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ber中国已销声匿迹 ,但这群人依然持续影响着中国互联网

2017-06-28 11:40· 凤凰科技  马晓宁 
   
从2013年下半年正式进入中国,到被滴滴收购,Uber中国存在了大概30个月的时间。

  Uber现在正面临巨大的麻烦。但这些和中国并没有什么关系,距离Uber中国被滴滴收购,已经过去了差不多10个月的时间。

  从2013年下半年正式进入中国,到被滴滴收购,Uber中国存在了大概30个月的时间。在这段时间里,Uber中国对中国市场人们的出行行为产生了重大的影响。不论是接受百度的投资,还是发起多次价格战,Uber中国的很多做法简直比中国本土公司还要本土。

  毫不夸张的说,Uber是对中国市场投入最多的一家海外互联网初创公司。在此之前,从来没有一家海外互联网初创公司对中国市场做出过如此激进的行为。和它体量最接近的Airbnb,直到今年才确定中文名,而且在中国市场的推进一直不温不火。

  但Uber对中国互联网的影响,在它被收购之后,似乎更加放大了。因为曾经这家公司在中国的高管,纷纷加入了其他创业公司,成为了一支不可忽视的力量。据凤凰科技根据公开资料统计,现在有至少5位前Uber中国高管在独角兽公司担任副总裁以上的职位。

  美国有“PayPal黑帮”(支付公司PayPal被eBay收购之后,很多高管离职后仍然活跃在互联网届并且取得了很大的成功),Uber中国的高管们,也可以组成一个“Uber中国黑帮”。

  共享单车领域是“Uber中国黑帮”聚集最为密集的领域。

  小蓝单车 胡宇沸

  胡宇沸是小蓝单车的高级副总裁,他只有29岁,这是他的第三份工作。此前他的两份工作分别是微软的高级解决方案专家和Uber中国的莞佛惠三城总负责人。

  虽然胡宇沸的履历已经让普通人望尘莫及,但他在共享单车领域的对手并不输于他。

  ofo的COO张严琪是一代传奇。2015年,不到30岁的他获得了Uber全球的六级评定,得到了时任Uber CEO卡兰尼克的亲自嘉奖,并在全球大会上当着3000多名员工的面上台领奖。

  “能得到六级评定的人,全球范围内只有寥寥几个。”一个Uber全球的前员工告诉我,“(他们)每一个的名字都是如雷贯耳。”

  ofo 张严琪

  张严琪的成功源自于成都城市订单量的激增,在这个二线城市,Uber的市场份额超越了滴滴这个最强劲的对手,单量也超过了上海和北京,此后他成为了Uber全球最年轻的区域总经理。

  与他相对的是现在摩拜CEO的王晓峰,他做过Uber上海的总经理,不过在成绩上就要稍逊。王晓峰同时也是谷歌上海的第一名员工以及腾讯曾经的搜索营销部总经理。2015年12月份,他从Uber中国离职,加入到了摩拜总裁胡玮炜的创业团队中。

  对于来到摩拜的Uber员工来说,张严琪加入ofo给了他们不小的压力。ofo还有另外一位来自Uber的高管陈为,她曾经是Uber总部的产品总监,现在是ofo的产品负责人。但据上述Uber员工介绍,她在ofo总部的内部评分并不是太好。

  摩拜重视技术和产品,ofo重视运营和市场,这导致了两边对团队选择的标准也截然不同。摩拜还从Uber总部挖来了产品副总裁杨毓杰、研发负责人邹嘉等人。

  摩拜 王晓峰

  很难说是摩拜、ofo、小蓝不同的商业模式带领他们选择了不同的人,还是不同的人塑造了这些公司各自的特色。胡宇沸将三家公司的风格分别形容为文艺、狂野、稳重。

  不过摩拜的员工可能并不认同胡宇沸对于摩拜的叙述。摩拜移动端负责人周喆吾告诉凤凰科技,摩拜还是要竭力变得更加接地气。“我们内部会说快糙干,其实是要我们注意不要那么高冷,同时注重执行力。执行力,是共享单车胜负的关键。”他说。

  Uber中国的前员工可能多种多样,但最显著的特点是,每一个人都曾亲自来到网约车大战的现场,甚至人人都认为自己是一名舵手。

  放开权限、自我驱动、快速决策、解决问题。Uber将进入一个城市时的领导者称之为launcher,这个词的愿意是火箭的发射器,在中国这被翻译为开拓者。一个城市经理下面会有一个二、三十人的运营和市场。城市经理的权利很大,整个办公室就像是这里的一个小型创业企业。

  Uber的价值观可能也影响了身后的这些企业。胡宇沸告诉我,在Uber的14条核心价值观中,现在小蓝单车非常重视的就有7条。

  共享单车

  Uber中国与Uber全球相似的地方在于,许多人都将卡兰尼克视为精神领袖。在外人看来卡兰尼克提出的这些所谓的价值观如同在给员工洗脑的口号,但内部人的看法却颇有不同。一位此前曾在Uber中国工作过的摩拜员工告诉记者,Uber中国的招聘标准严格,都是一些极为优秀的人才能通过长达六七关的面试。这些人要么从业经历很牛,要么学历很高,要么二者兼得,怎么会被轻易洗脑呢?

  随着Uber中国的解散,一些技术和管理岗位,对地域不敏感的人士重新被Uber投入到了香港、台湾、东南亚的竞争中。但客观来讲,Uber中国的大部分岗位,包括市场工作人员,并没有这样的机会。

  他们或许留在滴滴,仍然坚守着滴滴旗下的Uber事业群并尝试业务转型;有的进入到了易到、神州等出行类公司;也有些跟随柳甄入职今日头条,或者进入BAT等大型公司;而来到共享单车领域的Uber员工,则占据了Uber中国800多名正式员工的八分之一强。

  还有一些人在独立创业,其中的代表可能是Uber上海最后一位总经理蔡光渊,目前他创立的怪兽充电已经获得了由顺为、小米、紫米、清流、高瓴等联合投资的数千万元资金,充电柜也在全国多个城市铺开。

  谷歌离开中国3年后,曾任谷歌大中华区总裁的李开复统计发现,从谷歌中国出来的人,其中至少有20个互联网公司的创始人或CEO、50位左右的中国互联网巨头高管或技术主管、6家风险投资合伙人或企业投资的负责人。可以说谷歌中国为中国互联网贡献了大批创业、技术、管理人才,堪称中国互联网黄埔军校。

  PayPal黑帮

  Uber中国何尝不是呢?同样是硅谷企业大举入华,并在中国境内与本土企业展开激烈厮杀的代表,Uber离开后也为中国互联网留下了不少人才。Uber中国已经不存在,但“Uber中国黑帮”将长久的存在下去。

【本文为合作媒体授权投资界转载,文章版权归原作者及原出处所有。文章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投资界立场,转载请联系原作者及原出处获得授权。有任何疑问都请联系(editor@zero2ipo.com.cn)】

最新资讯

    TOPS
    • 日排行/
    • 周排行/
    • 原创

    MORE+融资事件

    • 2017年09月26日
      菜鸟网络
      菜鸟网络
      战略投资 530000万人民币 融资
    • 2017年09月26日
      葫芦回收
      葫芦回收
      天使 600万人民币 融资
    • 2017年09月26日
      留白影视
      留白影视
      D轮 15000万人民币 融资
    • 2017年09月26日
      网筑集团
      网筑集团
      战略投资 金额未透露 融资