创新医疗公司又贵又慢,“买不起”的投资人应该怎么办?

2017-09-20 22:36· 投资界   
   
医疗行业又好又贵,这是一个相对的评价。另外就是医保政策的利好,两个加在一起,谈一下我们投资人的体会。围绕着我们自己对行业的基本判断,价格要守得住,其实也是很无奈的坚持。

  2017年9月20日,由北京市发展和改革委员会、北京市经济和信息化委员会、北京市科学技术委员会、北京市财政局、北京市金融工作局、中关村科技园区管理委员会指导,北京市昌平区人民政府主办,北京市昌平区发展和改革委员会、中关村科技园区昌平园管理委员会、北京未来科学城管理委员会、北京昌平科技园发展有限公司承办,北京昌平创新创业金融服务协会、回+双创社区、清科集团协办的“2017北京•未来科学城金融峰会”在北京如期举行。

  会议围绕“创融、创新、创享”的主题,齐聚500位顶尖投资机构、金融精英、优质企业、创业代表,从资本市场、信用体系、母基金合作、产融结合等角度,分析当前环境下挑战与机遇;并通过契合昌平当地优势产业的深入讨论,真正落实“双创促升级、壮大新动能”,健全金融生态体系、推动产业转型升级。

  在圆桌环节,龙磐投资创始人余治华,玻璃诺诚健华医药科技有限公司药物化学副总裁陈向阳东方富海医疗基金合伙人贾旭,博远资本创始合伙人陶峰,北京泛生子基因科技有限公司CEO王思振,启迪创投合伙人赵雪松,围绕“共探健康中国新版图”进行了探讨。

创新医疗公司又贵又慢,“买不起”的投资人应该怎么办?

  以下为投资界(微信ID:pedaily2012)现场速记整理:

  余治华:基因测序经过两三年的发展,实际上比较辛苦,行业发展到了一定的高度,现在的确到了一个大浪淘沙的阶段,所以有一些企业肯定能够脱颖而出,有些企业可能没有那么好的发展前景,不像刚开始的都有机会。王总怎么看?

  王思振:泛生子是从事基因组学在癌症领域的研究和临床应用的公司,我们是一家初创企业,2013年底成立,目前为止三年多的时间。在这三年多的时间里面,确实整体发展速度是比较快的。一方面在全世界,在国际上精准医疗成为一个大潮;另外其实在国内,不管从政府,还是到资本市场,对生物科技,尤其是对基因组学,对精准医疗的这种重视和支持,帮助非常快速的发展。

  基因组学为什么热?不管是创业者还是投资人都有一个共识——基因组学肯定是几百亿的市场。这是一个大前提,让大家非常关注这个领域。

  我们碰到比较多的挑战来自于这样的一个市场,什么时候能够成熟?什么时候能够变成百亿级别,或者是千亿级别,以及在这样的市场,这么一堆的创业公司之间有没有形成有效的差异化和竞争,我分享几个观点。

  三年多的发展过程,我们从0做到几百亿的企业,把所有的精力放在研发上;我们建立了全国销售团队,有了亿元级别的营收,速度并不慢。但是确实在生物医疗领域,产业转化的速度比起互联网或者其他的产业,还是比较慢的。在这个过程当中,关键的一点是创业者对公司发展节奏的把握

  关于差异化竞争,坦白来说现在看基因测序,或者基因诊断,大家好像做得都一样,我个人认为这恰恰是因为行业还在非常早期的发展阶段,往前发展两到三年,你会看到这个行业不像现在那么同质化,会是真正产业化,一批优秀的企业在差异化上的形成,会真正推动这个行业的发展。

  余治华:新药的研发有哪些特点?请诺诚健华的陈博士分享一下这一方面的经验。

  陈向阳:我们公司主要是专注于一些国内比较多的研究,比如说一些肿瘤方面的疾病,尤其是肿瘤方面的疾病,主要挑的这些西药精准医疗,我们需要看到有一些基因突变引起的疾病,针对这些病人进行临床的实验。

  从早期药物开发来说,我们的定位是要做创新药,主要是利用国内的一些资源,特别是北大、清华的经验

  从靶点的选择方面,就是从某个疾病人群挑出一些基因,针对这些突变药物的研发,在这个过程中,我们也是进行结构化学的研究。快速进行药物的研发来吸引更多的投资,然后进行良性的循环。

  余治华:从2016年以来,投健康领域的基金是非常之多,资金非常充沛。这会导致有一个问题,就是从投资人的角度,稍微好一点的项目比较贵,大家怎么平衡这个事情?

  这几年国家在医保的政策,新药的审批方面的确在加快,审批的人员也在增加,对于创新药和器械,哪些细分市场你们觉得更有戏?

  医药行业,尤其是药,特征是特别慢,从研发到批下来要十年,甚至更长,这么长的时间,投资人怎么看?

  贾旭:医疗行业又好又贵,这是一个相对的评价。另外就是医保政策的利好,两个加在一起,谈一下我们投资人的体会。

  首先贵,每个医疗行业的投资人都有非常切身的感受,在这样一个背景下,创业者越来越多了,真正有技术导向的科学家,项目个数很多。我们凭借着对项目的基本判断,守住自己估值的体系,特别是在谈估值的时候,也是跟创业企业之间的一个磨合契机。通过这样一个契机来彼此增加了解,彼此增加信任,在投完之后漫长的投后管理过程当中,能够彼此的融洽。

  围绕着我们自己对行业的基本判断,价格要守得住,其实也是很无奈的坚持。

  陶峰:我不觉得项目贵,有一些一级市场的项目,到了后阶段,的确需要的钱比较多。

  从我平时接触的项目来讲,我觉得目前还是造富效应不明显,一些比较老牌的投资人经常说十年前我投了某某项目,当年投了几百万,现在一个行情就是2、3千万,都是上海和北京一套房子。有些项目再贵,但是没有关系,反倒我们觉得如果项目能够拿到钱更加充满信心,这是一个好事。

  第二是机会,前面提到了关于药物审批,还有医保,总体描述了大健康领域的投资人所关注投资的方向,事实上我觉得中国在大健康领域投资机会,不仅是我们有一个非常强大的本土市场,在各个方面都有非常强劲的需求,的确这里面的企业也有非常好的成长。但是我们也看到,其实中国现在有一些企业越来越成为全球创新输出的中心,我们也关注能够引领全球创新的团队。

  第三就是快慢的问题,投医疗速度是比较慢,很难像互联网这样能够在两三年之内,就打造出几百亿市值的企业。但是相对来讲它的稳定性还是比较高的,只要你不是完全看走眼,医疗行业的企业整体上还是平稳的。

  我觉得在审批方面,我们看到了相关的改革措施;市场准入方面,我们看到了相关的改革措施;资本准入方面,国家也是花了非常大的力气。

  只要你投的真正是好资产,作为一个投资人,不是很担心退出的问题。

  赵雪松:我说两个方面,贵和慢的问题:

  贵的问题:

  首先是跟市场投资环境有关系,很多企业是医疗设施热点的企业。我们首先要从产品入手,因为医疗设备这个行业里面,我们关注点是在创新的设备,但是创新是真的创新,还是一个形式上的创新?可能需要我们去跟临床的专家进行深入的探讨它的临床的价值;

  另外从技术层面,技术门槛到底有多高?所以清华在这一方面会多下一点功夫去判断这个产品;

  另外从一个企业经营者来说,他对这个行业了解深度够不够,这个企业未来发展到底怎么样。

  慢的问题:

  医疗市场确实存在这个问题,一个设备要注册,要做市场推广,推广需要一个过程,包括首先面临进口的和国内大的知名品牌进行竞争,这个时间都是很长的。

  还有就是耗材行业,除了拿到证以外,涉及到采购环节,这里面需要本地化代理商来帮你做,这个周期确实是非常长的。那么在这个长的周期里面,怎么保证走在正确的路上,我觉得是投资者要跟他们去深入交流的。

  余治华:作为投资人,各位说了很多观点我很认同,我想从投资人的角度,跟大家来分享一下我们自己的观点。

  因为我们三支基金也投了30、40家企业,主要投了药品和器械。爱博诺德这种类型的创新型新药产品,最近两年明显感觉价格涨得有点快,尤其是新药企业,涨得有点疯狂。很多投行也探讨了这个问题,坦率来讲,从欧美国家创业的海归,还有国内本土的科学家来创业做新药和创新医疗器械,拿钱相对容易,稀释股份相对少,能融到更多的钱,保持公司相对股权结构的稳定性。

  但是从投资人的角度,要求投资人沉稳一点。我们跟创业家分享这样的道理,投资机构给的价格也是合理的,更有助于从0变成更成功。所以作为创业家从自己的角度去理解投资人,因为投资人也不容易。

  要解决贵的问题,你找到更多的、合适的、可以投的标的,然后价格贵的问题可以不投,价格勉强接受的可以投。

  第二个问题就是慢的问题,器械比较慢,药企更慢,药品批下来,比如说罕见病,药批下来基本上是十年,这个是纯投入期,如果不是有经验的投资人,就有点发毛。

  好在医疗器械企业和制药企业有一点好,制药企业在不同的阶段,有比较明确的估值。一个企业有两三个不同阶段的产品,比如说有两个临床一期,有一个临床二期,或者临床三期,每一个品类的产品,在一二三期大体上要需要钱,这个在行业内,包括医药行业,和医药投资行业里面,有大家比较认可的区间范围。如果有一些客观的增值,也不是非得等到企业上市才退出,卖出也是可以的。

  第三,中国最近几年的确在新药、器械审批方面在加快,医保政策支持方面明显感觉力度也是加大。以前如果是非常新的、很贵的药,比如说肿瘤、罕见病的药,很难在中国研发。因为你卖得很贵,大家买不起,也很难进医保。医保慢慢认识到这些罕见病,从道理上和伦理上,都是应该产生机会的,全国一万人或者三五万人的病,这个是很罕见的,应该全社会来负担。如果不卖得贵,就不能研发的。

  创新产品进了医保,是不是有更多的投资机构参与,有更多的科学家去做?医保的政策有一些明显的提升和变化,应该会有更多的企业去做研发,给这些病人提供一些解决方案,解决一些痛点。

2018全球硬科技创新大会

最新资讯

    TOPS
    • 日排行/
    • 周排行/
    • 原创

    MORE+融资事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