芯片行业迭代快、回报慢,民营资本到底该怎么投?

2018-11-08 20:33· 西安创业   
   
如果我们能够在架构、在算法、在硬件设计上达到国外同样水平,我们的市场比国外的市场会更大,因为中国的人更多,对人工智能的需求会更大一些。

  随着“一带一路”新丝路的战略实施,西安再一次将全球目光聚焦到这座历史文化名城上来,成为中国走向世界的契机。随着2017年硬科技创新大会的成功举办,硬科技成为西安市的新名片。由西安高新技术开发区与清科集团联合举办、中科创星协办的2018“一带一路”硬科技产业投资高峰论坛于2018年11月8日在西安召开。打造硬科技应用典范,激发科技创新活力,加速硬科技的聚集。

芯片行业迭代快、回报慢,民营资本到底该怎么投?

  现场,常春藤资本创始合伙人付磊、中科院创投康合汇科子基金合伙人张旻晋、中科创星董事总经理张涛围绕《硬科技投资“芯”逻辑》这一议题进行了深入探讨。以下为对话精华,经西安创业网(www.XianDream.com)编辑:

  付磊:说起芯片我是很有感情的,我大学学的是电子学,后来创立一家芯片公司,现在我们也一直在关注这个行业,一直对这个行业很有感情。过去十几年中国的芯片行业确实发展的非常迅速,之前中国芯片非常小,非常少,过去十年发展的非常快。前一段时间中兴事件让我们整个社会从上到下都了解了芯片的重要性。对我们国家的发展,芯片太重要了。我们投资界大家一直在关注这个事情,投资芯片,中国的芯片行业的发展怎么办,有哪些机会?因为投资不仅有产业发展,还要有回报,要在一定的时间内有回报,产业发展、财务回报能不能找到一致的地方?很高兴今天有这么一个论坛我们一起讨论。现在我们都介绍一下自己的机构和关注的方向。

  张旻晋:我是来自中科院创投,我们机构比较年轻,中科院创投是中科院院党组由国科控股作为主要发起人发起的专门关注科学院三所大学转移转化的投资平台,我们目标规模是100亿,现在也在构建一个基金的投资体系。虽然成立不久,只有不到一年,但是我们已经投了几十个项目,其中在芯片领域我们已经投了接近10个项目,是重点关注的领域。我个人从读书开始做芯片,到现在快20年,从开始的学习,后面做项目,初创公司到现在做投资,一直都在这个行业里面,所以对国内的芯片行业感情非常深。

  最近一两年是国内芯片最大的机会所在,包括人才的积累,我们有非常成熟靠谱的团队,有越来越多资本投入这个行业,特别是在芯片的工艺方面,由于摩尔定律,包括英特尔工艺裹足不前,给了中国最好的能够迎头赶上的机会。

  张涛:我是中科创星的总经理张涛,中科创星是西安本土成长起来的、这几年发展很快的天使投资机构。和前面两位嘉宾比起来,我在芯片领域的积累很薄弱,但是中科创星对于芯片的关注是从它成立那天起就开始做。我们刚开始依托于西安光机所成立天使基金,那时候就想我们要投什么。中科创星提出硬科技的概念就是针对于当时投资界大部分资金都投资到软件开发、手机游戏这样一些软性的东西,它当然很好,推动社会发展,满足人民需求,但是这是一个上层建筑,必须要有一个下面的建筑去支撑它,这就是我们的硬件。

  所以中科创星提出硬科技的理念。芯片在其中占的分量当然非常重,我们在一开始就布局这个方向,看了很多芯片类企业,也是今天我们在这里跟大家分享一些关于我们对芯片行业的一些看法,能有这样一个基础。介绍部分我就说这么多,更多还是听听两位行业内前辈的意见。

  付磊:我们主要是投资早期的TMT公司,芯片和硬科技是我们非常关注的一个领域,我们也投了好几家芯片公司,其实有一家芯片公司的研发团队大部分在西安,所以很高兴来到西安。

  我刚才说了投资要为投资人创造回报,我们投资芯片的时候一定要考虑的是如何能够创造好的回报,这是我们非常关注的。我们下一步讨论一下,在现在能看到哪些芯片行业的领域、哪些方向值得投资?

  张旻晋:我们中科院创投也是非常非常关注芯片,我们承接的是国家的一些科技成果转移转化,所以我们在看芯片项目的时候特别看重是有杀手锏技术。就是一个芯片企业要能够挣钱,必须有持续创新的能力,不能说今天一个团队、一个海归团队拿了两三款芯片在市场上有市场,这样的公司很难做大,因为没有足够的持续发展的能力。

  我们在看一个芯片公司的时候,会特别关注他是不是有成建制的团队,是否在过去的五到十年里面积累了一些别的团队没有、或者他们特别强的杀手锏的技术。比如说在美国,现在芯片初创企业已经很难有机会,因为大家可以看到从2015年开始,整个世界上掀起了芯片产业的并购风,整个芯片行业的垄断趋势越来越强,所以在国外已经很难有初创的芯片企业的土壤。但是中国刚好相反,中国现在没有特别强大的芯片企业,也就不太可能出现拿着资本拼命收购小企业的大企业。一些团队他们有技术,能够达到甚至超越在国外某一些品类的产品,这个就特别关注。

  第二个是人工智能芯片,在芯片来看,人工智能是给整个芯片带来了新的、爆发性的、跨时代的需求。不仅仅是做芯片这么简单,包括了整个算法,架构,工艺乃至于封装工艺的改变。这个方面国际各个大厂都在抢占,中国的机会我觉得比国外更大,是因为没有历史包袱。像寒武纪就发展的非常快,为什么说我们特别看好寒武纪,我们是很早就已经关注了这家公司,在基金刚刚成立的时候就已经投了寒武纪。他们在人工智能领域是非常强调软硬件一体设计的需求,而这种需求不仅仅是芯片设计的问题,依赖的上层软件对芯片的支持。

  这个行业目前我们看在2019、乃至2020年之前还是被英伟达垄断的。随着不管是谷歌,还是亚马逊他们都在不断的发展自己的软件的平台,使得这个鸿沟在逐渐抹平。如果我们能够在架构、在算法、在硬件设计上达到国外同样水平,我们的市场比国外的市场会更大,因为中国的人更多,对人工智能的需求会更大一些。

  张涛:怎么样投资芯片企业,我更喜欢从客户的角度来看,客户想要什么。咱们整个环境也好,国际环境也好,贸易环境也好,已经是一个世界范围的环境,客户想要什么东西,如果不存在贸易陷阱的话,可以从很多企业买到。所以产品不存在买不到,处于供不应求的状态。意味着国内的企业要和世界上的巨头竞争。

  我们要做自己的产品,讲到最多的优势有两个,一个是说我的成本低,另一个是我贴近客户,服务好。这两个优势也没错,但是你去分析,并不是十分的绝对。那时候我们会看一些和整个生态体系关联没那么强的东西,一些新出现的需求,一些大的国际芯片企业还没有关注到的地方,我们想要投这样一些项目。

  举例来说,先说说什么样的项目原来不敢接触。咱们一直说咱们国家芯片产业比较弱,每年要进口的金额2000多亿美元,比石油的进口量还要高出一倍。主要进口什么,CPU,你敢不敢投CPU,不是我们国家没有这样的东西,实际上在国内的发展不能说不好,但是显然没有成为主流。

  我们再分析,这样的机会是机会吗,我们为什么要借助,或者为什么不借助。我们有一个结论,芯片行业如果你把它割裂开来看,那是有机会的。但是有些芯片是必须融入到产业环境当中去看。比如说CPU,你没有操作系统支持,这样的CPU推出来很难在市场上立脚。

  我们对投资芯片而言,对于依赖于整个体系,依赖于整个生态环境的芯片投资是非常谨慎的,反而是它本身比较独立,对外部体系的依赖比较少,这样的机会我们会去做。比如说以前我们会关注传感器领域,压力、湿度,它可以对外输出标准信号,已经有一套成熟的环境解决这样的问题。这样的机会,我们认为是比较有效的。

  还有就是一些新诞生的需求,国际大厂没有关注到,比如说张总讲到的人工智能,我们几乎和世界处在同一个起跑线上,就诞生了一批人工智能的企业,比如寒武纪。再比如区块链比较火。新的需求起来了,对它的带动需求比较大,所以我们会去投一些面向新需求的企业。今天来看可能会有一些新增加的点,比如说美国对我们的禁止,以前是全球采购,你要和国际大厂竞争,现在人家不卖给你了,你必须自己做。这样一个宏观环境下,我们就有了新的市场机会,接下来我们也会重点看一些这方面的企业,这就是我们这个机构对芯片行业的一些大概的看法。

  付磊:刚才张总讲的很多观点和我们非常一致,新的应用产生的机会,像人工智能,物联网。再就是技术替代的技术。他们说最近像华为,原来根本不可能考虑国内芯片公司,现在他们都主动说把你们的产品拿过来。华为整个供应链都派了任务,每用一个芯片要在国内看有没有,有的话拿出来测。

  刚才说到芯片其实是一个做起来很不容易的事情,需要持续的创新能力,持续的研发能力。一款芯片发展的很快,即使做的非常大,很快就没了。当年在手机里的芯片,一年做到2、3亿美金,但两三年之内这个公司就消失了。持续研发能力,还有对市场需求的变化把握,还有对团队的能力要求非常高。刚才张总提到芯片公司面临着跟国际的厂商直接竞争,不像互联网发展,有百度,谷歌就进不来,脸书中国也进不来,我们在互联网领域的企业享受壁垒红利,但是芯片没有。芯片行业发展的那么多年,我们一直在追赶,在制造工艺方面做到7纳米,我们做到28,落后太大。刚才听到对芯片新的投资的方向,我们还是比较一致的,但是另外我们要考虑到适不适合小的公司做,你说7纳米的芯片,小公司能做吗?还要考虑到资本的回报时间和回报率问题,也是我们在做芯片项目时候要考虑的事情。

  我们可以讨论一下,对我们国家来说,政府对这个方面很重视,我们可以看一看这方面我们是不是国家在支持,有市场的方面,最终怎么样来支持这个行业的发展。

  张旻晋:我们之前也正好投了两家军民融合方面的芯片公司,这方面的公司主要是从客户需求出发,我们都是客户需要什么,国家需要什么,我们再去看市场上能不能有人提供这样的需求,需求是否能满足国家的需要,再看看未来的持续发展。因为像军民融合这块,一个比较大的好处是一旦开始供货,供货期是很长的,这么长的供货期,企业可以有充裕的时间发展下一代的产品,这样的公司活下去的可能性非常大。另外军民融合这块,毛利率非常高,这样的公司很可能成为小而美的公司。我觉得在未来,应该会有大的军工集团专门并购供应商。军民融合方面的芯片公司是很好的投资的标的。

  张涛:刚才谈国家对芯片产业的支持,我觉得从现有的情况来看,国家已经成立了集成电路大基金,各地也会有一些补贴政策。最早我们去陕西的集成电路中心,说小企业来这边,这边会给相应的补贴。我觉得很好,对于很多小企业来讲,别看资金小,对它的帮助是很大的。但是这不仅仅是有国家政策的补贴就可以把芯片产业推动起来,更多的时候还是要从市场的力量来选择你扶持什么样的企业。但是对一些本身市场体量不大,可能客户就那么几家,像刚才提到的国防军工,因为军工比较特殊,民用领域不需要这么高的性能,这个时候导致了市场容量不会那么大,这个时候就需要国家层面出面,来支持它更好的发展,给它更多的补贴、投入。

  作为一个投资机构而言,刚才付磊总讲了,投资机构不仅仅是要支持产业,本身也要追求回报。对于市场空间不是特别大的企业而言,由投资机构支持是比较难的,这个时候我会觉得国家的力量应该更强的介入其中,去扶持对我们国家比较急需的、市场上对我们禁运的,但是体量不是高的领域。反而对于一些市场化好的、应用体量比较大的,由社会资本支持会更好一些。

  做投资而言,大家都说投资到底给社会带来什么价值,你看起来像中介,一边是项目,一手是资金,都不是你的。我觉得做投资最大的价值在于你去做资源的匹配,把资源、社会资本运用到最适合的地方,这是投资带来的价值。对芯片行业而言,市场上如果有很大的需求,做投资的,尤其是民间资本,我们就可以去支持这样的企业的发展。比如说做传感器,为什么能起来,因为手机摄像头有低成本的要求,手机的量又很大,所以我们更多的资本会支持这样的企业。再比如说我们有一些著名的企业做指纹识别,这也是应用体量很大的市场,这个时候像我们这样的投资会更适合介入对他扶持。还比如说手机上应用的,大家看的比较多的3D,可以做芯片,这样一些方向更适合民营企业来参与,更适合社会化资本来参与。一方面推动行业的发展,另一方面也能获得比较可观的回报,这是我觉得从政策支持的角度而言可以做区分。

  另外整个芯片产业的产业链比较长。我们刚才都说了一些芯片设计的企业,实际上从设计到制造到封装,在设计之前还有材料、设备,这些都是一些整个芯片产业上不可缺少的。看起来我们的短板是非常多,但我觉得从设备而言,国家就应该有一个更好的机制来扶持本土的设备企业。设备我们其实也看了很多项目,国内的设备其实都是有的,但是下游的厂家不敢用,因为用这样一个设备对它的代价是非常大的。如果出问题给他造成很大的损失,这个时候国家的政策和资本需要给予更多的支持。这是我对芯片产业和国家政策的看法。

  付磊:国家应该在这些方面发挥作用。在设计领域,还有一些不需要非常高的工艺支撑的领域,民营资本可以发挥更大的作用。这个行业对一个国家的发展太重要了,你不做肯定不行的,但是我觉得总体来说我还是比较看好,因为大家都重视了。中国是世界上最大的半导体市场,过去的十年也培养了芯片行业的人才、半导体的人才。最近看到很多国外的人才都回来,因为大家看到这里的发展机会。我们确实也要意识到在很多核心领域差距非常大,所以一定还是要保持比较清醒的头脑,特别我们做投资的要选择一些确实能够在一个时间内带来回报的领域。

  最后因为论坛在西安,我们对西安发表一些祝愿。

  张旻晋:我们特别看好在西安这边的资源,包括我们有西安分院、和中科创星和合作。对西安这个城市我本人也是非常样感情的,非常高兴这次能够到这参与这次的会议,而且我们希望以后能够在西安成为一个芯片、尤其是军民融合方面芯片的重镇,这是我对这边的看法。

  张涛:刚才理念都讲完了,我给大家许一个愿,中科创星会一直立足西安,支持本土的半导体行业的发展。谢谢

  付磊:我们发现在上海芯片行业的公司非常快,甚至好多公司都去挖人,像阿里要在张江成立芯片公司,也在招兵买马。像西安、成都这样的地方对芯片行业设立研发中心非常重要,因为这边有很好的人才,成本又不像上海、北京那么高,所以我觉得西安在芯片发展这块要起到非常关键的作用。谢谢。

【本文为合作媒体授权投资界转载,文章版权归原作者及原出处所有。文章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投资界立场,转载请联系原作者及原出处获得授权。有任何疑问都请联系(editor@zero2ipo.com.cn)】
2018全球硬科技创新大会

最新资讯

    TOPS
    • 日排行/
    • 周排行/
    • 原创

    MORE+融资事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