股市何去何从?中国资本市场成为存量财富的分配市场,2017年要更警惕黑天鹅事件

2016-12-10 20:28 · 投资界综合     
   
刘纪鹏表示,“金融创新引领增长,但是现在有时社会分不清金融创新和妖怪兴风作浪的差别,保险和基金在多国的资本市场是中流砥柱,以香港为例,机构投资者背后大多为保险和基金。”

  投资界消息,2016年12月9日-11日,由中国发展研究基金会主办,《财经》杂志、财经网、海航集团承办的《2016三亚·财经国际论坛》在海南三亚举行,论坛主题为“变局下的包容成长”。论坛上,《财经》杂志副主编苏琦,中央财经大学金融学院教授、博导,证券期货研究所所长贺强,中国政法大学资本金融研究院院长、中国企业改革与发展研究会副会长刘纪鹏,北京工商大学证券期货研究所所长胡俞越,中信证券董事总经理高占军,围绕“股市何去何从?”这一主题进行了精彩发言。

  以下为发言实录,经投资界(ID:pedaily2012)编辑整理:

股市何去何从?中国资本市场成为存量财富的分配市场,2017年要更警惕黑天鹅事件

  贺强:资金有天性,目前股市处于消化险资风险阶段

  妖精不仅在水面,还在水底下。我就不谈妖精了,我先讲讲经济,今年好像有个定论,上上下下都说经济来了,经济到底是不是L底,我本人不太清楚,美国经济是V型反转,复苏了,所以才要加息,才取消了量宽政策。中国经济,今年我们的GDP不要说高于去年的6.9,就跟去年持平的话,四季度客观有什么要求?四季度必须得强烈反弹到7.5以上,那么你们自己判断可能不可能,如果你认为可能,那中国经济今年触底反弹,不可能的话,很简单,继续下滑,低于去年的6.9。

  也说到今年底从2008年到现在经济下滑了九年,我们现在注意观察的是中美经济走势的背离就导致了两国或者政策的背离,美国12月份可能进入加息的周期了,而我们还在降息周期之内。所以美国如果明年外国评论可能连续加两次,美国不断加息,我们怎么办,我们是加息还是为了降低企业融资成本继续降息,两难,这是经济的背景。

  现在短期经济来看也出现了一些好的起色,比如今年煤飞色舞大家都知道,国际大宗商品价格也有点蠢蠢思动,PMI也强烈反弹了,有些经济指标短期看好,但是能否证明明年经济就会触底回升,现在可能判断还早,还需要观察。因为在经济下滑九年的过程中,有几次几个年份短期经济都触底反弹过,但是最后都创新低,这跟股市一样,反弹以后创新低,所以经济还需要观察。

  这种背景下,我们的股市,去年暴涨暴跌,其实原因很简单,很多人还写出了很厚的报告判断暴跌的原因是什么,其实暴跌的原因就是因为去年的暴涨,不合理地加杠杆,场外配资,8倍、10倍地配资。其实那个时候场外配资我觉得就是妖精,不是现在险资是妖精,那个时候场外配资的资金来源,表面看有的是伞型信托等等,其实归根结底很多都是银行的理财资金,那个时候银行的资金很多。

  因为资金有天性,哪儿利润高往哪儿流,这是避免不了的,说白了,今年这个妖精事件实际上就是钱多了闹得,现在银行有的是钱不敢放贷给企业,保险公司万能险从老百姓手里拿了七八百亿甚至更多,它只能越拿越多,但是保险公司应该是两个轮子一块转,往集资的轮子转得非常快,它拿了很多钱不投资,它只能哪儿有利润高哪儿投,股市虽然有风险,我利用资金优势杀进来以为能夺一把利。但是它没想到,你举牌的话,你高价买了公司的股票,进去以后你短期是出不来的,那么你保险公司强调的流动性就没有了,风险性,确实刚才下面他们聊天的时候一个老总说风险性变成第一了,这种情况肯定是监管者不愿意看到的一种局面。

  最近结合行情来看,我理解就是消化险资风险的阶段,期望值不要太高,但是也不要太悲观。今年总体来讲我们年初定义,股市的土话,今年是机构“倒糨糊”的行情,翻译过来就是高抛低吸,从年初我们就认为是这种行情。但是到下半年可能发生转化,由倒糨糊行情变成做市值的行情,一到年底它必须还要把市值做高一点。去年11月、12月,其实就是这种行情。所以一直到11月30号最后一天,当时拉到3500多点,力不从心了,一过年一撒手能不暴跌吗?而在这个时候你弄熔断机制,不是招倒霉吗,最后把自己熔进去了。

  总体来讲我认为去年暴涨暴跌之后的一个消化的阶段,历史上往往暴涨暴跌一次之后要消化几年。特别是去年我们吸取了教训,像去年的暴跌大领导都在表态绝不允许再发生了,但是暴涨也不允许。所以它肯定是比较稳定的行情。明年纪鹏教授好像不太看好,因为妖精太多,水面也有水底也有,闹得市场不太安分,但是我跟他的想法有差别,今年虽然还是奔着年底在做市值,基本大趋势没有改。虽然现在险资的事有点冲击,可能会平稳渡过明年,明年的涨势、跌势也不会太猛,因为有个“定海神针”国家部委还在里边还没有出来呢,所以不会大涨大跌。

看了这篇文章的用户还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