掌舵7000亿集团,她成了中国新女首富

这个年营收超千亿美元、仅次于阿里和京东的中国第三大民营企业,究竟是何来头?范红卫夫妇又是如何带领它一步步走到顶峰的?
2022-09-13 13:38 · 天下网商  章航英   
   

市场正在加速洗牌。

彭博亿万富翁实时指数显示,截至9月7日,恒力石化董事长范红卫以近107亿美元(约合人民币745亿元)身家成为新任中国女首富,位居全球富豪榜171位,超过龙湖集团吴亚军(95.4亿美元,约合人民币664亿元),以及碧桂园杨惠妍(90亿美元,约627亿元)。

房地产市场起伏,前亚洲女首富杨惠妍的身家腰斩,让位于印度钢铁能源集团金达尔实控人萨维特里·金达尔(Savitri Jindal),中国女首富位置也被江苏化工巨头恒力集团掌门人范红卫摘得。

与接手碧桂园的“富二代”杨惠妍不同,55岁的范红卫与小4岁的丈夫是创一代。

这个年营收超千亿美元、仅次于阿里和京东的中国第三大民营企业,究竟是何来头?范红卫夫妇又是如何带领它一步步走到顶峰的?

江苏夫妇,执掌营收7000亿元的集团

恒力的进化史,离不开地区产业承托。

位于江苏最南端的苏州吴江区盛泽镇,自古因 “日出万匹、衣被天下 ”而被称“绸都”。如今这里聚集了6000多家丝绸商,还孕育了恒力这样的世界五*。

20世纪90年代,苏州盛泽当地一家镇办集体纺织厂濒临倒闭。范红卫和陈建华两夫妻瞅准机会出手。

当时,范红卫还是一家纺织厂的会计。而原本是建筑工、之后收卖废丝的陈建华,已经挣得上百万家产,彼时苏州普通人月收入才不过几百元。乡镇主导、集体经济是“苏南模式”范例,没有个人收购的先例,但夫妻俩下定决心,加价也要收购,最终以300多万元的价格将纺织厂收入囊中。

104台丝织机、8台络丝机、35台捻丝机、4台拼丝机……靠着这些设备,夫妇二人征战商海。

接手*步是扩产能,淘汰梭织机,借钱引进更先进设备。工厂第二年就扭亏为盈,赚到1000多万。

生意渐渐有了起色,夫妻俩开始向产业上游延伸。

2003年,原本只做生产加工的织造厂,开始生产织布用的纤维材料。范红卫夫妇不光自己掌握原材料,还在这一年整合了手中大大小小的产业,成立了恒力集团。

以纺织业为起点,恒力将产业布局到化工等更多领域。如今,恒力集团官网上介绍,它的产业覆盖炼油、石化、聚酯新材料等,拥有全球产能*的PTA工厂之一、全球*的功能性纤维生产基地和织造企业之一,员工达12万。

2021年,恒力集团总营收7323亿元,位列世界500强第75位、中国企业500强第21位、中国民营企业500强第3位。

纵观夫妻二人发迹史,一是早先在纺织行业已有积累,无论经验还是资金都有基础;二是抓住正确的时机扩张。譬如2008年金融危机期间,恒力反而加码年产20万吨工业丝项目,第二年又以低成本改造升级生产设备,完成产能跨越,实现弯道超车。

女首富,不轻松

在夫妻搭档中,范红卫不同于其他夫人逐渐隐身幕后,反而独当一面。2016年,恒力集团上了一个大型项目,丈夫陈建华却被传失联,范红卫果断出面回复问询,竭力维持企业运转,最后安然度过危机。

但如今这艘千亿大船的行驶方向,却越来越难以掌控。

范红卫夫妇虽位次上升,资产却在缩水。按照彭博亿万富翁指数数据,半年时间里,她的身家缩水了100多亿元。恒力集团的主营业务和过去大举收购的经营模式,正遭受挑战。

被外界称为“炼化茅”、市值1300多亿的恒力石化,是恒力集团旗下*质的资产。但今年以来,石化行业面临危机。原油、天然气等原材料价格持续在高位震荡,同时房地产、纺织、建材等下游行业的增长开始趋缓。一面是成本高企,一面是需求不足,行业遭受下行压力。

这样的市场环境下,恒力石化在今年上半年交出了一份增收不增利的成绩单:营收1191.55亿元,同比增长13.94%,归母净利润为80.26亿元,同比下降7.13%。

增收原因,是恒力石化(现称“恒力股份”)在2016年借壳上市后,不断收购子公司——从2017年至今年上半年,共有64家子公司并表。但依靠大量收购扩张的恒力石化,既需要背着超1660亿元担保额,也需要承担高负债风险。

2022年上半年,恒力石化资产负债率74.96%,短期借款高达682.55亿元,一年内到期的非流动负债71.01亿元,合计负债超过1768亿。截至2022年6月底,恒力石化货币资金仅为255.78亿元,流动资产813亿,资金腾挪有压力。

有业内人士分析,恒力集团大量收购导致外债高企,产业平衡性失调导致主营产品毛利率上下游倒挂,在更激烈的市场竞争中或将失去优势格局。

而范红卫夫妇旗下另两家上市公司,一家是做陶瓷的松发股份,一家是旅游业务的同里旅游,受房地产下行、疫情等影响,同样业绩惨淡。

A股上市的松发股份市值21亿元,营收已经连续3年下降,去年首次出现亏损,今年上半年亏损扩大到3950万;挂牌新三板的同里旅游,今年上半年营收2101万元,同比下滑37.66%,由于疫情,亏损扩大到1351万。

相比这些流动性不高的旁支业务,范红卫夫妇要掌好主营业务的舵。但正如范红卫在投资者电话会议上回复的那样,恒力石化上半年虽通过涨价、提前储备原油等方式稳住了业绩,但随着前期储存的低价油减少,若原油成本进一步上升,下半年业绩仍充满变数。

首富流转,时代向前

“我们用27年的时间,实现了‘从一滴油到一匹布’全产业链发展。”在2021年央视节目现场,范红卫自豪地说。

从“布”到“油”,是从劳动密集型轻工业到技术密集型重工业的转型,也是中国工业转型的一个切面。

三十年,中国经济转型迭代,首富名单不断变化。上世纪90年代末,率先把握政策脉搏的刘永好家族等快速积累财富。21世纪以来,城市化轰轰烈烈,房地产行业催生众多富豪。伴随互联网普及,互联网公司创始人们开始活跃在财富场。到如今,产业轮换升级、科技创新成为财富新密码。

今年3月发布的2022年胡润全球富豪榜上,范红卫及其丈夫陈建华就以1700亿元身家排名第48位,曾排在范红卫夫妇之前的江苏老乡,京东的刘强东,如今以1350亿元身家排在第77位。

但穿越20多年风浪的恒力,也又一次来到命运转折。

行业面临多方面挤压的同时,新的机会也在酝酿。随着中国产业结构优化升级、消费结构变化,新能源汽车、5G技术、消费电子及集成电路等产业的推进发展,带动上游化工新材料需求快速增长。

譬如环保消费领域的可降解新材料、消费电子领域的功能膜新材料、新能源动力电池领域的锂电隔膜等细分材料行业的新需求都在喷发。它们是潜在的蓝海市场,也是需要攻破的重要点位。这一方面关乎新的增长曲线,一方面甚至涉及未来企业市场的争夺。

恒力石化也逆势加码了许多新项目,希望破除高端新材料被“卡脖子“的情形。这无异于一次新的“赌”。

“什么时代做什么事。”挂在范红卫夫妻嘴边这句话,是过去数十年成功经验的总结,也是新世界的商业圭臬。

“我20岁不到就有百万资产了,可以说早就对财富看淡了。”每一任首富流转都是时代的注脚。在风口上便敬畏,走出“首富”位也并不代表什么,依然踏实前进,一代又一代企业家塑造了变幻着的商业世界。

【本文由投资界合作伙伴天下网商授权发布,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如有任何疑问题,请联系(editor@zero2ipo.com.cn)投资界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