旗下微信矩阵:
  • 投资界
    投资界微信扫码订阅
  • 前哨
    投资界微信扫码订阅
  • 解码LP
    投资界微信扫码订阅
  • 天天IPO
    投资界微信扫码订阅
  • 野性消费吧
    投资界微信扫码订阅

视频版权「零和博弈」困局

当新的内容消费习惯养成,新的内容供给出现,影视版权问题,是不是存在另一种版权合规可能,让天下无版权可侵?海外Youtube版权管理模式是否可以被拿来借鉴?
2022-01-13 13:34 · Tech星球  翟元元   
   

“真的很喜欢看剪辑后的视频,一些up主非常懂我们想看什么,比起电视剧中冗长的剧情,up主们的再创作内容简练,配音恰当,下饭必备。”

倍速观看、只看某个演员cut,移动互联网时代,年轻人越来越无法忍受拖沓冗长的注水剧情,短视频追剧成为新型文化消费现象。然而2021年12月15日,被称为“史上最强版权审核”细则发布,短视频追剧或将面临更多挑战。

中国网络视听节目服务协会发布《网络短视频内容审核标准细则》(2021),其中第93条规定, “未经授权自行剪切、改编电影、电视剧、网络影视剧等各类视听节目及片段的”。即,短视频不得未经授权剪辑影视剧。

影视剧剪辑内容,是短视频平台内容生态的重要构成部分。如果新版细则被严格执行,短视频平台上一大批依靠影视剪辑的创作者面临“灭顶之灾”,带有二创属性的影视剪辑作品或许也将会受到严重影响。很多喜欢二创的用户对此表示惋惜,在他们看来,有些二次创作作品属于艺术创作,被屏蔽甚至下架都着实可惜。

版权合规势在必行,然而版权授权问题下,具体现实的问题是否同样值得被关注?

据《中国基金报》报道,北京大学知识产权学院常务副院长张平此前发表观点,有的短视频平台的账号生产运营者未经授权,将影视作品进行任意剪辑、切条、搬运、传播等,损害了著作权人的利益。但他同时指出,保护影视版权同时,也要为二次创作留空间,在互联网时代或信息时代,人人都是作者,人人都是使用者,如果都去遵循一对一精准授权不太可能。

不少影视剧剪辑博主反馈,个人博主、影视公司、影视作品数量繁多,且授权机制、价格等不透明,完全取得授权存在困难。

影视剪辑并非天然站在原片的对立面,有时候其实还可以起到反哺原作的作用。很多用户因为影视剪辑内容而对原作产生好奇,继而转化成为原作用户。

当新的内容消费习惯养成,新的内容供给出现,影视版权问题,是不是存在另一种版权合规可能,让天下无版权可侵?海外Youtube版权管理模式是否可以被拿来借鉴?

视频内容效益最大化的困局

在短视频平台上以“影视剪辑”为关键词搜索,可以搜出几百个以剪辑影视剧为生的创作者,其中不少创作者粉丝在千万量级。这些创作者的出现,一方面是出于商业逐利的目的,一方面则是因为解决长视频内容水化问题,满足了年轻用户的内容消费需求。

典型的是在抖音拥有6100万粉丝数的“毒舌电影”,作为头部账号为用户提供了独家解读、经典解析等诸多有趣内容,而且时常被选为院线电影的宣传阵地。凭借行业影响力,毒舌电影较早解决了影视版权问题,并形成内容出版方和原片发行渠道共赢的局面。

然而,不是所有影视作品剪辑都能顺利获得版权授权。不少创业者确实存在版权观念淡漠的问题。

还有很多时候,版权授权机制、授权价格不透明,完全取得授权存在一定困难。

不少创作者具备一定的版权自觉,会在剪辑影视剧前,提前获得版权方授权。然而这部分创作者面临的行业痛点是,即使他们有意识得到版权方授权,有时候却苦于无法联系上版权方,或是天价版权费的尴尬局面。

一边是求版权不得,一边是被侵权投诉无门。

影视制作公司兔狲文化总经理邱其虎告诉Tech星球,对于侵权行为他们已经不胜其扰。“真的遇到不少被侵权,投诉无门的情况,我安排了三个人的小组去维权,但是收效甚微。”

在邱其虎看来,二创是不是一种侵权行为,也需要界定。如果二创创作者做的就是切条搬运,没有所谓的二度创作,那在没有获得授权的前提下,就是赤裸裸侵权。而对于那些非恶意搬运剪辑的短视频平台创作者,对方发来请求授权邮件,他们一般都会授权。

另一位影视版权业内人士告诉Tech星球,对于那些剪辑影视剧片花、宣传片、花絮的短视频内容,他们是欢迎的,也需要这类作品助力触达更多用户。而对于涉及剧透,将整部电影电视剧拆解成N个片段传播的行为,他们则坚决抵制。

事实上,流量红利受益平台也在积极解决发展中暴露出来的版权问题。“2021中国网络版权保护与发展大会”论坛上,北京字节跳动副总裁、总编辑张辅评表示,一直以来,字节跳动旗下的抖音、西瓜等视频平台都很注重版权的合理合规使用,并努力支持原创。一方面,平台购买了大量版权,供原创作者使用;另一方面,平台上线了原创者联盟计划,解决了他们的维权难问题。

近两年影视行业版权纠纷频发,影视剪辑群体崛起过程中,与版权合规问题狭路相逢。行业急需一个可以实现共赢的版权解决方案。

版权困局需要新的解题思路

影视综艺内容很大程度上属于平台的流量担当。

抖音流量较大的内容类型之一便是影视类, “巨量算数”此前在2020年公布的《抖音用户画像报告》显示,影视类内容继演绎、生活、美食内容,成为抖音用户第四大偏好视频类型。

影视剪辑内容既丰富了短视频平台内容生态,又给平台提供了源源不断的流量。视频内容创作者也乐见其成,毕竟视频领域有很多长尾内容,这些内容需要不同形式,不同载体的二次传播,才能效益最大化。

但这更多是理想化解决方案,业内人士认为,PGC模式的内容的版权,大都集中在买断独播权的平台手中。版权多平台共享,很多平台缺乏分享的动力,另外也缺少支持多平台共享的技术支持手段,最大困境是国内缺乏第三方视频版权管理平台。

有熟知海外视频内容产业的人士提到,借鉴YouTube引入Content ID以及版权管理系统,通过相应的反盗版技术提前屏蔽侵权内容,或者向版权方支付收入分成,事前事后最大程度减少版权方损失,在海外已经被验证是可行的方式。

然而,长视频平台本身的高昂采购内容费用,再授权相关平台时也会提出“天价”版权费,甚至有些版权直接说不卖。此前在音乐领域出现的版权围城困局,在视频领域再次发生。

上述熟知海外模式的人士称,YouTube模式目前在中国难以实施,原因有很多。其中最大的难题是YouTube模式能够生效的一个前提是,版权方向平台提供视频介质(即原片),帮助平台实现版权过滤。但现实的问题是,目前国内长视频平台不愿意向短视频平台提供。

此外,国内版权问题跟YouTube面临的情况截然不同。YouTube需要解决的只是版权方的反盗版诉求。版权方并非不愿意相关视频在youtube上存在和传播,相反,当可以与创作者实现利益分成的情况下,反而很愿意允许创作者们帮助多维度传播。

美国版权局的相关研究报告指出,在YouTube上,版权方发现视频涉嫌侵权后,可以选择屏蔽视频,也可以选择保留视频,并就广告投放获利。过去5年,版权方因为选择保留视频而获得的收益达到了20亿美元,不少版权方(尤其是音乐版权方)对该制度表示赞誉,称许可视频保留为视频内容产业开辟了新的收入。

反观国内,与版权方不同,长视频平台手握一些热门影视剧和综艺的网络版权,主要诉求不是扩大传播和分成,而是凭借独家版权获得竞争优势。

版权方更关心利益分配,只是眼下,版权已成为平台们的竞争利器。从今年以来长视频平台起诉短视频影视版权的数百件诉讼来看,长视频平台的主要诉求是要求删除、屏蔽、拦截相关视频,而非允许保留视频获得分成。

从竞争的角度来看,长短视频平台出于独家内容的战略需要,有时也会各自为战,筑起竞争壁垒。市场上大部分热门影视剧版权,主动权掌握在长视频手里,平台可以挟版权以令诸侯。长视频平台保护版权不受侵犯的诉求虽然名正言顺,不过在零和博弈的竞争格局下,很难做到双赢。

堵不如疏,版权问题是否存在一个更优解?增加一个选项是不是可以减少一次侵权?

从视频版权大战,到多方共赢

版权纠纷的背后,实际上是长短视频平台之间旷日持久的流量之争。

2021年网络视听大会上,“爱优腾”三家长视频平台高管不约而同地吐槽“讨伐”短视频,长短视频之间的竞争全面公开化,引发行业关注。

近两年,业内对于短视频侵权的声讨已屡见不鲜。短视频平台崛起,无形中挤压了长视频平台的生存空间,用户时长与用户习惯都开始向短视频平台倾斜。对于本身面临盈利难题的长视频平台而言,短视频的分食可谓雪上加霜。此消彼长,长短视频之间早已不宣而战。

“版权”,尤其是独家版权,长时间被视为是长视频平台的护城河,抵御竞争对手的关键利器。然而成也版权,败也版权,争夺独家版权的烧钱大战,让长视频付出了巨大代价,常年深陷亏损泥潭。

腾讯公司副总裁、企鹅影视CEO孙忠怀曾表示,腾讯视频过去3年投入的内容成本超过500亿元,未来三年仍将投入超过千亿元。爱奇艺财报数据显示,2018-2020年的内容成本分别为211亿元、222亿元、209亿元。

对于长视频平台来说,版权为他们独家内容生态高筑墙的同时,也埋下巨大隐患,版权成本常年高居不下。本质上,长视频平台也需要分摊版权成本。

对于整个影视行业而言,在反垄断法实施,音乐平台不得签署独家版权协议时代大背景下,是否是时候讨论另一种解题思路,可以让版权利益最大化,多方共赢?YouTube引入Content ID以及版权管理系统模式,是否应该被行业摆上桌面,共同商议破局之道?

这其中,最利益攸关的是视频内容版权方,将版权利益最大化或也是他们眼下的当务之急。

一位影视制作公司制片人告诉Tech星球,短视频平台上未经授权的影视剪辑就是盗版侵权,他们内部有专门人员负责监测打击盗版。

该制片人认为,这是一个版权越来越值钱的时代,长视频平台此前为版权支付了高昂的费用,短视频平台版权投入相对来说没有那么多。如果短视频平台向他们购买版权,他们愿意授权。

视频平台出于用户拉新以及会员拉新的考虑,会要求版权方最多2-3个平台联播,以巩固自己平台上的内容优势。作为版权方,从风险考量方面来看,他们倾向于多平台联播,因为多平台联播收益有时候比独家收益更安全。

独家版权可以成为平台的护城河,也可能会成为最大的掣肘。没有独家版权签约,对各方来说其实都是好事,因为整体可以降低版权成本。

“视频网站之间没有永远的朋友,也没有永远的敌人,只有永远的利益。一部剧首播结束后,爱优腾之间可以进行分销,创造更多收入。长短视频平台也应该进行分销,让收益最大化”,该制片人说道。

未来,长视频购买首播和全剧播放,短视频购买改编权给全剧导流,或许才是更理想的多方共赢模式。

【本文由投资界合作伙伴Tech星球授权发布,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如有任何疑问题,请联系(editor@zero2ipo.com.cn)投资界处理。

本文涉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