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习机接棒教培市场

在教培市场跌落的影响下,教育智能硬件在未来仍存在优势和风口,而AI技术或许将成为品牌战的主战场。
2022-09-03 13:42 · 微信公众号:深氪新消费  沐九九   
   

中研产业研究院公布的《2021-2026年学习机行业风险投资态势及投融资策略指引报告》显示,2021-2025年我国学习机市场将会以每年15%的增长率稳步增长,到2025E将会达到875万台,同比2020年增长达一倍。

仅今年以来,先后有科大讯飞AI学习机半年销售额增长超101%,老牌儿童硬件品牌读书郎港交所上市。

但备受看好的学习机市场,能撑起家长们的希望吗?

数次更迭,教育硬件从未止步

学习机从最开始出现,就充满了商家的“套路”。

尽管早在1986年国内就已经拥有了首部学习机“中华学习机”,但在当时人均工资只有几十块的年代,超500元的高价已经足够让家长望而止步。直到几年后,小霸王*代学习机SB-218问世,才将学习机带进千家万户。

1991年,段永平所在的小霸王电子工业公司研制出小霸王D25。但此时的小霸王D25,只是让孩子着迷、家长头疼的游戏机,并不能让后者主动为其买单。

为此,1993年,段永平在继承小霸王D25游戏机已有的游戏功能上,推出小霸王*代学习机SB-218。SB-218学习机不仅配备了键盘和学习卡带,在功能上大力凸显三天学会打字的学习功能,且价格也比之前的中华学习机便宜200多元。

打着学习的旗号,小霸王很快说服了家长。趁热打铁,第二年,小霸王又推出二代学习机SB-486,并请来成龙打广告,一时声名鹊起。

当年,小霸王产值高达4亿元,一年后翻倍到10个亿。

但风头正盛的小霸王很快就陷入“电脑学习机实则是游戏机”的争议。此后几年小霸王业绩大降,在1998年年销售额不及*时期1/10。

此时的段永平也从小霸王辞职,成立了新公司—步步高,盯上了复读机的蛋糕。

在当时国内英语学习的热潮下,复读机迎来爆发式增长。

2002年,国内复读机销量突破1000万台,全国生产复读机的厂商超200家,品牌有100多个。竞争者众多,导致整个复读机市场很快就陷入价格战,不断压价出售。

正是此时,段永平开始将步步高向点读机和家教机转型。此后,市场又陆续刮起了点读机和电子辞典风潮,但最终都不可避免的走向品牌入局逐利和价格战阶段。

直至2010年,苹果推出ipad,不仅便捷轻巧,且功能强大,综合了复读机、点读笔等多种功能。同时,考虑主要用于教育用途,平板又衍生出学生平板,即减少娱乐应用,增强学习功能,并因此挤掉传统竞争对手,成为家长的新宠。

尤其是疫情下,平板迎来了新一轮的爆发。IDC数据显示,2020年Q2,学生平板出货量达到63万台,同比增长29.9%,远高于增长17.7%的普通平板。

从学习机、复读机到点读笔、平板,尽管教育智能硬件发生了数次更替,但在市场面前,鸡娃的家长们始终有是否选择的权力。

然而在今天,家长们在鸡娃的硬件上越来越被动了。

鸡娃迫切,学习机市场高涨

突如其来的疫情和“双减”政策,让教育硬件变得迫切。

尤其是”双减“政策落地,校外培训班停办,家长辅导学生功课的压力剧增,连带着教育硬件成为了刚需品。

仅去年618,科大讯飞AI学习产品销售额同比增长高达706%。同时,网易有道去年学习产品的净收入达到24.41亿,占比60.80%。

这仅是市场一角,事实上,面对教育智能硬件这个大面包,字节、腾讯、百度等互联网巨头纷纷加码入局,抢占滩地:

2020年10月,字节跳动旗下的大力教育发布了一款智能教育硬件产品——大力智能作业灯;

2021年3月,腾讯推出 “AILA智能作业灯”,百度旗下小度科技发布小度智能学习平板;

2021年4月,腾讯推出基于Linux系统深度定制的智能教育电脑;

2021年618期间,阿里发布40余款教育智能硬件产品,并推出*家庭学习智慧屏产品天猫精灵E1;

2021年7月,科大讯飞发布AI学习机T10高端旗舰新品;

……

与此同时,新东方、猿辅导和作业帮等平台,也在积极寻求转型,尝试推出智能教育硬件。

从平板到作业灯等,智能教育硬件类型已日趋多样化,但家长们却越来越失去选择主动权了。

AI财经社曾报道,部分学校会集体采购学习机,在免费发放学生使用三年后予以收回,期间如果有损坏则照价赔偿。同时也有不少学生表示,学校会以分班等名义强制要求购买学习机。

去年,中国政府网就报道称,贵州黔南荔波第二中学强制家长购买一种学习机,不仅一年前售价2000多元的平板电脑,一年后被学校卖到4000多元,且每学期还要额外缴纳500元的服务费,1700多名学生共缴费430多万元。

教育部也注意到这一现象,并予以禁止。今年3月初,在教育部新闻发布会上,教育部基础教育司司长吕玉刚在谈及通过智慧课堂、指挥作业等途径提高学校教育教学水平相关问题时强调,坚决禁止强制要求家长和学生购买终端设备和数字服务,防止增加群众的经济负担。

但事实是,多数情况下,即使没有学校强制要求,鸡娃的家长们也奔走在购买教育智能硬件的路上。但被看好的教育智能硬件,真的能成为家长们的寄托吗?

AI学习机将走向何处?

目前,国内学习机市场正走向两个极端:一方面是品牌正在重走之前复读机、点读机的老路,开始陷入价格战;另一方面则是品牌方不断试探价格天花板,产品价格贵得离谱。整个市场学习机价格区间在1000元~10000元不等,两级分化严重。

但无论价格高低,品牌们都在致力于凸显各自产品所具备的AI自适应学习功能。

早前学习机已经经过了“电子教辅”平板、“网课学习”平板两个阶段,如今正步入AI智能阶段。所谓的AI智能,即学习机能够通过图像语音识别、智能评价、知识图谱等技术给学生提供精准辅导,实现有针对性的个性化教学。

AI学习机势头猛烈,目前不乏厂商推出各自的AI学习机。但由于发展速度较快,AI学习机行业标准尚未建立,加上入局者多且杂,整个AI学习机市场陷入混乱的局面。甚至不乏部分品牌为牟利,将产品名称和卖点强贴AI标签,扰乱市场秩序,让家长难以购买到一台真正的AI学习机。

除此之外,学习机始终受到“低配高价”和“学习内容限制”的质疑。

事实上,市面上不乏知名品牌的学习机出现质不配价的问题,售价高达四五千元,搭载的只是高通、联发科等研发的中端性能芯片。例如,读书郎售价超5000元的旗舰机型C30,搭载的却是高通在几年前发布的骁龙835处理器,而价格却比更高配置的学习机贵一半左右。

同时,学习机提供的内容也广受诟病。此前就有家长反应,部分学习机虽然号称配备全学段全版本教材,但实际上一年级语文*课的电子内容的难度远远超过教材。学生难以跟进学习。

此外,尽管现在学习机内容更新快,商家基本承诺小学购买的学习机能使用到高中,但仍有部分品牌存在内容更新。一般而言,消费者需要按照自身需求将产品送到某指定地进行内容更新,但由于年限太长,不乏出现内容难以更新或更新内容不足等问题,迫于无奈,家长只能重新购买相应的学习机。

的确如此,由于风口来得快且急,AI学习机行业目前处于无序的状态,想要把它从混乱的状态中调整过来,显然还需要一些时间。

但不可否认,在教培市场跌落的影响下,教育智能硬件在未来仍存在优势和风口,而AI技术或许将成为品牌战的主战场。

参考资料:《网课时代,还记得电子词典吗?中国教育硬件30年》《巨头纷纷入场:学习机接棒千亿教培市场?》《科技巨头卖学习机,一年收入60亿》

【本文由投资界合作伙伴微信公众号:深氪新消费授权发布,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如有任何疑问题,请联系(editor@zero2ipo.com.cn)投资界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