蒸发2000亿,被集体追债!沉迷买楼的首富,滤镜碎了

现金贷、诈骗、对赌,这些原本不该跟教育挂钩的词,一次次荒诞的出现在这个行业。口碑不仅是教育的底线,也是生存的底线。
2022-07-26 10:17 · 微信公众号:金错刀  张一弛   
   

中公教育,难道也发不出钱了?

只要是报考公务员的人应该都知道,中公教育,是中国*的公务员考试培训机构。

但最近,它却面临着因为长期拖欠学费,被学员集体追债的尴尬处境。

有学员等了半年,钱一分没到账,还在跟中公教育打官司。

更离谱的是,有的学员竟然在不知情的情况下,“被申请”了商业贷款。

这似乎不太像中公教育昔日不差钱的风格——就在去年,中公教育的创始人李永新刚刚给北大捐了10个亿,打破了北大的记录。

从2021年3月至今,中公教育市值蒸发2000亿,公司资产负债率一度高达78.51%。

这次,等待中公教育退费的也不是个小数目。

去年,中公教育总收款204.3亿,但总退费达到了153亿。

中公教育,这次真走到了至暗时刻了吗?

01  过去的秘密杀手锏,现在竟成了“追债元凶”

中公教育的老大地位,一度是需要其他人仰视的地步。

在两年前,中公教育市值是2254亿,老二华图市值58亿——算一算,1个中公竟然顶40个华图。

造成这么大的差距,并不是因为师资、价格和讲课内容。

公务员百里挑一,培训机构更是竞争激烈,想要成为增长最快的那个,必须要找到一个让赚钱能力坐上火箭的竞争模式。

中公有一个杀手锏——“协议班”

2007年,中国教育的浙江分校打出了一个产品:普通班2000元,协议班要交1万元。

但协议班的诱人之处在于,中公敢签合同承诺:学员若考试不过,可退款。

虽然现在看起来,这个套路跟减肥药“不瘦就退款”、健身卡“掉几斤就全年免费”的话术如出一辙,但在挤破头的公务员考试上打出这个口号,无疑是一颗定心丸。

不出所料,中公教育的协议班果然被抢爆了。

此后,中公开始在全国各地的分校大力推广协议班,其他培训机构也开始效仿。在2017年,“协议班”占中公的收入竟然占到了74%。

协议班带来了翻倍的招生,但问题是,但国家每年公务员的录取比例是固定的。

这不就意味着,报的越多,退款就越多?

按理说应该入不敷出,中公教育到底是如何赚钱的?

1、学员越多,话语权越大。

协议班成为中公教育的“金字招牌”后,中公首先获得了比同行更高的议价能力。

刀哥找到了中公教育2021年国考北京特色能力一对一课程,协议班的价格,已经达到了14天将近10万的高价。

退款也很有门道。

根据签订协议的不同,并不是人人都能享受到100%全额退款。

我们还拿这个协议班算一笔账,报名14天的协议班,如果笔试面试都通过,中公可以赚到98800;就算这个学员连笔试也没过,也能赚到30800。

别忘了,这还是只在一个学员上赚到的利润。

对于中公来说,产品也不止是公务员考试。有员工说,“考公务员不过的学生,可以劝其考研,或者学习IT技术。”

以“抵消减免”的方式引导学员报考其他培训项目,实现二次转化,也是很聪明的赚钱方式。

2、花学员的钱,买自己的理财

哪怕是全额退款的课程,中公也不是赔本赚吆喝。

从交钱到退费之间,往往存在几个月的时间,就算公示出来,中公教育的协议款的退款周期是30-45个工作日。

这几个月时间内,中公教育把学员预交的学费拿在手里,就成了中公的赚钱方式——当于在无监管的情况下,学员免费“借”给中公的。

这笔钱可以作为营收充实报表,更重要的是,购买理财。

2020年,中公教育协议班模式有237亿元现金流入。

2018年中公教育滚动购买理财产品是171亿,到了2019年就花了270亿,2020年直接买了410亿理财产品。

公开资料显示,中公教育已经不断向金融、医药、管理等众多细分领域加码布局……

中公教育已经变成了一家金融机构,创始人李永新一度还成为了吉林省的*富豪。

但日后,协议班大胆的对赌机制,将成为让中公教育头疼的“追债元凶”。

02  砸42亿建教育基地,地产的诱惑太大了

能体现中公教育财大气粗地位的,除了考不上就退款,还有一件事:

中公教育酷爱买楼。

早在2019年,中公教育直营分部和学习中心就已经扩张到了1000家,覆盖了全国31个省市、319个地市,除了港澳台,哪里都有中公教育的身影。

也是从这个时候起,中公开始大手笔的自建学习基地。

比如,投资2个亿建设湖南区域公司总部;又在济南以2.28亿元竞买济阳县地块,用于建设职业教育基地。

2020年,中公教育又拿出3.8亿在西安建大楼,一笔笔下去,都是真金白银。

2020年12月,中公教育搞了个大动作——斥资30多亿元在北京昌平拿下一块地,准备打造中公教育全新的总部大楼和培训基地。

大小相当于46个世界杯足球场,最多可容纳2万名学员。

按照中公教育的设想,到2025年,中公将建近20个学习基地,能容纳近38万名线下培训学员。

为什么这么执着于买楼,其实也是一大赚钱火箭。

前几年房地产几乎是*钱的行业,同样是搞教育的俞敏洪,也曾经公开说,后悔当年少买了一栋,现在据说已经50亿不止了。

俞敏洪调侃,“如果当时狠心买下来,赚一票就可以一辈子休息了 。”

但当时的中公教育正面临着退款高峰,仅2020年第四季度,就退款56.55亿元。

也许是出于缓解资金压力的目的,去年9月26日,中公教育选择将昌平项目转让给龙湖地产。

疫情之下,中公教育想要打造公考毛坦厂的计划,宣布流产。

现在,这些买地买楼砸出去的钱,也成了中公教育甩不掉的“包袱”。

03  比协议班更激进竞争密码:学员贷

中公教育的口碑一直很两极分化。

但就在去年,李永新给北大捐赠10个亿,一举刷新了北大校友单笔捐赠历史记录。

而且据北京大学官方微信显示,这是李永新给北大的第三笔捐款。

按理说,老板这样大方捐款,又给学员退款的公司,应该是业界标杆。

但事实上,在今年315之前,中公教育的投诉一度飙升到*。

明面上看,中公教育做的是教育培训,考公、考教师、考事业单位。

投资赚钱了是利滚利,但一旦投资不当,不仅学员的退费会出现问题,还可能让公司的现金流断掉。

比如,仅2021年前三季度,退费金额就达到了123.97亿元,退费率65.81%,其中7-9月的退费率更是惊人的79.54%。

有投资者吐槽,这跟电商刷单要业绩有什么区别?

这也解释了为什么现在的中公教育被集体追债,报班一拍脑门,退课却难如登天。

再回头看去,中公教育*时期2600多亿市值建立在资金空转之上。

事实上,协议班和盖大楼还不是中公最激进赚钱方式,学员贷才是。

疫情期间,中公教育为了吸引更多学员,推出了一款新产品——理享学。

这个产品就厉害了,学员不用掏自己腰包就能参加中公教育培训,培训费由资金方打给中公教育。

被录取,学员还贷;

没考上,贷款+利息,全部中公来还。

以前好歹还要先自己掏学费,现在连学费都有人先帮着垫了,简直太狠了。

这种“引流”爆款对小型培训机构可以说是降维打击。

但过度使用金融工具,有时候就变味了。

有中公的员工就曾经跟《财经》杂志爆料,领导会要求员工办理“假贷款”,让没有培训需求的亲朋好友办理理享学,之后可以申请退款,销售岗位的指标是“一天一个”。

他还接到过指示,让已报名的学员先申请退费,再重新办理理享学。

这样一来,公司既可以收到贷款资金,又能拖延学员退费期限,在未来两个月的时间内,占有两份资金。

这三年来,中公教育为理享学支付的利息总额近4.2亿元,按平均每年贷款利率推算,发放的培训贷总额超过52亿。

正是这些带有金融色彩的秘密武器,导致中公教育口碑迅速下降,走上了黑红路线。

04  结 语:

现在的年轻人曾经自己调侃,新时代的不孝有三——不考研、不考公、不考编。

高校毕业生不断增多,但就业岗位数量并没有跟上。

2021年,北京国考的竞争比例高达109:1。国考人数比2020年多了11万人,是近三年来的*。

北大教授卢锋说,中国青年的失业率已经远超欧美。

越多人想考编考公,中公教育的市场就越大。

过去,在师资不足时,李永新曾亲自上阵教学一线,他说,“从早上9点到下午5点,我已经在课堂上呆了72个小时,连续三天不睡觉,每天喝12瓶咖啡。”

但现在,现金贷、诈骗、对赌,这些原本不该跟教育挂钩的词,一次次荒诞的出现在这个行业。

这些学员是奔着考上参加的培训,谁最初也不是为了退费。

口碑不仅是教育的底线,也是生存的底线。

【本文由投资界合作伙伴微信公众号:金错刀授权发布,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如有任何疑问题,请联系(editor@zero2ipo.com.cn)投资界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