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族网络,钝刀割肉

本就深陷内忧外患的游族网络,因创始人林奇的遗憾离世,彻底进入钝刀割肉的折磨境地。
2022-06-24 08:30 · 微信公众号:斑马消费  任建新   
   

一边是因电视剧《三体》而股价涨停,另一边却是前实际控制人所持股份被动减持。这种多空交织的局面,正是游族网络割裂现实的映射之一。

本就深陷内忧外患的游族网络,因创始人林奇的遗憾离世,彻底进入钝刀割肉的折磨境地。难道,它只剩卖身巨头这一种结局了吗?

游族与三体

本周,沉寂许久的游族网络(002174.SZ),坐了一把过山车。

6月21日,电视剧《三体》在官方微博发布最新海报、宣传片和演职员名单。这部剧集由三体宇宙提供版权、慈文传媒参股公司灵河文化拍摄制作、企鹅影视参与投资,前期与电影版《三体》一样命途多舛,最终还是进入待播阶段,引发市场关注。

尽管游族网络并未直接持有《三体》IP的份额或三体宇宙股权,仅获得授权开发《三体》系列游戏,但是,消息一经公布,公司股票直接涨停。当日,慈文传媒(002343.SZ)也大涨超过5%。

6月22晚间,游族网络披露一则消息,持股5%以上股东林奇质押在红塔证券及杭州银行的股票,于3月21日至6月21日期间,被动减持959.45万股,占公司总股本的1.05%。

原来,早前林奇与红塔证券开展股票质押式回购交易业务,因质押到期未能足额清偿债务而构成违约,被动减持的达摩克里斯之剑一直高悬在游族网络头顶。

6月23日,公司股价下跌1.39%;而身处同一事件的慈文传媒,当日一度触及涨停,最终股价大涨7.71%。

游族网络创始人林奇不仅质押股票,还曾大规模减持上市公司股份,甚至一度非经营性占用公司资金超过8个亿。这些钱,大部分投入到了《三体》IP的开发。

刘慈欣的《三体》,是中国科幻界最成功的作品之一。在这部作品因2015年获得雨果奖而出圈之前,林奇的游族影业便斥资数亿元投资了电影版《三体》。后来,林奇的三体宇宙,直接花了1个多亿,拿下《三体》版权。

但是,钱砸了不少,连操盘手都换了几个,电影版《三体》却到现在也未能面世。《三体》IP开发迟滞,影响了林奇个人资产的流动性。还因为与三体宇宙时任CEO许垚的矛盾,爆发了后来令林奇遗憾离世的恶性事件。

业绩危机何解?

林奇留下的是一个怎样的游族网络?

2021年,公司营业收入32.04亿元,同比下降31.87%,归母净利润1.68亿元,但扣非净利润亏损2.91亿元。同期,公司经营性现金流3.27亿元,同比下降60.78%。

游族网络在年报中解释称,收入、利润下降的主要原因为:产品流水和收入下降、新品上线推迟,以及商誉减值2.47亿元、长期股权投资减值0.44亿元、应收款信用减值0.5亿元。

2022年Q1,公司业绩进一步恶化。营业收入5.45亿元,同比下降42.31%,归母净利润7993.73万元,同比下降57.36%。经营性现金流下降58.34%至1.42亿元。

实际上,游族网络的业绩危机,从林奇时代就开始了。

2018年通过并购达到业绩巅峰之后,公司业绩2019年便急转直下,归母净利润下降74.58%至2.57亿元,扣非净利润-1.70亿元,同比下降123.07%——这是公司2014年上市之后的首次业务亏损。

至此,游族网络已经连续3年不挣钱,2019年-2021年扣非净利润分别为-1.70亿元、-3.62亿元、-2.91亿元。

公司极力拆东墙补西墙,通过资产处置、投资收益等方式,才避免了账面业绩的亏损。

近年来,游族网络在游戏产品的研发和运营上投入巨额资金,却未能换来业绩的增长。业务疲弱的主要表现在于,缺乏拳头产品。

腾讯有王者荣耀,盛趣游戏有传奇系列,巨人网络的《征途》、吉比特的《问道》、多益网络的《神武》等等,更是连续多年撑起了整个公司的业绩。

游族网络除了用《权力的游戏》、《三体》这些有名无实的作品蹭一下热度,还有什么拿得出手的大作吗?

这种状况导致公司的毛利率长期处在行业低位。尽管2021年有所提升,其综合毛利率也只有39.21%,几乎只有其他主流游戏公司的一半左右。再加上居高不下的研发、营销和财务费用,业务上的亏损便成为常态。

后林奇时代

尽管2009年才创立,但林奇的游族网络赶上了手游的黄金时代,5年之后便借壳梅花伞上市,成为中国游戏行业的中坚力量之一,一度以10亿净利润跻身A股游戏板块四强。

上市公司体系之外,林奇还打造了庞大了商业帝国,其中最具价值的,便是拥有《三体》IP的三体宇宙。

天才少年之梦,终结在2020年底的一场恶性事件之中。

随着林奇遗憾离世,本就内忧外患的游族网络,陷入内部动荡、外部紧逼,业务疲弱、连年亏损的泥潭之中。

2018年开始,跟随林奇创业、辅助公司上市的元老们纷纷出走;2020年底失去主心骨之后,游族管理层一度陷入空心化。

曾在盛大游戏、昆仑万维担任高管职务的陈芳接任总经理后,推出的也多是收缩性的业务战略,剥离电竞、MCN等非核心业务,削减市场费用,游戏业务聚焦“卡牌+”赛道。

原实际控制人林奇所持游族网络股份主要由其三名子女继承后,去年1月突然爆出争产风波,所幸后来低调处理,并未影响公司治理结构。

林奇子女的监护人许芬芬成为公司的掌舵人之后,游族网络调整管理结构,实质上进入了一个待价而沽的过渡阶段。

不过,游族网络的绯闻对象,从传统巨头腾讯、阿里互娱、搜狐畅游、新浪,到行业新贵B站和字节跳动,到目前为止仍然没有人真正出手收购。

业务乏力,难以走出亏损泥潭;林奇遗留下来的流动性压力,如影随形;受监管政策和市场预期影响,游戏市场的资本运作进入冷静期。

现在的游族网络,正在遭遇钝刀割肉。虽然很痛,却不会马上就倒下;但是越往后拖,失血会越严重。这恐怕是林奇最不愿意看到的局面。

【本文由投资界合作伙伴微信公众号:斑马消费授权发布,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如有任何疑问题,请联系(editor@zero2ipo.com.cn)投资界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