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00亿喜茶,害怕上市

按600亿估值粗略测算,喜茶单店估值约6688万元,而奈雪单店价值约1248万元,喜茶一旦上市,600亿估值会跌成什么样?
2022-02-15 07:10 · 微信公众号:无冕财经  郭俊宇   
   

2022年春节刚过,喜茶就遇到了麻烦。

2月9日,喜茶被曝进行大规模裁员,涉及30%员工。有观点认为,此次人员优化意在削减成本,扮靓业绩报表,为上市做准备。

喜茶回应称,相关传闻皆为不实信息,公司不存在所谓大规模裁员的情况,年前少量的人员调整为基于年终考核的正常人员调整和优化,公司目前也没有上市计划。

这一次,喜茶创始人聂云宸倒是没有再发朋友圈否认上市传闻,喜茶背后的资本却站出来说话了,表示喜茶两年内都没有上市计划。

奈雪已经夺得“新茶饮*股”,对于上市传闻也辟谣了好几轮之后,我们还能等来喜茶上市的那一天吗?

激进扩张后遗症

如果要上市,喜茶自身还有不少问题需要解决。

2022年以来的降价、裁员背后,其实是喜茶的经营出现了一些问题。

从2018年开始,喜茶就进入快速扩张时期,当年喜茶门店数量还只有163家,2019年直接飙升至390家,2020年又新增320家,2019年和2020年的增速分别高达139%和78%。

过去一年,喜茶的门店扩张速度明显放缓,2021年的门店新增数量为202家,增速只有26.3%。

坪效和单店收入也开始下滑。据统计,从2021年7月起,喜茶在全国范围内的坪效与店均收入开始下滑。以10月份数据为例,店均收入与销售坪效环比7月份下滑了19%、18%;与2020年同期相比,则下滑了35%、32%。

坪效是决定新茶饮企业盈利能力的关键指标,该指标的大幅下滑,意味着喜茶的日子没有之前那么好过了。

该指标的下降也是扩张的必然结果,这也是在告诉“喜茶们”,在资本的助推下蒙眼狂奔的日子就要到头了,摆在它们面前的是如何持续盈利的难题。

短期内,喜茶确实可以通过疯狂开店迅速抢占市场份额,但这并非长久之计。重资产运营的喜茶,依然要面临持续经营的考验,比如是否有足够强的自我造血能力、能否保持长期稳定的盈利等。

目前来看,喜茶正在“开源节流”,一边降价抢占市场,提高营收;一边裁员优化人力成本。但这能否缓解喜茶的焦虑还很难说,如果不能,下一步很可能就是关闭亏损门店,进一步优化成本。

除了经营问题外,作为新茶饮的领头羊,喜茶也存在着许多新消费公司存在的问题,比如内部管理混乱、制度和企业文化不清晰等。

这些年,在资本力量的加持下,喜茶把主要精力都放在开店和营销上面,从而忽视了公司内部管理。此次裁员事件发生后,引发一些员工在网上爆料,也从一个侧面反映出公司管理问题。

据中国企业家消息,一位在喜茶工作了三年的员工表示,喜茶内部的人员流动性非常大,在他工作的三年里就换了三个领导。

据新浪财经消息,一位已经离职的名叫沈明哲(化名)的喜茶前员工向媒体透露,喜茶的高管团队离职率很高,很少有待够两年的,一般都是待了一年多就离开,也有不到半年就被开除的。高管之间拉帮结派非常明显。之前高管是腾讯的,内部团队就都换成腾讯出来的人;在那之前,都是唯品会出来的人。

从喜茶这几年频繁出现食品安全事件,也可以看出其内部管理出现了问题。

在黑猫投诉上,关于喜茶的投诉高达272条,投诉内容涉及吃出塑料片和指甲盖等异物、产品过期、虚假宣传等。

去年8月,上海顾客被喜茶服务员误给“样品”导致洗胃。2020年,南京市场监管部门还曾检测出喜茶的8款产品存在菌落超标和大肠菌群污染的情况。

另外,去年年底,喜茶关联公司上海喜创于茶餐饮管理有限公司因涉嫌“利用广告对商品或服务作虚假宣传,欺骗和误导消费者”,被上海市宝山区市场监督管理局处以45万元罚款。

归根结底,这些问题都是喜茶内部管理的缺失所导致的。

在快速扩张时,企业考虑得更多是如何分到更多的蛋糕,对管理问题会有所忽视。

快速膨胀的喜茶或许真的有必要慢下来,好好补一补管理这堂课了。

600亿估值泡沫

作为新茶饮赛道的顶流,喜茶在过去几年里备受资本追捧,在2021年完成D轮融资后,它的估值已经高达600亿元人民币。

喜茶到底值不值这么多钱呢?

将其跟同样定位高端,门店数量和产品定价都相似的奈雪的茶进行对比,就能得出一个大致的答案。

首先是门店数量方面。无冕财经研究员从喜茶官网获知,截至2022年2月,喜茶在全国70个多城市以及新加坡共开设了897家门店,比去年底新增202家。

喜茶门店主要集中在一线和新一线城市,这些城市的门店数量超过600家,占比接近70%。

天风证券的统计数据显示,奈雪的茶2021年的门店数量为817家。相比之下,两者的门店数量差距其实并不大。

如果从单个门店的价值来看,喜茶目前897家门店,如果按照估值600亿元来算的话,单店估值约6688万元。

奈雪的茶目前的门店数量为817家,市值约为102亿元,加权计算后其单家门店价值约1248万元。也就是说,喜茶单店的估值是奈雪的茶的5倍左右。

然而,从单店创造的价值来看,两者的差距不应该这么大。

聂云宸曾透露,喜茶单店单月营业额平均在100万以上。依此计算,喜茶的单店年收入平均在1200万元以上。

奈雪的茶2021年上半年收入为21.26亿元,门店数量为578家,以此计算,2021年下半年,奈雪的茶收入在21亿-22亿元,门店数量新增了238家。由此计算,奈雪的茶单店的年均收入大概在600万左右。

若喜茶以目前的估值上市,二级市场的投资者恐怕难以接受。

从奈雪的茶上市后的股价表现看,新茶饮品牌在一级市场上的估值存在较大泡沫。

上市首日,奈雪的茶市值约为244亿人民币,如今才过去半年多,市值已腰斩,截至2月14日,其市值为约128.8亿港元(约合人民币105亿元)。

奈雪的茶在二级市场上的表现说明,新茶饮品牌在一级市场的估值泡沫非常严重。因此,600亿的喜茶难免会有估值焦虑。

二级市场的投资者似乎早就看透了这一点,所以不管一级市场上新茶饮的资本盛宴如何火热,他们对新茶饮企业的股票都嗤之以鼻。

奈雪的巨额预亏也揭露了一个冰冷的事实:看上去如火如荼的新式茶饮,其实并没有大家想象中的那么赚钱。

如果喜茶上市,其估值泡沫很可能也会像奈雪的茶那样被戳破,面临股价和估值大幅下跌等问题。

错失上市先机

如今,新茶饮赛道进入阶段性调整,行业不再处于风口,再加上喜茶本身经营状况不乐观,当下的喜茶其实已经错过较好的上市时机。

新茶饮在经过多年的无序扩张后,开始进入洗牌。

中国连锁经营协会发布的《2021新茶饮研究报告》显示,2020年新式茶饮市场增速为26.1%,2021-2022年增速已下降为19%左右,未来2-3年的赛道整体增长速度将调整为10%-15%。

去年,喜茶化身茶饮界VC,一口气投资了六家新茶饮品牌。其实从这一点也可以看出,新式茶饮行业已经开始进入大鱼吃小鱼的阶段。

而从去年开始,新茶饮的日子就不好过了。

去年11月,茶颜悦色宣布已在长沙临时关闭了七八十家门店,以作为对疫情防控期间客流量锐减的应对措施。

去年下半年,乐乐茶也传出在重庆、西安、广州等地关店消息。

奈雪的茶于今年2月8日发布公告,预计2021年将录得收入约42.8亿元至43.2亿元,净亏损1.35亿元至1.65亿元。

在此情况下,喜茶一旦上市恐怕也难逃泡沫被戳破的命运,届时超高估值也会随之大幅缩水。

喜茶背后的资本方原本应该是*希望喜茶上市的,但在这样的行业环境下,资本方似乎也不着急上市套现了。

据中国企业家消息,喜茶的主要投资方之一、美团龙珠创始合伙人朱拥华也对上市说法予以否认,他表示,喜茶两年内不考虑上市。

在上市问题上,喜茶或许已经错失先机,再想上市,不仅需要先解决自身的问题,可能还要等到行业重新回暖。

奈雪的茶去年抢跑上市,虽然股价不好看,起码拿到大笔资金用于开店扩张。

反观喜茶,这几年在上市问题上都是一拖再拖。如今,新茶饮行业已经进入调整阶段,新茶饮的泡沫也随着奈雪的茶上市而暴露出来。此时再上市的话,喜茶可能会显得很被动。

既然如此,那索性就先别上市了吧。

【本文由投资界合作伙伴微信公众号:无冕财经授权发布,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如有任何疑问题,请联系(editor@zero2ipo.com.cn)投资界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