业务,占全部自有学校数量的64.7%。

K9业务无疑是民办学校的营收支撑,而基于《民促法》的规定,诸如枫叶教育等一类的民办K12教育上市公司必须在剥离义务教育阶段的业务和退市之间作出抉择。推迟年报披露和股市停牌,可能是最后的犹豫、挣扎。

12月14日,枫叶教育率先对《民促法》做出了回应,在公布2021财年报告的同时,砍掉了K9业务。截至2021年8月31日,枫叶教育实现营收21.51亿元,同比增长了40.7%,但由于该公司已终止对《民促法》影响学校(K9学校)的控制权,这类“终止经营业务”致使其年内亏损达24.52亿元,共计亏损额高达31.24亿元,而上年同期净利润为5.09亿元。

光正教育紧随其后,于12月19日披露了2021财年报。报告期内,光正教育实现营收22.64亿元,同比增长26.3亿元,但由于剥离了K12业务导致其亏损了20.56亿元,余下业务仅剩2.22亿元,该财年内亏损达21.2亿元,而去年同期净利润为5.12亿元。

公布财报后,几家主要民营K12学校上市公司股价大跌,枫叶教育四个交易日累计暴跌超40%。

(截自雪球)

截至12月27日,枫叶教育报价为0.66港元,总市值为19.77亿港元,股价从年初至今股价跌了67.65%;光正教育报收0.80港元,总市值为17.43亿元,年初至今股价跌了75.87%。

截至发稿前,博俊教育、天立教育、成实外教育仍处于停牌状态,天立教育更是三次宣布推迟发布年报,但已难逃剥离K9业务后造成巨额亏损的命运。

停牌前博俊教育收报0.465港元,总市值为3.82亿港元,从年初至今股价跌幅为18.42%;天立教育每股收报1.91港元,总市值为41.37亿港元,从年初至今股价跌幅为75.84%;成实外教育每股收报0.460港元,总市值为14.21亿港元,从年初至今股价跌幅为78.81%。

而在美股市场上市的海亮教育等公司可能还要面临退市的风险。

12月24日,海亮教育发布公告称,已收到公司创始人冯海良发出的初步非约束性提案,

冯海良拟以14.31美元/ADS的现金对价,购买冯海良及其联属公司(下称买方)尚未持有的海亮教育全部已发行的普通股,包括美国存托股(ADS)。若交易完成,海亮教育将成为买方的私人控股公司,公司的美国存托股将从纳斯达克证券交易所退市。

2

学校扩张计划中止

各家公司探索转型方向

《民促法》的实施给大步伐扩张的民办K12学校浇了一盆冷水,据不完全统计,仅2016年下半年至2019年下半年,在境外上市的境内教育公司的并购案超过30宗,涉及境内民办学校有50余所。

几家规模较大的民办K12学校上市公司都有不同程度上的收购学校计划。

去年,光正教育宣告其三年规划,按计划光正教育将在三年内达到1.5万名学生,总学生人数的复合增长率高达28%,这一切在《民促法》实施后被迫流产。

枫叶教育在收购学校方面毫不吝啬,去年9月枫叶教育在内蒙古、山东、辽宁和湖北等地开设了六所新学校。斥34亿元巨资,耗资超过其市值的60%,收购新加坡CLS学校。大肆收购扩张的后果便是管理费用大增,运营利润下降了2.1%。除此之外,根据枫叶教育的第六个五年计划,到 2024-2025学年,总入学人数预计由当前的4.4万人达到 11 万人。到2025财年枫叶教育将在国内建成10个教育大区,海外建成2个大区。

2021年也是海亮教育快速推进的一年。财报显示,截至2021年6月30日,海亮教育自有学校数量增加至14所,较2020年增加了55.6%,另有3所学校在9月30日开始招生。

各家扩张计划戛然而止,现在更重要的问题摆在他们面前:在《民促法》规定之下,企业如何自适?如何继续经营下去?

21世纪教育研究院院长熊丙奇指出,从理论上来说,教育集团可将义务教育学校转成非营利性,作为社会公益项目,用以打造社会形象;或转型为非义务教育阶段学校、职业学校。

业内人士也表示,当前民办教育集团的发展出现了两种路径:一种是转向民办高中、高等教育;另一种是以运营管理为主要输出的“轻资产”模式。

据现有的上市公司公告来看,宇华教育的重点转型方向为高等教育。宇华教育表示,将筹备约3.6亿港元用于将现有的K12学校转型为高等职业学校,计划将分位于郑州、焦作及漯河的现有3所K-12学校转型为高等职业学院。目前,宇华教育转高等职业教育已提上了日程,正式申请了经营有关高等职业学院的许可证,相关部门正在审核中,转型计划最晚将在2023年底落地实施。

枫叶教育将方向瞄准了民办高中,其采取的措施包括将现有高中学生从经营牌照与在中国提供义务教育的民办学校及/或非营利性幼儿园相同的高中(“混合高中”)转入拥有独立经营牌照的高中。同时发挥国际学校优势,拓展在线教育,为国内外学习者提供世界学校课程、英语作为第二语言的ESL课程,汉语作为第二语言的CSL课程以及证书考试培训或其他新的教育产品。除学历教育外,枫叶教育还计划进一步拓展产业链,为大学、寄宿学校、机构、企业食堂提供餐饮服务,为各学校、机构及企业提供校服和职业装供应。

海亮教育在财报中为民办教育学校提供了转型“轻资产”的思路即与公立或私立学校签订服务协议,提供运营和管理服务,而非获得这些学校的土地和设施的所有权。据财报显示,2021财年,其运营管理的民办学校达27所,学生人数43897人,是自有学校人数的1.6倍。但运营管理营收仍然困扰着海亮教育,2021财年通过“轻资产”方式获得得营收仅有6000万元。

各家公司选择的主要转型方向都有各自的考量,但要面临的挑战也不小。砍掉K9业务后,高中业务还有多大市场?以“轻资产”为主要运营模式,能否支撑起公司的未来发展?转型高等教育、职业教育方向,当前学校的生源、师资必须“大换血”,学校能否承担起如此高昂的代价?

或许,各家公司需要在一番“断舍离”后,找寻到一个平衡。

【本文由投资界合作伙伴鲸媒体授权发布,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如有任何疑问题,请联系(editor@zero2ipo.com.cn)投资界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