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马之战」再升级:马斯克的硅谷密友圈,推特挨个恶心了一遍

不是“朋友妻可以欺”的那种朋友,推特这次找上的,全都是跟马斯克拜把子的“真兄弟”
2022-08-03 08:43 · 微信公众号:硅星人  杜晨   
   

读者朋友们应该知道。

堂堂世界首富无法接受被一只小鸟狠啄,于是马斯克也在上周发起了反诉。

看到马斯克居然反抗,这下 Twitter 可彻底上头了。要说 Twitter 业绩不行,水军账号查杀不力,那是的确,但奈何咱们法务强啊!

据《华盛顿邮报》报道,Twitter 在周一突然向马斯克的一票硅谷好朋友发出传票,要求他们把跟收购交易有关的通讯记录统统吐出来,包括时间纪录、演示文档、会议纪要、笔记、录音等。

不像“——这几张传票的对象,各个都是马斯克在硅谷的“真朋友”。

这些人和马斯克在一起创过业,也互相投资过对方后续的公司,可以说是有福同享有难同当,“拜把子”级别的兄弟。

更何况他们人单拎出来,都是在硅谷创业/投资圈叱咤风云,个顶个的大佬级人物:知名风投家 Marc Andreessen 和 Keith Rabois、SPAC 教父 Chamath 等……

几位本次被传唤的硅谷大佬,左上的 David Friedberg 和本次事件无关   图片来源:All-in Podcast

这下的到底是什么棋?

| 马斯克的硅谷顶流“密友圈” 

世界首富的朋友圈是什么样子?只要看这张传票就知道了。

Marc Andreessen:*科技创业者,网景创始人,后来成立知名风投机构 A16Z,提出了*的“软件吞噬世界”论断,因为光头+头型独特,人送外号“蛋头”。

Andreessen 和马斯克是多年好友,一同投资公司,为了参与接管 Twitter 的交易,不惜导致利益冲突(他是 Facebook/Meta 的董事会成员)。他还是马斯克“影子军团”的成员之一。

Steve Jurvetson:*风险投资人,投资机构德丰杰创始人、前合伙人。

Jurvetson 是马斯克多年好友,曾在2006-2020年出任特斯拉董事。另外这俩人都有性侵丑闻……Jurvetson 离开自己创立的德丰杰,背后正是因为性侵下属还撒谎被投票赶出公司。

Chamath Palihapitiya、David Sacks、Jason Calacanis:都是硅谷知名风险投资人。把他们放在一起是因为他们仨自己就是一个“小团体”。

Chamath 是 Facebook 早期高管,后来做了投资,再后来成为了盛极一时的 SPAC(“空头支票公司”,一种反向并购上市的方式)概念的*赢家,被称为 SPAC *。

Chamath 是马斯克的好朋友,近几年经常一起搞事,比如去年 GameStop 轧空事件,两人就是散户方的强力支持者(并且假装跟自己所属的富豪阵营“决裂”);Sacks 和马斯克在 PayPal 共事过,也是远近闻名的“PayPal 黑帮”成员;Calacanis 也是马斯克的朋友。Sacks、Calacanis 和 Chamath 还共同运营一个播客品牌,名为 All-In,马斯克曾以嘉宾身份参与播客和该品牌举办的线下活动。

左一到左三:David Sacks、Jason Calacanis、Chamath Palihapitiya    图片来源:All-In 播客

另外 Keith Rabois 和 Joe Lonsdale 等人也收到了传票。

Rabois 也是“PayPal”黑帮成员之一。Lonsdale 虽然不是成员,也算是这群人的一个“小迷弟”,因为共同创业 (Palantir) 和投资 (8VC) 的相似经历,和上述人士关系紧密。另外 Lonsdale 也有性侵下属的黑历史……

你可能看出来了,这群人的一个关键社交圈子关系源头就是“PayPal 黑帮”,但同时他们也早已超出了那个范畴。

现在这群人更多的是围绕在马斯克的身边,形成一个“密友圈”——毕竟马斯克才是名副其实的世界首富,个人性格色彩极其强烈,对于构建属于自己的社交圈子,甚至拥有自己的“信徒",有着极大的兴趣。

Andreessen 曾经有一次直接借用了媒体对马斯克这个“密友圈”的描述,半开玩笑地表示:马斯克的身边有一个“影子军团”,里面都是形形色色的“怪人”(misfits),怂恿着他去做各种怪事 (egging him on)。

你说 Twitter 能不找上这些人的麻烦么?

| 搞不定马斯克,还收拾不了几个小弟?

Twitter 传唤这些人的逻辑应该非常简单:

作为马斯克的密友,这群人间一直有着相当频繁密切的商业/金融往来和情报交换。另外,Twitter 前老板 Jack Dorsey 也曾在这个圈子边缘游走,对内情自然有些了解。更何况 Andreessen 自己也半确认了这群人会互相鼓励做些事情。

这也是为什么 Twitter 要求参与融资的银行提供证据的时候,也强迫它们提交和上述这些马斯克密友有关的通讯——Twitter 有理由认为,这次收购事件,以及收购不成的闹剧,背后可能有这群人“出谋划策”。

再或者,就算他们没有直接参与交易,由于马斯克信赖他们,之间的通讯也有可能包含一些对 Twitter 有利的信息,可以拿来作为“黑料”,日后在法庭上拷问马斯克。

以及,Twitter 这次还取得了另一层效果,基本就是明着搞马斯克的小团体,冲着恶心他们来的。

为什么这么说:Twitter 已经向美银、摩根士丹利、德银、瑞信等银行,以及 Fidelity、VY Capital 等投资机构发了同样的传票,而这些机构都是公开参与了收购融资交易的。

而马斯克的这群狐朋狗友呢?他们已知参与了交易的只有 Andreessen 和 Calacanis,其他人根本没有掏钱,纯粹就是站在外围吃瓜而已……结果居然被 Twitter 拿来祭旗了。

那么或许有人要站在这群大佬的角度问一句:你 Twitter 这么搞我们,就不怕我们回头合起来搞你?

Twitter 已经摆烂了,这是事实。但与此同时,它这么做的成功概率也确实不小。《华盛顿邮报》原文采访了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的一位法学教授 Adam Badawi,他指出一个关键事实:

这群人都搞风投,他们的投资组合公司为了享受更优惠的营商政策,基本都要在特拉华州注册实体。这意味着他们如果胆敢违抗具有法律效力的传票、拒绝提交相关记录,就是挑衅当地法院,必然没有好果子吃……

也就是说,这群人为了遵守法律,同时也是出于保护自己利益,将不得不遵守传票的法律约束,提交相关的文件,并且以一定程度上“背叛”马斯克作为代价——当然这只是一种可能性。

另一种可能性则是他们认为跟世界首富马斯克的关系更重要,背叛谁都不能背叛这位好兄弟、好大哥……

反正目前,这个群组里几个人都表示了抗拒,或者至少反感的情绪。

David Sacks 先是发了一个巨大的“你懂的”手势:

后来他应该是心态平和点了,开始借题发挥了,说这批收到传票的,应该就是最新的 Midas List 成员了:

“小弟” Joe Lonsdale 倒是有点慌了:

“lol,Twitter 的律师给我们几个生态系统的好朋友发了传票,这简直是一次巨大的骚扰钓鱼骗局。我跟这次交易没有关系,除了几条刻薄的吐槽而已,但 Twitter 居然用这样强硬的语气……”

底下的网友看出了 Lonsdale 的心虚:“既然如此,那你就只用给法院看这些内容,不是吗?”

【本文由投资界合作伙伴微信公众号:硅星人授权发布,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如有任何疑问题,请联系(editor@zero2ipo.com.cn)投资界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