复盘2021:那些陨落的明星公司们

复盘2021年,看看没走下去的企业们到底是倒在了哪些“雷”和“坑”之下。
2021-12-31 12:59 · 微信公众号:硅兔赛跑  作者/Amelie 编辑/Juni   
   

北美科技界在经历了2020年大批量倒闭潮之后,2021年的战况相对温和了很多。

从各项数据来看,尽管今年的破产企业数低了许多,但仍然有不少企业倒在了后疫情时代,看不到2022年的春天。

今年,很多行业、很多技术在机遇与风险并存的情况下,或主动或被动地开始整合。

疫情让如新能源、生物技术、科技金融等领域掌握真正核心技术的创新科技公司开始在SPAC上市,以更加灵活的融资形式中迅速崛起。同时,原本效率较低、管理结构固化、商业模式落后的传统商业继续在迅速崩塌的路上。

陨落的星星们,也许是生不逢时。但不可否认的是:产品缺陷、入场时机不对、现金流断裂、政策监管变化、盲目扩张等任何一个因素都可能是压死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

今天是2021的最后一天,我们来复盘这一年,看看没走下去的企业们到底是倒在了哪些“雷”和“坑”之下。

01 昔日意气风发,当下猝然逝去的明星独角兽们

任何一个倒下的独角兽,曾经都是资本一时的宠儿。去年大批独角兽倒下,风投公司变得越发谨慎,在今年疫情依旧笼罩的阴影之下,融资也变得更加困难。

生物医药公司Intarcia:

10年融资今朝随风散

年初,作为明星生物医药公司Intarcia破产的消息,奇袭了整个资本市场。这家总部位于波士顿的生物制药公司,它的突破性创新是一种取名为“Medici”的药物输送系统。

而Medici的核心部分是一种尺寸类似火柴棍、可植入人体的微型泵。它可以作为装载药物的容器,在人体内缓慢控制药物的释放,从而达到长期用药的目的。理论上,Medici可以应用于非常多种慢性病的治疗和预防,产生巨大的社会价值。

直到宣布破产之前,Intarcia一直在集中精力研发一款将Medici应用于糖尿病的产品,也就是ITCA 650。去年3月FDA宣布第二次否决了Intarcia的新药申请,这之后,公司发展的形势急转直下。

要知道,新药申请被否之前,Intarcia的融资一直非常顺利。

作为生物医药领域融资额最高的“独角兽”之一,据Crunchbase统计,Intarcia前后一共完成了22轮融资,融资额合计达17亿美元,累计有25家投资方参与。

5年前,在ITCA650完成了三期临床试验之时,Intarcia的前途看起来一片光明,该年的融资吸引了大批投资机构参与。2016年单年度完成了三轮融资,估值达到35亿美元。入局投资方多达11家,其中包括盖茨基金会9000万美元的“赠款”,也包括来自国内上市VC公司鲁信创投

盖茨基金会投资Intarcia,当时看中的是Medici在艾滋病预防上的潜力。而FDA(美国食品药物监督管理局)之所以否决了ITCA 650的上市申请,理由是“担忧制造问题”。

Intarcia前后申请了两次均被否决,尽管不甘心,执行团队仍然坚持ITCA 650的潜力,但是因为没有资本的继续加持,终于在历时十余年、烧掉了17亿美元的投资后,在年初走向了破产清算的结局。

共享办公公司Knotel:

对标WeWork之后的落寞清算

要说Knotel年初申请破产,这同样也让不少人大跌眼镜。

2015年由萨尔瓦和爱德华·申德罗维奇创立Knotel时,正值当年协同办公行业迅猛发展的风口。彼时在协同办公租户中人气爆棚的推动之下,头部公司WeWork的估值一度达到近500亿美元。

Knotel将自己视为WeWork最突出的竞争对手之一,2019年时公司估值也超过10亿美元,并在10个国家17个城市的250多栋建筑中运营,募集资金超过4亿美元。

创始人萨尔瓦经常把Knotel说成是行业巨头WeWork的一个更稳定的版本,WeWork在2019年因大量流失资金和放弃首次公开募股尝试而濒临倒闭。萨尔瓦对外宣称,为了凸显两家公司之间的差异,Knotel专注于与企业客户签订大型的租赁合同,认为这是一个更可靠、利润更高的租户基础。

但实际上,“黑天鹅”来的时候不在乎你准没准备好。

2020年对灵活办公空间行业来说是灾难性的一年,因为在疫情期间租赁办公需求大幅下降,大部分租户撤回租赁承诺,放弃了办公空间。在去年3月,Knotel的一半员工被解雇或暂时放假,公司停止向自己的房东支付租金,却仍然向租户收取租金。

根据《内幕》审查的财务信息,Knotel在2020年前10个月总共亏损了2.02亿美元,2019年亏损了2.23亿美元。

Knotel一直在烧钱,并承诺长期租赁数百万平方英尺的办公室。疫情打乱了很多计划,他们空置的办公室已成为沉重的财务负担,公司早已经没有了足够付租金的客户来填满租赁的办公空间。

随着破产申请的提出,Knotel的投资者们注入的资金大部分已经化为乌有。伴随着投资者们抱怨连连的声讨之余,美国各地数十家房东、其他债权人和商业伙伴也对Knotel提起诉讼,称该公司已停止支付租金和其他债务。

从疯狂扩张到迅速走向没落的始末,如今只剩下破产清算留下的一地鸡毛,Knotel不是第一个,也自然不是最后一个。

智能建筑公司Katerra:

5年烧光了200亿,软银今年的败笔

6月,当《纽约时报》等多家媒体报道建装行业的明星企业美国装配式独角兽katerra破产时,北美科技界一片哗然。这家被孙正义的软银下重注的公司,曾经在其存活期内很长一段时间都是科技建筑行业唯一的独角兽。

即便是诞生于2015年的美国硅谷、创始团队豪华、前后融资了7轮累计融资超过30亿美元、单是最大投资方软银3年时间内累计就投资了18亿美元,却仍旧没有走完2021年的夏天

Katerra创始人Michael Marks曾公开表示:公司计划在2020年实现盈利,并且可能在2021年之后IPO。最终事与愿违走到了破产这一步,业内分析有这几点:

商业模式一直备受争议

katerra标榜自己是一家科技公司,但事实并非如此。重塑建筑行业是一件非常困难的事情,但Katerra采取“装配式建筑+平台一体化”的模式号称完成了建筑业的革命。

不计成本的激进收购扩张

为了追求完全整合的商业模式,Katerra在6年时间内收购了20多家在建筑行业的公司,包括专门从事商业、住宅和多户住宅项目的总承包商业务。业务的收购和整合对任何公司都是一个挑战,一般的初创公司在短时间内根本没办法有效整合内部资源。

装配式建筑时机尚不成熟

建筑产业传统且庞大,约占全球GDP的13%。由于前期投资较大,技术尚不成熟,尽管装配式建筑普遍被认为是未来的主要方向,但这个市场还在培育期,盲目进场并不一定是好的选择,Katerra的倒下就是前车之鉴。

02 后疫情时代里,依旧没有“大而不倒”

实际上,新冠病毒进化得如此之快,疫情持续得比我们想象中的要更漫长。

由于病毒一直在迭代升级,随之而来更多的仍是以安全起见的自主社交隔离。疫情中陷入财务困境的很多公司,都在迫切寻求重新谈判租赁和债务再融资等,以避免走向倒闭的命运;同时,也有部分正被迫利用美国的破产制度进行重组。

除了倒下的明星独角兽们,走向破产清算的企业各有各的选择。

“背锅侠”LTL Management:

只为承担债务而生

在倒闭的公司中,令人惋惜的不少,被诟病和不齿的并不多,而LTL Management就是这样一个另类。

这家强生集团专门为承担债务都成立的新公司,在今年10月申请破产保护的做法一度受到各界强烈的谴责。

人们普遍认为强生利用子公司申请破产保护是“对法律体系的不合理滥用”,并称强生是“破产骗子”。

众所周知的是,强生公司的婴儿爽身粉等产品被指控有致癌风险,长期以来面临的各种诉讼已经多达约3.8万起。

美国公司申请破产保护在一定程度上是解决数以万计的诉讼案的最佳方法,而破产规则通常只适用于无力偿还债务的破产公司。

强生集团到目前拥有约310亿美元的现金,其中净现金流达到150亿美元。在本身财务状况良好的情况下成立一家新公司LTL,专门负责支付所有婴儿爽身粉索赔,然后将该公司申请破产,以此寻求暂时停止诉讼。

马萨诸塞州民主党参议员Elizabeth Warren对此也很不满:

“又一家大公司正在滥用破产制度,以保护自己的资产,逃避为其给全国人民造成的伤害承担责任。”

差旅巨头CWT:

拒绝倒下,破产重组换新生

疫情打击了旅游业的方方面面,也让不少业者担忧差旅行业的前景。差旅巨头CWT(嘉信力旅运)在今年年中一度陷入债务困境,由于未能按时支付一笔将于2026年到期的2.5亿美元债券的利息款项而面临破产清算。

总部位于美国明尼苏达州的CWT创立于1994年,公司员工大约1.5万人,在疫情前业务规模庞大,每日处理约100起会议活动并服务6万名旅客,但疫情期间不少业务蒸发近乎为零。

不过,CWT的创始人McKinney Frymire仍然相信这个行业的复苏潜力。

"也许各个行业的情况各有不同。有的行业可能会减少差旅,因为他们在疫情之后改变了运营方式,并希望将节省下来的差旅开支投资到其他业务板块。"她补充道,“但是,我也听到很多客户说,他们计划疫情之后在差旅方面投入更多,他们要把全球各地的人才资源和雇员汇聚在一起,也希望和他们的客户有更多的相处和交流。”

11月,CWT其破产重组计划已获美国当地法院批准,该计划为公司提供了3.5亿美元的新股权资本,用以投资业务发展。

在后续CWT还计划斥资1亿美元投入旗下myCWT差旅管理平台技术和创新产品研发。通过此次重组计划,CWT原本16亿美元的债务将减少一半。而在重组之后能否完成涅槃,值得期待。

服装巨头Sequential Brands Group:

难敌行业萧条大势

拥有明星品牌杰西卡·辛普森和运动品牌AND1的美国服装巨头Sequential Brands Group Inc.在9月份申请破产保护之时,股价在纳斯达克重挫57.57%,市值跌至不足1000万美元。

而在疫情之前,旗下最大品牌杰西卡·辛普森的销售额高达10亿美元。

去年在服装业重挫之时,为了争取存活时间,Sequential考虑剥离一个或多个品牌,甚至考虑出售整个公司。执行主席William Sweedler在对外声明中说:“我们认为,现在是重新寻找战略替代方案的恰当时机,以充分实现股东价值最大化。”

Sequential这家马上步入40岁的公司成立于1982年,总部位于纽约,面临破产之时负债4.35亿美元,总资产为4.43亿美元。

随后,美国品牌管理公司Galaxy Universal在11月对外宣布收购AND1篮球运动鞋服品牌、Gaiam瑜伽服品牌、Avia运动鞋品牌以及SPRI健身器材品牌,这些品牌都是Sequential Brands旗下的品牌,收购价格大约为3.3亿美元。

电信服务商GTT Communications:

破产之时仍未出售

GTT Communications Inc.的前身是Global Telecom and Technology,是一家跨国电信和互联网服务提供商公司,同时也是一家一级网络运营商,为100多个国家的企业、政府和客户提供IP传输、MPLS传输服务、托管服务、语音和统一通信。GTT成立于1998年,总部位于弗吉尼亚州的Tysons,并在特拉华州注册成立。

GTT2013年登录纽交所之后改了新的名字,先后收购了UNSi、OSN、Telnes Broadband、Hibernia Networks、Giglinx、Perseas Telecom、Global Capacity等多家同行公司,在2019年还成为美股做空热门。

由于不断累积的新的债务,特别是公司税,GTT在疫情还未结束的大环境里的前景一片暗淡。终于在11月破产清算,其大小股东在这项的破产计划中拿不到任何收入。

03 破产潮褪去,下一年会更好吗?

破产数量十一年新低

去年倒闭破产的较大规模企业数量创了十年之最,而今年同期数据却是十一年里最低。

倒闭公司最多的行业,和去年一样仍是集中在大消费品行业,这也包括零售商、餐馆、房屋建筑商和汽车零部件公司等。

图源:S&P Global Market Intelligence

截至12月,诸多申请破产的公司中负债超过10亿美元有13家,而在去年同期这个数量是42家:

图源:S&P Global Market Intelligence

新的上市科技公司募资不易

2021年随着一批拔尖的科技公司纷纷寻求上市继续募资,但是由于高估值、高增长、亏损型企业的股价持续下跌,导致2021年新上市科技公司遭遇了大举抛售。

全年55家通过IPO(首次公开招股)、SPAC(特殊目的收购公司)或直接挂牌而上市的科技公司中,大部分公司的估值一直都在走下坡路,如投资平台Robinhood、线上法律咨询平台LegalZoom、邻里社交App Nextdoor、定制化车险公司Metromile等,企业市值都已蒸发一半以上。

图源:CNBC

明显可以看到的是,市场流动性在变快、资本投资进度也在加快。这些都在帮助不少行走于崩溃边缘的大小企业继续续命中,积攒力量以期度过寒冬;

但另一方面,政策的转变、通胀飙升、供应链挑战、劳动力短缺以及还未结束的疫情导致的长期行为转变这些因素 ,对于陷入困境的企业来说,不可控也无时不在,2022年仍旧充满了挑战。

【本文由投资界合作伙伴微信公众号:硅兔赛跑授权发布,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如有任何疑问题,请联系(editor@zero2ipo.com.cn)投资界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